为了忘却的纪念

News
News 新闻详情

痛苦,而又幸福的灵魂——忆赵仲牧老师(彦山)

日期: 2019-05-16
浏览次数: 20

彦山

  三十年前,云大中文系研究生招考,规定考试科目有美学,而没有通常的文艺理论。考试时很奇怪,二道附加题各20分,总分变成140分。读韩山师专中文系,授课没有美学,恰好自己喜欢,国内美学观点不同见解算是清楚,有所涉猎,所以拿了较好成绩。入学了,两位导师蒙树宏先生、全振宸先生带我一人,系统安排鲁迅研究和中国现代文学史的课程。同时,建议我正式选修赵仲牧先生“价值学与审美价值”专题课程,并旁听张文勋先生为古文论研究生开设的“文心雕龙”。

  赵先生学识渊博,学术研究独辟蹊径,美学研究更成一家之言。难怪云大中文系在全国研究生统招时考题突破常规,与众不同。赵先生讲课有一种冲击力,学生追随他的思路,也必然是艰苦而愉快地向学术的“终极目标”前进。师兄弟间有时也善意挪揄,仲牧师价值审美大厦永远缺一块砖头,所以这个体系无法封闭。但是,也正因为这一点,追随赵先生做学问永远不能固步自封,不管是柳暗还是花明,大家都非常享受师徒之间冥思苦索意求真的境界和过程。

  课程上完,我交出“鲁迅美学意识刍议”一文算是作业。赵先生评价尚可,认为是理解了价值学分析的真髓,并能应用于美学研究。当时学术界对鲁迅美学观念众说纷纭又往往不能自圆其说,我运用赵先生的美学理论模式对鲁迅有关美的本质,美与真、善等其他社会功能的关系,审美个性化的问题等见解,进行阐述和分析。所以,蒙先生对文章也较认可。我在韩师学习时另一位学术启蒙恩师吴颖先生时任《汕头大学学报》主编,给予鼓励并且发表。赵老师希望我能继续这方面的学习与研究,可惜毕业后工作环境之限制,已写成书稿大纲的《艺术的悲观本质及其乐观价值》也没有完善成书,实在是辜负了赵先生的厚望,一直愧意在心。

  在校期间,施惟达君,张国庆君和我多次上门拜访先生,虚心讨教。香烟点燃,浅蓝的烟雾冉冉上升,赵先生半眯眼睛冥想,又口喷烟圈,字字珠玉,如数家珍,深情地咀嚼他真实的学问。我们总是满载而归,获得许多教益。偶尔,先生一些人生的感慨,我们听到他内心轻轻放下的叹息。在那堆满书山的房间,我们小心翼翼穿过只能侧身的过道,抽完烟的香烟盒也精美的排列重叠。当然,窗台也总有小小绿色的盆栽。先生举止谈吐非常优雅,衣着整齐,很有味道的小胡子。听说早年出身于大家族,学生时代也参与民主革命。所以,给人联想是孤愤的屈子,不羁的嵇康,也象俄国十二月党人。他风华正茂时在辽宁大学任教被打成右派,一生坎坷终生未娶。直到1980年张文勋先生作为云大中文系主任,把老同学调回母校云大任教。我们这些弟子,从来不敢触及先生内心深处的痛,尽管先生表面不甚在意。或许,有人觉得先生有点自恋,最少是对深遽的思想和晦涩的语言有些自我欣赏。其实了解多了,就明白先生最终表达的是朴素简洁的哲理,而且对学生,对好学的后辈也充满师长的殷切,慈父的关爱。我相信,赵先生有一个痛苦而幸福的灵魂。他对世俗生活和物质享受甚有个性和格调,他对真理和学问的追求,更有一种近乎残忍的执着。

  六年前,大家给张文勋先生祝寿,赵先生抱病也来了。他说,“我刚从死神手中奇迹般地逃了出来,就来参加文勋先生八十华诞的庆祝活动了。希望张先生会庆祝九十华诞,甚至一百华诞。我很希望,能够‘力步’文勋先生‘后尘’往前走,让大家一起庆祝我的八十华诞······”很可惜,来不及为赵先生庆祝八十华诞,过不久先生就走了,离开我们。

  我说过,我们都很怀念当年中文系诸位老师对我们的教育培养,不管这二、三十年遇到什么风风雨雨,云南大学永远是心中的一片蓝天。今天,蓝天又在心中升起,赵先生严肃思考的身影也飘逸而来。会泽院的石阶,留下多少云大先贤学人的脚印,映秋院,更不乏痛苦而幸福的灵魂的身影。这些,是母校的光荣与骄傲,也是历史与文化永恒的沉淀。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夜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5 - 16
三月五日清晨,蒙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生前他嘱咐丧事一切从简,以免给家人、师友、学生带来“不方便”。他,满心高兴,满足东陆书院文丛“蒙树宏文集”六卷是留给后人,留给后世的最好“遗产”。由于没有任何形式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我们几位云大中文系七八、七九级学生及八三级、八五级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三月八日上午伴同师母王老师及其二位子女,在医院太平间“探望”,看了蒙老师遗容最后一面。三月十九日下午,东陆书院举行悼念蒙先生逝世追思会,我再一次从香港飞抵昆明。那一天晚上,半个月亮高挂树梢,翠湖公园没有白天的喧声,我绕翠堤独自行,人悄悄……因李广田先生掌长云南大学,蒙先生从清华文学院及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随李广田先生南下昆明,分配在云大中文系,至今整整66年。他一直认真教学,认真治学,培养了数千学生,留下文集六卷。(其中《鲁迅年谱稿》被誉为中国鲁迅研究最翔实严谨的史料力作,《云南抗...
2022 - 08 - 0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今天上午10时,杨福家教授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杨福家同志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李克强、王沪宁、韩正、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上花圈表示悼念。沉痛哀悼杨福家教授龙华殡仪馆大厅庄严肃穆,大厅上方悬挂着白底黑字的横幅“沉痛悼念杨福家同志”,横幅下方是杨福家同志的遗像。厅两侧题“追求卓越精神励当世 全球视野家国情怀科学探索知微著”及“力行博雅风范垂千秋 历史使命作育栋梁争创一流谋深远” 挽联。告别仪式现场,上海市、宁波市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及杨福家教授的亲友前来吊唁,致以沉痛悼念和深切缅怀。凯普生物创始人管乔中、王建瑜以及凯普集团全体员工敬献花圈。...
2022 - 08 - 08
来源:融媒体中心文/胡慧中、金雨丰他的一生追求卓越,为中国开拓声震寰宇的核物理事业,为复旦大学争创一流付出心血,为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建设贡献卓著。他的一生追求理想,开创中外合作办学,播撒教育理念,为莘莘学子搭建梦想的桥梁,点燃心中的火种。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文史研究馆资深馆员,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第七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原主席,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原校长杨福家同志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斯人已逝,精神永存。杨福家先生以生生不息的梦想光焰,照亮复旦人的前行之路。杨福家同志的告别仪式明天(8月9日)上午将在龙华殡仪馆举行。追求一流前沿的科研,为中国开拓核物理天地“我只是运气好。”晚年的杨福家出席活动,回顾过往成...
2022 - 07 - 1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7月17日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86岁。7月18日上午9时,凯普生物潮州、广州总部员工代表举行悼念仪式,深切缅怀杨福家教授。 默哀仪式杨福家教授是一位科学家,是第一位在国外权威出版社出版英文著作的中国核物理学家,曾与谢希德等科学家,提出“在上海建造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的提案,为“上海光源”的故事写下了“序言”。他是一位教育家,1993年至1998年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2001年起出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校监),是第一位担任外国知名大学校长的中国公民;2004年创办并出任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也是创办中外合作大学的第一人。杨福家教授用忧国忧民的情怀和满腔的热情为科学研究、国际高等教育工作立下显赫的功绩。杨福家教授曾多次出席总统早餐会,率先在国内引进并阐释宣传“知识经...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