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不可能解决的根源

日期: 2016-03-10
浏览次数: 1078

来源《参考消息》20160301

 

  【西班牙《起义报》225日文章】题: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结构性危机不可能解决(作者鲁道夫·克雷斯波)

  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陷入了结构性危机。如今,在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期的时候,这个过程已经显露无疑。

  该如何区分结构性危机与那些同样周期性的、反复出现的、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这种现象不仅限于“现代”资本主义制度,而是任何类型的制度都有可能出现。区别在于,所有制度通常具备的纠正偏差机制在结构性危机当中已经使制度本身远离了平衡,不再有效。

  让我们来分析当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的一些最重要矛盾,以及不可能的解决方案。

  一、地理空间和确保资本不断积累的经济部门的缩小和耗尽

  当代资本主义发生的是怎样一种情况?它已经占据了世界的各个地方,使所有地方都加入到商品化过程中,占据一切用于海外扩张的必要空间。

  但是,自然资源正在日益枯竭,农村人口已经准备好了接受非常低的经济补偿,让他们的土地用于建设从高购买力地区转移来的外包生产的工厂。

  这个全球性的被占领过程在19世纪末完成,在20世纪上半叶呈现饱和迹象。但在拯救资本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是一个先破坏再重建的过程,开始了比迄今为止我们认识的资本主义制度更大规模的扩张时期,但这一时期最终也在1968年自我灭亡。于是,出现了各种拯救资本的因素:

  ·中国重新给资本提供了一块净土和超过10亿的人口,从而改变了市场上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力量平衡。

  ·金融和货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扩张,尤其是美国宣布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

  ·帮助拯救资本的海市蜃楼,即所谓的“金砖国家”出现,也称新兴经济体,它们是让资本积累得救的最后希望。

  资本主义已经失去了它得以扩张的原始动力,推动它向前进的发动机已经停止转动。正如荷兰经济学家维姆·迪尔克森斯和西班牙学者安德烈斯·皮克拉斯所言:资本主义的发展建立在每一时期剩余资本的再投资基础上。为了使资本主义有效运行,必须获得让一部分产生出来的剩余资本进行有利可图的再投资的机会。增长得越多,越难再继续增长,尤其是当增长趋于激增的情况下。但是,没有增长的资本主义就是一种矛盾的存在,就不再是资本主义。

  二、全球价值生产下降的不可逆趋势

  尽管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榨取剩余价值上的方式方法不同,但决定价值量的一定是技术最为发达的地区,即核心国家,虽然近几十年来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各国创造了数百万额外的就业岗位,可能会让人以为全球范围内的价值生产出现了增长而非减少的过程,但必须要说的是,这些国家的大部分工业劳动都是以极低的生产效率完成的,因此,按照自动化和超国家化工厂的标准测量,它们只能代表非常有限的价值生产。从价值生产的角度说,没有工作小时的绝对数量,而是说一件商品的价值取决于有效社会生产力的水平,而在今天这个有效社会生产力则是由在全球市场中占主导地位的各个生产部门决定的。而这些部门的生产力水平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在持久地提升,这反过来又意味着在生产力不足部门的劳动产生着越来越少的价值。

  三、新的扩张“长波”不可能出现:即周期理论中的第五个长波

  从历史上看,当发生农业社会的资本主义向城市和工业社会的资本主义过渡时,经济就会经历几个大的周期,这个周期通常平均持续5060年。

  大革命后,资本主义已经出现过四个较大规模的“长波”:第一个出现在1790年至1848年;第二个在1848年至1893年;第三个是1883年至1940/1948年;第四个是从1940/1948年开始至今尚未结束。

  今天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发生的是什么情况?第四个长波已经持续超过了70年(有些研究认为是76年),而前三次长波中没有一次持续时间超过60年,也就是说新的扩张长波出现要推迟2025年,考虑到过去200年来长波出现的规律,第五个长波原本应该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但到现在都尚未到来,我们还在继续等待。

  有些人认为,20世纪来信息和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是让资本主义制度内部财富重新流动起来的天赐之物,然而它不过是加重了矛盾。技术革新并没有从积极的方面改变事情的进程,相反还使其变得更糟。

  但是,并非只有技术开发和创造阻碍了资本主义制度开始新的扩张长波,还有其他一些或许更加重要的因素。尽管用资本主义运行规律的内部逻辑可能可以解释每一个长波的累积性质,甚至可以解释从一个扩张长波到另一个停滞长波的过渡,但却无法解释从停滞到扩张的过渡。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存在任何固有逻辑来引导从抑制到扩张长波的过渡,要做到这一点外部因素必不可少。

  有三个例子可以证明。第一,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发现,导致了全球市场质的扩张,将中东欧、中东和太平洋(601099,股吧)连接在一起,为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打开了市场,这是一种在今天不可能看到的扩张和放大。

  第二,非洲、中东、亚洲和中国作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被纳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这也是不可能再重现的因素。

  第三,资本主义经历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增长长波对美国而言发生在1940年,对西欧来说是在1948年,在二战的影响下,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这是额外经济因素,与三四十年代全球范围内工人阶级遭受的失败一起,使得资本主义不得不提高剩余价值率,在德国、日本、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剩余价值率徘徊在100%300%之间。

  所有这些让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过去200年来通过一次次扩张长波,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确实得到了发展,使它在时间和空间上均得以扩张。但是现在这个因素已经被封闭,扩张长波本身“已经失去了科学价值”,就像有些经济学家所言,继续等待第五个长波出现已经无济于事。

  四、石油:构成资本主义制度再生产物质基础的能量已经枯竭,而且无可替代

  几乎所有讨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的研究都会重点谈到这一制度运行的固有矛盾,结论都是——这是结构性的危机,而非周期性危机。

  但是没有任何研究拿出至少一点点适当的篇幅来讨论一下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中的一个方面:推动一种制度发展的能源,具体到资本主义就是石油能源。

  在这方面,当代资本主义正在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那就是石油正在枯竭。而这意味着什么?毕竟资本主义是一种早于石油就存在的制度。

  1015年内,石油将陷入危机,由于“黑金”匮乏,资本主义将会停止增长,因此资本主义不会死于任何革命,而是能源的极度匮乏。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1 - 12 - 14
这是普京的伤心往事,让他不堪回首的往事,听来也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有些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在即将播出的一部纪录片《俄罗斯,最近的历史》(Russia, Latest History)中,普京接受采访,回忆了当时苏联解体后,他不得不开私家车,挣外快养家的的生活。他说,“我的意思是,开车赚外快,做私人司机。说实话,谈起这些并不令人愉快,但不幸的是,事情确实如此。”唉,英雄也曾落寞,普京也开过出租车。1,说起来,这肯定不是正规的出租车,更准确地说,普京开的是黑车。2,一名前克格勃要员,都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维持家庭的开支,可想而知,当时其他俄罗斯人的困境。3,这确实是普京乃至一个民族的伤心往事,普京也是点到为止,不愿意多谈。但其实,真可以理解,普京毕竟也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也要养家,当时的大背景,苏联突然解体,随后,卢布贬值,物价飞涨,战争在继续,俄罗斯人茫茫然不知道,前途是什么。一些年长一点朋友清...
2021 - 12 - 13
✪ Michael Kofman Andrea Kendall-Taylor【导读】近期,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局势紧张。2021年1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已正告普京,如果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将付出“惨重代价”,并将面临“毁灭性的经济后果”。早前,拜登也曾宣称俄罗斯是“一个只有核武器和油井的经济体”。问题是,俄罗斯是否真如美国领导人所认为的那样,将走投无路并承认自己灭亡?本文分析,俄罗斯并非像一些政客所认为的那样不堪一击。俄罗斯经济总量虽然停滞不前,但是体量依然十分庞大。虽然人口在不断地减少,但是人口结构仍然在不断改善,并且一直在积极地吸纳优秀移民。在军事力量方面,近年来通过不断改革与资金投入,仍然具有强大实力,并对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保持威慑。而且,寄希望于普京卸任后俄罗斯出现重大变革的想法也不现实。所以,作者认为美国必须重新调整战略部署,抛弃俄罗斯日薄西山的迷梦。作者指出,目前美国...
2021 - 12 - 11
来源:《凤凰新闻》2021年2月2日 如果你去越南旅游,一定会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中国:中式的建筑,中国的汉字处处可见,但是当你兴奋地和他们用中文交流,或者轻声读着建筑上的文字的时候,他们会一脸懵,因为他们对汉字完全是陌生的。这一切都源于越南开国领袖胡志明的一场去汉字化运动,胡志明不仅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缔造者,他本人更是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是中国的'老朋友',汉语水平之高,连当时的外交人员都赞叹不已。但是自从越南独立后,他很快宣布废除汉字,那么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其实这与越南的复杂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紧密依附,共用汉字在之前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越南与中国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它一直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开始南征百越,最后在边地设立桂林郡,南海郡、象郡。其中象郡就包括今天越南的北部,但是当时的越南还只是一些原始...
2021 - 12 - 09
来源:凤凰新闻20210526在14年的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皇族成员几乎都是狂热的好战分子,支持昭和天皇实施分裂、灭亡中国的计划,真可谓狼子野心。不过,就在这个群魔乱舞的群体当中,却罕见的出现了一位颇具良知的皇族成员,他不但反对侵略中国,勇敢揭露日军在华暴行,并且在晚年向中国真诚道歉,堪称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成员。这个值得尊敬的“异类”皇族,正是三笠宫崇仁亲王。01 战前时光三笠宫崇仁亲王,是大正天皇和贞明皇后的第四子、昭和天皇的幼弟、平成天皇的叔父和令和天皇的叔祖父,幼时称号为澄宫。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日本皇族自称是天照大神的后裔,为了区别于凡人,因此只有名字而没有姓氏。不过,除皇储外,其他皇子成人后都要搬出皇宫居住并创设宫家(类似于中国古代皇子被封为亲王后开设王府),此时他们的名字前要加上“某某宫”的字样。三笠宫崇仁亲王与3位哥哥的合影作为家中的幼子,崇仁因为跟三个哥哥的年龄差距较大,因此...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