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黄雀行动总指挥谈占中

日期: 2014-10-30
浏览次数: 1619

来源:《亚洲周刊》2014年10月26日

  香港的占中运动,被一些舆论喻为六四事件的翻版,占领区被视为另一种广场。但当年曾经救援赵紫阳之子赵二军、以及救出很多学运领袖与一百多名学生的香港“黄雀行动”总指挥人称“六哥”的陈达钲,日前接受亚洲周刊专访,分析这次香港占中行动,认为“这与六四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但这位历经江湖险恶的六哥说,“和为贵”,如果博弈双方处理不好,引起伤亡,就会成为大悲剧。

  在香港的江湖辈份极高,广受道上朋友敬重的六哥,说他早已不问江湖世事变化,但对这次占中事件仍然极为关心,尤其他的办公室就在旺角,靠近广华医院一带。他说每天都到办公室,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都来,待上几个钟头,因此他对此更有近距离的观察。

  占中派引爆了反占中者的反击,出现双方武力相向的局面。周前还几度出现大规模武斗现象,彼此群殴,从抓对厮杀到大混战,令百姓侧目。有些媒体指出牵涉黑社会力量介入,甚至言之凿凿说从元朗调派人马过来。 “六哥”说,他不过问道上动员的细节,但占中者的错误是占领旺角,因为这里是“特种行业”的中心,是几大门派的根据地,牵涉到盘根错节的江湖权力结构。现在占中人士突然占领,损害了他们的巨大利益,改变了原有的权力生态,因此都会起而反击。

  这位曾经被帮派误杀而身受重伤的江湖前辈,指出旺角的“社团”,动辄可以动员一千几百人,根本不需要从外地调派人手,就可以对付外敌入侵。

  从各方面的情报判断,反占中与占中,都可能动用“社团”的力量。“六哥”指出,旺角的小巴司机、的士司机、夜总会和各种特种行业,都在这次占领旺角的行动中受害,营业额大减,他们肯定会起来“做嘢”(粤语:干活),要尽快恢复旺角的权力秩序。

        争民主不应打破别人饭碗

  对于占中的政治要求,“六哥”认为争取民主,大家都支持,但争取的手段,如果影响到民生,打烂了很多人的饭碗,就会引起强烈的反弹。

  六哥说话缓慢而坚定。他个子不高,看似平常人,但道上朋友都晓得,当年他在风雨危急的一九八九年,以一人敌一国,救出了数以百计的民运人士,被誉为“中国的舒特拉”。但他后来为了救援被捕的两位战友伙计,不惜单刀赴会,赴北京与当局谈判,彼此和解,发现爱国主义是共同的语言,大家一笑泯恩仇。

  对于夹杂在占中群众中的一些分离主义者、港独等势力,六哥不讳言对此极为厌恶。他说每一次看到那些英国旗、龙狮旗和“驱逐蝗虫”等标语,就很生气。他说曾经有一位港独的领袖托一位朋友引介来见他,似乎要寻求他的支持,但他和他谈了没几句,觉得彼此看法格格不入,就请他离开,觉得这种分离主义的想法,既幼稚又错误。他说不想和对方吵架,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想和这些人往来。

  六哥说他近年因为气管不好,已经戒了烟,告别吞云吐雾的日子,因此办公室的空气好多了。但他对于香港的政治气候还是很担心,觉得各方是否会各走极端,而没有下台阶,最后要全民埋单,支付昂贵的成本。这位身经各种大风大浪的江湖老大表示,希望香港可以安然度过这次危机,不要被那些极端的力量挑动与绑架,避免陷入不可逆转的境地。(文/高羽)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