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中国: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日期: 2019-03-06
浏览次数: 487

(这是更早已经发表的文章,原本打算更新修改再发表,没有完成。)


近一个时期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因美国次级房贷危机而波涛汹涌、动荡不定。在美股重创的拖累下,全球股市出现9.11以来最严重的“股灾”,包括一些中国投资者在内的众多投资者资产大幅缩水。昔日对中国百姓来说如天方夜谭般金融恐慌,如今也幽灵般地在中国徘徊。身处金融时代,还没有完全摆脱窖藏货币的中国人理当思考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财富;面对动荡世界,一贯纯朴善良的中国人应当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富人:忧患更多、更缺乏安全感


穷人和富人,谁的顾虑更多?谁的安全忧患更多?恐怕是富人。答案似乎令人意外。其实,越是贫穷,忧患就越少。穷,顾及的东西往往要少,因此穷人维护安全的手段往往更有效。


富人则不然。尽管他们在客观条件上比穷人有更大的能力来维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但越是富有,坛坛罐罐也就越多,要考虑的问题就越多,顾虑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千虑一失,因此其安全感往往不比穷人高。


有钱人时时处处为其钱袋子的安全发愁,要防骗、防偷、防抢、防盗。过去是真金白银,可以百年窖藏。如今是信用纸币,遭遇通货膨胀而贬值的威胁时时存在。银行存款利率低,股市房市风险又大,有几个钱的人真不知如何是好。


时代不同了中国正在富强起来,外汇储备已超过万亿美元,名义GDP超过两万亿美元,金融资产超过八万亿美元。此外,还有土地、矿山、自然资源、历史文化资源、优质廉价的劳动力资源,等等。


我们的财富安全吗?土地、矿山等有形资源,被骗、被偷、被抢、被盗的可能性小,但数万亿的金融财富所面临的风险则不容忽视。全球化、信息化、电子化、虚拟化,可能使这些财富瞬间消失。因此,当前与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经济风险当是金融财富“流失”的风险。


首先来看看外部环境——复杂、险恶。历史是一面镜子。一部世界近现代经济史,不仅是财富的创造史,也是西方(包括东洋)对外进行财富掠夺的历史。现在时代不同了,当代西方可以利用国际分工进行贸易与投资挣钱,也会利用所谓知识产权等规则直接“拿钱”,而且还时不时利用金融袭击、制造金融危机来盗钱、抢钱。现代西方更讲究效率,更注重缩减成本。在财富掠夺上,无硝烟的战争比有硝烟的战争来得直接、隐蔽、节省。有研究显示,“休克疗法”与金融危机使数万亿美元从俄罗斯流走;1997年印尼人均产值约1110多美元,金融危机后的2000年不到600美元;阿根廷人均GDP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为10000美元左右,金融危机后的2004年只有3000多美元。


巨额财富瞬间“蒸发”了,“流失”了,从境内国民账户流到境外金融机构账户、基金经理账户。这种财富转移的“变戏法”至今仍不断地在新兴市场上演。而戏法的内幕则是,在当今弱肉强食本质未变的世界,国际“金融大鳄”、“市场秃鹫”,凭借一系列谋划,实施一组金融布局,可于斗室之中、电脑键盘点击之间,让新兴经济体实现“金融安乐死”。他们吸走的是这些国家人民多年辛苦积攒的财富,留下的是满目疮痍的经济、剧烈的社会动荡乃至政局变更。因此,当我们看到美国大兵双脚踏上中东产油国的土地时,更应当留意,西方隐蔽的“金融快速反应部队”正在谋划无硝烟的战争。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残酷的现实。


外防:重在防美


当前以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中国日渐膨胀而让人眼红的钱袋子,面临的最现实威胁就是美国的金融机构与对冲基金经理。国际经验教训表明,在金融市场全面开放5-8年时间,遭遇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最大,而制造这些危机的总离不开美国的“金融快速反应部队”——金融机构与对冲基金经理。没有理由否认,快速崛起的中国将会成为“金融快速反应部队”袭击的目标。


近年来,美国不断以贸易逆差与中国“操纵汇率”等为借口,制造一轮又一轮摩擦,逼迫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有人认为,历史可能只会给美国最后一次“延缓或阻止中国崛起”的机会。如果未来3-5年内,美国的“金融快速反应部队”拿不下中国——即在中国制造一场大的金融动荡乃至金融危机,那么美国“延缓或阻止中国崛起”的幻想就破灭了。因为未来3-5年,中国金融业会实现由毛虫到蝴蝶的蜕变,即完善金融监管与基础设施,金融机构日渐强大,金融的国际竞争力与防卫能力将显著增强。


国际实践显示,美国金融机构在东道国落地生根后,会利用该国金融市场的缺陷与监管漏洞,通过一系列金融操作制造金融动荡,吸食该国财富。1998年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使美国各类金融“鲨鱼”浮出水面。商业与投资银行提供杠杆资金,会计师事务所与投资银行提供信息,评级机构提供并创造契机,对冲基金则实施攻击。1992年的西欧、1994-1995年的墨西哥、1997-1998年的东南亚、1998年的俄罗斯,都遭遇过美国“金融快速反应部队”的袭击。


中国金融领域问题比较严重,金融缝隙甚多,其中金融信息安全形势最为严峻。很多美国金融机构背景复杂,在中国境内活动频繁,投资银行与评级机构已经掌握了中国海外投融资的主导权。由于担心金融及信息安全受到威胁,世界很多国家对美国评级机构与会计师事务所于境内活动实行限制,但中国长期以来极少戒备,防范措施几乎近于零。


内防:防盗,防败,防卖


防盗,是因为有家贼;防败,就是要防败家子;防卖,就是防卖国贼。


中国巨额金融财富的管理掌握在相关专业集团手中,但近年来出现的一系列重大金融问题表明,部分管理人员的能力与品质的确让人放心不下。


在能力方面,能否使我们的金融财富“保值增值”?能否用好(有效使用)这些财富?中国用实实在在的财富、弥足珍贵的环境资源等换回一万多亿美元外汇,这些外汇的2/3以上又都是美元资产,也就是美国印刷厂印刷的各类纸张,有的连纸张钱都省了,即所谓的“电子货币”。我们拼命积攒纸张,而西方则在大量储藏黄金,储备石油等战略资源。近年来,随着美元大幅贬值,用欧元计算的美元资产已经贬值超过40%,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损失惨重。多年前就有人士呼吁增加黄金储备,但是相关管理者对美元资产的偏爱一度达到痴迷的地步,因而失去一个又一个“保值增值”的良机。中国投资的美元资产名义收益率不到5%,而美国银行家用“中国美元”反过来在中国投资获得的平均回报率约15%。用巨额外汇“购买美国国债,支援美国国家建设”,支持美国银行家到中国赚钱;而美国金融寡头与政客却以怨报德,给中国制造一个又一个麻烦。


至于品质方面,中国民众越来越质疑:管理者能否忠实履行他们的职责?有些人会不会监守自盗、吃里爬外?他们是否会慷国家与民众之慨,为了虚幻的、不切实际的“国际形象”而在全球大把撒钱?


最后做一个小小的比较。战后日本在经历了18年(1995年-1973年)的两位数高增长后,不仅国家经济总实力位列资本主义世界第二,而且人均财富直逼美国(80年代中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公认的经济强国。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亚洲“四小龙”身上。但是,中国经历了近30年的高速增长,GDP即将位列世界三强,但人均财富却不足美国人的一个零头。2006年12月,联合国下属的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院发布报告称,美国人均财富为14.4万美元,中国大陆只有2600美元。此外,还有1.3亿人日收入不足1美元(联合国划定的贫困线)。我们创造了GDP增长的奇迹,但我们创造财富增长的奇迹了吗?如果我们未能有效创造财富,那么我们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如果我们创造了像GDP增速那样的财富增长,那么财富又到哪里去了?如今,我们有了令有些人眼红的金融资产,一些国人也开始洋洋自得,而一些外人则别有用心。因此必须提醒一下:中国,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9 - 01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江涌,1969年生,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副巡视员,主持、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随笔数百篇,著作多部,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国防大学、浦东干部学院等地讲座逾百场。  研究方向:主要从事经济、社会、文化等国家安全以及世界经济理论研究。  出版专著:《道路之争——工业化还是金融化》、《安全也是硬道理》、《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中国困局》、《猎杀“中国龙”》、《国际实现社会和谐的经验与启示》。
2019 - 01 - 02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占据明显优势和主导地位。资本主义从诞生之日起,便“以血与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 。在从自由竞争向国家垄断迈进的进程中,资本主义发展依次经历了商业资本主义、产业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三个阶段。金融资本主义作为当代世界资本主义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已经渗透扩张至世界经济所有领域,每个角落。正是在经济金融化的作用下,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已然蜕变为赌场资本主义。一、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一)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两种划分形式14世纪至15世纪,得益于东西方的经济技术文化交流,欧洲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有了明显提高,部分农业劳动者游离出来,从事工商业生产经营活动,由此增加了可供交换的商品,促进了各行业分工合作范围的扩大,商品经济进一步发展。在地中海沿岸和西北欧部分地区,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开启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圈地运动、殖...
2018 - 12 - 29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正式拉开资本主义时代帷幕。此后兴起的工业革命,使得工业资本取代商业资本的主导地位,促进了资本主义大发展大繁荣。20世纪之交,金融资本又取代工业资本成为引领资本主义发展方向,并日趋牢固地控制着商业资本与工业资本,成为垄断集团操纵经济社会政治的工具。资本主义从此由商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迈入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内部的固有矛盾因为金融资本的统治而更加扩大与深入,并使之趋向更加不可调和。相比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的无产阶级,金融资本更有可能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一、传统资本合力催生金融资本(一)传统资本:传统资本主义发展的主要动力在政治经济学范畴中,资本按照所处的不同发展阶段、具体形态以及在生产剩余价值中的作用,可以被划分为商业资本...
2018 - 12 - 26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现代金融主要是英美金融模式,即资本市场导向模式。当今世界话语权主要掌握在英美手里,因此多年来,该模式近乎被渲染为国际金融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世界经济发展的不二法门。那些逐渐丧失主体性与判断力的国家,从政府高层、企业高管,到专家学者和新闻媒体,对现代金融顶礼膜拜,趋之若鹜,把英美模式吹嘘得神乎其神,制造出一系列神话。这些神话极度夸大现代金融的积极作用,认为现代金融能够促进一切、发展一切、拯救一切,只要与现代金融相结合就能够点石成金、变灰暗为光明、化腐朽为神奇,现代金融俨然成为哈利波特的“魔法手杖”。然而,在英美,在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实反复印证:现代金融促进经济稳定与增长的作用越来越小,而用于投机掠夺、暴富敛财、加剧经济动荡的功效越来越大。传统金融的核心要义是服务实体经济,现代金融的明显趋向是控制实体经济,自成一体...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