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战争与和平
来源:视频号 2023/1/8  作者:一城山水TOP在这里,是1000个娃娃兵的雕像,他们牺牲的时候,年纪最小的只有九岁,他们还是孩子,却曾扛起了抗日救亡的重任,他们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记住的英雄娃娃兵。
发布时间: 2023 - 03 - 11
浏览次数:17
来源:视频号 2023/2/5 作者:白云商会李健祥会长抗战期间,毕业于杭州笕桥中央航校的16期学员1700名空军战士最后全部殉国,从毕业到牺牲,仅半年时间,他们平均年龄才23岁!
发布时间: 2023 - 03 - 11
浏览次数:16
来源:《徐庆全与八十年代》 2023-02-071973年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后,我十一岁。刚刚读书的年龄,《论语》读不懂,就读诸如“北京二七机械车辆厂工人理论组”、“上海第五钢铁厂二车间工人理论学习小组”的译文或选批本,对照着背诵《论语》。应该说,到今天还能够记得《论语》中的话,多半是那时候的记忆。我并不了解当年的政治大势,但我知道了孔子、韩非子和少正卯之类的历史人物。同时,我也知道了两个人,一个是赵纪彬,他的《关于孔子诛少正卯问题》,很有名。蓝封面,竖版,读着不顺眼,文言文的写作也不大懂,翻了翻而已。还有一个就是中山大学的杨荣国。我没有读过他的雄文,只是老师在课堂上选读了片段,但他的名字记忆深刻。一直到后来上学后,才知道,杨是个大学者,还是“三八式”老干部,不仅多了份关注。2021年1月,我采访原海南省副省长辛业江老人。批林批孔时,辛老在广东工作过,我不免就问到了杨荣国。他给我看了那一个时期的笔记本。我看到了一篇关于杨荣国的记载:“杨荣国同志等外出学习参观情况 中山大学黄佳耿同志汇报批判孔子问题的情况”,时间是1973年9月22日。在那场“批林批孔”运动中,一大批学者被卷入其中,尤以“南杨(荣国)北赵(纪彬)”为突出代表。一贯对孔子持批评立场的杨荣国,因为两篇文章迎合了当年的政治形势,不经意就红遍全国。杨荣国也在全国飞来飞去,到处去演讲。辛老的这篇笔记,基本上勾勒出杨在这场运动中的...
发布时间: 2023 - 02 - 08
浏览次数:10
来源:《百度网》 2023-01-17引言我国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充满血泪的抗争史,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影响之下,全国人民齐心抗日,共同谱写了一段血泪之歌。在这个过程中,无数先辈奉献了自己的生命。左权就是这样的一位先烈,虽然他的名字对于很多不了解我国近代史的人稍显陌生,但他为党和国家所做的贡献却是不可磨灭的。(抗日名将左权)左权将军牺牲后很多年,人们发现了一份藏匿在日军内部的报纸。而这份报纸也最终揭开了他的牺牲谜团,向世人揭露了冈村宁次的残忍计划。一、左权将军的前半生左权将军出生于1905年,,父亲在左权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所以左权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承担起了家庭的重任。私塾和小学的这一段求学生涯中,左权更是几次中断学业,只为帮助家庭。(左权早年照)升入中学之后,左权终于接触到了中国共产党的红色思想,成为了《新青年》《向导》这类书籍的忠实读者,最终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自己,立志报效祖国,改善社会。1923年年末,左权选择离开故乡,并在1924年进入著名的黄埔军校,在这里学习了很多先进的战略思维和知识。(左权照)1925年,左权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很快凭借着自己突出的表现,获得了党组织的信任,被派去远在苏联的莫斯科中山大学进行学习。回到祖国之后,左权参加了长征,并且直接指挥了大渡河腊子口等著名的战役,最终成为我军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是整个革命队伍当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随着日军...
发布时间: 2023 - 01 - 25
浏览次数:8
来源:《凤凰网》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抗战爆发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文学抗战(上)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文学抗战(下)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宜昌大撤离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机械救国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滇缅公路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炮火中学习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文协”成立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师生逃亡之路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故宫文物搬迁走他乡·抗战国民迁徙全纪录丨中国建筑师
发布时间: 2023 - 01 - 17
浏览次数:26
来源:《围读》 2022-12-11李尔重生前曾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务书记,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兼省长。中共湖北省顾委会副主任。他被毛主席誉为“我们的作家和才子”,先后创作了《扬子江边》、《新战争与和平》等著作。晓丹,李尔重的爱女。任中共湖北省委办公厅老干处副处长。她没在办公室坐班,主要是作为李老的生活秘书,照料她的父亲。不少媒体报道老省长们的家事时,说尔重当了好几个省的一把手,子女都是平民,唯一沾他光的是女儿晓丹,下岗之后,当了他的生活秘书,给了个副处级待遇。老省长家就这么一个芝麻小官,却于2005年7月2日跳楼身亡。1晓丹自杀前,曾算过一笔帐:“在这个省级干部住宅大院内,可能要数我爸爸的官职最高,也可能算是最穷的了。我管这个家,真难。李老每月四千元左右,我妈长期住院,请两个人轮流陪护,一个人800元。这一笔是一千六百元,家里总得请一个做饭的人,每月最少也得六百元,二千二百元,还有一千八百元,七口人吃饭,最低也得平均每人二百元,这得一千四百元,剩下四百元每月水电和其他杂用,够吗?逢到开学,李老的侄孙要上学,得要寄一些钱去,他亲弟弟七老八十了,还要种田顾一家人生活,没有钱让孙子上学……“我妈拿二千多元钱,是局级干部,退得早,她每月工资扣她不能报销的医药费也不够啊!我一月拿一千六七百元,副处级,却有一个宝贝儿子,他是干新闻媒体的,同事中有不少是高干家庭的成员,都知道他也是“大官人家”,相互攀...
发布时间: 2022 - 12 - 12
浏览次数:8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