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推荐专栏 News
名师讲坛
来源:《凤凰新闻》20190701 明代 仇英 桐莲溪渔隐图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论语》“以其子妻之”的“子”就是女儿。古时候“子”字是男女通用的,所谓女子、男子,都用“子”。因此古代中国文化对自己女儿可以称子,而兄弟姊妹之间,妹妹可以称女弟;到后世反不大习惯用,也可说在另一方面看,中国过去是男女平等的。现在就孔子所讲公冶长的资料,只知道他坐过牢,为什么坐牢不知道,在历史上查不出来。在另外的杂书上,有一则关于他的故事说,公冶长因为懂鸟说话,有一次对鸟失了信用,鸟就害他,所以他坐了牢。为什么呢?传说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一次鸟对他说:“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头羊,你吃肉,我吃肠。”结果公冶长忘记了,把整只羊连肚里东西都吃掉了,鸟没东西可吃,就想害他。后来又对公冶长说南山有只羊,公冶长跑去,羊没看到,而看到一个被害死的人,有口难辩,结果坐了牢。这是我们小时候听过的故事。这种小孩子神话的传说,大概有几千年了,也是根据杂家的学问而来,当然这仅是传说而已。究竟公冶长为什么被关在牢里?就不知道了。但是孔子认为公冶长坐牢,不是罪有应得,因此孔子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由这件事看来,我们可以知道孔子的为人,绝对不是要选一个有财、有势或有学位的人,才把女儿嫁给他。而且最妙的是,他把女儿嫁给坐过牢的公冶长,又把侄女儿嫁给南容——南宫适。为什么呢?我们看下面的理...
发布时间: 2019 - 09 - 28
浏览次数:12
来源:《凤凰新闻》20190428       在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到现阶段这种程度时,特别是在产业结构上、品牌建立上、建设创新型国家方面都有非常多的愿望和渴求时,实现教育转型尤其重要。中国经济转型需要教育的转型,需要培养兴趣丰富、人格完整、头脑健全的通识公民、思辨型公民。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中国恐怕仍是给世界提供低级劳动力的工厂。       ——陈志武,华人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        1产业结构难转型,教育有责任       我不是研究教育的专家,但是,这些年看到国内(的教育),特别是我自己从小在中国受教育,然后又去了美国,自然有许多观察和体会。       到目前为止,我这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学校。1968年在湖南茶陵县开始上小学,1979年读完高中在长沙上大学,1986年去美国读研究生,1990年毕业以后至今一直在美国的大学教书。       我有两个女儿,一个15岁,一个13岁,她们在美国出生、长大,这些年看着她们在美国上学。同时,也因为我跟国内的一些大学一直有不少交流,所以基本能看到国内同行和教...
发布时间: 2019 - 07 - 03
浏览次数:129
校长、主席、各位同学:       我刚才听见主席说今天大家都非常愉快和兴奋,我想大家一定会提出抗议的,在这大热的天气,要大家挤在一起受罪,我的内心感到实在不安,我首先要向各位致百分之百的道歉。       前两天我就想究竟要讲些什么?我问了钱校长和好几位朋友,他们都很客气,不给我出题,就是主席也不给我出题。今天既是台大代联会邀请,那末,我想谈谈大学生的生活,把我个人的或者几位朋友的经验,贡献给大家,也许可作各位同学的借镜,给各位一点暗示的作用。       我听见许多朋友讲,目前很多学生选择科系时,从师长的眼光看,都不免带有短见,倾向于功利主义方面。天才比较高的都跑到医工科去,而且只走入实用方面,而又不选择基本学科。譬如学医的,内科、外科、产科、妇科,有很多人选,而基本学科譬如生物化学、病理学,很少青年人去选读,这使我感到今日的青年不免短视,带着近视眼镜去看自己的前途与将来。我今天头一项要讲的,就是根据我们老一辈的对选科系的经验,贡献给各位。我讲一段故事。       记得四十八年前,我考取了官费出洋,我的哥哥特地从东三省赶到上海为我送行,临行时对我说,我们的家早已破坏中落了,你出国要学些有用之学,帮助复兴家业,重振门楣,...
发布时间: 2019 - 06 - 29
浏览次数:117
作者:曹卫东来源:东方历史评论       一、缘起       说实在的,刚开始的时候,我对哈贝马斯的理论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之所以选择他作为自己的阅读和研究对象,纯粹是出于很偶然的原因。说起来,这和我的硕士导师乐黛云教授大有关系。记得大概是1988年,她应邀去澳大利亚访学,在当地图书馆发现有关哈贝马斯的藏书异常丰富,特别是她觉得,哈贝马斯的交往行为理论或许可以为当时正在走红的比较文学提供新的拓展可能。大概由于我是她学生里唯一一个精通德语的缘故吧,于是就被指定去啃读哈贝马斯的著作,并希望我能把哈贝马斯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现在想起来,真的要好好感谢乐老师,如果没有她敏锐的理论直觉和严格的学术指导,我可能永远错过了与哈贝马斯之间的这段思想之缘。       不过,阅读哈贝马斯实在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20世纪80年代,获取学术资讯还没有今天这么快捷便利。国内图书馆里关于哈贝马斯的藏书尚不多见,能够找到的只有几部英文译本,而我的英文又根本对付不了这些英文版本。还有一个更加麻烦的问题,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硕士一年级的学生,尚未接受到系统的学术训练,而哈贝马斯是一个综合性、体系型的哲学家,如果没有充足的知识储备,想要弄懂他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
发布时间: 2019 - 06 - 19
浏览次数:130
文 /贾行家1.读《棋王》       一世就是三十年。我们这一拨,和阿城先生正好相距三十年。       也不敢感慨什么。太多的时间被浪费在感慨时间上。近几年只见到一句好的:“越古老的沙粒,越接近球型”。       电影《星际穿越》形容时间是粘稠柔韧的,也可以列在架子上,一览无余,方向可逆。要不是娱乐电影,我这样的人,不可能知道世界有这一面。还有位热爱跳伞的人说:从天上看,地面就是球型。       半个世纪前,时间还剩下什么意思,得放到城市这边说,乡下是无始无终的。       我父亲赶上六十年代最后那次高考。他没有像同学那样,酒喝到饱满就合唱革命歌曲——人人需要祷告,词语和对象倒不要紧——但也泄露过一回,他九零年代去湖南出差,说见到韶山有个水洞,洞里有九条天生的龙,大概还有个石头人像吧。我那时肚子里暗笑,现在回想:这个工科生在抒情而已。他赶上了,是第一批没有历史问题的知识分子,前后比一比,很想通过感激对这种幸运加以合理化。       那时候的时间,真像是列在架子上,任人搬来搬去的。彼时是非,此时是非,“历史问题”是一种面向未来的问题。我...
发布时间: 2019 - 05 - 29
浏览次数:174
来源:《读者》作者:梁文道       念书的时候,穷极无聊,常常没事找事,其中一件就是写悼念文章,而且写的还是仍然在世的作家思想家,非常缺德。由来是当年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去世,为戴天先生主编的《信报月刊》赶了一份六七千字的东西出来。当时自觉满意,又是个做功课的良机,于是发愿要替一批看来活得差不多了的大师写悼文。写好了就放在抽屉里,时辰一到就交到报馆去,多么方便快捷。后来我才知道钱钟书先生说得没错,文人尽爱干这等没良心的事,不只中国人,连老外也是这样。许多国际知名的大报时刻都在准备着,人一死,讣闻第二天就见报,效率奇高。更专业的甚至会为一些富商事先写好葬礼上用的悼文,让老人家看过,满意了,就能领到一笔可观的酬礼。难呀,写悼文可是门专业。且看英国杂志《前景》2007年5月号的刚上版,有一篇纪念人类学大师玛丽•道格拉斯的文章,开头第一句就好:“少数的思想家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更少数的思想家则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的看法。玛丽•道格拉斯以八十六岁之龄去世了,她就是那罕见的例外。”说得对极了准极了,她就是那种改变了大家思考方式的人物。        怎么改变?很多年前我向香港作家董启章介绍她的想法时曾经以一块面包做例子。大家都知道一块面包要是放在碟子里,自然是干净可食的,但它要是掉到地上,那就...
发布时间: 2019 - 05 - 28
浏览次数:188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