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江涌,1969年生,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副巡视员,主持、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随笔数百篇,著作多部,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国防大学、浦东干部学院等地讲座逾百场。  研究方向:主要从事经济、社会、文化等国家安全以及世界经济理论研究。  出版专著:《道路之争——工业化还是金融化》、《安全也是硬道理》、《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中国困局》、《猎杀“中国龙”》、《国际实现社会和谐的经验与启示》。
发布时间: 2018 - 09 - 01
浏览次数:1000064
来源:《环球时报》2020年04年23日在新冠疫情袭来之前,由人流、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这四大流动汇聚而成的全球化滚滚洪流,业已出现日趋严重的去全球化趋势。作为全球化旗手的美国,竟然掀起“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声浪,世界经济风险在华盛顿发起的贸易战与退群潮中不断增加,国际资本亦如惊弓之鸟。疫情之前,“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解决诸多问题的总钥匙”等名言耳熟能详。但是,新冠袭来,世界经济乃至国际格局正由发展与安全这两大力量牵制的趋势愈发明显。发展欢迎全球化、顺应全球化并促进全球化,安全则反其道而行,逆全球化、去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疫情更加凸显安全的重要。安全如果是1,发展就是在1后不断加0,若失去了1,再多的0也没有意义。疫情是一场危机,是人的安全危机,也是国家安全危机。新冠病毒感染者不分种族、肤色、语言、宗教和国界。疫情显示,战疫主体是国家,由国家组织人力、物力、财力奋起抗击。但是,各个国家此前依照全球化国际分工,将产品(包括防疫物资)配置到成本低的偏远地区生产,而后长距离运输供给;同样出于降低成本考虑,政府尽可能减少物资储备,诸多企业甚至实行零库存。如此,疫情突袭,缺乏物资储备,也无力及时拿到救急物资,于是抗疫初期大多都乱成一团。有鉴这样的深刻教训,此前的“全球化发展”很可能被今后的“民族化安全”所取代,民族资本会重于跨国资本。重要防疫物资、日常生活必需品及其他关乎国家安全与人的安全的...
发布时间: 2020 - 04 - 23
浏览次数:12
来源:察网智库2020年3月25日摘要任何事物总有两面,即便是“和平与发展”时期,不仅要看到并争取“合作”的一面,也要看到并掌握“斗争”的另一面。“就是西方国家,只要它们愿意,我们也愿同它们合作。我们愿意用和平的方法解决存在的问题。”我们要争取和美西方国家和平共处,“但是决不可以对他们抱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认为美西方放弃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世界据此有了当然的和平,甚至认为中美可以共管共治世界,就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本文是作者江涌向察网的投稿】 战争与和平是政治的两种表现形态,是一对“既互相排斥,又互相联结,并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1]的矛盾。“和平是人民的永恒期望。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2]但是,“和平红利”不是也不可能是祈求或乞求而来的,而是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不懈斗争赢得的。“世界是平的”“天下一家”的和平主义只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麻痹自己。阶级斗争和帝国主义是战争的根源,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渴求的是“战争红利”,只要阶级斗争或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当代,不可避免的战争只是表现形式不同,即由“有硝烟战争”越来越多地转变为“无硝烟战争”,和平表象之下的“无硝烟战争”一直在发生。一、治乱分明与平战一体前人概述,“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3]。后人阐发,“治久习安,安生乐,乐生乱;乱久习患,患生忧,忧生治。”[4]历史上传统上,和平与...
发布时间: 2020 - 03 - 30
浏览次数:12
(这是更早已经发表的文章,原本打算更新修改再发表,没有完成。)近一个时期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因美国次级房贷危机而波涛汹涌、动荡不定。在美股重创的拖累下,全球股市出现9.11以来最严重的“股灾”,包括一些中国投资者在内的众多投资者资产大幅缩水。昔日对中国百姓来说如天方夜谭般金融恐慌,如今也幽灵般地在中国徘徊。身处金融时代,还没有完全摆脱窖藏货币的中国人理当思考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财富;面对动荡世界,一贯纯朴善良的中国人应当看好自己的钱袋子。富人:忧患更多、更缺乏安全感穷人和富人,谁的顾虑更多?谁的安全忧患更多?恐怕是富人。答案似乎令人意外。其实,越是贫穷,忧患就越少。穷,顾及的东西往往要少,因此穷人维护安全的手段往往更有效。富人则不然。尽管他们在客观条件上比穷人有更大的能力来维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但越是富有,坛坛罐罐也就越多,要考虑的问题就越多,顾虑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千虑一失,因此其安全感往往不比穷人高。有钱人时时处处为其钱袋子的安全发愁,要防骗、防偷、防抢、防盗。过去是真金白银,可以百年窖藏。如今是信用纸币,遭遇通货膨胀而贬值的威胁时时存在。银行存款利率低,股市房市风险又大,有几个钱的人真不知如何是好。时代不同了中国正在富强起来,外汇储备已超过万亿美元,名义GDP超过两万亿美元,金融资产超过八万亿美元。此外,还有土地、矿山、自然资源、历史文化资源、优质廉价的劳动力资源,等等。我们的财...
发布时间: 2019 - 03 - 06
浏览次数:487
一段时期以来,中国经济遭遇热钱肆虐、通胀上升、泡沫膨胀、市场震荡等系列乱象。由于资产证券化、经济金融化、金融自由化不断推进,因此透过各类经济乱象的表征都可以看到金融因素的影子,由乱象与影子的关联不难推理出,中国金融发展模式不当,金融战略模糊,是中国经济与社会乱象的根源。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金融以美为师紧密相关。近些年来,中国金融发展以华尔街为样板,有模学模,有样学样。看看中国的证券公司、私募基金等影子银行,近乎都在重复华尔街机构的功能与角色。中国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影子银行的老总,坐拥数以千万计的年薪,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些机构、这些金融家对社会经济、对国家财富创造真的有什么贡献。不仅没有什么贡献,反而对社会和谐、对国民经济健康与可持续发展的危害越来越大。影子银行巨额收益多半是他们采用华尔街的手法敛来的,是对实体经济、社会大众巧取(如吹大资产泡沫)豪夺(如自营业务)而来的。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金融不当改革与不当开放紧密相关,与国际金融资本在中国扩张、肆虐、剪羊毛紧密相关,与相关金融利益集团枉顾民生、国家利益、社会和谐紧密相关。在中国城市化、工业化处于鼎盛的发展阶段,金融的扩张尤其是国际金融资本的在华扩张,导致中国经济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日益严重,由于金融等虚拟经济回报(百分之几百的利润率)远远高于实体经济回报(利润率一般不超过百分之十),即所谓“刺绣纹不...
发布时间: 2019 - 03 - 02
浏览次数:310
所谓金融,简言之,就是资金的融通。自金融活动出现那天起,为实体经济服务,是该行业生存与发展的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职能。从古老的西方金匠铺、中国票号,直到现在分业经营下的商业银行,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职能一以贯之。但是,随着股票的出现、投资银行的兴起、资本市场的发展,金融的职能在悄然演变,由原来主要服务实体经济异化为主导、控制实体经济,从国民经济的配角异化为国际经济的主导。当今的美国华尔街、伦敦金融城就是将这种异化演绎到极致。金融机构的诞生与金融行业的出现,主要是解决投资者与借贷者之间信息不对称问题,降低交易风险与成本,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增进经济效率,间接促进社会财富的创造。但是,金融从业者(集中为金融家)在利用借贷之间信息不对称的过程中,发现人为制造、放大信息不对称,可以带来更大、更快的利润。由于受到金融监管当局与社会舆论的制约,这种不道德行为没有肆虐与泛滥。但是,金融家为获得垄断利润,可以不择手段。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英国评论家登宁的话:“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中国古语“盗亦有道”,但是对于当今的金融家而言,赚钱手段没有底线,任何妨碍其利润获取的障碍,都可以逾...
发布时间: 2019 - 02 - 27
浏览次数:299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