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美国和西方是怎样搞垮苏联的?

日期: 2019-11-02
浏览次数: 46

来源:《凤凰新闻》20190816

摘要:苏联亡党亡国是内因外因合力的结果。内因是主要的,外因是第二位的。虽然它是第二位的,但不可低估它的破坏力,在特定时期能发挥关键作用。内因的关键因素是苏共从救国为民的党蜕变为抛国弃民的党;外因的关键因素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从以硬实力为主的“遏制战略”转向以“超越遏制”战略的软实力为主的“和平演变”战略发挥了效应。“和平演变”是苏联解体的助推力和催化剂。  

 美国和西方是怎样搞垮苏联的?

【原编者按】:文章作者从上世纪60年代起一直研究苏联和俄罗斯问题,亲身经历了西方和平演变苏联和苏联消亡的全过程。本文是其2012年12月在中国政策研究会安全论坛上的发言,虽已是几年前的看法,但在今天看来,仍具有现时警示意义。  

“和平演变”是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时任美国国务卿的杜勒斯1953年1月15日在美国国会讲话时正式提出的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他说,对社会主义国家要用“和平演变”的“解放政策”,以期改变和推翻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综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领导人的言行,为达到“和平演变”的目的,主要采取了意识形态战、军备竞赛、经济战、物色培植利用代理人等公开和秘密的手段。  

第一,广泛开展意识形态战,用西方价值观取代社会主义价值观。“和平演变”战略主要是与社会主义国家接触中通过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艺术、教育、媒界、宗教等交往,体现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等所谓普世价值观。为此,进行了精心设计和实施。杜勒斯虽然1953才说“和平演变”这个词,但“和平演变”的战略思想早就在二战结束前夕就酝酿成熟。据后来透露,他在1945年初中央情报局的一次秘密会议上讲话中就详细地说明了战后如何“和平演变”苏联。他说:  

【“战争将结束,不管怎么说,一切都会得到解决,一切都会安排好。而我们将把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援助或资金用于对人们的愚弄和哄骗。人们的头脑和意识是可以改变的。在播种了混乱的地方,我们可以悄悄地用杜撰的价值观将那里人们的价值观取而代之,并迫使他们相信杜撰的价值观。怎么做?我们可以在俄罗斯寻找与我们观点一致的人,寻找可以帮助我们的人和盟友。一步一步地,这个地球上最难驯服的人民死亡的规模巨大的悲剧,它的自我意识的彻底和不可逆转的衰败,将会发生……所以,我们将一代接一代地动摇他们……我们将从儿童、少年着手,将永远把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瓦解他们,促使他们蜕化,让他们精神上堕落。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我们的利益代理人,变成自由世界的世界主义者。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美国历届总统都十分重视对意识形态渗透,运用公开的舆论战和秘密的隐蔽战。  

1975年在赫尔辛基召开的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达成安全、经济、人权三个“篮子”的最后文件。但美国和西方对与苏联安全、经济合作不感兴趣,只迷恋于所谓“人权”,好像他们比苏联领导更关心苏联人的人权,毅然把自己打扮为苏联人的人权卫士,迷惑了不少人。  

进入60年代,美国更多地强调和平演变战略。1961年1月,肯尼迪在就职学说中明确表示:  

【“我们不可能通过一般的战争战胜苏联。苏联是不可逾越的堡垒。我们只能用其他方式战胜苏联,意识形态的、心理的,通过宣传,通过经济。”】  

1981年春至1986年,里根任总统期间,实施了一项只有他本人和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凯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里查德.艾伦,国防部部长卡斯珀.温伯格知道的计划。根据该计划,美国“目前首要目标已经不是与苏联共处,而是改变苏联制度”。里根给苏联扣上一顶“邪恶帝国”的帽子,呼吁各国起来改变苏联的制度。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戈尔巴乔夫踏上按西方模式进行所谓“新思维”改革时,美国老布什总统看到了希望,把里根的“遏制战略”改为“超越遏制战略”。1990年3月12日,布什向国会提出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说:  

【“要创造条件使苏联加入和欢迎苏联加入一个和平、自由和繁荣的国际社会,要使东欧国家成为世界联邦一部分”。】  

他强调,进行这一努力的主要工具之一是“美国之音”广播电台,“自由广播电台”、“自由欧洲广播电台”,称“它们的影响力是无法估量的”。  

第二,挑起军备竞赛,拖垮苏联经济,使之不能改善民生,使民众不满而动摇对社会主义的信仰。采取的主要方法是制造紧张局势,抬高军备水平。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勃列日涅夫领导的苏联在与美国争霸的同时也对西方实行“缓和战略”,但美国不采取相应政策。里根总统1982年5月签署了一份秘密国家安全决策备忘录,提出针对苏联的军备战略;1983年3月23日里根提出针对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实际上,当时只在实验室内作试验,但美国大肆暄染,使苏联神经紧张,声称要“勒紧裤带”也要与美国保持战略平衡,于是在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的情况下仍斥巨资与美国搞军备竞赛,弄得卫星、导弹满天飞,鸡蛋、鸭蛋甚至山药蛋地上难寻,人民果然更加不满,向往过西方富裕的物质生活。  

第三,开展大规模经济战,削弱苏联的经济实力,主要采用降油价、升粮价、禁技术等办法。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苏联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放缓,但增长速度仍略高于西方国家。而70年代中期和80年代初,国际油价大涨,按1986年美元计算,1980年11月每桶油价57.17美元,1985年平均每桶油价28.51美元。苏联出口西方国家需要的石油而大幅增加收入,从1973年到1982年间,苏联石油出口增加不到1倍,而石油收入增加14倍。这引起美国的不安,决意与西欧国家,尤其与沙特阿拉伯等产油国磋商,用出售武器换取降低油价,结果,1986年8月国际油价每桶降至7.9美元,只是1980年11月的七分之一。  

与此同时,抬高了苏联急需从西方进口粮食的价格,使苏联大幅减少石油收入的同时大幅增加进口粮食的支出。美国国会以苏联限制犹太人自由出境为由,于1974年通过的限制苏美贸易的杰克逊-瓦尼克法案,禁止给苏联提供最惠国待遇,戈尔巴乔夫怎么呼吁也不取消。有趣的是,苏联解体了,美国至今仍不取消,还以莫名其妙的借口把它与普京领导的俄罗斯“违反人权”联系起来,把这一法案继续延续下去。  

大幅限制先进技术出口到苏联,也是从经济上施加压力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国控制的巴黎统筹委员会成员国都禁止把先进技术出口到苏联。结果,1975年至1983年,在美国出口到苏联的全部产品中,高技术产品的比重从37.79%降到5.4%。  

以上三种经济办法大大加重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困难,削弱了苏联的国际地位。戈尔巴乔夫不自力更生来解决问题,而是乞求从西方贷款来解决经济困难。结果,苏联外债从他1985年3月上台时的300亿美元升至他1991年12月下台时的1200亿美元。  

第四,物色培植利用代理人,尤其高层代理人,使之为从内部瓦解苏联的领头羊。据俄罗斯民族主义者O.A.普拉托诺夫《俄罗斯荆棘之冠:共济会历史(1731~1995)》一书所披露的事实,美国对几百名俄罗斯精英进行了利益代理人培训,他们成为毁灭苏联和未来叶利钦政权的骨干。很多为西方和美国利益活动的利益代理人不断被曝光。常被点名道姓的高层领导人有,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任外长的谢瓦尔德纳泽,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雅科夫列夫,瓦季姆.安德烈耶维奇.梅德韦来夫,内务部领导人巴卡京,以及克格勃将军O.T.卡卢金等。有的人则为了迎合西方的需要,干脆公开进行活动。比如,克格勃将军O.T.卡卢金发表了大量曝光克格勃活动的讲话。  

现已公开的大量材料表明,美国和西方国家领导人还不遗余力地做了后来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工作。在这方面首推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早在1984年,她就第一个发现戈尔巴乔夫是“可以打交道的人”。她从戈尔巴乔夫身上看到了其他人没有发现的弱点:关注个人声望,迷恋抽象的“全人类价值观”,自信,难以遏止的孤芳自赏嗜好,易受阿谀奉承的影响。撒切尔对戈尔巴乔夫的这些弱点大加利用,可以平心静气地解决所有她想解决的问题。而戈尔巴乔夫则总是败在撒切尔手中。与撒切尔打交道,戈尔巴乔夫简直无法同邓小平相比。  

撒切尔夫人虽然是发现戈尔巴乔夫是“可以打交道”的第一人,但最早注意戈尔巴乔夫的还是美国人。早在1968年,中央情报局就关注他了。时任美国副总统布什在1984年与日内瓦会议苏联代表B.T.伊兹拉埃良秘密会谈就明确地说:  

【“你们下一个领袖就是戈尔巴乔夫。”】  

然后他又亲自出面,提出与戈尔巴乔夫举行秘密会见的要求,其条件必须是:与戈尔巴乔夫的非正式接触,要对苏联所有国家领导人保密。与此同时,美国人还通过当年4月访问苏联的芬兰总统毛诺.科伊维斯托表达了与戈尔巴乔夫个人建立非正式联系的愿望。根据前美国驻苏联大使马特洛克的回忆录,戈尔巴乔夫没有拒绝美国的建议,表示愿意与美国领导人举行秘密谈判。  

无论玛格丽特.撒切尔,还是布什公开地和秘密地做戈尔巴乔夫的工作,目的只有一个:“把自己的人”安排在总书记的位置。纵观戈尔巴乔夫上台后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在所谓“新思维”改革中,苏共所遭受的灭顶之灾和对外政策方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让步和投降,可以得到结论,西方的努力没有付之东流。  

此外,煽动和支持苏联的民族分立势力,使之成为瓦解苏联的突破口。苏联是由100多个民族组成的联盟国家,有分立势力不足为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从中看到了希望,并且立场坚定。立陶宛是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但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与苏联建交以后,一直不承认立陶宛是苏联的一部分,一直把立陶宛在40年代并入苏联之前的驻美国大使位子保留到苏联解体。美国最先支持波罗的海3国和乌克兰独立,甚至不通知所谓的“老朋友”戈尔巴乔夫,在这方面的材料太多,时间关系,不多说。。  

上面列举的几种“和平演变”办法,不是臆造出来的。请看看“和平演变”主导者们自己怎么说的怎么做的就一目了然了。  

在苏联正式解体前夕,撒切尔夫人已清楚看到了西方和平演变苏联的成功,迫不及待地公开坦露出他们是怎样和平演变苏联的。她1991年11月22日在休斯敦美国石油学会的45分钟讲演。下面是她的原话:  

“我们一直在采取行动,旨在削弱苏联经济,制造其内部问题。  

主要手段是将其拖进军备竞赛。我们知道,苏联政府遵守苏联和其北约对手军备均等的原则。结果,苏联装备花费占去了预算的15%,而我们这些国家是5%左右。这自然就造成了苏联要紧缩生产居民大众消费品上的投入。我们希望借此引发苏联居民大规模的不满。我们使用的方法之一就是“泄露”。我们拥有武器的数量,有意夸大,以诱使苏联加大军备投入。  

我们的政策的另一重要方面是利用苏联宪法上的漏洞。苏联宪法在形式上允许任何一个加盟共和国只要有意即可迅速脱离苏联。因为这只需要共和国最高苏维埃的简单多数通过就可独立。当然,由于共产党和强力部门的凝聚作用,长时间里这实际上很难实现。但这一宪法漏洞还是给实施我们的政策留下了未来的可能。  

专家智囊中间围绕以一个问题争论激烈、分歧很大:是否推举叶利钦作为“人民阵线”的领袖,进而推行其进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接下来成为俄罗斯领导人(以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对抗)。智囊团多数人的意见是反对叶利钦的提名,考虑到他的过去经历和个性特点。  

不过,后来经过多次接触和约定,还是决定“推出”叶利钦。叶利钦费了很大的力气,勉强当选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随即便通过了俄罗斯主权独立宣言。有人发问,俄罗斯独立于谁?整个苏联当时不是围绕俄罗斯为中心构成的吗?苏联的解体真正开始了。  

在1991年“8.19”事件期间,我们也给予了叶利钦以极大的支持。当时苏联上层少数人隔离了戈尔巴乔夫,企图恢复维系苏联统一的制度。叶利钦的支持者坚持住了,并且掌握了控制强力部门的绝大大部分(虽然不是全部)实权。  

其余所有的苏联加盟共和国,借机宣布自己的主权(当然,多数共和国在形式上并未排除联盟地位)。  

这样一来,事实上现在苏联已经解体了,不过在法律上苏联还存在。我负责任地告诉诸位,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就会听到法律上苏联解体的消息。”  

撒切尔夫人说的以上大实话没有错。两周后,1991年12月8日由舒什克维奇、叶利钦、克拉夫丘克代表白俄罗斯、俄罗斯和乌克兰签署了宣布苏联停止存在和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定。12月25日晚,戈尔巴乔夫向全世界发表讲话,宣布苏联正式解体,给西方送去最大的、永久性的圣诞礼物。大家在国内听到和看到的这一重大消息是本人从莫斯科连夜发回的。  

美国为和平演变苏联付出的巨大精力和巨额资金获得丰厚回报。老布什总统在得到苏联解体的消息后欣喜若狂。前美国国务卿贝克1994年在美国国会发表讲话时说:“近40年内,为了获得冷战的胜利,战胜苏联,我们耗资数万亿美元。结果,伟大的人民和我们一起实现了梦想……最主要的是我们找到了叛徒”。戈尔巴乔夫被美国视为苏联的“主要叛徒”。据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数字,为搞垮苏联,美国各种耗资上万亿美元,仅在戈尔巴乔夫执政的1985年至1991年西方用于“苏联民主化进程”就提供资金900亿美元,这在当年是很可观的款项。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对上述巨额支出所产生的“效益”十分满意。1995年10月24日,他在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次会议上说:“最近10年对苏联及其盟友的政策完全证明了我们所执行的除掉世界最大的国家之一以及最强的军事集团方针的正确性。利用苏联外交的失误,戈尔巴乔夫及其亲信超强的自信,包括利用那些公开持亲美立场的人,我们得到了杜鲁门总统拟通过原子弹对付苏联所得到的东西。当然,两者有很大的区别:我们得到的是原料附庸,而不是原子弹炸毁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是很难重建的。是的,我们为此花费了成千上万亿美元,但这些资金成本已接近收回,即如俄罗斯人常讲的,实现了‘自负盈亏’……在苏联的所谓改革年代,我们的许多军人和商人不相信即将打响的战役的成功。过虑了。在动摇了苏联的意识形态基础后,我们得以用不流血的方式让美国的主要对手国家从争夺世界统治权的战争中退出。”  

综上所述,苏联亡党亡国是内因外因合力的结果。内因是主要的,外因是第二位的。虽然它是第二位的,但不可低估它的破坏力,在特定时期能发挥关键作用。内因的关键因素是苏共从救国为民的党蜕变为抛国弃民的党;外因的关键因素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从以硬实力为主的“遏制战略”转向以“超越遏制”战略的软实力为主的“和平演变”战略发挥了效应。“和平演变”是苏联解体的助推力和催化剂。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