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1989年马共解散,1000余名参战的华人青年,最终的结局怎样?

日期: 2024-01-08
浏览次数: 7

来源:熔岩往事微信公众号 2024年1月4日

在马来西亚,曾经有过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

他们大部分人祖籍中国,生长在马来西亚,为了抗日和争取民族独立贡献了青春和生命,最后有1000余人流落在泰国山区,其中仅有少数人回归马来西亚社会。

这群人就是前马来亚共产党(简称“马共”)的成员。他们的经历,带着强烈的时代烙印,也充满了悲壮苍凉的色彩。

1989年马共解散,1000余名参战的华人青年,最终的结局怎样?

1982年,在泰国政府的直接批准下,泰国陆军第四军实施了精心准备的“泰南安宁第11号计划”。

泰国军队对当时仍坚持在泰南边境地区1000多人的马共部队进行全面围剿,攻陷了马共经营多年的主要军事和生产基地,使马共武装力量遭到了致命的损失。

这时候,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以及脱离群众基础的局面,使马共的武装斗争难以为继了。

1989年底,马共和泰国、马来西亚两国政府,在泰南的合艾签署了《和平协定》,之后便宣布解散组织,放下了武器。

马共解散后,所有的成员必须接受一定的审查,才能恢复马来西亚国籍。但有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政府方面的审查条件,于是就把丛林作为自己的最终归宿。

队伍中有700多名前马共成员,选择留在泰南边境地区的8个“和平村”里,过着普通平民的生活。

和平村的村民们绝大多是来自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的华人,他们平时收看的都是中国的电视节目。

从表面看,这是一个个悠闲的山村,惟有泰国军方在村口设立的24小时哨所,提示着它们的与众不同。

1989年马共解散,1000余名参战的华人青年,最终的结局怎样?

在前马共成员中,最终有300多人通过审查取得了马来西亚国籍,回归马来西亚社会,那么,下山之后他们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在首都吉隆坡的街市中,有两对前马共的战友夫妻,他们的故事很有代表性。

罗松兴和蔡明京夫妇从泰南地区回到吉隆坡定居已有20多年了。

罗松兴祖籍中国,出生在马来西亚,下山后他通过进修拿到了中医医师证书,在吉隆坡郊区开设了一家中医诊所,提供中医针灸、按摩服务。

太太蔡明京是北京人,她19岁时就加入了马共,现在为一家杂志做排版工作。

罗松兴夫妇的青春时代全部献给了单纯的丛林部队生活,当他们真正开始和现代经济文明接触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过了不惑之年。

马共停止活动后,他们曾经感到前途渺茫,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生存下去。前马共成员的特殊身份,也使他们难以被社会接受,而蔡明京由于出生在中国,就更加难以获得马来西亚的国籍。

因此,他们的身份长期得不到解决,生计长期处于朝不保夕的境地。多亏有一些倾向左派的人士,敢于雇佣他们做工,才使他们能坚持下来。

2001年,经过长达9年的等待,蔡明京终于取得了马来西亚永久居民身份。

她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永久居留权拿到后,就可以去其他公司做工,那些老板可以合法地聘用我了。另外就是可以开银行户口,考驾驶执照。”

“当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拿到护照,而且我特别急着要回中国一趟,因为我从小是在中国长大的。”


虽然现在罗松兴和蔡明京已经是合法的马来西亚居民,但每当他们走在吉隆坡繁华的街道上时,还是感到自己和身边的一切有一种微妙的差距,觉得自己好像是跟不上时代的变化。

他们的一些亲密战友在下山回城之后,就是由于这种心情而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门,最后又回到泰南山区去了。

2003年春天,罗松兴夫妇花了15万马币,在吉隆坡郊区买下了一套宽敞的排屋,建立起了他们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家。

这里地处原始森林的边缘,远离闹市,生活不大方便。许多客户看过房子后都因为担心昆虫野兽的骚扰而放弃了购买。    

但对于罗松兴夫妇来说,这里的环境有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亲切感,他们非常喜欢住在这儿,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过去丛林中的战斗生活。

1989年马共解散,1000余名参战的华人青年,最终的结局怎样?

在回到吉隆坡的前马共成员中,李雅玉是少数几个能够很快适应新环境并有所发展的人。

她靠打工挣的钱,在海滨富人区购买了果园和楼房,并在城里的繁华地段经营着一家花店。泰南的丛林中到处都有鲜花,这个小花店就像是对过去生活的一种延续。

花店里还有一位插花师和一位送货员,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李雅玉喜欢自己动手,在客人来取货之前把花束整理好。

李雅玉店里的花总是新鲜的,加上她待人和蔼,同许多顾客建立了友谊,所以生意很好,她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在当年马共部队中,李雅玉是比较有文化的人,她是在吉隆坡上的学,参军时,最初也是在城市里做地下工作。

1977年,由于叛徒的出卖,李雅玉和同为地下组织成员的丈夫林书伍,不得不抛下只有一岁大的儿子毛毛,断绝和家人的一切联系,立即撤退到泰南参加丛林部队。

李雅玉到部队以后当了打字员。由于工作性质,她可以接触到别人不能看的一些报刊资料,所以对外界社会情况的了解一直没有中断。

丈夫林书伍是和李雅玉一起返城的,目前承包装修工程,也有不错的收入。

在各种代表着艰难岁月奋斗的纪念品中,李雅玉最珍惜的是第一次和儿子重逢时合拍的照片。

当时他们夫妇已经和儿子毛毛分别了十多年,为了手续上的方便,会面的地点安排在泰马边境上的黑木山免税区。

毛毛是由伯伯带着来的,这样一个骨肉分离的家庭,在重逢时陌生感取代了本该有的激动和欣喜。

回到马来西亚后,李雅玉怀着一种内疚的心情在吉隆坡拼搏,为的就是给儿子更多的爱,让儿子得到一些补偿。    

她用所有的积蓄送儿子去英国读书,现在毛毛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并成为妈妈生意上的好参谋。

2003年7月29日,吉隆坡的华人团体举行纪念活动,作为那段可歌可泣的英勇斗争的最后见证人,罗松兴夫妇和李雅玉夫妇也被邀请在列。

人们不会忘记那段历史,历史也不会忘记他们。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