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中美关系进入后基辛格时代

日期: 2018-05-23
浏览次数: 560

来源:《亚洲周刊》2018年5月6日

文/笔锋

  从中兴事件到美在台协会派驻陆战队,都显示中美关系进入「后基辛格时代」。一九七二年《上海公报》的共识与承诺,被逐渐破坏。特朗普的谋士都是仇华派,要打台湾牌来压制中国崛起。

        中美关系现在正面临一个关键的时刻,进入了一个「后基辛格时代」,也就是过去四十多年以来的基辛格主义与政策,支撑起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框架与基本假设,都在逐渐消逝,乃至于名存实亡,而中美双方都不去正面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中美在「后基辛格时代」的博弈,挥别了昔日的游戏规则,进入一个灰色的混沌状态。

  一九七一年,基辛格两度访华,并与周恩来与毛泽东见面,为后来总统尼克逊访华铺路,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最后中美建交。近半个世纪,中美关系基础就是一九七二年双方所订立的《上海公报》,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这说法,被视为美国支持中国国家统一,反对台独的重要支撑。这在冷战年代,为中美双方的融冰,奠下重要的基础。

  《上海公报》还指出,美国「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著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这也导致美国在五十年代与台北所签订的《中美协防条约》失效,美国在台湾撤走军队,不再驻军。最后一九七九年,华府与北京建交,改变了美国自辛亥革命之后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的历史。

  这其实都是美国外交谋士基辛格的战略宏图,联华制俄,争取中国的力量,对付俄国。中美俄三国就像一个不等边三角形,两边之和永远大于第三边。从大历史来看,美国最后在冷战的博弈中获胜,导致苏联崩溃,让美国总统列根所说的「邪恶帝国」分崩离析,都是靠七十年代基辛格主义,启动一个全球的反苏大同盟,让苏联陷入疯狂的军备大竞赛中,引发内部诸多的矛盾,最后随著柏林围墙的崩塌,东欧国家的共产政权如骨牌般倒下,也见证一个创立于一九一七年的苏维埃政权成为历史。

  这就是犹太裔基辛格博士的得意杰作,而中国就是他在国际运筹帷幄中一个重要的砝码。但如今《上海公报》已经被不少美国外交智囊视为过时,美国的对华政策更需要打台湾牌,更需要利用近年台湾所兴起的台湾独立与台湾分离主义的意识,成为中美关系的一个新的变数。

  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身边的「基辛格」,已经是一些反对「基辛格主义」的谋士,从新任国家安全顾问John Bolton 到总统助理 Peter Navarro都是仇华派,认为中国的崛起是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因此必须全力压制,台湾牌就是重要的利器。

  最近美国在台湾的「美国在台协会」(AIT)即将在内湖开幕,现已确定,美方会派出美国海军陆战队驻守,落实美国在全球大使馆与领事馆的礼仪习惯,也等于变相将华府与台北的关系升格,严格来说,也违反了一九七二年的《上海公报》要减低美国在台湾驻军的承诺,也因此引起了北京的抗议与警告。

  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警钟,警惕美国政策思路的变化,不怕在这些问题上得罪中国,反而要释放一项重要的信号,让北京知道,美国已经公开打台湾牌了。

  从这个历史脉络来看,美国对中兴的制裁与芯片禁运的疑云,就可以一目了然,显示美国在贸易战的烟雾中的真实意图,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在于一个更大的战略意图。

  儘管美国已宣布排除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到北京访问,商谈贸易纠纷的解决方法,但这只是技术上的条件交换(Give & Take)。其实美国对华的战略意图已经暴露无遗。华府脱下了白手套,不再虚情假意地维持表面的和谐,直指中国政治上的「核心价值」,挑战与破坏中国对领土完整的期望。基辛格主义对华的承诺,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地出现质的变化。

  基辛格时代最重要的一个考虑,就是解决越南战争问题。联华不仅为了制俄,也是为了制越。儘管美国在一九七五年兵败西贡撤出越南,但最后也导致中国在一九七九年与越南打了一场短暂但惨烈的战争。美国其实也是幕后那隻看不见的手,在国际博弈中暗中出手。今天美国重视朝鲜的核子力量,本来希望借助北京予以遏制,但如今特朗普安排与金正恩高峰会谈,就可以绕开中国对朝鲜的政治影响力,等于是偷走了北京的外交筹码。

  目前也许还不是最坏的时刻,但肯定是最坏时刻的前夜,也是北京决策者必须认清楚的外交形势,回归毛泽东与邓小平的教训——「尊严来自实力,落后就要挨打」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