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今年的“红五月”不寻常

日期: 2016-06-21
浏览次数: 1126

来源:《明报》20166月刊

/曹景行

  中国官方媒体向来喜欢把过去的那个月份称作“红五月”,“红”意味着革命红色传统,从五一、五四到五卅,都是革命实践的纪念日。所以当五月二号,一场名为“在希望的田野上”的红歌演唱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红彤彤地登场,四会很符合五月色彩和气氛。官方《北京青年报》的报道称:“演唱会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党政军代表和社会各界代表及主流新闻媒体记者近万人见证了红歌颂扬社会主义伟大的盛况。”

  这篇报道还用了一连串最高级的形容词来赞扬红歌的演唱者“五十六朵花少女组合”,诸如“祖国最美丽的未来们纵情歌唱社会主义,歌唱党,歌唱祖国,歌唱人民,引发现场山呼海啸般的热烈呼应,今夜,五十六朵花的少女们向全世界展示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艺的最美风景线!”又称“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这样浅显的道理五十六朵花少女们通过日常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教育懂得了,如今她们也用最通俗的歌声唱了出来。”

  对于台上台下的年轻人来说,“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也许就是许多种政治口号中的一句,没什么特别含义。但对于老一代中国人来说,《大海航行靠舵手》正是五十年前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旋律。早先薄熙来在重庆大唱红歌,还定下不唱文革歌曲的底线,而今天这首著名的歌曲不仅在人民大会堂唱响,而且还配上了多幅巨大的文革宣传画作为舞台背景,而演出时间恰恰就在五十年前文化大革命正式发动的“红五月”,究竟意味着什么?不就是为了纪念文革、歌颂文革和为文革翻案吗?

  马晓力对红歌大会的责难

  率先提出责难的是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前副主席马文瑞的女儿马晓力。她于五月五日致信主掌中央办公厅的老同学栗战书,称此项活动是“文革文化再现”。她认为:“他们以这种形式纪念文革发动五十周年,完全不顾党的政治纪律”,“其演出内容中充斥着文革镜头,大有文革再现之感,其中竟然出现干扰党的外交路线的巨大横标作大背景。这必将影响到国内外对我国未来走势的判断,也势必对党心、民心产生极大影响和误导!”

  马女士所指的。是舞台上出现的大标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对此,笔者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一九七零年毛泽东在《五二零声明》中提出这个口号,第二三年就邀请‘美帝头子’访问北京,握手言和。今天有人堂而皇之重新搬出这个口号,大概连当年历史背景都弄不清楚,瞎胡闹!”
但那台红歌会的策划者和主创者显然是刻意为之,明显翻炒当年的文革宣传。

  又如舞台上出现的“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大标语,在年轻人看来似乎就是一句普普通通的政治口号,没什么不妥。实际上,这句口号正是文革最狂热的一九六九年,毛泽东为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九大”)提出的基调。而早在一九八一年,在邓小平主导下中共中央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有如下结论:“(中共)党的‘九大’使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和实践合法化,加强了林彪、江青、康生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九大’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的指导方针都是错误的。”如今,有人非要把“九大的政治口号重新搬出来,能说不是别有用心吗?

  马晓力那封信公开后,在网上迅速流传开来,反响强烈,当局也开始追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在此压力下,主办方中国歌剧舞剧院和批准演出的北京西城区文化委员会相继发表声明推卸责任,称有人虚构“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提供虚假材料、骗取信任,将依法追究、严肃处理,把自己变成受害者。于是,这台带有明显文化大革命色彩、公开挑战中共关于文革结论的红歌大会,转身就变成“打假”、“捉假”的闹剧。几天之后,在主管部门的要求下,网上的批评意见被大量删除,反倒是那些为演出辩护、咒骂马晓力的文字仍然留存,重占上风。笔者五月七日在新浪上发出的一条微博也突然消失,内容为:“一台带有明显文革味的演唱会却因为作假而被问罪,又发生在文革发动五十周年的日子里,真是十足的黑色幽默!”

  这条微博被删,或许因为主管者根本就不想把红歌事件同文化大革命联系起来,不想在文革发动五十周年的敏感日子里触及文革话题。在此气氛中,五月十六日这一天,官方媒体无一字提及五十年前这一天中共中央发布的《五一六通知》,更没有提及这一天正是十年文革大灾大祸的开端。

  “很多人盼望再来一次浩劫”

  网上还是有不少人议论,“左派”、“右派”都有。有人就担心“直到今天,文革阴魂不仅没死,还继续在中国大地上堂而皇之地‘游荡’”,五月二日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红歌会就是一例。也有人认为,现在可能没有多少人关心《五一六通知》这种事情了,“但很多人也盼望再来一次浩劫,可以把领导干部拉出来批斗一下!有些虐待狂心理的人正摩拳擦掌呢!”五月十六日当天,有朋友用“割韭菜”来形容网上的删帖,批判文革的和拥护文革的全都消失。直到午夜十二点,官方《人民日报》突然发表文章,强调“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一些批判文革的言论也可以在网上存留,变化之大令人难以捉摸。

  文革本来几乎让中国陷入灭顶之灾,今天反倒有不少人要为它翻案,甚至盼望再来一次文革大乱,起哄又以没有经历过文革的青年人为主,为什么呢?在笔者看来,中国当今社会贫富利益分化,新的阶级矛盾加剧,处于社会底层的大批年轻人找不到上升途径,不满情绪日益积累,应该是这种崇扬文革思潮兴起的社会基础。

  但当局这些年来可以淡化文革历史,设立种种禁区,以至于文革后出生、成长的年轻人无从了解文革的真实情况,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记得十多年前凤凰卫视在深圳举行招商活动,我在场内遇见北京清华大学著名造反派领袖蒯大富,就把他介绍给周边的朋友和同事,发现许多年轻人完全没有听到过“老蒯”的鼎鼎大名,更不要说对他在文革期间的种种“事迹”有多少了解。

  后来我到北京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书,同样发现班上的学生对清华的文革历史所知极少。我告诉他们今天新闻学院所在这栋三层小红楼,当年曾是清华“四一四”派的大本营,受到过蒯大富领导的“团派”的火烧围攻,今天顶棚上都可能留有痕迹;清华大礼堂前面那块绿油油的大草地,当年就是两派武斗的战场之一;那些同他们一样本来文质彬彬的大学生,在文革武斗中都杀红了眼,不惜用手中的自制武器夺走了多位同学的年轻生命。

  尽快大力抢救文革资料

  对今天的大学生来说,文革中发生的那些事情简直就不可思议。我曾经建议中国不妨建立一些文革主题公园,谁想再来一次文革就让他们到里面住上一段时间,每天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互相批斗,彼此厮杀,再去劳动改造干苦活——让他们实际体验一下文革日子的滋味,然后想想要不要再来一次文革,要不要再次弄得天下大乱。

  好在清华大学和上海复旦大学少数几所大学还有老师开课讲文革,每年都会有同学来找我访谈文革中下乡的经历,作为那门课的作业。但要让年轻人他们的后代知道文革是怎么一回事,当前最重要的是尽快大力抢救那个时期的历史资料,保存当事人的回忆。再不抓紧,知情人士就要走得差不多了,没有得到保护的历史资料也快散失殆尽。

  比如二零零六年一月,我在北京对担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龚育之先生做了一整天的采访,就是听他讲《二月提纲》(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等“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在一九六六年二月主张把对《海瑞罢官》的处理局限于学术讨论范围)的来龙去脉。中共党史学者韩钢说过,龚老先生那天对我谈《二月提纲》的那些内容,有许多事与他交往多年的人也没有听到过的。一年多后,龚老去世了,全部采访记录由韩教授与龚夫人整理成五万字文稿,收入《龚育之访谈录》一书,并注明“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实际上,五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正是从批判《二月提纲》的《五一六通知》开始的。可今天中国还有多少人知道或记得《二月提纲》?

  只是在今天北京当政者的心目中,重新文革犹如揭开执政党的历史“疮疤”,重新评估文革更可能动摇它的执政基础。于是只有一个“拖”字,以为大家都不提就是上策。但正如毛泽东当年常说的“树欲静而风不止”,犹如 想再来一次文革,重新分配权利和财富。五月二号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红歌会可能只是一场预演,好戏还在后头。文革不全面彻底清算,时机成熟就会死灰复燃。

  (作者是香港时事评论员。)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