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人民币汇率结构安全设想——稳定、灵活的连环曲线

日期: 2015-08-15
浏览次数: 1257

彦山

 

  前几年,当美国陷于次债危机,香江财经“小灵通”纷纷预言人民币对美元将升至5:1,甚至推测不久是3:1。

  最近,关于人民币面临严重危机,各种神秘的传言风声鹤唳,“山雨欲来风满楼”、“八公山下草木皆兵”。笔者荣幸地看到一个骇人的数字:10.21:1。

  是不是有货币战争?是不是有金融与政治的阴谋和阳谋?吾等布衣草民,又非财经专家,本来无资格议论评说,但关系到国家的最大利益,民族未来的命运,还是应该把一些思考与大家探讨。

  最近国家公布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令人忧心总负债高达339.1万亿人民币,稍为安心是总资产更达691.3万亿人民币。我与北京参加此项工作的林教授(代名)进行交流,他个人认为除了民间借贷没经银行系统确认的债务,总负债基本没人为缩水;总资产也是公开明账的东西,当然,没有包括账外“迷失的资本”,所以这个总资产的数字真实,含金量非常高。但是,我向他请教了另一问题:举例,某君自用房产物业1千万元,向银行借贷五百万,账面看,资产负债表很健康安全,但是年收入少于三十万,香港银行可能因为他年总收入太少,不肯借贷五百万;或者他可以借到钱,却每月愁于借钱还利息。同理,中国总资产远远高于总负债,但中国国民总收入才56.9万亿,339.1万亿负债的总利息几乎是15万亿元以上,简单算术计算,中国的债务是否是一大堆危险的数字。林教授承认:中国的总债务是健康可控的,因为外债甚少,国债内债的利息负担相当部分可以内部消化和对冲。但是,局部债务,包括部分地方债、企业债绝对存在危险和危机。最后,我们都承认,尽管国家财政管理的工具箱还有很多工具,调整调节国家经济的手段和方法也如李克强总理放话的一样非常多。但,目前中国所处的历史阶段,既要人民币国际化,又要主动承担世界经济发展新引擎;既要让美国老大哥满意放手,又要保持中国独立自主的尊严和整体利益;既要反腐、节制资本,又要防止灰色资本外躲,减少合法资本外流;既要均富重视民生重视环保,又要提高生产力和创新能力;既要将过剩生产能力引向第三世界,又要警惕培养竞争对手或引来祸水;既要为房地产业降火降温,又担忧地方土地财政崩盘;既要发展稳定股市,为新经济注入新动力活力,又要扑灭新型金融喷火龙吐出的毒雾邪火,要救活中毒烧焦的小股民……

  正当全国人民翘首盼望北京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九·三大阅兵,悲壮而充满英雄主义激情的《义勇军进行曲》又在我心中回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网上出现许多因推迟人民币加入SDR的议论,有人喊出“人民币保卫战正式打响”。学术有专攻,笔者学的是历史和文学,经济学的基本知识,主要来自当知青时资本论三卷翻看了二卷半。但,香港是经济、金融、股票的社会大学,公开的大课堂,谨此将人民币汇率结构安全的设想提出来,见笑于专家学者:

  (1)全世界的金融霸主是美国,当它想刺激国内经济,又想撇掉自己大部分债务负担,它可以连续减息,变相促使美元贬值。各国政府和金融界人士都为它英明决策鼓掌。当它认为强美元有利于美国的新经济,有利它新的全球战略,它可以看准时机,上下其手,配合其他军事、政治、外交手段,实现其战略目标。除了“失败的国家和政府”,所有其他国家都自觉或不自觉,争先恐后追随美国的战略部署。美国是一个伟大的“阳谋”国家。现在,除了变相与美元挂钩的人民币,几乎所有货币早都自动贬值10%-30%不等。在这里不谈港币,作为人民币汇率的制订,不管是人为“操控”,还是“市场化”,都离不开美元“金标准”,这个“普世价值”的参照系。所以,我们暂且把美元对人民币制订汇率的直接影响度为X1 %,假设人民币的汇率有X1 %与美元直接挂钩。

  (2)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不敢大声喊话,但不管如何,不管是否羞羞答答,中国还是美国表面上最大的“债主”。中国在九十年代,大胆为自己制订人民币汇率,“官方”规定1美元从八十年代的兑换3元人民币,一下子变成可“兑换”8~9元人民币,由此提高中国出口竞争力,完成了中国资本的原始积累。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货币主权,那就是外国的金融仆从国。所以,不管一个国家的汇率如何“市场化”,只要它不至于堕落到成为“失败国家”,它的汇率制订都是因应本国的经济活动需要和本国的利益与能力驱动。所以,中国的政治、经济因素对人民币汇率制订的直接影响度设定为X2%。顺便说明,也就是说,人民币汇率的制定必须有一部分的考虑因素只从中国的国内经济需要和长远财税考虑作为出发点。这种“纯”国内因素对人民币汇率制定的影响度为X2%。

  (3)欧元与日元都是世界上强势的,自由兑换的货币,中国与欧洲、中国与日本都有大量的贸易、投资、金融来往。中国把人民币与欧元,与日元分列形成一定比例的汇率联系,应该是对彼此各方都有积极的正面因素,也相对公平合理不存在互相算计的“大阴谋”、“小动作”。现时,欧元与日元,都相对于美元处于“贬值”轨道,人民币引入欧元、日元的波动汇率作为一定比率影响度,应该合情合理。为此,欧元对人民币制订汇率的直接影响度为Y1%,日元为Y2%。为了基本结构简单明了,暂定Y1= Y2 。

  (4)把金砖其他四国的货币汇率综合指数暂定为Z1 ,东盟十国的货币汇率综合指数暂定为Z2 ,其意义和功能作用不证自明,因为这些国家既是世界上较为稳定和重要的经济实体,它们既与中国有互补互利一面,又有良性与次良性竞争的一面。我们考虑到这些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地缘政治的存在,把它们的汇率波动与人民币汇率波动部分挂钩,做到一定范围内的共进共退既是对它们的重视与尊重,也是为人民币国际化做出进一步的铺垫。

  (5)为了最简明阐述人民币汇率安全连环曲线的设想,简单小结如下:

  (a)为方便起见,假定人民币兑换美元是6:1(或6.2:1)是现时合理的定价,那么,我们需转换成现在假设性汇率定价的新构成。这一构成我们假设

∵X1= X2=30%;Y1= Y2=10%;Z1=Z2=10%;

∴X1+X2+Y1+Y2+Z1+Z2=100%

  (b)在这里,X1  是不变的,Y1与Y2 ,Z1与Z2 ,如果相对美元一起升值或贬值,对人民币总体影响是40%。譬如欧元对美元贬10%,它对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度就是10% * 10%=1%。

日元对美元继续贬20%,它对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度就是20% * 10%=2%。

Z1 综合指数对美元贬15%,它对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度就是15% * 10%=1.5%

Z2综合指数对美元贬30%,它对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度就是30%*10%=3%

  (c)X2的变与不变是中国财经专家和人民银行的官员的事情,经过精心计算,经过通盘考虑,可以做出加或减的决定,这是中国的货币主权。至于市场的变化因素,中国官方当然要加以考虑与尊重。我们相信,市场和投资人都知道聪明而负责任的国家和个人更值得相信和信任,而不是挑选愚蠢和不负责任者。

  对(a)(b)(c)的假设综合人民币新汇率的结果: 

  在X1不变X2可变可不变的前提下,人民币可以有序合理逐步贬值。为了叙述的方便清楚,我们也暂定X2不变,1%+2%+1.5%+3%=7.5%,其实也即是,Y1+Y2+Z1+Z2=-7.5%,因而人民币从6.2:1贬至6.486:1美元(或6.7元:1美元)。当然,当欧元、日元等货币再大幅贬值,人民币也按比例贬值。

  结论:人民币升值或者贬值都有其客观原因,在今时今日人为绝对的操控是不可能的。有些西方人士对人民币汇率的指责站不住脚。大家也不要以为没监管的市场化是金融家的理想国,要警惕那些金融投机者在“市场化”、“自由化”的幌子下使目标国家失去防线而崩盘。

  坦率的说,一个大国的货币的有序升值或有序贬值都有好处和坏处,美国是最典型的例子。问题在于决策者和管理者如何趋利避害,为国家和人民谋取最大利益和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目前,人民币升值暂时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适度的小贬值和中贬值对中国有利,对真心想稳定世界局势,稳定国际金融有利。当前,中国的经济不需要添柴加火,“治大国如烹小鲜”,慢火出功夫,要稳定中调整,调整中稳定。中国的真功夫是要看“内功”,中国内部稳定和谐,外敌列强不敢妄动。

  总之,美国现在和可见的未来,既是现有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又是全世界麻烦的制造者。中国圣贤说:贤者避势。中国不需过于强调韬光养晦,但也不要“独挑大梁”急于求成。连环曲线是借助欧、日、俄、印、东盟各国分散压力,但又不被任何一个小连环扣扣住。人民币汇率安全结构的思考,关键点是既稳定又灵活可调节。这种结构表现中国谦逊自信和负责任的态度,同时也坚持了主体性并获得制高点。中国金融管理者清晰的政策思路也使其他相关国家感受到中国政策的透明和合理。同时,堵塞那些不怀好意的国际金融超级狙击手乘虚而入。如果这设想有参考价值,抛砖引玉,相信专家与学者可以有更多的发挥和创见。

 

2015年8月11日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