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中国特色”全民创业是创造还是破坏?

日期: 2015-08-08
浏览次数: 1284

来源:《灼见名家》2015年8月3日

文/施永青

  自从中国经济出现下行压力后,中国政府大力推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希望可以抵销传统产业产能过剩的负面影响。

        政府开绿灯推动创业 

  为此,中国政府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各式创业村,提供基本的办公室设备,免费给有志创业的人使用。如能提出一些像样的方案的,还可以获得低息贷款,或获介绍给天使基金参与投资。

  此外,各政府部门亦全面向创业者开绿灯:牌照申请获尽量予以方便,即使被发现违规,亦不会立即被取缔,而是会让创业者试行一段时间后再作判断,希望让他们有机会摸索出各种各样的新营运模式,可以取代正在没落的传统经济。有领导人甚至建议税局,不要对创业者盯得太紧,要给创业者多些生存空间,将来创业成功后,自然可以收到更多的税。 

        内地创业热潮旺盛 

  在政府政策的全方位支持下,内地的确掀起了一股创业热潮,无论是刚毕业的,还是尚在大学读书的,或是已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现在都在研究创业。他们不断挖掘自己的创意,投入了大量金钱时间,希望可以找到市场空位全力发挥,让人生可以过得更精彩。

  这股创业热潮,的确为很多人带来了希望,中国人的精神动力,在历史上甚少可以这么集中地一起发挥出来,这或许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协同效应。不同形式的硅谷,正在全国不同的地方形成,13 亿人民发挥出来的创意不可低估。

  在创业的过程中,不但人的精神有了出路,社会的经济活动也会增加。创业需要办公地点,需要聘用人手,需要添置设备,需要在市场内进行各种交易,经济自然会活跃起来。

  然而,创业的成功率向来不高;在正常的情况下,新成立的公司接近八成会在头三年里倒闭。而在一窝蜂的创业热潮下,夭折率可能会更高。因为,一些原本创业条件不太充足的人,亦会在政府的政策倾斜下贸然去冒风险。

        是创造还是破坏? 

  由于内地股市的 PE 已处于一个相对高的水平,导致很多私募基金都以为投资很容易可以找到可观的回报──以高 PE 上市。所以他们比其他地方的私募基金更愿意冒风险。尤其是一些有互联网概念的公司,即使亏损严重,但只要模式创新,有颠覆传统企业的能力,他们都乐于提供资金,让创业者可以透过烧钱去扩大市佔率。他们相信,只要这些新企业一旦达到垄断地位,就可以把之前损失的迅速补回,并可以用较低的成本,赚取比之前更高的利润。

  现时,在内地挑战传统经营者的新企业相当多。他们高薪挖角,令到工资水平增长得很快。他们以低收费抢客,到处发展价格战。严重破坏企业的生态环境,很多传统企业都因此而叫苦连天,有些要被迫结束营业。

  最低工资每年都加,而加幅都是双位数字,企业的盈利已很难承担得起。然而,若是企业不愿意跟随市场一起加工资,他们就很难招聘到足够的员工。其结果是:要么是为了保持盈利,接受生意规模不断萎缩,要麽是冒着亏损的风险,去做成本愈来愈高的生意。他们已做到意兴阑珊,因为无论选择走哪一条路,都只有一种收场,迟早只能结业。

         国策底下工资飙升

  他们跟当地官员也反映过他们的困难,当地官员也了解他们的困难,可是却没法透过恰当的政策为他们纾困。原因是中央的政策是要靠内需来替补出口增长放缓,工资不增长何来内需?所以,国策是要加快改善劳动待遇,地方官员必须配合。

  此外,地方官员亦要设法推动经济转型,要减少对劳工密集的依赖,要增加产业的知识含量。中央可能觉得,如果可以让传统企业轻易赚钱,他们可能就不会愿意随时转型。因为要转型,不但很辛苦,而且要冒很大的风险。非要逼到他们走投无路,他们才会去作新尝试。近年出台的新劳动法与严禁污染环境的条例,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腾笼换鸟”,推动经济转型。

  不过,这些政策并非处处都能取得预期的效果。深圳似乎做得不错,但东莞就相对失色,而东北的一些旧工业城市,更被弄到如一潭死水。

  现实是中国有 13 亿人口,不可能全部都搞高科技与专业服务。有人以为只要让人民接受好一些的教育,就可以胜任高知识含量的工作。所以近年中国开办了很多新的大学与专业学院。然而,社会上可提供的工作岗位却有限,以至很多大专毕业生都找不到工作。本来,如果他们肯迁就一下,社会上不是没有其他工作岗位;只是他们以为,既然读了这么多的书,就应该找一份好一些的工作。所以宁愿失业也不愿做一份普通一点的工作。

         各行各业均受影响

  现时在内地,不但蓝领的工作乏人问津,连非专业性的服务人员与销售人员都不容易找到人肯做。很多做生意的人都在埋怨,是否一定要办这么多间大学,害到他们找不到人肯做普通一点的工作。

  最近,由于互联网思维的出现,进一步加快了工资水平的上升。因为,以互联网思维去经营的生意,大都愿意“烧钱”,他们在开始时可以放弃盈利,而是把力量集中在扩大市场佔有率上。他们会不惜工本去设法垄断市场,其手法就是以高薪挖角,要对手招聘不到熟练的、有一定水平的员工。

  以地产代理行业为例,原先的底薪只是 2000、3000 元一个月,与最低工资差不多;但自从有互联网公司加入这个行业后,工资水平一下子就升上了 5000、6000 元一个月。这些公司的生意模式是否有持续能力,还有待验证;但整个行业的工资都已被拉高。累到原先还有盈利的公司,今后亦不易生存。这种情况正拉动整个中国的工资水平,令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