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 ——抗战胜利七十年建言

日期: 2015-08-01
浏览次数: 1409

彦山

  马立诚先生再一次提倡“对日关系新思维在东亚建立和解学”。我相信一部分日本民众和知识分子会真心赞同、呼应。中国历届政府和广大人民在没有马先生类似呼应之前,一直都这么思维和努力。但是,安倍们的前辈和同侪一直以来都反其道而行之。从回避侵华罪行、否认南京大屠杀、掩饰强征慰安妇丑行,到“国有化钓鱼岛”挑衅中国、鼓吹遏制中国,再到重新解禁“集体自卫权”,妄图彻底修改“和平宪法”,他们近十几年就是这么思维和努力。所以,在日本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安倍政权不改变“对华关系老思维”,继续挖空心思愚弄日本民众,二面三刀糊弄中国民众时,我们确实应该从最坏设想出发,就防止和制止中日战争重新战略思考。

  最近,安倍公开解释日本自卫队的“必要自卫”:(1)当美国、澳大利亚这些盟国,还有可能与日本“结盟”菲律宾,或者还有可能因“反华”而成盟友的越南等国家的军事力量在南海与中国的军事力量有磨擦时,日本可以对中国的军事力量实行“集体自卫权”。(2)当某些国家虽口头上现时行动上没有威胁到日本国家的安全,但如果日本知道这些国家已经准备要危害日本国家的安全,日本有权利对这些国家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安倍们这些“思考”正通过修订“集体自卫权”的议会程序逐步落实。并且,斩钉截铁地发誓最后要达到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伟大国家目标。

  我们相信百分之九十五的日本人是文明礼貌的;百分之九十的日本人是热爱和平的;马先生引用的瑞士盖洛普国际调查联盟2015年3月18日发表的资料,“日本只有11%的人愿意为国家而战”是真实。但是,我们知道另外的真实数据:(1)反对修订“集体自卫权”的议员只占少数,(2)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日本民众厌嫌中国人。

  我不是“抗日神剧”的热心观众,我是研究中国现代史的学者。在历史事实中看过太多日本弃义背信、凶残杀戮和阴谋恶毒的案例。中国人半欣赏半批评犹太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大爱大恨文化,但思想上还是许多儒家宽恕以及以德报怨的基因。古今中外,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华民族一样,牺牲了三千万同胞的生命,经历了十多年苦难抗战,打败日本军国主义,取得最后胜利,却放弃对日战争索赔(这个合理的战争赔偿,绝对是七八九十年代日本提供援华贷款实际总金额的上百倍)。中国不但没有报复性占领日本一寸土地,反而以前的属国琉球(冲绳)仍再被美国“送还”给日本。甚至,自古以来固有领土钓鱼岛,也被日本强占。马先生说,“钓鱼岛仅有6平方公里”,“鸟不生蛋”的几块石头,比起南海,“越南侵占29个岛屿,总计比钓鱼岛不知大多少倍”。言下之意,中国不值得被钓鱼岛争端绊住脚影响中日关系。暂时不提 “国家疆土寸地不让”的一般道理,假如冲绳还原成“琉球国”,是对华亲善感恩的独立国家,我个人认为把钓鱼岛“礼让”给兄弟之邦琉球国倒不是大问题。现在为什么十三亿海内外华人在钓鱼岛问题上万众一心和日本“过不去”,最深刻的心理原因是有血性的中国人坚决不准“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历史伤口上撒盐。最关键的政治原因是不能任由一个战败的侵略者改变抗日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格局。

  与安倍同样是日本战犯遗族的石原慎太郎一直认为:“和平是美好的,但和平却对民族主义有负面影响,过去60年的和平中,日本失去了许多东西,包括“坚强的意志”。现在,安倍越来越有“坚强的意志”。哪怕安倍内阁过不久会下台,它还是完成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阶级性任务,为以后更有“坚强意志”的其他日本内阁最终修改和平宪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古代圣贤告诫我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避免中日战争危险,我们必须认清中日未来战争的本质和危险,预先提出警告,给日本划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在这里,我重复一年前关于“对日反战争” 的战略思考:

  (一)七十年前,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向中、英、美等国投降。二战结束后,在美国指导下制订限制交战权的和平宪法,中国政府才放弃对日战争索赔,并且缔结中日友好条约。中国政府不能被动消极地看日本一步一步阉割和平宪法的精神和内容,只停留在空洞的抗议谴责。中国政府和人民要明确警告:如果日本最终修改和平宪法和否认侵华历史,中国将废除中日友好条约。同时,恢复对日战争索赔,并协助民间索赔。假设日本挑衅引发中日重新开战,中国不能被“局部”战争所局限,而必须倾尽全力使日本无力抵抗作为战争行为的目标。我们不需要在“鸟不生蛋”的钓鱼岛互为开炮,我们必须在东京开展“斩首”行动。日本军人非常信奉克劳塞维茨“战争论”教条:“如果要以战争作为迫使敌人服从我们的意志,就必须使敌人真正无力抵抗或陷入势将无力抵抗的地步”。现在的中国军人,也能领会和掌握现代战争的规律。假如不测之事发生,那时,中日战争将是前世纪甲午海战和上世纪九•一八事变、南京大屠杀,七•三一部队细菌战的反击和抗战的延续。战争的结局必须是使日本五百年后都无法重新复兴。

  (二)日本有先发制人的军事传统,甲午海战,九•一八事变、奇袭珍珠港都是历史明证。中国政府和人民时刻警惕日本变相的核装备和核武器。如果日本真正拥核武,中国政府应宣布对其他国家许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不适用于日本。同时,当日本接近正式拥有核武之际,美国的劝阻也失效之时,中国绝对有自卫的权利和避免地区与世界核战争的责任和义务,对日本的核装置和核设施,实行“外科手术”式的摧毁。善良的马先生和广大中日民众,要清楚知道日本五十座老式核电厂所以冒险运转经营就是因为可持续生产并储存钚这类核原料。日本钚的库存量足以制造生产数千颗原子弹。

  武者,止戈也。克劳塞维茨说的好,像中日战争这样危险的事情中,“由仁慈而产生的错误思想,正是最有害的”

  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回顾一寸河山一寸血,亿万同胞家破人亡,反思中国以德报怨却换来姑息养奸之后果,不胜感慨,无限嘘唏。欣慰者,习主席力挽狂澜、清腐强兵,“能打仗,打胜仗”深入军心。作为中国知识分子,我们并不仇日,也愿意与善良的日本百姓交往相处。但是,面对太平洋未太平,国际风云险不可测,我们只有积极备战,有效反战,东亚和平才更有希望。

 

写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八•一建军节前夕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