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分类

News
时政分类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日期: 2022-05-03
浏览次数: 8

来源:《今日头条网》 2022-05-02

这两年,一个全新的新词传遍网络,那就是“内卷、躺平”;而这两个词基本不会出现在90年之前人的口中,但普遍出现在90后的年轻人身上;“内卷”的核心是上升空间无望导致的同级之间竞争加剧,“躺平”则是收入水平与期望中的生活成本相差甚远,即便付出极大努力,也能一眼看穿不可改变的结果,从而无奈选择放弃;“内卷”是“躺平”的诱因,而“躺平”则是“内卷”的结果;虽然“内卷”才刚刚被人所熟知,但其未来必将越来越严重,更为可怕的是,“内卷”的严重影响已现,甚至开始直接影响中华民族未来的安危,因此,必须立刻引起高度关注。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2021年上半年,中国新生人口出生率再度陡降17%,预计全年新生人口将首次低于1000万,而死亡人口将超过1000万;之前预测中国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的年限是2030年,而如今极有可能提前10年就进入负增长,这将给中国带来前所唯有的危机;当中国60~80人口进入老龄高峰时,社会的劳动力却提前10年锐减,年轻人不仅将背负超级沉重的负担,更要命的是当人口锐减后,一切经济活动的支柱就垮塌了;人没了,消费就没了,生产就更没了,何谈经济增长?而人口变化是一个长期过程,一旦形成惯性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逆转;因此,必须及早行动将一切危机消灭在萌芽之中。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俄罗斯远东废弃的城镇

那么,引发急速“内卷”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又如何破局呢?“内卷”是因为中国的产业升级遇到了“天花板”,导致高价值岗位的创造停止;而当前还没破局,是因为如今的中国社会价值评价标准过时,无法将所有力量瞄准破局点。

急速“内卷”的根源

“躺平”作为“内卷”的结果,其核心要义就是:年轻人无法获得好的工作岗位,从而无法获得较高水平的收入,更无法获得成长的空间;而相对于外部高企的房价、高昂的结婚、生育成本,而选择不结婚、不生育,仅维持个人的基本生活;而这,也正是导致人口出生率骤降的直接原因;很多人首先就把原因归咎于高房价,因为房价吸干了社会之前的储蓄,以及年轻人之后30年的未来;当然,高房价的确是一个最直接的因素,但却不是根本因素;为什么这么说呢?

如今的房价的确足够高,但是这两年基本上并没有疯涨,相对于10多年前,一两年房价就翻倍的涨幅而言,其实已经很小了;虽然十几年前的房价没这么高,但十几年的工资收入比现在也还是低很多的;那么,同样是飞涨的房价,为什么不光十几年前,哪怕仅仅是5年前,也没有人说”内卷、躺平”呢?那是因为,5年前的中国经济还在持续扩张,虽然房价在涨,但是人们的收入也在增长,并且还有不断上升的空间,能够看到更高的收入;因此,即便房价在涨,但个人还是能够看到追得上房价的希望;所以,哪怕是996们苦点累点也还都是可以接受。

而如今,房价倒是被压制住了,但是年轻人还是缺少好的工作岗位,还是没有较高的收入,依然看不到未来上升的空间;因此,即便房价不涨了,但就当前的房价他们也同样不敢买、无力买,更别提后面的结婚生育了;因此,要解决“内卷”的问题,首先就是要为年轻人创造更多的高价值岗位,让他们有足够高的收入,而不是大家都挤在一个锅里,为有限的几个岗位打得头破血流;只要解决了收入问题,那么,其他的事情都不是个事;那么,如何能够创造足够多的高价值岗位呢?这就不得不提国际产业分工。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国际产业分工体系

二战后,特别是冷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凭借工业革命以来的积累的技术优势占据先机,为了永久性占据国际产业链高端,让全世界人民供养他们奢靡的生活,他们设计了一套国际分工体系;即美国占据产业金字塔的顶端,第二级包括欧洲、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韩国等,其中西欧地位最高、日本次之,其他国家再次之;第三级是东南亚、中国、印度、东欧等劳动力丰富的打工国家,第四级是俄罗斯、中东、拉美、非洲等资源型国家。

中国改开的前20年,整个国际分工严格按照整个秩序整肃;对于资源型国家绝不允许其发展工业能力,因此,西方步调一致对俄罗斯实施技术封锁,利用苏联解体契机,分食掉俄罗斯的工业能力,全力把俄罗斯变成大号的沙特;对拉美同样极力消灭其工业能力,如美国就千方百计要搞垮巴西航空工业;对中东产油国则通过驻军实施严密军事经济控制,对非洲则是不断输出战争和冲突;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们永远老老实实做一个资源供应国。

对于高一级的打工国家,采用的则是“蓐羊毛”策略,并美其名曰为其冠以“中等收入陷阱”之名,用来掩盖西方金融掠夺之实;如拉美债务危机(80年代中国尚未完全融入世界经济分工,拉美充当了当时的打工国家)、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以及07年左右打劫中国失败而反噬的“次贷危机”;具体玩法就是当打工国家经过辛苦劳作,赚了些西方国家给的血汗钱,也就是人均GDP达到3000~10000美元进入中等收入国家后,就成为了西方眼中成熟的“肥羊”;这时西方就会联合发动金融战,将这些国家的财富悄无声息地洗劫一空,再把经济危机之“锅”甩给当事国政府;西方血腥洗劫了当事国,反过来却还会严重羞辱对方。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对于次级的西方国家,则是视情况而“修理”下刺头,或者顺带“搂草打兔子”,如80年代的日本就过于嚣张,于是就被欧美联合搞了个“广场协议”狠狠洗劫了一把;再比如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韩国就顺便被“搂了兔子”;原本入世之后的中国,经过6年的高速发展,到2007年中国的人均GDP已近3000美元,到了可以“蓐羊毛”的年龄;但是,当时朱成虎将军“奉命官宣”,以准备牺牲西安以东城市与美打核战争的决心,才抑制住美国洗劫中国的冲动,使中国保住了改开近30年的发展成果;随即,没有如约打劫到中国的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进而演变成了“金融危机”。

由于刚刚跨入中等收入国家的中国,与发达国家相距甚远,有足够发展空间;因此,我们从入世的2001年到2010年,GDP年均增长超过10%,即便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前,中国近8年的年均GDP增长也超过7%;因此,在过去那些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份,财富增量迅速增加,每个人都从经济发展之中,获得了足够的成长空间和增长收入;也因此,即便房价如火箭般向上蹿升,人们也并未对未来产生太多的焦虑,更不会出现什么“内卷”;当然,那时确实把过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都砸进了房产里面;但至少来说,在职位不断升迁、收入不断增长、未来更加美好的预期下,无论现实还是理想,都是积极向上充满希望的。

而关键问题就在这里;从2007年人均GDP3000美元,一直到2018年中国人均GDP逼近10000美元,已经触及中等收入国家的上限;也正是这10年时间,中国实现了经济实力的飞速增长,产业也迅速从之前的轻工业转向了机电和信息产业,实现了产业的升级;而西方早就看到了这种变化,并且心急如焚;但由于2007年未能成功洗劫中国,导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元气大伤;稍事恢复3年后,2012年,美国便正式抛出“亚太再平衡”挑起了南海争端,妄图通过政治军事全面遏制中国;直到2016年中美南海大对峙,以美国退却为标志,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彻底破产。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此刻,中国的产业升级已经逼近了西方能够容忍的极限,再让中国升级下去,将直接威胁到西方二级乃至一级的诸多高端产业;因此,南海对峙结束后,美国立刻倾全国之力发起对华贸易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对以中兴、华为为代表的高技术企业,所发起的一系列制裁,意图彻底扼杀中国科技产业升级的通道;原来西方很多二级以下的产业空间,已经基本被中国填满,此刻我们首次触碰到了西方产业的天花板;虽然中国也在努力开辟新型产业,如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等,但毕竟相对于直接模仿替代西方既有产业而言,速度和规模是新兴产业远远不能比的。

也正是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爆发,中国的产业升级戛然而止;当新的高收入岗位不再大规模增加,那么,处于前排较高收入的人群,也就停止了挪窝,而他们占据的岗位没有腾空,后面的人也就没有了升职空间,一级级传导下去,最后一级就是刚刚毕业的年轻人;同时,由于全球经济环境的恶化,原来不断扩张的全球经济,也出现了停滞,新的蛋糕增幅锐减;迫使更多人在既有的工作岗位中,进行激烈竞争;于是,当两者叠加,就使得处于岗位底端的年轻人,失去了机会看不到希望,成为最终的“受害者”;从而急速陷入“内卷”的漩涡,而不得不选择“躺平”。

日本和韩国比中国的内卷,要严重的多也更早的多;那是因为它们本身就处于产业链的较高位置,并没有太多上升空间;原因大家都清楚,就是国土上的美军绝不会允许它们越雷池一步;因此,在20多年前,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产业还远远没起来之前,它们的日子过得那是相当的滋润;而一旦中国将中低端产业吃掉以后,首先就直接挤压了日韩的生存空间,比如家电、手机、面板、造船等行业,无一不是先抢走了日韩的口粮;从而它们因前面无路后面又被紧逼,率先坠入了严重的“内卷”漩涡,并且随着中国也开始触底,它们未来的内卷还将更加严重。

社会价值标准需与时俱进

由于就当前而言,中国与西方已经开始发生产业重叠,变成直接面对面的竞争;如果中国无法实现产业升级,那么,中国就会陷入日韩式的严重内卷;而如果中国取得突破实现产业升级,那么,西方欧美国家就会被逼入内卷;按照网络上“死贫道不如死道友”的“正常逻辑”,对中国而言,我们没得选,再艰难的路也只能往前走;否则中华民族的复兴就无从谈起,伟大的中国梦,就会变成“黄粱一梦”;当然,要想突破整个西方的全面围堵绝非易事,否则中兴也就不用交罚款、华为也就不必放弃荣耀了;虽然我们知道退无可退,但具体怎么破局,却也非常迷茫。

其实中国不是没有面对围堵、打破封锁的经验;早在半个世纪前,中国就曾面临东西方的联合围困;而我们之所以能够存活并顽强崛起,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中央集权,有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的凝聚力;“我们是一个穷国但也是一个大国”言犹在耳,只要集中力量并指明方向,使全国分散的力量变得有序,就能够形成强大的突破力,任何封锁围堵都必将遭到彻底失败;而力量凝聚的前提就是目标明确,并为树立的榜样赋予足够的光环,让所有人都能看得见、摸得着、能模仿;这就是社会价值评判标准。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自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来,中国已经经过了3轮社会价值标准的演变,分别是革命英雄、劳动模范、致富光荣。

革命英雄;自我党成立到全国解放,这个30年国家社会面临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通过武装革命实现国家的独立解放;因此,在这个阶段社会价值评判标准,就是要人们争当“革命英雄”,为国家民族的独立解放而奋斗;因而, 也就出现了杨靖宇、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等英雄事迹,从而激励全国人民都向他们学习,积极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去;从而打败了日本法西斯和国民党反动派,最后取得了全国的解放。

劳动模范;建国之后的前30年,由于我们国家物质极其匮乏;此时,国家急需进行各种工农业建设,需要调动全国人民的劳动热情;于是,这个阶段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就是要人们争当“劳动模范”,激励人民为国家的各项建设而奋斗;因而,也就出现了“铁人”王进喜、陈永贵、时传祥、赵梦桃等劳模,还有雷锋、王杰等楷模,从而鼓舞全国人民都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新中国建设;从而在短短的20多年时间里,就取得了国家工业化、黄淮海治理、大三线建设等巨大成就。

致富光荣;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我们国家虽然有了工农业基础,但是还很贫穷,物质生活也非常单调;此时,国家社会就急需解放思想,发挥主观能动性来创富致富,从而在充分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共同富裕;于是,这个阶段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就是要人们变为“致富楷模”,从而带领全国人民走向富裕;因而,也就出现了史玉柱、牟其中等光荣创富的故事;从而激励全国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下海潮”,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并最终取得了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因此,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面临的问题,也需要接受每个时代所赋予的使命,更需要针对性地制定每个时代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如此,才能通过统一的规划和目标引领,将我们亿万人民的智慧和力量调动起来,从而改天换地不断创造辉煌。

改革开放已经40多年,国家社会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客观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但我们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采用的似乎还是过去的标准;由于标准已经与时代严重脱节,那么就必定会出现水土不服和严重的副作用;比如当初人民贫穷的时候,“致富光荣”便是时代的呼声、人民的呼声,只要能够摆脱贫困、推动物质丰富,就会引发亿万国人的共鸣;而如今,物质已然丰富,人民要追求更高水平的生活品质,而非简单的物质丰富,尤其是要打破目前阻碍人民发展的“天花板”,更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

而社会价值评判标准还停留在“致富光荣”的过去,如此,就会将社会导向“金钱至上、唯利是图”的方向,就会催生一系列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人和事;非但无助于我们实现产业和个人的进一步成长,反而将极大地有害于全民共同富裕的目标;就如同最近大量被约谈的互联网企业,淘宝、京东、滴滴、美团等,为了单纯地追求利润而侵害广大国人的利益;它们不过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将小商品市场、餐馆、租车搬到了网上,然后便开始了设卡收费、雁过拔毛;这和土匪打劫没什么两样,都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我想我们改开之初“致富光荣”的初衷,绝对不是要在今天培养出一大批劫匪路霸!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今天的致富光荣榜

因此,我们今天要破局“内卷、躺平”,化解中华民族的人口危机,就必须掀翻西方强压给中国的产业天花板,推动中国每一个行业和产业,都能实现升级;唯有如此,我们才能为广大年轻人,充分打开成长的通道;而企业、产业升级的标准,就是击败各自当面的西方竞争对手;因此,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是具备爱国情怀的“科创英雄”;用这样的楷模点燃全国人民的科技创业热情,并通过硬核科技的产业化,突破西方竞争者所设立的一切壁垒。

之前,像中铁就完全击败了阿尔斯通、西门子、川崎,实现成功逆袭;像华为在通讯领域就击败了爱立信、诺基亚、阿朗,在手机领域击败了三星、苹果;像京东方、华星光电就在液晶面板领域,击败了夏普、三星、LG;我们太需要更多的中铁、京东方、华为、华星这样的企业了,更加需要能够在特定科技产业领域,颠覆西方技术垄断而具有爱国情怀的英雄人物;或许他们早就已经出现,只是基于当前过时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而人为地将他们埋没了。

因此,我们呼吁国家能够尽快重建当今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让具有爱国情怀、具备科技突破性、能够掀翻西方产业天花板的人,成为这个时代的楷模,给与他们应有的奖励与荣誉;从而让全国人民能够以他们为榜样,目标一致、争先恐后地去掀翻每一个产业、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企业头上的天花板;从而不仅为自身的发展,更为我们的年轻人,打开一条通往光明未来的康庄大道。

对于当下的中国而言,有两条路可以同时并进:一条就是自己开拓的全新产业,一条就是突破当前的产业封堵。

如果是自己开拓,那么虽然没有天花板,但是,一方面这种高端产业的突破,必然只是少数几个特定领域,比如新能源汽车;另一方面就是这需要很长的培育时间,并且有可能会走弯路,往往远水不解近渴,比如智能制造。

如果是突破当前封堵,那么虽然面临各种阻挠和困难;但是,一旦突破就会取得巨大的现有市场份额,并创造大量的高价值岗位,同时还不会走弯路;比如盾构机行业和LCD面板行业,以及正在推进的大飞机产业、芯片产业等。

国际战略前沿:中国陷入急速“内卷”的根源及破局

因此,从当前时不我待的实际要求来看,在构建新时代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后,主攻方向还是集中力量突破封锁,唯有如此才能在较短时间内,打开产业升级的上升通道;其次才是另辟奇径,开辟新的领域,作为长期培育的优势产业,为后续增长提供持续的动力;如此才能在较短的时间内,重新驱动中国的产业巨轮升级前行;

当前,正好借助因新冠疫情肆虐各国,全球供应链快速向中国汇集的有利时机,加快技术突破和本地化替代进程;由各个行业和企业搜集当前仍然被国外竞争对手压迫,甚至是卡脖子的产品及技术,上报国家;由国家对清单内容评估确认后,公开向社会悬赏征求突破,一旦有个人或企业突破,便给予重赏及荣誉;

当年商鞅”徙木立信“,从而拉开了秦国变法的大幕;那么,今天我们有人才、有资本、有政策、有市场,又有聪明的广大人民,没有任何理由突破不了束缚中国的牢笼;关键问题是,我们有没有变法的勇气和决心!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