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 News
鲁迅年谱稿
1月  1日,发表《流氓的变迁》和《新月社批评家的任务》。前者谈到《水浒》,鲁迅认为这部书:“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4〉,第155页)鲁迅肯定《水浒》对招安路线的批判,鞭挞当时为蒋服务的奴才们。后者则指出新月社对蒋介石的诤谏,不过是“挥泪以维持治安的意思”(〈4〉,第159页)。  20日,“寄淑卿信,托由家用中借给霁野泉百”。    按:这是借给为韦素园治病的。李霁野曾说:“1930年1月素园病再发,鲁迅先生虽然自己已很窘急,却从北京寓所的用度中挤出百元来,供给我们为他治病。”(《忆鲁迅》,第46页)    22日,“夜方仁来,还陆续所借泉百五十,即以百廿元赔朝花社亏空,社事告终”。    按:关于这事,鲁迅在《致李霁野》中曾说:“朝华社之不行,我早已写信通知。这是一部分人上了一个人的当,现已将社停止了。”“我这回总算大上了当,不必说了。”(〈12〉,第2页)本来,组织朝华社是王方仁提议的,鲁迅大力支持,但是,王方仁“似乎别有所忙,时常往来于上海、宁波之间,有时急待他接洽什么,总老等他不来……卖出去的书,据说一个钱也收不回……这时〔王方仁〕对于译书事忽然不热心了,颇有十问九不理的样子。在某天,他宣布不能继续了,他哥哥的店不肯再代设法……”(《欣慰的纪念》,第70页)。    24日,作《...
发布时间: 2019 - 08 - 03
浏览次数:17
1月  15日,赠白莽以斯特朗所著的《中国游记》。在《为了忘却的纪念》中,鲁迅说:“有一次大会时,我便带了一本德译的、一个美国的新闻记者所做的中国游记去送他,这不过以为他可以由此练习德文,另外并无深意。然而他没有来。我只得又托了柔石。”(〈4〉,第484页)  16日,夜,柔石来;明日书店想印鲁迅的译著,托柔石来问版税的办法。鲁迅将“和北新书局所订的合同,抄了一份交给他,他向衣袋里一塞,匆匆的走了”(〈4〉,第484页)。  17日,柔石等在东方饭店开秘密会议时被捕,由于口袋中有鲁迅和北新书局所订的合同,牵涉到鲁迅。柔石于24日以赵少雄的假名写信给冯雪峰,说:“捕房和公安局,几次问周先生地址,但我那里知道”(录自〈4〉,第485页)。这一方面是提请鲁迅注意,另一方面说明住址未暴露。这封信由王育和转给魏金枝,再由魏托周建人转给鲁迅看;现北京鲁迅博物馆还保存着鲁迅抄录的该信全文。(据《鲁迅研究资料〔5〕》第391页和1976年第6号《破与立》第70页)  19日,报上登载:“上海连日破获共党机关多处,鲁迅亦被捕。”(据第8卷第5期《国闻周报?国内一周大事日记》)当时,因为怕被牵连,鲁迅“烧掉了朋友们的旧信札”(〈4〉,第485页)。  20日,“下午偕广平携海婴并许媪移居花园庄”,住于花园庄旅馆副楼楼梯底下靠里边的一间原来是工友住的小屋里(据《上海〔3〕》,第129页)。  21日,报...
发布时间: 2019 - 08 - 03
浏览次数:14
1月  5日,“得汤、杨信及小说稿”。10日,“晚复杨、汤信,并还小说稿”。    按:这里所说的小说稿,是沙汀(杨子青)的《俄国煤油》和艾芜(汤道耕)的《太原船上》等。他们在去年12月收到鲁迅的回信后,又把自己的作品寄去请求指导。鲁迅说作品写得朴实,亲自把小说稿送到他们的家里(据茅盾、巴金等《忆鲁迅》第8页和《新文学史料》第1辑,第79页)。    8日,作《“非所计也”》,揭露蒋介石政府对日本的侵略不抵抗、对革命群众却残酷地加以镇压的罪行。这是《南腔北调集》的第一篇。    按:蒋介石在深重的国难面前,却提出“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剿匪”的反动主张。除本文外,鲁迅在1933年写的《论赴难和逃难》《学生和玉佛》《九一八》(均见《南腔北调集》)《逃的辩护》《崇实》《对于战争的祈祷》《战略关系》(均见《伪自由书》)等文,就是抨击蒋介石政府对外投降、对内杀戮的政策的。又,《“非所计也”》发表于《十字街头》第8期。该期标为1月5日出版——出版当是延期的。    23日,作旧诗“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英雄多故谋夫病,泪洒崇陵噪暮鸦”并书赠日本高良夫人。该诗歌颂了革命力量的兴起,誉之为“劲草”“春华”,并揭示了反动派的没落。  28日,日本侵略者在上海挑起事端,战事爆发。鲁迅“看见红色火线穿梭般在头顶掠过”,乃“急退至楼下”,而他的“书桌旁边,一颗子弹已洞穿而入,这时危险达于极点...
发布时间: 2019 - 08 - 03
浏览次数:20
1月  1日,作《听说梦》,指出“做梦,是自由的。说梦,就不自由”;做梦和说梦的诸公,有人大谈“大家有饭吃”“无阶级社会”等等,但“很少有人梦见建设这样的社会以前的阶级斗争,白色恐怖,轰炸,虐杀,鼻子里灌辣椒水,电刑……倘不梦见这些,好社会是不会来的,无论怎么写得光明,终究是一个梦,空头的梦”(〈4〉,第467、468页)。    按:东方杂志社于1932年11月1日,向国内知名人士发函,征求对下列问题的回答:(一)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二)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在1933年《东方杂志》新年特大号上,发表了一百多人的回信,后附“记者”的《读后感》。《听说梦》是鲁迅读后的感想。他反对那种不敢正视现实的说梦者,而赞扬革命者为实现这些“梦”境,“他们不是说,而是做,梦着将来,而致力于达到这一种将来的现在”。    4日,“得蔡孑民先生信”,函邀加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6日,即和周建人“同至中央研究院人权保障同盟干事会”。17日,“下午往人权保障大同盟开会,被举为执行委员”。    按: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是一个支援为争取结社、言论、出版、集会自由等民主权利而进行斗争的政治团体,把“争取释放国内政治犯”等作为自己的任务。该同盟于1月17日开成立大会,选宋庆龄、蔡孑民为正副会长。鲁迅于2月12日的信中即说“民权保障会是不会长寿的”。果然,到6月18日杨杏佛被杀以后就无法活动了。    1...
发布时间: 2019 - 08 - 03
浏览次数:15
1月  4日,“晚宜宾来”。    按:宜宾,即瞿秋白。他接临时中央从江西苏区来的电报,要去参加一个会议(大约就是党的六届五中全会)。这是来向鲁迅告别。“鲁迅特别表示惜别之情……提出要让床铺给秋白同志安睡,自己宁可在地板上临时搭个睡铺”(《鲁迅回忆录》,第130页)。这是鲁迅和瞿秋白最后一次会见。11日,瞿即“单身离开上海。……绕道汕头,进入了中央苏区”(1980年5月3日《光明日报》上的《送秋白同志到鲁迅家避难》)。    6日,午,《申报?自由谈》的编辑黎烈文招饮,邀约副刊的作者来会会面。在宴会上,第一次和唐弢相见。唐说,有人怪鲁迅“多疑而易怒,好像一辈子不容易亲近。这其实是不确的。和鲁迅先生在一起,我没有一点局促的心情……我觉得:长者的教导和侪辈的热情,是汇集于他的一身的。”(茅盾等:《忆鲁迅》,第112页)  9日,“寄墨斯克跋木刻家亚历舍夫等信并书二包,内计木板顾恺之画《列女传》、《梅谱》、《晚笑堂画传》,石印《历代名人画谱》、《耕织图题咏》、《圆明园图咏》各一部,共十七本”。    按:这封信写于6日,是由瞿秋白代笔的(据《中国现代文艺资料丛刊》第3辑,第4、5页)。可见,瞿秋白自4日到鲁迅家以后,至少住到6日。    17日,作《致萧三》,谈到参加第一次苏联作家大会(1934年8月17日开幕)的问题,说:“大会我早想看一看,不过以现在的情况而论,难以离家,一离家,即难...
发布时间: 2019 - 08 - 03
浏览次数:38
1月  1日,根据爱因斯坦女士的德译本,重译苏联班台莱耶夫所作的童话《表》,于12日译毕。  2日,黎烈文和黄源来,鲁迅请黄源去约茅盾来,一起商量出版“译文丛书”事。时鲁迅打算翻译果戈理选集,并委托黄源与生活书店联系出版问题。后因大家考虑到一些实际情况,对丛书事没有做出具体决定。(据《读点鲁迅丛刊》1979年2月第3辑,第125、126页)  同日,应约在内山书店和郑伯奇、赵家璧见面。    按:去年,应良友图书公司之约,拟编选《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但在去年12月末,鲁迅从黄源处知道《病后杂谈》被大量删削,因此觉得由他来编《小说二集》不合适,担心所选小说及序论会被国民党反动派刁难,因此表示不再负责编选(据〈12〉,第618页)。良友图书公司因为整个工作已经开始,牵一发而动全身,故由郑、赵二人出面,“恳切地要求他体谅编辑出版者的苦衷,收回成命……导言方面,我们将尽一切力量争取做到保持原作的本来面目。鲁迅思索了很久,最后点头答应了”(赵家璧:《从一段鲁迅佚文所想到的》,第82页)。    10日以前(“1月初”),杨之华来访。鲁迅惦念着时局和战友,问道:“听说又有一次大破坏?”“听说维它(瞿秋白)在行军时的路上病死了,这消息确不确?”鲁迅再三嘱咐杨之华:“如果得到了确实的消息告诉我一声,你也该小心点。”(《鲁迅研究文丛〔2〕》,第86、87页)  16日,写《叶紫作〈丰收〉序》...
发布时间: 2019 - 08 - 03
浏览次数:21
63页次10/11首页上一页...  234567891011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