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港台
来源:《亚洲周刊》2014年10月26日文/邱立本越激进,越多权力,形成了暴力的恶性循环,严重威胁法治;而关键还是如何占领人心。这是你不认识的香港。最近一些香港人出去旅游两三个礼拜回来,发现恍如隔世,这城市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街头政治和种种光怪陆离的“占领”成为常态化。从占领闹区到占领隧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些高唱“和平.爱”的占中倡议者,发现当日的设想都是太天真、太一厢情愿了。因为占中等于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Pandora's Box),释放了香港社会种种矛盾的精灵,飘荡在维多利亚港的上空。占领与反占领成为新的信仰之战,就像争论谁的宗教更好,但在众声喧哗之后,双方也面对如何占领人心的挑战。在占领区内,温和与理性的声音,常被激进的力量所掩盖。越激越好,就是广场权力的逻辑。因为权力的来源是空间,所以谁取得了空间,谁就拥有更多的权力。六四的参与者,回顾二十五年前的噩梦,发现当时的一些提议撤退的领袖,很快就会被嘘走,即使这些领袖退了下来,也很快就会被更激进的人所取代。这也是占中阵营要面对的权力逻辑。占中三子面对学联和学民思潮临时爆发的激进化行动,打乱了原有理性的步骤,被迫追随在后面,最后连支持占中的陈日君枢机也看不过眼,破口大骂。但更激进的“高登仔”(在高登讨论...
发布时间: 2014 - 10 - 30
浏览次数:1401
来源:《信报》2014年10月24日 文/区家麟 ■二十多年来商讨路尽,弱势者的唯一选择,只剩下走上街头。梁振英接受《纽约时报》等外媒访问,直率地表达,政制发展所谓“均衡参与”,不是“比人数”,否则候选人就一定“争取月入低于1800美元那半数香港人的支持。”前文后理,就是不信任穷人,谓真普选会导致福利主义;政治要由富人主导,穷人是二等公民,不配享有真普选。这种白鸽眼是怎样炼成的?前几天,我和一位五十多岁,已移民海外,见过世面的香港人,闲聊了几句。他有一点慨叹,提醒了我。(下文是本人对这想法的演绎。) 搭上顺风车他说,香港,有一群“精英”,大概就是梁振英,这种六十岁前后的香港人,他们占领各种公职、大机构、专业组织的高位,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生于安稳的香港,受惠于殖民统治,享受过高等教育,读完书,成为专业人士,出身时,是七十年代末。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中国内地,刚经历十年文革,这群香港人,环顾四周,整个神州大地,就只有自己这群年轻人读过书。他们搭上顺风车,爬得快,成为年轻才俊,不是因为特别醒,并非智慧特别过人,只是因为,全中国就只有这群年轻人读过书,他们没有对手、没有竞争,又适逢改革开放,亟需人才资金。这一代人...
发布时间: 2014 - 10 - 30
浏览次数:1426
来源:《文汇报》2014年10月16日文/杨志红(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港区妇联代表联谊会会长)“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指出,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揭露“占中”的来龙去脉,有助于认清“占中”行动,就是外部势力干预中国内政和极少数人勾结反华势力破坏“一国两制”的行动。“占中”不论从策略或目标上,都与“颜色革命”亦步亦趋。“港版颜色革命”的来龙去脉证实,将“占中”定性为“颜色革命”是十分准确的。中联办主任张晓明10月14日会见40名建制派议员时指出,“占中”运动试图仿照“颜色革命”的做法,胁迫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是违背“一国”原则、挑战中央权力、漠视基本法的严重社会政治事件,...
发布时间: 2014 - 10 - 30
浏览次数:1495
来源:《亚洲周刊》2014年10月26日香港的占中运动,被一些舆论喻为六四事件的翻版,占领区被视为另一种广场。但当年曾经救援赵紫阳之子赵二军、以及救出很多学运领袖与一百多名学生的香港“黄雀行动”总指挥人称“六哥”的陈达钲,日前接受亚洲周刊专访,分析这次香港占中行动,认为“这与六四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但这位历经江湖险恶的六哥说,“和为贵”,如果博弈双方处理不好,引起伤亡,就会成为大悲剧。在香港的江湖辈份极高,广受道上朋友敬重的六哥,说他早已不问江湖世事变化,但对这次占中事件仍然极为关心,尤其他的办公室就在旺角,靠近广华医院一带。他说每天都到办公室,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都来,待上几个钟头,因此他对此更有近距离的观察。占中派引爆了反占中者的反击,出现双方武力相向的局面。周前还几度出现大规模武斗现象,彼此群殴,从抓对厮杀到大混战,令百姓侧目。有些媒体指出牵涉黑社会力量介入,甚至言之凿凿说从元朗调派人马过来。 “六哥”说,他不过问道上动员的细节,但占中者的错误是占领旺角,因为这里是“特种行业”的中心,是几大门派的根据地,牵涉到盘根错节的江湖权力结构。现...
发布时间: 2014 - 10 - 30
浏览次数:1619
来源:《亚洲周刊》2014年10月10日 文/邱立本 香港新一代的理想引擎,须找回历史的燃料,追寻中国民主梦,实现神州大地的民主、法治与人权。香港的占中运动,会是怎样的结局?它所提出的种种要求,从政制的改革,到要求梁振英下台、全港市民罢工罢市,都无法实现,变成了空洞的政治要求。但一些支持者认为,那些在街头播下的民主种子,总会有一天开花结果,改变香港的命运。但越来越多香港人忧虑,这些在街头播下的民主种子,最后会结成“港独”的果实。民主的美意,却收获了分离主义的恶果,让香港这个和平的城市,从此陷入深不可测的痛苦深渊。尽管这次香港的占中运动,从启动那一刻开始,主办者就很留意港独政治符号的敏感性,一改近年香港示威游行的习惯,不再被一些高举港英旗帜和龙狮旗的团体绑架了整个运动,但是,当运动陷进了“持久战”,在各大占领区内,总会看到一些港独标语,例如“Hong Kongis my country”,而香港大学的学生报《学苑》也再次推出“香港民族论”。分离主义的论调,又再次在香港抗争的天空飘荡。对13亿中国人来说,香港的民主化,本来是中国民主化的先锋,为中国的政治改革带来重要的示范作用,也带来法治和宪政的灵感。但当香港的民主化过程沾染了分...
发布时间: 2014 - 10 - 30
浏览次数:1121
来源:《信报》2014年10月17日 作为人类学教授,Gordon最擅长的就是刺激学生的思考,让人重新反思许多理所当然的想法。访问一开始,他就质疑本栏为何要特别划分出“异乡人”?是否暗示一切非本地华人都是“外地人”?“许多香港南亚裔家族在香港的日子比华人还要长,他们是否外地人?我拥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我又是否外地人?我觉得这个专栏的问题是,它太大陆化,在大陆,他们总爱预设所有人都是拥有中国脸孔的中国人。但香港一直都是很国际化,无论什么肤色都可成为香港人,难道香港都用种族地位来主导一切的吗?”“我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喜欢到海外做不同工作,香港看上去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来港时,Gordon已四十多岁,他笑指若要融入一个地方已经太老,问到他会觉得自己是“局外人”还是“局内人”,他表示,在香港别人总是跟他讲英文,不像在日本,所有人都对着他讲日文,迫使他学得一口流利的日语。“唯一有机会让我说到广东话的只有的士司机。就算我跟学生说广东话,他们也会取笑我。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变成‘本地人’,当我在很...
发布时间: 2014 - 10 - 27
浏览次数:1116
101页次12/17首页上一页...  78910111213141516...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