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第三世界的迷思

日期: 2015-05-15
浏览次数: 1328

来源:《亚洲周刊》2015年5月10日

   文/张翠容——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专栏作者、战地记者、曾多次前往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地区采访,著有《行过烽火大地》、《中东现场》、《拉丁美洲真相之路》、《地中海的春天》等书。

 

  中国在万隆会议提议经济新战略,能否把第三世界再连结一起,在国际上争取平等话语权?

 

  什么叫做第三世界?对现今台港年轻人而言,那是一个遥远的概念。以香港教育为例,大学拥抱英美文明,英美之外最多研究日本、中国,对南方地区的认知一片空白。

  最近突然来了个万隆会议六十周年,年轻人对此摸不着头脑,也难怪,这个标志亚非合作团结的平台在一九五五年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后,便消声觅迹,一直到零五年有过五十周年的聚首后,便到了今年才有了纪念活动,中国带来“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为焦点。面对中国崛起,向外扩张市场,发展中国家既喜又惊。如今再讲万隆精神,已经不同昔日了。

  在万隆会议六十周年举行之前,我凑巧在北非突尼西亚(中国大陆译突尼斯)。非洲各国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中国货品,已是不争事实,突尼西亚当然也不例外。中国迅速发展,非洲成为中国最大的市场,两者之间的关系亦起着变化。有西方媒体用新殖民主义来形容中国在非洲的行为,这对万隆精神不无讽刺,但实情如何?

  一方面非洲内陆人民对中国满是疑惑,另方面我在突尼西亚首都突尼斯街头上,不时会碰上懂一点中文的年轻人。他们表示,学中文比学英文更有前景。欧洲与突尼西亚虽只是咫尺之遥,但欧洲经济低迷,对北非人已不再是充满经济机会之地,而仅限于政治庇护之所。当地年轻人向我抛出一个黑色幽默,他们表示,去不了欧洲,便去叙利亚(事实也是如此)。其中一位问我,如不去叙利亚,中国会否给他们一个出路?

  临走前,我专访了突尼西亚国会副议长兼财务小组主席瓦浩尔(Mongi Rahoui),他对革命后的两届政府失望至极了,他们似乎摆脱不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魔咒”,不停被后者要求扩大私有化项目,以换取援助。引起社会反弹。新的政治制度出现,旧的经济体系欲如幽灵不散,财富难以公平分配,革命无法革起来。瓦浩尔希望中国真的可以带来世界经济新秩序,因此,他对亚投行特别有殷切期待,指可为他们等非洲国家提供另类选择。

  就在此刻,纪念万隆会议六十周年一连串活动在印尼展开。六十年前的第三世界与六十年后的第三世界已经有所变化。冷战结束后,在这个以大资本为主的全球化时代,相互竞争是个主轴。当年中国在冷战争议的目光中,寻找和扩大外交空间,把刚取得独立的亚洲国家和非洲国家团结过来,在美国和苏联两大东西方阵营以外,探讨和平共处、求同存异之道,共同抵抗帝国主义。

  其实,“第三世界”这个概念首先是由法国历史经济学家Alfred Sauvy于一九五二年提出;原本是参考法国大革命时代的“第三阶级”,后来给毛泽东借用了,以此来把世界划分成以美苏两超级强权国家为第一世界,其他依附于两强的国家视为第二世界;至于那些不依附于强权、新兴独立及有待经济发展的国家,则是第三世界。

  毛泽东当时这样提出有其战略用意,目的是在美苏之间闯出第三种势力。他自认中国可拥抱第三世界的国际主义精神,这既是建立一种平等的、共同对抗各种霸权的联合关系,亦是一九五五年万隆精神的所在。悲哀的是,如今的第三世界已被污名化为落后的同义词。随着局势的变化,第三世界有重新介定之必要。

  明显地,当年的国际主义重心在于政治,现在大家不否认经济已变成核心。从金砖到东盟,中国过去亦以超英赶美为己任,在这个过程中,国际主义无法不变质。今次万隆会议,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中国以解决自身困境的一种经济发展新战略,但这个战略能否带来另一收获?就是把第三世界再连结在一起,在国际舞台上争取应有的平等话语权。

  印尼总统佐科威在今次万隆会议中强调,全球经济命运不应只由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决定,一众发展中国家必须建立新世界经济秩序,这是他们共同的呼声。可是,习近平提出互惠互利共荣共赢目前只是个口号,南南合作和对话真的能在新的经济框架下重新启动吗?还是所谓的新秩序,不过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中国加强版?这是中国与第三世界关系的新挑战。

  作为记者,我没有去万隆采访,却前往杭州,参加以一个由中国美术院和亚际书院合办的第三世界六十年研讨会,亚际书院有香港和台湾的文化工作者和学者参与创办的。文化,本身可以是进步的创造力量。事实上,文化交流能具颠覆性。

  与会嘉宾出了来自亚洲和非洲,更有来自拉丁美洲的代表。拉美代表当中的乌拉圭讲者罗伯托•比西奥(Roberto Bissio)穷大半生为实践南方对话奔波,创办第三世界研究所(Third World Institute),他首先抗议当年万隆会议,怎么没包括拉丁美洲?我也奇怪,拉美在第三世界的重要性在于这个地区是个革命和社会运动的胜地。刚逝世的乌拉圭知名作家加莱亚诺(Eduardo Galeano)一本《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道尽第三世界追求独立自主、争取以自己视点来看待自身历史和发展的决心。无论是旧还是新的万隆精神,对此都不应有所改变。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1 - 12 - 14
这是普京的伤心往事,让他不堪回首的往事,听来也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有些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在即将播出的一部纪录片《俄罗斯,最近的历史》(Russia, Latest History)中,普京接受采访,回忆了当时苏联解体后,他不得不开私家车,挣外快养家的的生活。他说,“我的意思是,开车赚外快,做私人司机。说实话,谈起这些并不令人愉快,但不幸的是,事情确实如此。”唉,英雄也曾落寞,普京也开过出租车。1,说起来,这肯定不是正规的出租车,更准确地说,普京开的是黑车。2,一名前克格勃要员,都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维持家庭的开支,可想而知,当时其他俄罗斯人的困境。3,这确实是普京乃至一个民族的伤心往事,普京也是点到为止,不愿意多谈。但其实,真可以理解,普京毕竟也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也要养家,当时的大背景,苏联突然解体,随后,卢布贬值,物价飞涨,战争在继续,俄罗斯人茫茫然不知道,前途是什么。一些年长一点朋友清...
2021 - 12 - 13
✪ Michael Kofman Andrea Kendall-Taylor【导读】近期,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局势紧张。2021年1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已正告普京,如果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将付出“惨重代价”,并将面临“毁灭性的经济后果”。早前,拜登也曾宣称俄罗斯是“一个只有核武器和油井的经济体”。问题是,俄罗斯是否真如美国领导人所认为的那样,将走投无路并承认自己灭亡?本文分析,俄罗斯并非像一些政客所认为的那样不堪一击。俄罗斯经济总量虽然停滞不前,但是体量依然十分庞大。虽然人口在不断地减少,但是人口结构仍然在不断改善,并且一直在积极地吸纳优秀移民。在军事力量方面,近年来通过不断改革与资金投入,仍然具有强大实力,并对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保持威慑。而且,寄希望于普京卸任后俄罗斯出现重大变革的想法也不现实。所以,作者认为美国必须重新调整战略部署,抛弃俄罗斯日薄西山的迷梦。作者指出,目前美国...
2021 - 12 - 11
来源:《凤凰新闻》2021年2月2日 如果你去越南旅游,一定会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中国:中式的建筑,中国的汉字处处可见,但是当你兴奋地和他们用中文交流,或者轻声读着建筑上的文字的时候,他们会一脸懵,因为他们对汉字完全是陌生的。这一切都源于越南开国领袖胡志明的一场去汉字化运动,胡志明不仅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缔造者,他本人更是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是中国的'老朋友',汉语水平之高,连当时的外交人员都赞叹不已。但是自从越南独立后,他很快宣布废除汉字,那么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其实这与越南的复杂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紧密依附,共用汉字在之前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越南与中国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它一直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开始南征百越,最后在边地设立桂林郡,南海郡、象郡。其中象郡就包括今天越南的北部,但是当时的越南还只是一些原始...
2021 - 12 - 09
来源:凤凰新闻20210526在14年的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皇族成员几乎都是狂热的好战分子,支持昭和天皇实施分裂、灭亡中国的计划,真可谓狼子野心。不过,就在这个群魔乱舞的群体当中,却罕见的出现了一位颇具良知的皇族成员,他不但反对侵略中国,勇敢揭露日军在华暴行,并且在晚年向中国真诚道歉,堪称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成员。这个值得尊敬的“异类”皇族,正是三笠宫崇仁亲王。01 战前时光三笠宫崇仁亲王,是大正天皇和贞明皇后的第四子、昭和天皇的幼弟、平成天皇的叔父和令和天皇的叔祖父,幼时称号为澄宫。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日本皇族自称是天照大神的后裔,为了区别于凡人,因此只有名字而没有姓氏。不过,除皇储外,其他皇子成人后都要搬出皇宫居住并创设宫家(类似于中国古代皇子被封为亲王后开设王府),此时他们的名字前要加上“某某宫”的字样。三笠宫崇仁亲王与3位哥哥的合影作为家中的幼子,崇仁因为跟三个哥哥的年龄差距较大,因此...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