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恐袭戳破突尼斯民主神话

日期: 2015-07-27
浏览次数: 1253

来源:《亚洲周刊》2015年7月12日

文/张翠容

  阿拉伯之春的原乡突尼斯从独裁和平过渡到民主,但两次恐袭令神话破灭。利比亚、敍利亚和伊拉克内战冲击突尼斯和整个阿拉伯地区,社会政治经济濒临崩溃,极端组织轻易招引失落年轻人参与圣战。

  位于地中海的北非国突尼斯(台译突尼西亚)乃是“阿拉伯之春”的原乡,去年年底进行革命后第二次大选,成功完成政党轮替,国际媒体视该国为唯一能和平过渡到民主体制的阿拉伯国家,但连续两次恐袭已打破了这个神话。继今年三月首都巴度博物馆受袭之后,上周恐袭再现,游客区苏塞死伤数十人,枪手是二十四岁突尼斯人赛义夫.列兹居伊。有当地人向我说,外界太天真,突尼斯其实是对人欢笑背人愁,年轻人更认为,去年高龄新总统能够选出,是靠贿选,他们对政治失望。至于经济,更是一团糟。

  要了解这个国家,必须先探究自“阿拉伯之春”后,整个地区的变局,作为阿拉伯国家的突尼斯,实难置身度外。首先“阿拉伯之春”对该地区原本的难民问题造成更沉重压力,并出现近代史中最庞大的迁徙潮之一,现在约有一千五万阿拉伯人被迫离开家园。

  这种大迁徙对整个阿拉伯地区造成的冲击无法想像,社会政治经济已经陷入崩溃边沿,令到有钱的极端组织轻易地便把失落的年轻人吸引过来。最讽刺的就是西方和一些阿拉伯国家如沙特阿拉伯贼喊捉贼。谁是问题制造者?

  另方面,一些西方NGO(非政府组织)也有火上加油之嫌。我在突尼斯参加一个有关敍利亚的会议,由“聚焦敍利亚”(Focused on Syria)主办,他们支持敍利亚反对派革命,因此会内不时高喊口号,什么要国际团结、继续支持革命等,完全漠视目前的人道灾难。

  与会的一位加拿大女士忍不住站起来说,她去年三次探访敍利亚,在不同地方与不同阵营老百姓接触,他们都异口同声认为应先结束战事。如果一革命令老百姓连生存权也失去、历史文物被严重破坏,并让帝国主义有机可乘,这还算是革命吗?

  不过,突尼斯与利比亚那条接壤的漫长边境,令突尼斯最受利比亚局势冲击。以前突尼斯的游客最多是来自利比亚,他们为突国GDP贡献不少;但自利比亚变天后,该国竟然成为突尼斯最大的威胁。

  利比亚内战爆发至今,约两百万利比亚人逃到突尼斯。穷人滞留在突尼斯边境的难民营,有钱人则往首都定居,他们住豪宅,还买地投资。首都沿着地中海海岸线部分地区,将成利比亚有钱人的乐园。本地人开始感受到影响,包括租金和房价被推高、社会服务出现不足等。

  不过最让当地人担心的,就是突尼斯境内有从事政治活动的利比亚人,当中与敍利亚极端组织有关连。在本地社运圈子里,他们正在广传一个消息,近年不时有从利比亚偷运武器到突尼斯的活动;此外,又有传闻指约四千名突尼斯年轻人在敍利亚“伊斯兰国”(ISIS)控制地区,受训完毕回到突尼斯。他们脱去原教旨主义的打扮,以世俗面貌渗透到社会里,贫困地区是他们主要的渗透目标。

        突国成恐怖组织兵源地

  有英国报章报道,突尼斯已成为“伊斯兰国”的招募中心。这听起来真吓人。为此,我跑到首都几个基层社区了解情况,在其中一个社区塔达望(Tadamon),我向当地青年查询有关极端组织在穷人社区的活动,还以为是个敏感议题,怎知他们谈得坦率。

  首先我挑选了一家咖啡室,听闻是失业青年爱流连的地方,也是极端组织不时前来寻找招募的对象。一进去,烟雾迷漫,客人吸着水烟。我看到角落处有一枱坐了五、六位年轻人,他们在嬉戏,我故意坐在他们旁边的一枱,跟他们打招呼,他们表现得极为友善,还自我介绍。

  开始时大家评论一下区内生活,继而谈到革命对他们的意义、西方与阿拉伯世界,我很快触及圣战话题,他们即七嘴八舌起来。一位说,他们这个社区本来有不少人口,但已有不少人离开了,因为经济下滑,失业严重,有人脉的首选是前往欧洲,没有的便很容易给游说到敍利亚。欧洲还是敍利亚?这正是他们平常戏谑之语。原来他们左邻右里都先后有人失踪,跟着被发现在敍利亚了。其中一位告诉我,他的邻居比他大两岁,一天去如黄鹤,走前留下一笔钱给家人。

  突尼斯有一位知名街舞者Marovan,外型非常新潮,怎知九个月前突然不知所踪,在博客再出现已身处敍利亚,他戴着阿拉伯头巾,外型跟之前的判若两人,留言呼吁突尼斯人前赴敍利亚一起打圣战,回应的留言如雪花纷飞。

  我问,这与贫穷有很大关系吗?年轻人指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贫穷子弟固然因钱献身,来自中产家庭和有经济条件如Marovan,也会受吸引身犯险地。看来,经济、政治、起教原因共冶一炉。正如Marovan,他要与阿拉伯兄弟共同作战,对付西方帝国还是号称保卫伊斯兰?一时也说不清楚。总之,当人越感与社会疏离,便越容易受唆摆。

  突尼斯有个组织叫“青年抵抗恐怖主义运动”,我问一位年轻成员,为何革命前不担忧恐怖主义,革命后却反而有这个隐忧?她回说,以前对伊斯兰信仰有不少限制,也被禁止谈论阿拉伯邻国政治。革命后,自由了,可以随心实践伊斯兰信仰,这其实不是个问题,不过,有另一个现象,就是年轻人通过自由的资讯了解阿拉伯同胞苦况,不禁同仇敌忾,大部分表现理性,但一小部分却走往极端,再加上经济不景,因此令恐怖主义有机可乘。

  某天,从突尼斯的巴度博物馆坐出租车前往市中心,与司机闲谈,我好奇问他,什么叫做革命?他回说,革命就是为人民带来美好生活转变的一场仗。我又问他,发生在突尼斯二零一一年那命,算是革命吗?他告诉我,过去四年以来生活水平下降了一半,物价则节节上升,人民为下顿饭发愁,社会安全越来越没有保障,如果这还算是革命,只能算是一场未完成的革命。

        过去四年生活水平减半

  至于外界和突尼斯国内知识分子,则会把焦点放在政治制度上,从独裁制度转向民主制度,当然叫做革命。可是,改朝换代还不足够,经济呢?一一年后的突尼斯,政治制度的确变得民主,世俗派与伊斯兰主义派系同有代表在内阁,奇怪的是,他们虽在不同的政治光谱上,但对经济发展方向却有着相同的看法,就是全速迈向私有化,并服膺于国际货币基金会的经济结构调整建议。

  前朝的本.阿里逃亡前,已成功把一百六十间国营企业私有化,新政府上台后进一步伸去非经济领域,私有化水务和卫生系统,现在还要削减燃料和食品补贴,引起社会时有抗议浪潮,加上邻国的动荡局势,令突尼斯的失业率高居不下,特别年轻人和妇女。原来,十五岁至二十九岁的年轻人已占去突尼斯失业人口百分之七十二。想不到在失业者中还有不少拥有学士学位,有些甚至有博士学位,他们从前朝失业至今,已有十二、三年之久。

  在一些穷人社区,失业青年无所事事,流连于工人阶级的小咖啡馆,他们没途径发表意见,便挤在咖啡馆与朋辈们宣泄情绪,极端组织有成员混在其中,利用机会表达关怀,带领他们到清真寺,认识教长,让他们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分子,洗脑机器在此启动。

        挫败感成极端思想温床

  今次经过海边游客区苏塞死伤数十主要为游客后,突尼斯政府随即关闭八十家清真寺。可是,这已无法挽救本已受伤的旅游业。当地旅游业是经济命脉,经济雪上加霜,失业问题更难解决,加上社会价值无法重建,人们的挫败感和疏离感挥之不去,令极端思想大有市场。连场恐袭已显示突尼斯这颗地中海的明珠已被卷入凶险的波涛中,难再平静。“阿拉伯之春”最后堡垒也被攻陷了,阿拉伯地区已无静土,恐怖活动更为肆虐。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