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袖珍“纳粹国”藏身智利三十余年

日期: 2016-06-14
浏览次数: 872

来源:《环球时报》201653

/候涛

  德国外长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上周首次公开承认,在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智利境内曾存在一个由前纳粹军人创建的“国家”。德国还解密了有关这个神秘“国家”的档案。一时间,这段历史秘闻在西方引起关注。美联社、法新社、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纷纷对此进行了报道。

  纳粹下士的“帝国梦想”

  这个“纳粹国家”被称为“尊严殖民地”,它被披露出来,是缘于德国导演佛罗瑞·加仑伯格执导拍摄的电影《尊严殖民地》,该影片于今年2月在德国公映。随后德国政府不得不承认此事,并为此道歉。德国解密档案显示,“尊严殖民地”位于智利马乌莱大区利纳雷斯省帕拉尔市东南35公里处,这个所谓的“国家”不仅有“元首”和统治体系,还有各种武器。

  创建这个神秘“国家”的人名叫保罗·舍弗尔,他的“国家”存在了长达30多年。1921124日,舍弗尔出生于德国西部城镇特罗斯多夫。舍弗尔12岁那年,希特勒成为纳粹德国元首,舍弗尔幻想自己未来也能成为像希特勒那样的枭雄,于是很早就加入希特勒青年团。在孩提时代,舍弗尔曾因事故导致一只眼睛失明,不得不换上玻璃假眼。1939年二战爆发,舍弗尔原本想参加德国陆军,但因一只眼睛失明,陆军没有接纳他。于是,他只好以卫生员身份加入德国空军。相关档案显示,他从未当上过军官,直至二战末期也只是下士军衔。战后,舍弗尔开了一家儿童福利院。1959年,他创建自称是“慈善组织”的私人机构,同年他被西德政府控告性虐待两名儿童,在面临被捕的情况下,他带着追随者逃离西德。

  统治手法与希特勒如出一辙

  1961年,舍弗尔在智利露面,他自称是前德国国防军军官,设法同智利保守派总统豪尔赫·亚历山德里领导的政府达成一份协定,智利方面同意他在帕拉尔市郊外一个农场创建“尊严慈爱社区”,以作为反共产主义样板地区。当时,这个社区已具有一定规模,自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起,陆续有德国移民定居在那里。为了迷惑外部世界,舍弗尔向世界宣传该社区的和谐、秩序及包容,在他发往外部世界的视频中,处处展现居民们的快乐生活——庆祝和纪念活动、男人致力于农场工作、女人绣花或准备黄油。另一方面,舍弗尔还建立学校和医院,为农村家庭提供免费教育和医疗服务。这同希特勒统治德国最初几年的手法如出一辙。

  随着威信逐渐树立,舍弗尔开始把“尊严殖民地”转变成一个事实上的“纳粹国家”,他用铁丝网把“国土”围起来,“国内”建造了望塔和探照灯。舍弗尔还创建了一个奇怪的专制体制,为了使他的“国民”同外部世界的接触最小化,他下令将各个家庭隔离开来,父母不能同子女说话,甚至连自己的兄弟姐妹是谁也不知道。“国家”禁止未经准许的男女恋爱或结婚。为了控制民众,舍弗尔及其追随者还囤积了大量武器。智利警方后来在“尊严殖民地”及周边地带发现非法武器仓库,仓库内有机枪、自动步枪、火箭发射器、手榴弹,甚至还有主战坦克。

  美国中情局和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国际犹太人人权组织)提供的证据表明,二战期间臭名昭着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曾为舍弗尔的“国家”服务。舍弗尔的下属还包括二战期间纳粹德国伞兵部队上尉格哈德·马丁斯,1943年他曾参与过解救墨索里尼的行动。值得一提的是,像希特勒一样,舍弗尔指定了“国家”继承人哈特穆特·霍普。在这个“纳粹国”全盛时期,其面积有137平方公里(相当于欧洲国家列支敦士登的大小,面积超过圣马力诺等国)、人口大约300人(其中包括德国人和智利人)。

  在舍弗尔的高压统治下,不断有人出逃。首个出逃的“反对派人士”是沃尔夫冈·穆勒,1966年,穆勒“叛逃”至西德,他首次揭露了该“纳粹国”内发生的暴行,随后他获得西德公民权并在一家报社工作,此后他一直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个“袖珍国”。1967年,穆勒解救出另一名“国民”海因茨·库恩,后者证实了穆勒的证词,并提供了更多内情。据一些叛逃者披露,智利境内的这个“纳粹国”盛行个人崇拜,“元首”舍弗尔拥有最高权力,“国民”不能离开“国家”,电视、电话和日历本也被禁止使用。“国民”必须身穿巴伐利亚农民服装在田间劳作,并唱德国民歌。一些“国民”被迫吸毒,以减少他们的欲望,毒品还被用作镇静药使用。在这个集权“国家”内,殴打和折磨是常见的惩罚方式,舍弗尔坚信只有纪律才能充实心灵。

  然而,西德保守派政客驳斥了这些信息,智利右翼也断然否认在他们国内存在这么一个“国家”。美国记者约翰·丁格斯后来称,西德联邦情报局同这个“纳粹国”存在某种程度的合作,包括建造碉堡、隧道、医院和跑道。有档案显示,西德联邦情报局多任局长二战期间曾是纳粹军官,例如1968-1978年间任联邦情报局局长的格哈德·韦塞尔曾是纳粹德国国防军中校。德国现任外长施泰因迈尔说,德国大使馆未能帮助想逃离这块殖民地的人,是德国外交史上的“黑暗篇章”。

  “千秋帝国”36年覆灭

  1973911日,智利爆发军事政变,陆军总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上台执政。舍弗尔同皮诺切特政权一拍即合,主动要求联合遏制“共产主义蔓延”,事实上,早在智利军事政变前,舍弗尔就同准备政变的智利极右翼订立“攻守同盟”。在皮诺切特统治时期(1973-1990年),舍弗尔的“纳粹国”成为一个特殊酷刑中心。19773月,大赦国际组织发布报告《智利失踪犯人》称,“拷打实验在帕拉尔市附近的‘尊严殖民地’实施”。后来,智利全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也得出结论,被智利国家情报局逮捕的一定数量的人被押往“尊严殖民地”,在那里关押,其中一些人受到拷打,除了国家情报局工作人员外,一些“尊严殖民地”的居民也参与了这些行动。全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还称,“尊严殖民地”主要被用于关押政治犯。据统计,当年在智利有超过1100名失踪者,其中大多被押往舍弗尔的“纳粹国”,很多人在那里遭受拷打,甚至被杀。

  1990年,智利在经过17年独裁统治后回归民主,但由于皮诺切特仍担任着智利陆军总司令掌握实际军权,因此舍弗尔的“纳粹国”仍未被取缔。与此同时,这个“纳粹国”内发生的虐待和羞辱事件不断增多,智利面对的国内外压力也在增强。舍弗尔同智利军队和右翼结盟,智利军方经常会给他通报最新信息。然而,随着皮诺切特的失势以及智利公众舆论开始察觉到“尊严殖民地”是个“国中之国”,舍弗尔的“千秋帝国”开始瓦解。1997520日,舍弗尔潜逃,这个“纳粹国”在存在36年后正式宣告灭亡。2005310日,舍弗尔在潜逃将近8年后在阿根廷境内被捕,后被引渡回智利受审。2006524日,舍弗尔被智利政府判处入狱20年。2010424日,舍弗尔去世。他的追随者也陆续受到审判。智利外长拉尔多·穆尼奥斯日前表示,智利方面希望德国公布相关档案能有助于搞清楚“尊严殖民地”上的罪行,以便受害者及其家人能得到他们所要求的正义。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