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香港人为什么不快乐?

日期: 2015-07-27
浏览次数: 1126

来源:《亚洲周刊》2015年7月19日

文/江迅

  香港社会近年高度政治化,误读解放军演习,政客心中有鬼,传播怨气,快乐不起来。

  “七一”这一天刚过去,香港回归祖国,栉风沐雨18年了,若以人比喻,18岁是成年礼。作为庆回归活动的一个项目,7月4日驻港部队在青山训练场举行“香江卫士”陆空军演。这历时40分钟的军演,是香港历来最大规模实弹演练,直升机、装甲车等施展协同攻击及渗透围歼战术。有市民说,“有这样的军队护港,感觉很安全”。令人奇怪的是,是日,一些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政党党鞭,竟说看到如此炮声硝烟,“深感威吓”、“内心不安”、“让人恐惧”。一支保卫民众而抗御外敌的军队强大,怎么会令自己人顿生“恐惧”、“不安”而自感“威吓”?除非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香港人,激进港独者才会想到军队会不会对付自己,其实,杀猪哪需宰牛刀?

  记得,一个月前,百名驻港解放军要参观香港中文大学,与师生交流联谊,参与讲座,举办球类联谊赛,并与校长共膳,活动前遭遇学生会和一些校友强烈反对。他们拟定届时举横额抗议,批评校方,要“捍卫院校自治”,校方竟然临时取消活动。近年,香港人就是如此,什么都高度政治化。向来政治冷感的香港人,忽然热血,不寻常的执着,不妥协的姿态,于是内心沧桑,于是怨气冲天,难怪“抗议之都”的香港人总是不快乐。

  6月下旬,由美国盖洛普顾问公司同健康机构Healthways合作的2014年全球幸福指数显示,在145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仅排名120,与新加坡、台湾相比,相差一大截。这一指数以生活目标、社会、经济、社区归属感、健康5项领域,调查各地民众的幸福感觉。结果,中美洲国家巴拿马连续两年夺“最幸福国家”称号。香港人在5个项目的排名,分别是140、134、23、108、140,除了经济那项指标,其余都排名末端。

  两个月前,联合国公布多名经济学家的《世界快乐报告2015》,在全球158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的快乐分数排在第72位,较两年前的上一次跌了8位,远远落后于诸多发达经济体,瑞士排名第一。报告用6个因素,包括人均GDP、社会支持、健康期望寿命、社会慷慨程度、生活自由程度、政府或企业的廉洁程度,解释大约3/4的全球快乐差异。

  类似这类快乐、幸福的指数,经常显示香港人并不“如意”。竞争是“不幸福”之源。香港禁赌,却是个赌性颇重的都市,什么事都用输赢定论。争取普选和政改更是一场大决战,不是你输就是我赢。不让步,不妥协,结果全城皆输,没有人快乐。文化人林沛理曾经说过,香港人不快乐,不是因为他们缺乏选择,而是因为他们有太多选择。面对中央的8.31普选政改方案,是孤注一掷,为全赢而不怕全输地否决方案,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认定在当前情况下这一“够好”的、“比以往要好的”方案。得不到最好而誓不罢休的注定会失望,失望者何谈快乐;愿意退而求其次的知足者,才会自感长乐。

  是否幸福,是否快乐,是一种自我感觉。佛家思想是要人善于放下执着。读过圣严法师的《放下的幸福》。大师说,幸福其实来自自我“放下”、烦恼的“消融”,而非任何东西的“获得”。真正的幸福,不必依赖任何外在的人事物,也不是来自变幻无常的情绪与感觉,而是心的一种愉快与平静的状态。红楼梦的《好了歌》听过吧,“了”就是全放下了,得道了。

  有学者说得对,应该将幸福、快乐等主观福祉,纳入改善政府政策的参考指标,政策好不好,不应只反映在能为香港带来多少财富,而更注重能否改善民众身心健康,并确保此种改善获得民众的有效感知。政改方案遭泛民主派议员否决后,特区政府撇开政改话题,转打民生牌,推出系列惠民措施,提高市民幸福和快乐指数,如此“反守为攻”,一步步落实民生欲望,一旦遭泛民主派议员阻扰,特区政府却能获得民意支持。

  或许有人会说,政府集中发展经济民生而回避政制发展,经济民生最终基于民主政制,达至资源分配的公平正义、思想表达的自由开放。这都不错,没人否认,重要的是要一步步来,对那些尚不是“最好”的便一脚踹开,永远处于“执着”状态,那就很难感受“快乐”了。当然,那些站在驻港部有队对立面,对军演深感“不安”、“恐惧”的,就更难感受“幸福”了。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