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香港人为什么不快乐?

日期: 2015-07-27
浏览次数: 1126

来源:《亚洲周刊》2015年7月19日

文/江迅

  香港社会近年高度政治化,误读解放军演习,政客心中有鬼,传播怨气,快乐不起来。

  “七一”这一天刚过去,香港回归祖国,栉风沐雨18年了,若以人比喻,18岁是成年礼。作为庆回归活动的一个项目,7月4日驻港部队在青山训练场举行“香江卫士”陆空军演。这历时40分钟的军演,是香港历来最大规模实弹演练,直升机、装甲车等施展协同攻击及渗透围歼战术。有市民说,“有这样的军队护港,感觉很安全”。令人奇怪的是,是日,一些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政党党鞭,竟说看到如此炮声硝烟,“深感威吓”、“内心不安”、“让人恐惧”。一支保卫民众而抗御外敌的军队强大,怎么会令自己人顿生“恐惧”、“不安”而自感“威吓”?除非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香港人,激进港独者才会想到军队会不会对付自己,其实,杀猪哪需宰牛刀?

  记得,一个月前,百名驻港解放军要参观香港中文大学,与师生交流联谊,参与讲座,举办球类联谊赛,并与校长共膳,活动前遭遇学生会和一些校友强烈反对。他们拟定届时举横额抗议,批评校方,要“捍卫院校自治”,校方竟然临时取消活动。近年,香港人就是如此,什么都高度政治化。向来政治冷感的香港人,忽然热血,不寻常的执着,不妥协的姿态,于是内心沧桑,于是怨气冲天,难怪“抗议之都”的香港人总是不快乐。

  6月下旬,由美国盖洛普顾问公司同健康机构Healthways合作的2014年全球幸福指数显示,在145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仅排名120,与新加坡、台湾相比,相差一大截。这一指数以生活目标、社会、经济、社区归属感、健康5项领域,调查各地民众的幸福感觉。结果,中美洲国家巴拿马连续两年夺“最幸福国家”称号。香港人在5个项目的排名,分别是140、134、23、108、140,除了经济那项指标,其余都排名末端。

  两个月前,联合国公布多名经济学家的《世界快乐报告2015》,在全球158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的快乐分数排在第72位,较两年前的上一次跌了8位,远远落后于诸多发达经济体,瑞士排名第一。报告用6个因素,包括人均GDP、社会支持、健康期望寿命、社会慷慨程度、生活自由程度、政府或企业的廉洁程度,解释大约3/4的全球快乐差异。

  类似这类快乐、幸福的指数,经常显示香港人并不“如意”。竞争是“不幸福”之源。香港禁赌,却是个赌性颇重的都市,什么事都用输赢定论。争取普选和政改更是一场大决战,不是你输就是我赢。不让步,不妥协,结果全城皆输,没有人快乐。文化人林沛理曾经说过,香港人不快乐,不是因为他们缺乏选择,而是因为他们有太多选择。面对中央的8.31普选政改方案,是孤注一掷,为全赢而不怕全输地否决方案,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认定在当前情况下这一“够好”的、“比以往要好的”方案。得不到最好而誓不罢休的注定会失望,失望者何谈快乐;愿意退而求其次的知足者,才会自感长乐。

  是否幸福,是否快乐,是一种自我感觉。佛家思想是要人善于放下执着。读过圣严法师的《放下的幸福》。大师说,幸福其实来自自我“放下”、烦恼的“消融”,而非任何东西的“获得”。真正的幸福,不必依赖任何外在的人事物,也不是来自变幻无常的情绪与感觉,而是心的一种愉快与平静的状态。红楼梦的《好了歌》听过吧,“了”就是全放下了,得道了。

  有学者说得对,应该将幸福、快乐等主观福祉,纳入改善政府政策的参考指标,政策好不好,不应只反映在能为香港带来多少财富,而更注重能否改善民众身心健康,并确保此种改善获得民众的有效感知。政改方案遭泛民主派议员否决后,特区政府撇开政改话题,转打民生牌,推出系列惠民措施,提高市民幸福和快乐指数,如此“反守为攻”,一步步落实民生欲望,一旦遭泛民主派议员阻扰,特区政府却能获得民意支持。

  或许有人会说,政府集中发展经济民生而回避政制发展,经济民生最终基于民主政制,达至资源分配的公平正义、思想表达的自由开放。这都不错,没人否认,重要的是要一步步来,对那些尚不是“最好”的便一脚踹开,永远处于“执着”状态,那就很难感受“快乐”了。当然,那些站在驻港部有队对立面,对军演深感“不安”、“恐惧”的,就更难感受“幸福”了。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1 - 12 - 14
这是普京的伤心往事,让他不堪回首的往事,听来也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有些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在即将播出的一部纪录片《俄罗斯,最近的历史》(Russia, Latest History)中,普京接受采访,回忆了当时苏联解体后,他不得不开私家车,挣外快养家的的生活。他说,“我的意思是,开车赚外快,做私人司机。说实话,谈起这些并不令人愉快,但不幸的是,事情确实如此。”唉,英雄也曾落寞,普京也开过出租车。1,说起来,这肯定不是正规的出租车,更准确地说,普京开的是黑车。2,一名前克格勃要员,都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维持家庭的开支,可想而知,当时其他俄罗斯人的困境。3,这确实是普京乃至一个民族的伤心往事,普京也是点到为止,不愿意多谈。但其实,真可以理解,普京毕竟也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也要养家,当时的大背景,苏联突然解体,随后,卢布贬值,物价飞涨,战争在继续,俄罗斯人茫茫然不知道,前途是什么。一些年长一点朋友清...
2021 - 12 - 13
✪ Michael Kofman Andrea Kendall-Taylor【导读】近期,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局势紧张。2021年1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已正告普京,如果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将付出“惨重代价”,并将面临“毁灭性的经济后果”。早前,拜登也曾宣称俄罗斯是“一个只有核武器和油井的经济体”。问题是,俄罗斯是否真如美国领导人所认为的那样,将走投无路并承认自己灭亡?本文分析,俄罗斯并非像一些政客所认为的那样不堪一击。俄罗斯经济总量虽然停滞不前,但是体量依然十分庞大。虽然人口在不断地减少,但是人口结构仍然在不断改善,并且一直在积极地吸纳优秀移民。在军事力量方面,近年来通过不断改革与资金投入,仍然具有强大实力,并对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保持威慑。而且,寄希望于普京卸任后俄罗斯出现重大变革的想法也不现实。所以,作者认为美国必须重新调整战略部署,抛弃俄罗斯日薄西山的迷梦。作者指出,目前美国...
2021 - 12 - 11
来源:《凤凰新闻》2021年2月2日 如果你去越南旅游,一定会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中国:中式的建筑,中国的汉字处处可见,但是当你兴奋地和他们用中文交流,或者轻声读着建筑上的文字的时候,他们会一脸懵,因为他们对汉字完全是陌生的。这一切都源于越南开国领袖胡志明的一场去汉字化运动,胡志明不仅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缔造者,他本人更是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是中国的'老朋友',汉语水平之高,连当时的外交人员都赞叹不已。但是自从越南独立后,他很快宣布废除汉字,那么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其实这与越南的复杂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紧密依附,共用汉字在之前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越南与中国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它一直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开始南征百越,最后在边地设立桂林郡,南海郡、象郡。其中象郡就包括今天越南的北部,但是当时的越南还只是一些原始...
2021 - 12 - 09
来源:凤凰新闻20210526在14年的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皇族成员几乎都是狂热的好战分子,支持昭和天皇实施分裂、灭亡中国的计划,真可谓狼子野心。不过,就在这个群魔乱舞的群体当中,却罕见的出现了一位颇具良知的皇族成员,他不但反对侵略中国,勇敢揭露日军在华暴行,并且在晚年向中国真诚道歉,堪称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成员。这个值得尊敬的“异类”皇族,正是三笠宫崇仁亲王。01 战前时光三笠宫崇仁亲王,是大正天皇和贞明皇后的第四子、昭和天皇的幼弟、平成天皇的叔父和令和天皇的叔祖父,幼时称号为澄宫。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日本皇族自称是天照大神的后裔,为了区别于凡人,因此只有名字而没有姓氏。不过,除皇储外,其他皇子成人后都要搬出皇宫居住并创设宫家(类似于中国古代皇子被封为亲王后开设王府),此时他们的名字前要加上“某某宫”的字样。三笠宫崇仁亲王与3位哥哥的合影作为家中的幼子,崇仁因为跟三个哥哥的年龄差距较大,因此...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