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回归后香港为何由盛转衰

日期: 2014-09-19
浏览次数: 867

 ——彦山

  香港是魅力四射的万花筒,蓝、黄、红多种文化色彩随意配搭,互为折射,使这个史无前例的特别行政区继续是具多元文化特色的国际性都市。如果不满足表层简单的说明性解释,较为深度探讨,尝试把复杂的历史沉淀简洁地进行嬗变,就可大胆地改造旧元素的形式内容,重新提炼精华,重新配置和创造。简言之,在不破坏香港独特结构的前提下,将特定的内容变革,使之更具有完整的新创意。如果是这样,香港或许出现气势磅礴,超越原有心理时空,亮出新世纪神话般奇幻的画面。

  回归后的香港,左右各派热衷于划分楚河汉界的“两制”,好像被念了咒语不越雷池半步。大部分香港人把回归前当作“香港梦”的最佳境界,最大的努力只想维护原有的“硕果”。十几年来,香港社会没有果断推陈出新,积极主动乘搭中国高速发展列车。导致了香港在先进、美丽、现代的外壳下,包裹了保守、懒散、自负又胆怯的心态。香港把自己局限在坐井观天又杞人忧天的心理危机中。

  香港,醒醒!

        八年前,本港160多位精英对香港20个主要行业的兴盛衰败进行研讨剖析,以跨版连载系列形式在《经济日报》发表。后来结集成书,目的是“查不足除危找机,醒一醒创出未来”,书名就叫《香港,醒醒!》。

  行政会议成员史美伦说:“内容丰富,见解精辟,分析独到,能启发读者思考,……是罕有全面地探讨香港经济如何长远增长之专书”。

  国泰航空行政总裁陈南禄说:“自满,只会令我们驻足不前,松懈,早晚会被改变及被竞争淘汰。成功永远是一场持久的耐力赛。”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说:“《香港,醒醒!》提醒我们,无论是政府或是业界人士,都必须居安思危,自强不息,才能为香港创造持久的繁荣。”

  瑞安集团董事长罗康瑞说:“香港占尽地利人和,为进出中国的最佳桥梁,但世界和大陆瞬息万变,若固步自封,未能适应和领导潮流,边缘化将难免。”

  八年过去了,回头看香港社会并没有真正达成共识,问题没解决,变得更严重又衍生出更多新风险和危机。北京与特区政府热衷于被动地与泛民派周旋,与真正的和虚假的反对派对弈。可悲的是对“少谈主义,多研究问题”的专家闻而不听,视而不见,根本不放在心上。港澳办与中联办关注的只是“政治的稳定”,重视的是“表态的站队”。其实单纯挑选一个好特首,政治保险了,香港也不是万事大吉。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当初都是中央较放心的特首。如果中央没有完成对香港新的战略思考,后面换谁当特首,照样无法解决问题。不爱国爱港,当不上特首;假设爱国爱港又能当上特首,按现有的决策框架,谁也无法带领香港从旧梦中醒来,另创香港新辉煌。

   香港的问题在哪里?

          让我们重温七、八年前,香港企业及专业人士一些真知灼见吧:

  (1)“自由放任”“积极不干预”经济政策不是香港永久牌灵丹妙药。

  (2)90年代起,香港部分行业败像初呈,是金融及地产业泡沫掩盖竞争力减弱的现实。

  (3)十多年来,港人生活没进步改善,个人收入中位数实质没有增长。

  (4)相比南韩、新加坡,香港与台湾一样经济没真正转型、创新,经济空洞化,社会民粹化。

  (5)金融,商业中心,航空暂时略有优势,但竞争者众;物流、制造业、电影优势尽失;旅游、创意工业、医疗和教育等发展,不尽人意,且不如周边对手的拼劲。

  (6)自由行、CEPA,以及大型国企来港上市等体现国家大力支持,带动香港GDP上升,但相应配套互动没系统思考;本地基建项目少,进度慢,效率低。

        (7)房价贵,租金高,酒店少,贵价赶客,限制本土商业和旅游业发展;扼杀众多特色小店,只剩林立的大商场。

  (8)数码港是籍科技包装的免费优质大地产;数码港的失败拖累了中药港流产。真假科技企业的失败又拖累了创业板的发展。

  (9)大财团垄断性经营,影响甚至扼杀了航运码头物流的正常竞争和发展;损失的是全社会,业界噤声。

  (10)政府患得患失,不做不错,多做多错;社会继续无止境的内耗,把注意力花在内部的琐碎争执。

  十一年前,我写的一篇文章认为香港困局最根本的原因,是决策、立法和执政三层架构各自不完善,有欠缺。所谓“行政主导”是历史的误会,当年的港英政府靠的是伦敦唐宁街的总决策。回归后,北京为了表白实行“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真心实意,根本不敢也不想代港府策划。香港需要一个战略策划的超级班子,或许称之为香港二十世纪发展委员会。北京的金融学家、经济学家、战略思想家都应参与,香港的精英、历届的退休司局长都要参加。同时,一些外籍合适的专家学者也可加入。这些人没有行政权力,没有固有私利,他们不但可参与决策,也能够在决策调研中监察政府部门的行政效率和质量。当然,这需要得到国家与国家智库的认可和祝福,也需要香港能够修订相关法律法规加以配合。最终的决策立法都需走行政局和立法会的程序。如果有这么一个超级战略(智库)委员会,谁当特首都能事半功倍。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三日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