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第三只眼,看香港社会万花筒(一)

日期: 2014-09-19
浏览次数: 1198

 ——彦山

(一)

  香港是中西合璧的万花筒。无论港英统治时期,还是回归后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现代西方的蓝色海洋文化,传承东方的黄色土地文化,还有浸透反资本主义精神的红色文化,都互为渗透,一起构成香港社会万花筒的绚丽色彩。

  万花筒的图案,靠的是三面玻璃镜子组成三棱镜,各种色彩的玻璃碎片经过镜子的反射,出现很多对称的图案,看上去就像一朵盛开的花。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它的幸运也在于三棱镜的稳定结构,使得不同的文化因子和思想行为,有序在社会平台上聚集活动,焕发光彩并吸引国际社会和大陆官民的眼光。

  回味小学一、二年级的图画课:蓝+黄=绿,黄+红=橙,红+蓝=紫,变化多端,其乐无穷。但是,把红、蓝、黄混在一起,搅成一团,马上变成可怕的黑色。遥想当年,英国人用黑鸦片和喷火的大炮炸开满清中国的国门,占据了香港。英女王的忠诚臣民迅速将英国法律移植到香港,然后又慢慢用柔和颜色涂在黄皮肤身上,并且建设和装饰了这片土地。一百年来,香港也幸运地远离了大陆内乱的战火,避免了中国社会大变革过程的混乱和冲击,也使香港变成中西合璧、左右逢源的福地。

  稳定的结构也有打破或震动的时候。太平洋战争爆发,侵华日寇把魔爪伸到香港,香港变成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日本战败投降后,国共二党都遵守国际游戏规则,先后继续让港英政府有效管制香港。哪怕在中国陷入文革红色恐怖的年代,北京中央政府都帮忙熄灭香港的“文革”火种。作为有史德的研究者,既要肯定当年周恩来们的外交智慧,也要以尊敬的心态理解并批评参与“造反”的“土共”和劳动大众。毫无疑问,严重影响香港市民心理文化思想的政治事件非北京六四风波莫属。港人对中国的看法起了根本性变化,反共恐共思潮更为兴起。但是,香港市民不但加入北京学生“血染风采”的大合唱,还伸出援手支持爱国民主运动。“反官倒”“要民主”关系到中国的大命运,口号与泪水,牺牲与逃亡牵动香港百万市民的良知,黑色暴雨更坚定香港百万市民的爱国心。廿六年来,维园的烛火永不熄灭,它也成为了香港的一道亮丽的政治与良知,爱港和爱国的风景线。

  据香港媒体说:张德江委员长形容“爱国爱港就像孝顺一样浅显”。是的,它是不证自明,一般国人都接受的做一个中国人的基本原则。据我所了解的中国官员和知识分子,非常敬佩和向往香港爱国市民这种执着的坚持。不管邓小平身上有多少历史灰尘和过错,他始终是一个有道德、有智慧、有毅力的中国政治家。他相信高喊反对他的香港市民是爱国的,所以他对自己制定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有绝对信心。香港大部分泛民人士都与六四、与“支联会”有不解之缘。北京的官员心里也清楚他们也是爱国分子,所以最近公开承认这一点,也不反对他们入局竞选议员。

  今天的香港,是不是又要陷入不稳定时期呢?中央在担心,中联办也有人在担心,建制派有识之士也在担心,真正的民主派也在担心。张文光先生这样说,“爱护香港的人,渴望稳定的人,无论中央和特区,建制派和民主派,都不能让这预见的乱局发生。”他的警告是有道理的,“大乱之后常是玉石俱焚,这是历史悲剧的写照,是香港不能承受之痛。”

  谁是不渴望稳定的人?少数泛民派和某些既得利益者不乏其人。我们暂时把“阴谋论”放在一边,现在“占中”与“反占中”,“真普选”与“假普选”俨然成了香港社会分裂的印记和标签。

  “占中”派人数少,但激情足,能力强。因为可能触犯法规法例,且影响太多无直接相关人群的实在利益,注定缺乏多数群众基础。但“占中”的目的是为了“真普选”,这又好像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代表了更多人的心理诉求。不过,现在世界性信息越来越发达,且不论美国特工斯诺登“爆料”对美国政府与中情局称霸全球的战略与阴谋,直接披露,单是美国在中东、北非诸国策动颜色革命后,这些国家与地区的社会灾难和危机,就足以使北京与香港市民有足够的清醒。现在大部泛民人士都不直接否认影响国家安全因素的存在,也部分理解中央为何对颜色革命感到忧虑。泰国的红衫军与黄衫军或许没有美国等外国势力的切入,但,它的对立冲突后遗症,对社会与国家的影响与破坏,也让占绝对多数的非激进人士及沉默市民有更大的戒心。

  今年八月十八日《苹果日报》、《明报》等报刊预版的广告很有水平:乌云滚滚的天,黑暗苦难的背景,贪官囤地,强推国教/法治崩坏,压制言论/黑心食用,东北失守/白色恐怖,23条阴魂未散……”无助又似在期待的母亲,相信“只有真普选,才可拯救香港才能守护孩子”。这是陈方安生、李柱铭等泛民领袖,占中团体与廿三位非建制派议员看到的香港万花筒,他们心眼里的“黑色碎片”在忧患镜子的折射。

  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占中”是在模仿占据华尔街,反对极少数人垄断金融,地产现象,所以抱着期待和理解的态度。后来,“占中”变成绑架“真普选”。看了这个广告,又明白“真普选”出来的特区政府领导者是要公开反对“国教”,反对“23条立法”,反对大陆民众“自由行”……。它透露的信息是将来“新选特首”是回避香港社会深层次矛盾,将社会现实以偏概全,还隐约表达“去中国化”和厌恶大陆民众的阴暗心理。

  8月17日“保普选,反占中”大游行后,香港建制派及中联办官员欢欣鼓舞,改变多年来在街头政治表演和操纵舆论方面被动的劣势,好像痛快地出了一口“乌气”。《文汇报》“千伞万民护家园”的专题报导配上维园全景摄影,大家看到红、蓝、黄、白色彩缤纷。这一次香港官民参与的政治新街景,当然离不开两地红色组织大串联大动员。想想一下,香港有1300位大陆省级政协委员,县市级的政协委员不是该有上万个呢?中资企业在香港交易所的市值肯定占第一位,又有多少港资公司在大陆闷声发大财?经济与政治的纽带已经牢不可破地将两地绑在一起,再加上占香港市民95%以上的华裔,谁的故乡故土不是在大陆?姓文姓邓的香港原住民他们的祖先不也是抗元抗清抗英抗日的民族英雄?一小撮不懂事“港独”小孩挥动港英龙狮旗不仅仅是伤了大陆民众的心,也触动被辱骂的“蝗虫”马上动员曾是“蝗虫”或者是“蝗虫们”的亲戚朋友,使到港人各同乡会被全面启动动员。这一次中华乡土黄色文化实际上超越了“红色动员会”而成为“反占中”的主力军。至于“反占中”的协调人更是受过完整的西方现代教育,熟悉了解西方媒介和街头政治文化的“纯种”香港人。

  《大公报》八月十九日头版:“香港有希望”。论证的数据是“150万签名,28万人8.17反占中。”这些“正能量”的报导虽也鼓舞人心,但也有撑“占中”的学者在《信报》发文,“反占中强弩之末,占中形势更好”,理由是“根据温和中间派“香港政治民意关注组”最新民调,支持民主派的民众已有近4成主张用抗争争取普选,而即使非支持民主派或建制派的社会大多数,亦有接近一成赞成抗争。”(黎则奋《信报》8月20日A20)其实,双方玩弄数字游戏是没有意义的。黎先生“理由”的资料反过来也证明:支持民主派的民众超过六成不主张用抗争争取普选,无派的社会大多数,更有超九成不赞成抗争。

  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毛泽东在国共合作中后期考察湖南农民运动,认为被国民党指责的“痞子”运动不是“糟得很”,而是“好得很”。这注定了毛泽东领导共产党得江山后,在农村大搞毛式土改,种下夺取政权后继续搞阶级斗争的祸根。国民党退守台湾后,搞的是改良型赎买式的土改,为台湾工业现代化和经济起源奠定新的社会基础。“好得很”与“糟得很”都是过激语言。《信报》8月20日社论说得好:“各党各派都应顾及温和大多数的意愿”。我们不敢想象,“占中三子”当了特首或政府高官,他们将会把香港社会引领到何处。

  “占中”与“反占中”是香港社会对立的政治现实,但其实是政治的“伪命题”。北京不会因占中而答应现在泛民派“真普选”的要求。“反占中”的胜利也没办法解决香港社会的对立矛盾。张文光先生有时甚有真知灼见:“特区管治权在立法会呈半瘫痪状态,是变相的不能管治,威力比占中更大,时间也更持久。和平占中或可镇压,议会不合作防不胜防,香港撕裂,两败俱伤,覆策之下,岂有完卵?”
初步结论之(一):

  (1)香港社会万花筒有其稳定的文化结构,蓝、黄、红三种社会意识形态共存于三棱镜中。

  (2)港英时代已经过去,但港英的管治经验值得分析借鉴。香港如何从英国米字旗包裹下的万花筒撕去标签不伤内里,裱上五星红旗的背景。

  (3)重复北大法学院教授强世功先生的话:白皮书不过是中央过往工作的经验总结和理论总结。“一国两制”的中国不能用现代主权国家的理论来思考,它不是单纯的法律组织,而是一种文明秩序。“一国”是“两制”的前提。“两制”的关系始终也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尊重国家实行的根本制度以及制度和原则。

  (4)别摔碎万花筒,我们都爱香港。

二〇一四、八、卅一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