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港教联会会长黄均瑜称引学生与中央对抗是条不归路

日期: 2014-09-19
浏览次数: 994

转载自2014年9月18日《环球时报》

  泛民即将于9月22日发动大学生罢课,还酝酿26日发动中学生罢课。这样的行动将给香港政改带来什么,对学生尤其是未成年的中学生产生哪些影响,不能不引起各界的警惕。15日,《环球时报》记者专访了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简称教联会)会长黄均瑜,他直言真正值得关注的是罢课后的走向。

  罢课会破坏香港法治

  环球时报:您之前谈到,一些团体教唆学生罢课就像黑社会。您能具体谈谈他们是如何鼓动学生罢课的吗?

  黄均瑜:香港每个地区都有“灭罪委员会”,成员有警察、社工和老师,我也参与一些工作。我发现,犯罪分子拉中学生下水都是选择年轻人集中的地方比如球场,告诉学生“只是一起运动”,以此接近。罢课组织者的手法相似,也是淡化罢课影响,称只是挂挂黄丝带,“第一步做什么不重要”。而且他们已经开始用暗语,就更像黑社会了。

  我觉得,关键问题是罢课组织者最终把学生带到什么地方去,他们下一步肯定是“占领中环”。有人认为,罢课只有一天,影响不大。说得对。但这是关键的第一步,真正值得关注的是罢课之后的走向。

  环球时报:反对派称有88所学校参与中学生罢课,您对此怎么看?

  黄均瑜:不是88所推动罢课,而是罢课招来的学生来自88所学校。只要有一个学生去,这所学校就算在内,就公布名字。罢课组织者本来希望每个学校都有关注组,现在看来做不到,所以就用了“中学生政改关注组”这个名堂。

  关注没问题,但是学民思潮这个组织的政治性很强。的确,罢课不犯法,就像打球也不犯法一样。但作为教育工作者,我有担心。“占中”是他们的一个方向,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会把学生带到跟中央对抗的路子上去。这样遗害就大了,对学生有长远影响。罢课很快就过去,“占中”也总会过去,但如果把学生带到跟中央抗争的路上去,恐怕就是一条不归路,将影响整整一代年轻人。

  环球时报:据您了解,香港教师对学生罢课是怎样的态度?

  黄均瑜:办学团体和校长都担心,罢课冲击我们辛苦建立的校园规则,所以大家都同意学校里只有旷课、没有罢课,要么你就请假。也有些老师及家长对中央政改方案不满意,觉得学生表达意见就要尊重,用不大的代价去表示他们的不满,所以一些老师的态度是:只要家长同意,你就去吧。在香港老师中,这么想的不会是少数。单看罢课,这可以理解,但是我看到的不光是罢课,而是此后学生往何处去。想到这个问题,思考就不一样了。

  另外也有老师会尽量反对罢课,不希望学生去。还有些老师觉得,你不冲击我们的规则,罢课不罢课无所谓。对学生而言,因罢课而旷课一两天,处罚不会太严重。但是,我们珍惜的法治社会是怎么来的?不光是执法、立法、司法人员建立起来的,很重要的是老师要求学生从小守规矩。守规矩的学生,进入社会就是一个守法市民。如果现在有学生说,我们有一个更伟大的目标,原来的规矩可以破坏。我就有理由担心,香港的法治社会是否还能坚守下去。

  中央不会因罢课而让步

  环球时报:学生一旦罢课,安全谁负责?

  黄均瑜:这是家长要清楚的,也是我担忧的。学民思潮最初是让学生拿着罢课书交给校长,逼迫校长同意,否则就要给出解释,但是办学团体和校长都不退让。于是他们改变策略,让家长签同意书。在香港,校园外的活动,学校都要征求家长同意,所以家长每周都要签同意书,都习惯了。即使签了这个同意书,学校仍然有责任保护学生安全。政府对此有指引,比如在香港境内活动,要求一个老师最多带30个学生;境外活动,一个老师最多带10个学生。老师如果有疏忽,要负法律责任,家长可以追究。这其实是一个委托书,即同意委托学校照顾学生。但是,学民思潮搞的这个同意书,跟普通的同意书是两码事,其本质上是一个免责书。家长签了这个同意书,只有家长自己承受,学民思潮一点责任都没有。

  环球时报:一些“占中”推手本身是教师,他们的孩子参与罢课吗?

  黄均瑜:“占中”推手公开说了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他们表面说,不支持未成年学生参加“占中”,但从来没有拒绝,这是伪善的。自己的孩子不让去,别人的孩子,口里说不要来,但是你来了我也不拒绝。

  罢课根本不会使中央退让,别说罢课一周,一年都没用。罢课的诉求,其实是不可能实现的,稍有思考能力的人就知道。四项诉求“公民提名”、梁振英辞职、人大常委会道歉以及重启政改,哪一项中央可能退步?他们现在的说法是“政治一天太长,内地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即寄希望于内地“变天”。

  应增加年轻人对祖国的感觉

  环球时报:据您了解,香港学生对政改和香港历史的了解程度如何?

  黄均瑜:我跟学联负责人周永康谈过,能理解这批年轻人的想法。他们每天在香港接触周边的人,对香港有感觉,对国家却感觉很远、很虚。我们讲国家安全,他们感受不到重要性;但是他们一旦感觉人的自由不够多,反应就很大。我觉得有一些教育的问题,尤其是历史教育在某种程度上缺失。

  另一方面,现在的孩子都是回归后出生的,对殖民地时代不了解,他们为什么对国家感觉远?因为在香港,我们不用纳税,不用服兵役,什么都不用做,国家象征就只有国旗、国歌。如果学校不升国旗、不唱国歌,年轻人对国家什么观念都没有。我觉得这方面要思考,怎么增加年轻人对祖国的感觉,先别说感情。不怕没感情,就怕没感觉,甚至我觉得没感觉比感觉不好更可怕。

  环球时报:之前国民教育的缺失对香港学生影响有多大?

  黄均瑜:我了解过,其实反对国民教育的人不多,家长也不反对学生认识自己的国家,但现在已经把国民教育污名化了。香港年长一点的人、在英国政府统治下生活过的人,对国家概念反而更强,因为英国统治者不会把你当成英国人。那时候,中国人的感觉更强烈。但是回归后,香港人的感觉比较强,他们看到的都是香港政府,看不到国家。家长当时反对国教,担心的是把内地推动政治教育那一套拿到香港来用。现在这个课程没有了,但是原来做的还在继续做,只是比较低调,怕惹麻烦。(环球时报记者 梅斯)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