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刚刚,金灿荣答香港记者问,全场瞠目结舌...

日期: 2019-12-04
浏览次数: 709

来源:飞鹰揭晓2019年12月29日

刚刚,金灿荣答香港记者问,全场瞠目结舌... 

记者:金教授你好,我是来自香港明报驻北京的记者。

金灿荣:你好!

记者:十月十号您在人大重阳的讲座上谈到了一个问题,是关于台湾的:台湾问题可能出现了一些变化,可能不需要等那么久。因为我不太了解您当时讲这个话的背景,您能不能给我们全面的解释一下。

金灿荣:台湾问题的变化我指的是两个层面,一个政策层面,一个结构层面。

政策层面是这样的,两国三方它都有政策变化。

台湾问题是两国三方游戏,两国是中美,三方是咱们中国人自己闹分裂了,变成大陆台湾,所以叫两国三方游戏。现在我认为,两国三方的政策都有变化。

台湾问题存在很久了,49年就开始了,到现在七十年了。

但台湾问题中间有一个性质变化,1996年以前台湾问题的性质是治权之争,就是治理国家的权利之争。 

因为96年之前,台海双方都坚称只有一个中国,然后说我代表中国,我是合法的它是叛乱分子。 

96年以前我们双方是以匪相称的,我们骂它蒋匪帮,它骂我们共匪。以前还挺逗,打是亲骂是爱,大家打骂但是都热爱一个中国。 

但是96年变了,李登辉搞了“全岛选举”把大陆甩到一边去了。以前有一个“万年国代”,国家代表大会的代表,大陆各个地区都有代表的,他就把这个废除了,之后就实际上往“台独”走了。

所以96年开始,台湾问题的性质变了,从治权之争变成了法理、主权之争。他们说台湾是台湾,大陆是大陆,这个性质就变了。

所以两国三方政策的调整,我认为是往冲突方向调整,这是一个。

结构方面的变化也很多,我觉得最大的变化还是事实。就是中国大陆从军事上讲,物理上讲具备了解决台湾问题的条件。这是以前没有的,以前真没有。

因为美国的军事实力太强大。但现在至少在我之前讲的第一岛链,我们中国人能战胜美国的。美国如果在第一岛链插手的话结局是失败的。

附带我要强调一点,美国这个国家它经受不起和一个大国的局部战争的失败的。

记者:您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判断!

金灿荣:先说说政策层面

首先,1月2号主席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会议上有个讲话,这个讲话极其重要。

这个讲话从内容上讲和过去的讲话结构差不多,都是“软的更软,硬的更硬”。这个软的有很多条件,硬的当年也有很多强硬措施。

结构差不多,每次讲话都差不多,但是你要看里面的基调,叫basic tone,就是大陆对台政策从防独走向了促统(from preventing independence to seeking unification)。

那个时候以来,我们对台政策很长时间是什么呢?是防独,不许你独立。但是我觉得今年1月2号我们政策变了,从防独改成了促统,这是我们变化。

金灿荣:再说说结构层面

道理在哪里知道吗?

因为美国一半以上的GDP靠金融,就是靠国家信用。金融是依据信用,信用绝对跟他超级大国地位有关。但如果在台海,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败了美军,美国信用就破产了。一个晚上美国就从全球大国回到美洲大陆做地区打过去了。

不能像现在又满世界打叙利亚、打利比亚、打伊拉克。这一战输了以后他只能回美洲打加拿大去了,没别的地方可打了。

因为对美国来讲,其实干预台海它的战略代价是非常大的,他输了这一战,它的全球战略地位就没有了。

而中国现在的定位很谦虚,我们说我们地区大国,我们就在台海输了,我们还是地区大国,我们不变的。

所以从战略成本上讲,其实美国比我们要大很多的,所以它得特别小心。

我反正是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我是对中国比较有信心的。

记者:这个判断它现在所处的国际关系、区域传播或者国家所面临的问题等等的背景在哪里?

金灿荣:先说说政策层面

台湾那边变化是这样的,就是因为民进党治理得不太好。原来国民党治理不太好,民进党治理更烂,不是不好的问题是更烂,在台湾的整个地位下降。

台湾88年跟我们大陆恢复交流的时候,台湾的GDP占大陆百分之45,今年我看百分之4.5都够呛。

今年很有可能我们福建省GDP超过台湾。所以台湾整个态势不好,然后现在“极独”我觉得在上来,实际上它的独立动作是在增加的。

比如说他任命的法官全部都是台独分子。然后做去中国化,在教科书方面在加速,所以我们这边再促统他们那边极独在上升。

然后美国现在我看他打台湾牌的倾向在加强,而且越来越无所顾忌,在触碰我们的红线。

金灿荣:从结构方面来说中国完全有军事能力解决台湾,美国就聪明老实点别惹事!

我的观点就是这样:如果我们中国的工业化科技进步和军事进步导致围绕着台海的根本结构变了,所以中国真的具有军事能力,也就是物理能力解决台湾问题了。

所以如果美国方面还有台湾方面做的太蠢、太过分,引发了冲突,这个结果一定是中国大陆出手,然后游戏就结束了。

虽然我们会付代价,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会赢。当然如果以冲突的形式解决,就会有很惨重的代价,要流血,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其实中央政府是很谨慎的。我的观点这样,我们不是没有军事能力解决,而是希望避免后面的政治代价。因为后面代价比较大,不是说没有这个能力。

这一点我觉得应该大声的说出来,跟台湾朋友跟美国朋友说出来,以后别在这个问题上冒险,冒险的结果实际上是他们会损失非常重,我认为综合损失肯定是大于中国大陆的。

我们真要动手军事解决,美国肯定无法军事干预,然后他顶多搞点经济制裁,经济制裁,现在不知道谁制裁谁了。

事实上他这一年半,从去年3月22号不是对我们搞了很多经济制裁吗?事实上很有限的。而且再往后他也制裁不了了。今年告诉大家,你们要注意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很关键。

2019年非常可能中国的零售市场超过美国,这个很重要。因为当今世界是全球生产力过剩,谁有生产力谁有谈判地位。

而原来美国很厉害的一点就是它的购买力强,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终端市场。那么今年开始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终端市场。

不仅是第一生产市场,而且第一大消费市场,这个很牛的。军事上你又打不了我,经济上以后也不知道谁制裁谁,你说他怎么办?聪明一点就老实一点别惹事儿!

金灿荣:最后说一点:中国属于大国里面脾气最好的,生活在中国周边是很幸福的。换到别的大国,不知道周边国家挨了多少揍了。

怎么说呢,你不要逼着中国真的发脾气。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真把中国大陆惹急了,我们要发起火来,那才叫雷霆之怒!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17
来源:《腾讯新闻》2022年8月16日美媒《国家利益》重点提及了目前中国海空军轰炸机部队的建设,美媒认为未来的中国轰炸机部队将主要装备两款先进轰炸机,即轰6和轰20,这两款先进轰炸机将是一对危险的组合,如果美国及其盟友被卷入台海冲突,这些轰炸机将是非常棘手的对手。现在中国海空军的轰炸机部队主要装备轰6轰炸机,总规模超过270架,可以说目前中国拥有一支全球规模最大的轰炸机部队,而美俄的轰炸机总数也不过是100架出头,当然,论质量还是美俄的轰炸机更为优秀。美专家认为,轰6轰炸机作为一款不能够隐形的亚音速轰炸机,在作战中较为脆弱,尤其是面对台军的防空系统和美国以及韩国日本的军事力量时,而且为了确保轰6能够安全的进行打击任务,解放军需要优先夺取制空权。但是轰6轰炸机面对美国海军五代舰载机是非常脆弱的,很容易引诱美国的隐形战斗机前来将其击落,而且轰6轰炸机较大的体型也使其易于被防空系统探测,轰6适合...
2022 - 08 - 12
来源:《凤凰新闻》2022年8月11日美国政府终于批准了《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简称“芯片法案”)。该法案决定,未来五年,将注入总额达2800亿美元的资金用以推动美国芯片产业发展。据报道,该法案主要内容包括:向半导体行业提供约527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为企业提供价值240亿美元的投资税抵免,鼓励企业在美国研发和制造芯片;在未来几年提供约2000亿美元的科研经费支持,重点放在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量子计算等前沿科技。按理说,一个国家用产业政策发展前沿科技并不为过。但按照该法案规定:在中国或其他潜在“不友好国家”建设或扩建先进的半导体制造企业同时在美建厂,那这家公司将不会获得“芯片法案”承诺的补贴。如果再结合当下美国正在极力推动并主导的所谓“芯片四方联盟”,全世界都明白:美国试图建立“完全由自己绝对控制的芯片霸权”,且其中最为核心的对手就是中国。美国真能干成这件事?是不是有了补贴,有了优惠...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