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详情

安倍故意「拜错鬼」 闯钓岛何如选特首

日期: 2014-04-11
浏览次数: 908

  一、

  中日的关系的确令人忧惧。钓鱼岛/尖阁列岛的主权纷争未完未了,东海「防空识别区」纠纷又起,就在中日「隔空对骂」紧张的关系并无缓和迹象之际,日相安倍晋三竟然亲自「加油」,于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身着礼服,面容肃穆,煞有介事地赴靖国神社,「向亡灵汇报政绩」并向「亡灵」许诺他「会致力创造一个没有人会因战争而受苦(亦即许诺「永不参战」)的时代!」从中国外交部在安倍刚刚离开靖国神社不足一小时便发出「强烈愤慨抗议和谴责」以至严厉抨击安倍「粗暴践踏中国和其它亚洲战争受害国人民感情、公然挑战历史正义和人类良知」看,北京认为安倍的说词是一派胡言,彰彰明甚。

  这些天来,传媒就此事发表了大量评论,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不过,有两点事实似为论者所遗漏(或笔者走了眼)。其一是在十二月中旬,日本曾传出「今年内安倍首相不会赴靖国神社」之说,在一年将尽的时候作出「承诺」,日本政府确有欺世之意,不过,如果北京能「以假当真」,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本表明,若安倍不去「拜鬼」,两国领导人有机会坐下商谈,笔者以为双方关系虽然不可能「回到从前」,起码可能恢复高层外交接触,双方绷紧的关系稍有转机,可以预期;可惜,北京对此置若罔闻,日本见「投石问路」毫无响应,安倍便只有相反而行以讨好国内的右翼了。其二是,中、日对亡魂的看法有根本性差异,据日本「独立作家」安田峰俊十二月二十七日(五)在BBC中文网发表的〈请中国不要声援日本「右翼分子」〉,指出日本有「死亡是赎罪」的悠久传统,根据日本人的「生死观」,死后的叛徒可以当神被膜拜,而战死的敌人成为神灵,是完全正常的。安田举了众多历史例子,比如西乡隆盛于一八七七年(明治十年)发动兵变(是为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的内战「西南战争」),被政府军打败后只十二年,西乡便被赦罪并「祭祀于南洲神社」,是为「叛徒变成神灵」的显例;至于「对日侵略者」亦受日人供奉,九州岛福冈县的元寇神社,竟然是祭祀十三世纪元朝二次派兵入侵日本而战死于九州岛海滨的将士(「元寇」)……。循此理路,日相往靖国神社拜祭,便「罪不至死」!

  不过,话得说回来,安倍要拜祭为国捐躯的「亡魂」,大可去东京的千鸟渊「战殁者公墓」(如华盛顿的阿灵顿公墓)献花鞠躬;选择在靖国神社,显示安倍不怀好意且不把中国(和南韩)放在眼里!

  中日当前的处势可说极为危险,因为意外的擦枪走火以至极端分子故意制造事端,都可能闯出大祸。北京当然知道《美日安保条约》的存在,但似乎「美国不会为几个鸟不生蛋的孤岛而让其子弟兵冒生命之险」,是北京的共识,这种看法有其道理,但完全忽略了美国发穷恶进而有与中国大打一场以灭债甚至寻求赔偿的邪恶动机(见十二月三日本栏)。笔者向来认为中日领袖应面对面商讨未了的问题,十二月二十八日《金融时报》社论〈中国应力避事态升级〉,亦指出在双方都没有退让的情形下,「至少可做的事是,在两国领导人之间开通一条热线,使意外不致升级为危机……。」又指出「如果习近平主席不屑与安倍视线接触,那么,除了后果不堪设想的军事冲突,没有其它解决问题的希望」。十二月三十日消息传来,外交部发言人在京表示「中国人民不欢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国领导人今后不会与他在任何场合对话」。又说「安倍现在要做的,是向中国政府和人民承认错误」。看过研究战败国日本的民族性、于一九四六年初版的《菊花与剑》(Ruth Benedict : 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的人,都知道安倍—即使有「大老板」美国的命令—不会这样做。

  中日关系处于危险边缘,是谁都看得出的。

  二、

  台湾艺术家、散文家何怀硕为中译《菊花与剑》(桂冠图书公司)写了一篇读书「随想」:〈自卑的罪孽〉,对日本人天性有深刻精辟的阐述。何氏认为地理的缺陷,令日本人永世摆脱不了自卑的阴影:「日本之不甘以小国的卑屈立足于世界,矢志与大国获取平等地位,这一个愿望,却反而激发了日本凶悍的蛮性和狂妄的野心,以寻求自卑的弥补。日本在历史上所造成的罪孽,无疑的由于深度的自卑感所引起。」何氏的观察十分正确:「自卑感不一定止于自身的失败,且可造成对别人的罪孽。这种不幸的感情,如果不能成为生长的激素,便要成为毁灭的因子!」如今日本「四面楚歌」—在反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上,中韩美俄越等站在同一阵线—其与生俱来的「人类最深重的自卑感」,便可能酝酿成毁灭因子。

  去年十一月二十日本栏提及崛田教授那本书《一九四一年》,当时看的是电子版,稍后收到印刷本,原来书脊的书名还加上中文「必胜」二字,对本书的副题《遗臭万年之始》(Countdown to infamy)实是一大讽刺。笔者对此奇特安排的解读是,日本好战领导层以为日本必打胜仗,哪知却是失败且成千古罪人的开始;不过,这种解读与事实不符,以当年发动偷袭珍珠港诸巨头都知道这是一场没把握亦即未必能打胜的硬仗!

  崛田女士以大量日本政府的原始资料,反复论证当年决策层知道这是一场「战必败」的冒险,但这些军事领袖、政客、外交家甚至天皇,都无法吞下被美国羞辱—「禁运」和「命令」其退出满洲这口气,遂铁起心肠,决心带领日本投身火海不惜走上失败之途(harm's way)。自卑感表现在武士道上是强悍冷静和自制,在军事侵略上则是凶残顽恶跋扈嚣张。评论日本事务,一定得把日人常受火山、地震、海啸以至核电危机等天灾人祸的威胁而滋生了惶惶不可终日的不安定危机感考虑在内,这种他国少有的恶劣条件,衍生了日本人及时行乐、眼光短浅无路可走时不顾一切的性格。这种性格,混和着因自卑心而生的矢志与大国平起平坐的愿望,在遭受挫折时,为了突破困局,遂有诉诸武力,即使明知无法取胜亦欲一拚的冲动……。

  三、

  去年底本报「两岸透视」由李澄欣执笔的两篇有关中日冲突的报道,是新闻采访的佳篇,美中不足的被访者都没有提及日本在国际上面临「众叛亲离」情况时的反应—日本人自卑的性格促使他们爱面子甚于爱性命(自己的和人民的),换句话说,别说目前日本海空军力有足够和中国一决雄长的实力,还与居心叵测只因中东「和平」又有变故未能全力东来不得不扮和事佬实际上是在伺机浑水摸鱼的美国有「协防」之约(美国多次申明《美日安保条约》的有效性),在被北京一再羞辱(当局表明不欢迎亦不会见安倍晋三等于把他列入「黑名单」)之下,日本政府会否走上一九四一年明知不可为而为地偷袭珍珠港的老路,大家不可掉以轻心!

  安倍首相「拜错鬼」(他本该去千鸟渊),日本以外「人神共愤」,中国发表强硬声明之余,还「联合」俄罗斯和越南对日本施压……,笔者不以为这样做有什么实际效果,以十二月十二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的圣佐治堂对所有俄国重要人物发表「国情咨文」(此间传媒对这份内容充实的文告似视而不见),什么都谈,惟笔者注意的是把开发「远东地区和西伯利亚」列为「国家优先任务」(National Priority),而开发此苦寒之地,日本有充分技术和经验,加上日本人说一不二,是可靠的合作伙伴,以自卑天性令他们很在意世人对他们的看法,因此勤奋、团结、服从、负责、务求换来世人敬佩的眼光。由其开发西伯利亚,必会令人满意同时令人钦佩日本人的成绩。

  俄罗斯为了国家利益,此刻因此不会与日本交恶;至于与中国亦有岛礁主权纷争的越南,亦不可能真心诚意站在中国一边与日本「对抗」,因为越南怕中国远甚于日本。北京《环球时报》去年十一月十一日至二十六日第一次对十四国(主要是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越南和南韩)的一万四千四百多名居民进行「民调」,结果于十二月十日在该报发表,它显示被调查者百分之二十九点四认为中国「好战」(belligerent),百分之二十五认为中国「傲慢自大」(arrogant)……。《环球时报》公开这些数据,显示中国有决心做一些「实事」令外人改变观感,这当然是大大好事,但此刻联俄联越「抗日」恐怕会功亏一篑!

  最后必须一提香港的 保钓活动。当局不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阻挠「启丰二号」赴钓鱼岛宣示主权,完全是为了免致这艘久不捕鱼的渔船在该海域或岛礁上被日方「骚扰」,果如是,北京便有不知如何是好之痛!坐视人船被扣或被强力驱离,全球包括内地保钓人士会责北京无能;如以牙还牙,则恐爆发一场目前北京尚无此意的热战。因此,一如二○ 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本栏所说:「登钓岛一之为甚」。那次「启丰」「突袭」成功,充分体现了香港保钓人士爱国的大无畏精神,但再来一次,便会把北京拖落水……。「启丰二号」还是以捕鱼为专业吧,而其主事者的行为充分证明他们「爱港爱国」,因此积极筹备参加下届行政长官选举,是为上策。

  还是那句「老话」,「中日对话事不宜迟」,不然易生祸事,这对中日香港以至世界都没好处。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1 - 12 - 14
这是普京的伤心往事,让他不堪回首的往事,听来也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有些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在即将播出的一部纪录片《俄罗斯,最近的历史》(Russia, Latest History)中,普京接受采访,回忆了当时苏联解体后,他不得不开私家车,挣外快养家的的生活。他说,“我的意思是,开车赚外快,做私人司机。说实话,谈起这些并不令人愉快,但不幸的是,事情确实如此。”唉,英雄也曾落寞,普京也开过出租车。1,说起来,这肯定不是正规的出租车,更准确地说,普京开的是黑车。2,一名前克格勃要员,都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维持家庭的开支,可想而知,当时其他俄罗斯人的困境。3,这确实是普京乃至一个民族的伤心往事,普京也是点到为止,不愿意多谈。但其实,真可以理解,普京毕竟也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也要养家,当时的大背景,苏联突然解体,随后,卢布贬值,物价飞涨,战争在继续,俄罗斯人茫茫然不知道,前途是什么。一些年长一点朋友清...
2021 - 12 - 13
✪ Michael Kofman Andrea Kendall-Taylor【导读】近期,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局势紧张。2021年1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已正告普京,如果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将付出“惨重代价”,并将面临“毁灭性的经济后果”。早前,拜登也曾宣称俄罗斯是“一个只有核武器和油井的经济体”。问题是,俄罗斯是否真如美国领导人所认为的那样,将走投无路并承认自己灭亡?本文分析,俄罗斯并非像一些政客所认为的那样不堪一击。俄罗斯经济总量虽然停滞不前,但是体量依然十分庞大。虽然人口在不断地减少,但是人口结构仍然在不断改善,并且一直在积极地吸纳优秀移民。在军事力量方面,近年来通过不断改革与资金投入,仍然具有强大实力,并对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保持威慑。而且,寄希望于普京卸任后俄罗斯出现重大变革的想法也不现实。所以,作者认为美国必须重新调整战略部署,抛弃俄罗斯日薄西山的迷梦。作者指出,目前美国...
2021 - 12 - 11
来源:《凤凰新闻》2021年2月2日 如果你去越南旅游,一定会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中国:中式的建筑,中国的汉字处处可见,但是当你兴奋地和他们用中文交流,或者轻声读着建筑上的文字的时候,他们会一脸懵,因为他们对汉字完全是陌生的。这一切都源于越南开国领袖胡志明的一场去汉字化运动,胡志明不仅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缔造者,他本人更是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是中国的'老朋友',汉语水平之高,连当时的外交人员都赞叹不已。但是自从越南独立后,他很快宣布废除汉字,那么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其实这与越南的复杂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紧密依附,共用汉字在之前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越南与中国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它一直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开始南征百越,最后在边地设立桂林郡,南海郡、象郡。其中象郡就包括今天越南的北部,但是当时的越南还只是一些原始...
2021 - 12 - 09
来源:凤凰新闻20210526在14年的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皇族成员几乎都是狂热的好战分子,支持昭和天皇实施分裂、灭亡中国的计划,真可谓狼子野心。不过,就在这个群魔乱舞的群体当中,却罕见的出现了一位颇具良知的皇族成员,他不但反对侵略中国,勇敢揭露日军在华暴行,并且在晚年向中国真诚道歉,堪称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成员。这个值得尊敬的“异类”皇族,正是三笠宫崇仁亲王。01 战前时光三笠宫崇仁亲王,是大正天皇和贞明皇后的第四子、昭和天皇的幼弟、平成天皇的叔父和令和天皇的叔祖父,幼时称号为澄宫。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日本皇族自称是天照大神的后裔,为了区别于凡人,因此只有名字而没有姓氏。不过,除皇储外,其他皇子成人后都要搬出皇宫居住并创设宫家(类似于中国古代皇子被封为亲王后开设王府),此时他们的名字前要加上“某某宫”的字样。三笠宫崇仁亲王与3位哥哥的合影作为家中的幼子,崇仁因为跟三个哥哥的年龄差距较大,因此...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