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荷兰妇女被迫做慰安妇

日期: 2014-10-10
浏览次数: 2033

转自:《大公报》 十月二日星期四

图:一九四一年,柏西(左二)和家人在印度尼西亚时的照片《环球人物》杂志

  【大公报讯】据《环球人物》杂志报道:4月底的荷兰,在海牙市郊区的一处老年公寓里,《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了一位有非凡经历的老人。今年76岁的柏西.科维纳斯女士(下文称柏西),是一位和蔼、乐观、身体健朗又有活力的老人,如果不是拿出她1942年在印度尼西亚时的照片,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满头白发的荷兰老人,会和远在太平洋上的爪哇岛日军集中营有什么联系。柏西说,在日军集中营那段记忆,缠绕了她一生,有彻骨之痛。

  坐在记者面前的柏西说:「也许我不应该这样说,但是我心里当时真的不知有多高兴,美国把原子弹投到了日本,日本终于投降了。因为我一天也不想在日军的集中营呆下去了,我受够了眼睁睁地看日本人残暴地痛打我母亲。与其每天在这样的阴森、恐惧中度日,我宁可去死。」

  4岁被押进日军集中营

  荷兰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在他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书中揭露,当时几乎婆罗洲的所有白种男性都被枪杀或斩首,而很多人的妻子和女儿被日军轮奸,然后被强迫「征用」为日军的慰安妇,不论荷兰妇女还是当地的印度尼西亚妇女。


菲律宾慰安妇在马尼拉要求日本政府道歉  资料图片

  柏西的父亲名叫卢斯恩.科维纳斯,是一位牧师。在上世纪30年代,他和很多荷兰的公职人员一样,被荷兰政府派往印度尼西亚,担任荷兰皇家东印度陆军的牧师。19386月,柏西出生在父亲工作的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然而,她们一家人只安稳生活了3年多,就因日军的占领被打乱了。

  柏西说:「日本兵像灾难一样,突然降临。我记得1942年的一个晚上,有很多日本兵闯进了我家,要把父亲抓走,母亲拽父亲不放,我和姐姐被吓得一起大哭起来。这时,一个日本兵扑上来,凶狠地打了我母亲几巴掌。父亲后来被关进了万隆附近的日军战俘营。第二天,我、母亲、姐姐被集中起来,和其他邻居们一起也被押送到爪哇岛战俘家属集中营。当时,我才4岁。」

  据荷兰统计,二战期间,在印度尼西亚共有超过4.2万名荷兰军人被捕,超过10万荷兰人及其家属被抓进日军集中营。他们和其他被日军侵略的国家人民一样,惨遭蹂躏,在集中营里过生不如死的生活。

  「母亲经常被打,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很多人也都是一样的遭遇,日本兵随时随地就会动粗,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的发泄对象。」柏西说,她的母亲很坚强,为了保护孩子们,忍辱负重地在日本人的皮鞭下活着

  亲历慰安妇惨状

  「我记得当时每天吃得很少,食物应该就是今天用来糊纸盒的那种浆糊,即使这种浆糊,也从未吃饱过。到后期,集中营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差,我们很多人挤在一个通铺上,常常是一个母亲带两三个孩子才有一张小床。房间里热极了。」在柏西的记忆里,大人们有做不完的繁重体力活动,很多人抵抗力下降,各种传染病,如痢疾、黄疸、疟疾、霍乱等侵袭他们。一旦有人患病,日本人就命令把病人强行抬走,病人几乎就没有生的希望。

  有一天,日本兵接到命令,从集中营里带走了50名成年妇女。此后,几乎每天都会接到相同的命令,每次轮流带走不同的人。一次,所有的人都轮过了,还是差两个人,日本兵就揪出了两个女孩充数。她们才十三四岁,吓得跪在地上直哭。这时,两个「阿姨」站了出来,要求替换她们。第二天,其中一个「阿姨」回来了。她踉踉跄跄地走到床铺边,默默地坐在那里发呆。她眼眶瘀青,脸肿得吓人,身上的衣裙都被撕破了,手臂、腿上全是青紫色的伤痕。等日本人不在的时候,大家才敢凑过来,帮她洗脸,扶她躺下。


荷兰举办的印尼慰安妇肖像展  资料图片

  「我当时不知道,阿姨们被日本人带走后发生了什么,但我感到了无以名状的恐怖,因为另一个阿姨再也没有回来。我最怕的就是,有一天妈妈也这样被带走再也不会回来。对没回来的阿姨,日本人从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人敢问。直到长大后,我才知道她们被叫做『慰安妇』。」

  不再沉默 声讨日本

  「比起那些没能活出来的人,我们一家算是幸运的。战争结束后,我们终于走出了集中营。」柏西说,离开集中营时,原本身材高大的父母都已是骨瘦如柴。

  1953年,柏西被送回荷兰上学。她告诉记者:「我刚回到荷兰时,根本没法融入周围的人。一同回来的许多阿姨,都选择了沉默。」柏西当时心里很气愤,但又拿不出证据。「所以,我从那时起,就决心搜集证据并把它们保留下来。至今,我还保留父亲在爪哇岛战俘营关押期间的登记表。」后来,柏西还写了一本回忆集中营生活的传记,并以荷兰文和英文出版。

  柏西说:「现在,我能理解母亲那一代人为何选择沉默,不仅仅是羞于启齿,还有战争和日本人的伤害让她们不寒而栗,集中营的经历消磨掉了她们最后一丝尊严和勇敢,她们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段不堪的往事,不敢轻易触碰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

  柏西曾多次前往韩国、菲律宾等国,参加缅怀慰安妇的活动。「日本在二战时对战俘及其家属做出惨绝人寰的事,我不能再保持沉默,这段历史要让全世界的民众都知道。」

  柏西说,最让她愤慨的是日本政府至今不肯承认二战时所做的惨无人道的事情。「在欧洲,大家基本上不知道这些情况,日本这样厚颜无耻、毫无人性的做法,更激发了我的斗志。我要写书、整理资料,声讨日本。即使我们这代人都不在世了,还要让我们的下一代继续声讨他们。否则,故去的灵魂无法安息。这也是激励我每天认真活的动力。」

责任编辑:大公网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1 - 12 - 14
这是普京的伤心往事,让他不堪回首的往事,听来也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有些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在即将播出的一部纪录片《俄罗斯,最近的历史》(Russia, Latest History)中,普京接受采访,回忆了当时苏联解体后,他不得不开私家车,挣外快养家的的生活。他说,“我的意思是,开车赚外快,做私人司机。说实话,谈起这些并不令人愉快,但不幸的是,事情确实如此。”唉,英雄也曾落寞,普京也开过出租车。1,说起来,这肯定不是正规的出租车,更准确地说,普京开的是黑车。2,一名前克格勃要员,都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维持家庭的开支,可想而知,当时其他俄罗斯人的困境。3,这确实是普京乃至一个民族的伤心往事,普京也是点到为止,不愿意多谈。但其实,真可以理解,普京毕竟也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也要养家,当时的大背景,苏联突然解体,随后,卢布贬值,物价飞涨,战争在继续,俄罗斯人茫茫然不知道,前途是什么。一些年长一点朋友清...
2021 - 12 - 13
✪ Michael Kofman Andrea Kendall-Taylor【导读】近期,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局势紧张。2021年1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已正告普京,如果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将付出“惨重代价”,并将面临“毁灭性的经济后果”。早前,拜登也曾宣称俄罗斯是“一个只有核武器和油井的经济体”。问题是,俄罗斯是否真如美国领导人所认为的那样,将走投无路并承认自己灭亡?本文分析,俄罗斯并非像一些政客所认为的那样不堪一击。俄罗斯经济总量虽然停滞不前,但是体量依然十分庞大。虽然人口在不断地减少,但是人口结构仍然在不断改善,并且一直在积极地吸纳优秀移民。在军事力量方面,近年来通过不断改革与资金投入,仍然具有强大实力,并对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保持威慑。而且,寄希望于普京卸任后俄罗斯出现重大变革的想法也不现实。所以,作者认为美国必须重新调整战略部署,抛弃俄罗斯日薄西山的迷梦。作者指出,目前美国...
2021 - 12 - 11
来源:《凤凰新闻》2021年2月2日 如果你去越南旅游,一定会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中国:中式的建筑,中国的汉字处处可见,但是当你兴奋地和他们用中文交流,或者轻声读着建筑上的文字的时候,他们会一脸懵,因为他们对汉字完全是陌生的。这一切都源于越南开国领袖胡志明的一场去汉字化运动,胡志明不仅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缔造者,他本人更是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是中国的'老朋友',汉语水平之高,连当时的外交人员都赞叹不已。但是自从越南独立后,他很快宣布废除汉字,那么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其实这与越南的复杂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紧密依附,共用汉字在之前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越南与中国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它一直是中原王朝的藩属国,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开始南征百越,最后在边地设立桂林郡,南海郡、象郡。其中象郡就包括今天越南的北部,但是当时的越南还只是一些原始...
2021 - 12 - 09
来源:凤凰新闻20210526在14年的侵华战争期间,日本皇族成员几乎都是狂热的好战分子,支持昭和天皇实施分裂、灭亡中国的计划,真可谓狼子野心。不过,就在这个群魔乱舞的群体当中,却罕见的出现了一位颇具良知的皇族成员,他不但反对侵略中国,勇敢揭露日军在华暴行,并且在晚年向中国真诚道歉,堪称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成员。这个值得尊敬的“异类”皇族,正是三笠宫崇仁亲王。01 战前时光三笠宫崇仁亲王,是大正天皇和贞明皇后的第四子、昭和天皇的幼弟、平成天皇的叔父和令和天皇的叔祖父,幼时称号为澄宫。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日本皇族自称是天照大神的后裔,为了区别于凡人,因此只有名字而没有姓氏。不过,除皇储外,其他皇子成人后都要搬出皇宫居住并创设宫家(类似于中国古代皇子被封为亲王后开设王府),此时他们的名字前要加上“某某宫”的字样。三笠宫崇仁亲王与3位哥哥的合影作为家中的幼子,崇仁因为跟三个哥哥的年龄差距较大,因此...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