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瞭望台

News
新闻详情

冲绳,能摆脱美军基地吗 ——一位寓居冲绳近二十年的独立学者之观察和思考

日期: 2016-06-29
浏览次数: 1144

 来源:《环球时报》2016623

/刘刚

  美军基地在冲绳已存在几十年,但它不仅没让冲绳社会各方面好起来,反而出尽丑闻。美军士官时不时被爆杀人、偷盗、抢劫等不端行为,还享受“治外法权”,一再侮辱冲绳民意,惹得民怨四起,日美政府尴尬不已。那么冲绳能够摆脱美军基地的存在吗?作为一名寓居冲绳已近二十年的华人独立学者,笔者以自己多年的体验和观察,结合当地实际,拟为读者排疑解惑。

  摆脱美军基地?雾里看花的猜想

  中国和冲绳(昔时琉球故地之一部)相隔近130多年再开往来,留学、经商、旅游等络绎不绝,从北京仅3个多小时、从上海仅需约1.4小时即可到达,真可谓近在咫尺。不过,很多人的意识似乎还停留在100多年前,比如,媒体误传1996年的冲绳县民大会为独立大会之类,学界有人误解所谓创立“琉球学”就可以涵盖“琉球处分”(1879)后直到今天的冲绳研究。诸如此类的误会不胜枚举。其中,还有一个特别吸睛的话题,就是美军基地的裁撤和“琉球独立运动”能否实现之间的内在关联。

  驻日美军基地的74%集中在冲绳,但“基地经济”早已不占冲绳经济的主要部分(冲绳的基地依存度在1986年度时为5%左右,之后在4%5%之间进行推移,现在在冲绳经济总体比例中只占一小部分)。冲绳能摆脱美军基地吗,比如大力发展旅游业?冲绳当局以及学者有这方面的思考和规划吗?冲绳内部有没有思考根本解决的声音?诸如此类的议论和猜测似乎都离题太远、雾里看花。

  冲绳是一个复杂社会,这里提出的问题也凸显其复杂性。该问题显示出它“亦此亦彼”的独特性质,而答案是既能也不能。美军基地的冲绳存在,和日本国策攸关。如果日本政府政策无改变,基地不存在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又牵出冲绳的“琉球独立运动”走向问题。独立运动的动力有两个基本支柱,一个是美军基地的存在,再一个是日本政府的政策。反过来说,如果美军基地撤销,独立运动因失去一个逆向行驶的动力,会受到很大冲击,其存续会更困难。

  先说可能性的确存在。首先,冲绳是日本强行吞并琉球王国而来,日本昔日的行为从法理上不符合今天的国际潮流——民族自决权的拥立,所以冲绳人近年发现,可以通过向联合国等国际社会追诉等,来从道义和伦理上使日本政府背上令其头大的负罪包袱。赶上日本早已进入民主主义时代,冲绳人的诉求等权利受到保障,政府机构包括警察司法均不能任意胡为。所以这种追求“主权”(即自决权)的运动才可以风生水起,日本政府当权人士哪怕恨得牙根痒痒,也只好干瞪眼。

  “冲绳意识”和逆反精神已深植当地土壤

  日本自明治政府开始,对冲绳推行了一系列同化措施,既有强制同化,也有自然同化下的经济同化、文化同化、政策同化。除了经济上的投入和文化上的怀柔,在教育、社会福祉等方面,日本历届政府在冲绳推行和本土一样的政策。这让冲绳的“日本化”不断加深。

  但是,美军基地等问题上凸显出的另类和不公,催生了冲绳以自主、自立、自治为核心的“主权”意识,即以“自我决定权”为内涵的“冲绳意识”。甚而言之,也许一个不经意间,日美的作为会“催熟”冲绳社会走向独立的进程。很明显,当地民众对日本政府及美军基地集中存续于冲绳之不满持续发酵,并对右翼鼓噪的“你们反对美军只会引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等威胁日渐不屑,讨厌这类动辄以外部势力介入左右冲绳命运的意识,表达出较之过去更浓烈的“冲绳人”意识:(我们)自己不仅是日本人,更是有着“万国津梁”(指琉球王国,曾为世界东方海上贸易的“万国之桥梁”)背景的“冲绳人”!

  回顾过往,冲绳苦难之多令人瞠目。从1972年至今,冲绳人最大的不满就是美军基地的存在。由于日美“美军地位协定”规定美军享有“治外法权”,美军作奸犯科却不受日本司法制裁。每次出事,都是通过日本政府向美国政府要求严肃查处,但美军屡教不改。使得冲绳人日渐起腻,觉得日本政府不靠谱,没有真正视冲绳如本土。

  有冲绳人质问:“如果东中国海(东海)水域或岛樵发生战火怎么办?如果台海两岸诉诸武力并且美军像以前朝战、越战一般介入咋办?假如东亚成为战争发源地并引发大战,冲绳势必再成战场付出牺牲?冲绳总被大国间的政治博弈所翻弄!难道我们的宿命如此?”

  冲绳不是孤立的,而是日本一个行政管辖地。日本的国策除非回到战时那样的天皇独裁体制,否则只会是和美国捆绑,推行安保政策。基地问题就是安保政策的结果之一。冲绳还有一个选项就是脱离日本而独立,但这个选项“遥远而复杂”,充满不确定的或然性。

  一位冲绳人士曾对笔者说,现在的冲绳存在很多政治势力,自然意味着很多可能性。比如,独立运动尽管弱小但仍存在。和台湾“独立”势力不同,台湾的祖宗是中华,而冲绳的祖宗并不是大和日本,而是琉球。就现状来说,独立虽然不可能,但需要我们进一步朝着自主、自立、自治的方向不懈努力。

  对日本来说,逆反精神已深植冲绳土壤。冲绳县厅知事和东京中央政府围绕基地搬迁的“官司”反映了这一点,最近奥武山6.5万人大集会也反映了这一点。此次集会的一个插曲说明一个变化,即笔者提到的“冲绳意识”得到张扬。集会一反往日旗海一片的场景,主持者提出统一使用标示牌“撤走陆战队”。途中有独立组织屡屡打出旗帜,均被劝收起:“我们的活动是对死者的追思哀悼和对美军陆战队的反对!”

   冲绳话近年在当地更受重视,被称作“我们自己的语言”。冲绳大学每年春天的开学典礼上,由学生团队上台用冲绳话致辞。1972年“回归”后的前20年,冲绳人很自卑,被歧视得严重,被大和人认为是“非正常的日本人”,甚至前往日本本土就学就业的冲绳人都不想被人以为是从冲绳来的。但最近二十多年来,他们对“冲绳人”身份越来越感到自豪,冲绳人的意识曾在是趋同大和日本还是复归传统(琉球)之间纠结摇摆,但最近乡土意识之花遍地开放。

  冲绳县前知事大田昌秀先生前年和笔者一起去北京途中曾对笔者说,“我拟重新研究琉球的历史,探寻冲绳未来发展的选择问题。就琉球独立学会成立(20135月)而言,毕竟此事关涉敏感,本人身份地位所限不好随意赞否,但年轻学者们客观公正、系统科学地进行学术研究,对探索琉球未来走向的精神值得正面地予以肯定和评价。”

  十字路口的冲绳将何去何从?

  种种情况表明,冲绳岛内出现了新变化。作为一个“复杂社会系统”,美军撤走或者冲绳实现理想的“独立”,都不那么直观易行。选项诱人,但具体到实践层面,大多数冲绳人会质疑和犹豫。

  一位民间有识之士对笔者说,冲绳被“编成”日本100多年,“回归”也已快50年,请问,在教育、福利、经济等关涉百多万人们安居乐业的基础层面,假如脱离日本,如何实现对接?财力从哪里来,胜算有几何……

  冲绳的自我意识结构已经不同于过去,他们认为自己是“冲绳人+日本人”,其中尤以年轻人为多。不过,迄今的许多认同调查均没有对琉球和冲绳加以区别,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和遗憾。笔者最近做过一项调查,在大多数冲绳年轻人中,自认为是“琉球人”的一个也没有,约有1/4对“琉球”有“记忆”,但都认为自己是“冲绳人”和“日本人”(注意,不是“大和人”)

  笔者对他们做了有关美军基地存废的调查,他们认为基地存在为好。这类意见又包括两种,一是认为美军走了,其他外国军队也会进来;还有人认为,反正日本政府不会让基地离开,与其这样,不如留下来,好好防范犯罪就行。还有人认为美军基地是一个观光热点,作为文化多样性的一个象征,像“美国村”的存在受到东亚特别是中国大陆和台湾游客的欢迎。

  “冲绳意识的凝集或许与冲绳人对基地问题的不满和愤怒有关系。日本政府处理不力激发的失落感,促使冲绳人寻求自立自主的道路”,一位来自日本本土的大学生这样对笔者说。实际上,“冲绳意识”所代表的主体,还是尽量在日本的框架内,尽量实现基地缩小、治外法权取消,即修改日美有关“美军地位协定”的内容。

  正处于十字路口、面临非确定性拐点的冲绳,在复杂的内外环境因素交互作用下,将如何做出选择呢?这实在是一个复杂而多变的难题。

  再看中国应该怎样对应。中国绝对是影响冲绳的一个因素。但有部分人士,民间的、官方或者学界的,仍直观、先入为主地看待冲绳。有个笑话讲的是一名来自清朝的要人穿越时空隧道来到北京,要坐飞机去琉球。飞机飞到冲绳上空,机上广播说很快就要到达冲绳县那霸机场了。结果这个清国人慌了手脚,连说错了、错了,我要到的是琉球,怎么到了什么冲绳。机长再三解释他也不听,飞机盘旋、等待,最后燃料将要耗尽,机长直叫:再不降落就只好掉在海里了……

  虽是笑话,但颇富哲理性,形容一些所谓专家自以为是,认为使用了“冲绳”一词就等于承认日本当年吞并琉球。笔者的调查表明,今天冲绳年轻人中,自认“琉球人”的一个没有,都认为自己是“冲绳人”。所以,面对相隔100多年的冲绳,不管是官民还是学界,需要放弃先入为主的观念,切实从“冲绳学”或“冲绳·琉球学”层面和视野出发,这样才能较好地把握冲绳的未来。(作者是华人独立学者、冲绳大学教授刘刚)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8 - 05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2-161918年11月11日,正在迅猛进攻的德国突然宣布投降,持续了4年之久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戛然而止。人们普遍评价,这是一场德国不败而败、协约国不胜而胜的战争。从那时起,关于德国战败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有实力不济说、美国参战说、“背后捅刀子”说等等。不过,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是1918年春天猛烈爆发、肆虐全球的“西班牙大流感”促成了德国人投降,致使一战提前结束。这是上帝出手的结果!德国一战三巨头(左起):兴登堡、德皇威廉二世、鲁登道夫不败而败一战期间,陷入两线作战的德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始终能冲能打,甚至到了战争后期,德军的“飓风突击”战术仍然能够快速突破协约国军队的堑壕防御,在东西两线甚至节节胜利。其中,在1918年3月,德国人成功迫使苏维埃俄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不但稳定住了东线战场局势,抢走了苏俄100万平方公里土地、5000万人口、54%的工业和3...
2022 - 07 - 27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26参考消息网7月26日报道 俄新社网站7月23日发表题为《西方打不赢俄罗斯,却想消灭俄罗斯》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编如下:西方又重拾了它的旧观念:如果在战场上或通过制裁无法击败俄罗斯,那么干脆消灭它。这个想法并不新鲜,但在目前情况下,西方实际上别无选择——必须针对这个永恒的俄罗斯问题做点什么,必须设定战略目标并朝着这个目标前进。没有了俄罗斯——西方便没有了麻烦。这合乎逻辑吗?扶植分离主义者由于不可能从外部消灭这个核超级大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办法是让俄罗斯人自己动手。西方曾投注于想象中的“颜色革命”(即动乱和内部政变),扶植亲西方的“好人”上台,让他们自己解散俄罗斯或将俄罗斯转变为一个邦联,但这一招并没有奏效。尽管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有人相信这一进程会延续下去,但事实正相反,俄罗斯开始收拾河山,恢复历史空间。于是,只剩下最...
2022 - 07 - 18
来源:《民国地平线》 2022-07-16世间所有的灾难原本都是意外,但若灾难发生之初由于体制性的原因而未能合理应对,那么小灾难就会变成大灾难。体制性灾难有三个共性:一是,对灾难的第一反应不是负责和应对,而是一致封锁消息,维护体制的光辉形象。二是,当体制发现不能解决问题,就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三是,灾难过后,必须全力修复受损的体制形象。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一线人员第一时间发现并上报。在威力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的爆炸面前,副总工程师竟一口咬定没有爆炸,并以开除威胁一线人员闭嘴。数百公里内,居民听到爆炸出来观望,在致死的辐射中惊疑不定。核电站管理层则忙着甩锅,副总工推给总工,总工又推给副总工。地方长官的最终指示,将旷世灾难在报告中变成了一场小火灾,无视常识和百万人的生命。既然灾难出现了,为什么要上下一致地封锁消息呢?因为...
2022 - 07 - 13
来源:《凤凰新闻网》 2022-07-12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7月12日报道称,如果有人怀疑西方对俄罗斯的真实用心,那么不妨看一下美国政府下设机构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又称赫尔辛基委员会)的官网。那里有该机构6月底在美国国会办的一场情况介绍会的报告内容,后者的名称便叫“对俄去殖民化”。报道称,这份报告的引言部分便浸润着浓郁的仇俄色彩。它提到:“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以及此前与叙利亚、利比亚、格鲁吉亚和车臣的战争,向全球展现了俄罗斯联邦的‘邪恶帝国’属性。它的‘侵略’表明,是时候讨论它的专断统治了,莫斯科控制了很多土著的非俄罗斯民族,克里姆林宫残忍地镇压他们民意的自我表达及民族自决。”文中写道,俄罗斯实在太大了,所以需要将这头“地缘政治怪兽”切割成很多小块,让它无法充当“西方文明的威胁”。报告的作者对展开这一行动的“道义及战略必要性”相当笃定。那么,他们的建议是什么?从其公布的一幅地图...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