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国家安全”的内涵与外延不断演进,传统的国家安全主要集中于军事与国防安全,如今的国家安全,除了国防安全,还有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以及文化安全等。梳理、回顾战争的历史,有利于深刻、全面理解国家安全内涵的演变。历史上,使用军事、动用战争的目的不外乎“抢女人、抢地盘、抢财富”,相对应的就是防止自己的“女人、地盘、财富”被异族、异国、异己的势力所抢。此外,欧洲、伊斯兰世界都发生过宗教战争,如“十字军东征”与“圣战”,但是这些都是一种披着“抢人心”的外衣,主要目的不外围绕“抢地盘、抢财富”打转转。战争的原本目的首先是“抢女人”。看过《动物世界》节目的人,很容易明白这一点。西方有名言,“克娄巴特拉的鼻子再高一点,世界将是另一幅模样”。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抢夺女人的战争已不多见,基督教“一夫一妻”制或许有杰出贡献。在一些伊斯兰国家,一个成年男子可以同时保留四个妻子,但是这个规章只对身强力壮的富裕男人而言,很多穷人连一个老婆也难养活。战争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抢地盘”,抢夺阳光下的地盘,拓展势力范围。这一目的驱动战争的历史沿革很长,直到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抢地盘”依然是主要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自决风起云涌,跨国贸易与跨国投资日益兴盛,殖民地、阳光下的地盘的意义明显下降。当今世界除了少数地区零星冲突外,为地盘打仗的国家越来越少。战争第三个主要目的是“抢财富”。人类文...
发布时间: 2019 - 02 - 23
浏览次数:389
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下,金融的两面性日益突出,一方面以传统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作为配置资源的重要手段,促进国民经济增长,助推世界经济繁荣;另一方面,以华尔街投资银行为代表的,作为劫掠财富的主要工具,损害大众福祉,威胁国家安全。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下,金融正由原来的服务实体经济异化为主导乃至控制实体经济,由原来的服务各类市场主体异化为服务少数政治强权,由原来的经济润滑剂异化为经济乱象之源。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下,金融越来越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风险防范越来越成为国家经济安全的核心,金融安全越来越成为国家安全的薄弱环节。一、国家安全的演变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国家安全”的内涵与外延不断演进,传统的国家安全主要集中于军事与国防安全,如今的国家安全,除了国防安全,还有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以及文化安全等。梳理、回顾战争的历史,有利于深刻、全面理解国家安全内涵的演变。历史上,使用军事、动用战争的目的不外乎“抢女人、抢地盘、抢财富”,相对应的就是防止自己的“女人、地盘、财富”被异族、异国、异己的势力所抢。此外,欧洲、伊斯兰世界都发生过宗教战争,如“十字军东征”与“圣战”,但是这些都是一种披着“抢人心”的外衣,主要目的不外围绕“抢地盘、抢财富”打转转。战争的原本目的首先是“抢女人”。看过《动物世界》节目的人,很容易明白这一点。西方有名言,“克娄巴特拉的鼻子再高...
发布时间: 2019 - 02 - 20
浏览次数:397
1979年,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1930-)出版了《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一书,乐观地认为,日本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30多年过去了,日本不仅没有赶超美国,反而在资产泡沫破灭后与美国的差距越拉越大。如今,一些国际国内好事者根据购买力平价(PPP)计算得出结论,中国经济总量GDP在2014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据此,有关“中国第一”、“中国时刻”的呼声越来越高,“2015:中国元年”、“21C:中国世纪”不时充斥各类媒体。对此,我们应当有清醒的认知。“美元陷阱”首先是GDP陷阱,经济增长陷阱,应告别出口导向,实现自主增长。从1985年起,经国务院批准中国建立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正式采用GDP对国民经济运行结果进行核算。然而,GDP是在中国国境内的所有生产总值,既包括中国人自己创造的、也涵盖外国人(资本)在华创造的生产总值。实际上,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越多,中国的GDP规模越大;美元资金流入越多,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越多,在过剩流动性催生下,房地产价格越高,GDP规模也就越大。因此,经济全球化下用GDP统计经济规模的水分太多,而所谓“美元陷阱”首先就是GDP陷阱。经济发展史一再揭示,GDP增加不等于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也不等于社会发展与国家强大,经济规模与国家综合国力并非就有必然的关系。清朝道光元年(1821年),中国仍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当时中国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比重超过...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6
浏览次数:381
1993年,中国实施第一次汇率改革,人民币兑美元由1993年12月31日的5.7:1调整至1994年1月1日的8.27:l,一次性贬值33%。很显然,中国接下了日本传递给“四小龙”的棒子,跟随“雁行模式”,走上了廉价劳动(努力压低工人工资)、廉价货币(货币贬值)、廉价环境(长期不计环境代价)——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道路,当然也就免不了要落入同样的“美元陷阱”。       从1994年起,中国始终保持经常项目顺差,为防止货币升值,持续的顺差不断地转换为外汇储备,由此导致世界经济史上前所未有的外汇储备增速与存量。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的外汇储备1993年(汇率改革)为210亿美元,2001年(加入WTO)为2120亿美元,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15280亿美元,2014年为38430亿美元,近乎以几何级数递增。以几何级数递增的外汇储备,带来近乎前所未有的泛滥的流动性。国际上,用来衡量一个经济体的货币供给量是否合适的M2/GDP的比率,中国在以上几个节点分别为0.98(1993年)、1.44(2001年)、1.52(2007年)以及1.93(2014年),这显示中国货币供给速度远远高...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17
二战后,日本在美国的占领之下开始艰难的经济复苏。朝鲜战争改变了东亚地缘政治格局,美国越发重视日本在东亚地区乃至世界政治与经济中的作用,不断加大扶植日本的力度。1952年,美国让日本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953年1美元兑360日元成为IMF的官方认定价格。低汇率为日本制造赢得了低成本竞争优势,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不断扩大,从 1980年的76.6亿美元增加到1984年的461.5亿美元,美元滚滚流入日本。为防止日元升值而削弱出口商品的竞争力,日本不断积累美元并持续购买美国国债。1976年日本持有美国国债不到2亿美元,然而到了1985年便超过130亿美元。       随着日美贸易失衡不断扩大,日美之间的经济摩擦也日益加剧。1985年9月,为平衡庞大的经常项目逆差,美国与日本、英国、法国、西德达成《广场协议》,后四国货币对美元大幅升值。《广场协议》后,美元指数由120以上快速下滑至80以下,其中日元兑美元由1985年9月的240:1飙升到1988年11月的121.85:1。然而,日元升值并没有逆转日美外贸趋势,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资料显示,日本从1985年起,连续26年保持经常项目顺差,到2010年累积顺差高达3.02万亿美元,而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在美元贬值后仅呈数年缩小,1991年出现小幅顺差,此后迄今,再也没有出现...
发布时间: 2019 - 02 - 02
浏览次数:70
美国前国务卿著名国际问题专家亨利•阿尔弗雷德•基辛格(1923~)有句名言,“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能源就控制了国家;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世界”。没有帝国之名而拥有帝国之实的美利坚,既想控制粮食、能源,又想控制货币,借以控制整个地球。       借中东乱局,控制能源,铸就“石油美元”。1973年10月,埃及在犹太教传统的斋戒日这天向以色列发动攻击,这就是所谓“赎罪日战争”,亦即“第四次中东战争”。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1960年成立)为了阻止其他西方国家支持以色列,宣布石油禁运,导致国际原油价格由每桶3美元飙涨至超过13美元。1979年,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推翻君主专制政体,建立伊斯兰共和国,为“两伊战争”(1980年9月~1988年8月)及第二次石油危机埋下了导火线,国际原油价格每桶从1979年的15美元上涨至1981年的39美元。       20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石油产量约占世界一半,但是在1970年代以前,国际石油交易的计价货币一直是多元的,...
发布时间: 2019 - 01 - 31
浏览次数:98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