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货币主权:被忽视的国之重器

日期: 2018-12-12
浏览次数: 111

来源:《金融的神话》

文/江涌、高寅

        捍卫国家主权、维护国家安全、实现国家发展是一个国家独立自主的基本要求,捍卫主权是维护安全、实现发展的基础。长期以来,国家主权中的领土、政治主权一直被高度重视。信息化、金融化、全球化使国家主权的内涵更加深刻,外延更加宽广,网络主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尤其是货币主权日益凸显。传统主权与新型主权相互交织,相互影响,令国家安全形势日趋复杂严峻。鉴于货币之于国家、金融安全之于国家安全的极端重要性,长期被忽视的货币主权,作为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被高度重视。

        一、货币主权内涵

        主权(Sovereignty),是一个国家独立自主处理自己内外事务、管理自己国家的至高无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权力,是国家的最重要属性,是国家在国际法上所固有的独立处理对内对外事务的权力。近代国家诞生后,国家主权概念比较狭隘,仅仅包括领土主权——国家以军事武力来维护领土主权完整。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发展,国家主权外延越来越宽广,其中经济主权的内涵最为丰富,成为国家主权中愈发凸显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主权、财政主权构成经济主权的主体。金融与货币不可分割,货币主权是金融主权的核心。

        货币主权主要体现在:国家能够根据实际情况自主选择货币的制作材料、面值、种类、印制以及发行数量,即货币发行权;国家能够对由货币派生出来的本国利率、汇率市场有相对独立的影响力与控制力;国家能够在面对货币攻击甚至金融危机时,有足够的应对冲击的能力;国家拥有独立货币政策,可以根据国内外经济动态作出不受外界干扰的货币决策;国家其他主权的维护需要货币主权作用的配合,该主权是其他主权发挥作用的必要条件;国家在参与国际金融货币合作时,有平等的话语权并有机会参与规则制定。

        货币主权是国家主权中非常细化的分支,就形式而言只是一类组成要素,但是由于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特殊性,以及货币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性,这就使得货币主权成为经济主权的核心、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当今世界,对货币主权认知不足,维护乏力,国家主权就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国家的发展与安全利益就无法实现。

        二、货币主权的极端重要性

        (一)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

        国家主权是一个国家赖以存在的基本前提,拥有独立完整的主权是实现发展与安全利益的坚实基础,只有牢牢捍卫国家主权才能有效维护国家安全。著名金融家乔治·索罗斯认为,掌握货币的人是最有权力的人。同样道理,掌握本国货币主权并能影响他国货币主权的国家是最有权力的国家。货币主权是国家主权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实现国家利益的重要工具与抓手。

        “不是每个国家在成立时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货币权力,国家货币主权是一个不断认识的过程。一些欧洲国家在2000多年前就出现了铸币,但开始是民间自铸,没有上升到国家权力控制的层面。” 长期以来,专家学者在研究分析国家主权时,通常总是以国家领土、政治、军事主权等为主题,更有一些自由主义者如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把主权看成是一种可笑的幻觉。很少会把货币主权作为国家主权的重要部分加以重点研究。恰恰是这类“关键忽视”导致了国家安全的“致命缺陷”,诸多国家在不断扩大开放——促进经济增长中落入金融殖民陷阱。

        如果说领土主权为主权国家提供了“地盘子”,军事主权为主权国家提供了“枪杆子”,那么货币主权则为主权国家提供了“钱袋子”。主权国家没有自己且充实的“钱袋子”作为支撑,一切发展及安全规划以及有效实施便无从谈起。在英美等金融资本主义的国家,货币主权被华尔街窃取——集中体现为中央银行的独立与私有化,成为金融资本集团实现私利的工具。在金融资本主义统治前提下,现如今努力反抗阶级剥削、争取民族独立的,轮到那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不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占领华尔街运动”不只是一般的阶级斗争,更有被压迫民族的反抗。鉴于形势复杂、任务艰巨,相关斗争反抗将会长期持续下去。

        (二)完全纯质的公共产品

        公共产品是“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商品:增加额外一个消费者的边际成本为零,且无法排除人们使用这种商品”,“能够便宜地向一部分消费者提供,但是一旦该商品向一部分消费者提供,就很难阻止其他人也消费它”。 货币主权属于一类公共产品。在一国,货币主权具有非竞争性,每一个公民乃至居民都能使用货币主权所衍生出的各种产品,如本国纸币、硬币、电子货币,增加一个人或减少一个人都不会对使用造成实质影响;货币主权具有非排他性,国家拥有货币主权所带来的益处能够惠及每一个公民乃至居民,比如使公民生活免于货膨胀的伤害,使企业和公民在稳定的汇率条件下进行正常的生产与生活,良好的货币金融市场促进经济增长与社会繁荣并且营造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有鉴于此,作为公共产品的货币主权必须也只能由国家来提供。与国防等公共产品不同的是,政府需要通过税收来获得一部分货币(包括所谓的铸币税),居民需要通过体力或脑力劳动来获得货币,企业需要通过经营管理来获得货币。

        (三)国家治理的有效保障

        国家治理包括经济治理、政治治理、文化治理、社会治理以及生态治理,是一国政府在主权基础上行使治权的完整体现。国家治理已经涵盖行政事务方方面面,但归根结底都是要以拥有独立的货币主权为前提保障。“秦统一币制的核心,是货币王室专铸,就是要把货币铸造权和货币流通管理权,用货币立法形式,收归中央政府掌管。这是封建君主权力的组成部分。为了防止地方诸侯残余势力死灰复燃,统一币制也是一项有力措施。” 金融家梅耶·罗斯柴尔德有一句名言:“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经济治理中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必须要以货币主权为根本,货币主权在经济治理中能得到最直接体现,有独立的货币主权才能有效实施独立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政治治理主要涉及政治、党派、民族等事务,也要以货币作为平衡各方利益的基本手段之一,独立的货币主权可以使本国有足够的财政来处理各类政治事务,不惟他国马首是瞻;文化治理体现了国家对文化发展方向的引导,通过政府资金投入的增加或减少,或有倾向行信贷政策,对公益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进行支持或抑制;社会治理是实现和谐社会的直接手段,凡是人民内部矛盾基本上可以使用或辅以货币手段加以解决,货币尽管不是唯一但是重要的经济手段;生态治理并非要管理自然生态,而是在尊重自然规律、保护生态环境基础上,积极改造自然为人类所用,货币是实现保护自然与改造自然的必需。“客观上,货币制度确实是能整合国家的经济力量中最强大的一个。” 可以说,没有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就没有独立自主的国家治理。作为金砖国家的重要成员之一的南非,在政权由白人向黑人过渡谈判中,非国大(ANC)最终接受了国民党(NP)保留财政部与中央银行权力的要求,结果接手的黑人政权在国家重大治理与关键建设上一事无成。

        在国家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要遭遇各种风险冲击,大国崛起无一例外都要经受多重危机的洗礼,包括来自国内外各种金融、经济、社会、政治等动荡与危机,所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全球化下,危机越来越多地表现为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则越来越集中于金融危机。国际经验与教训正反两方面深刻表明,只有独立的货币主权,才能有效防范与应对金融危机。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可以使政府当局审时度势,完全可以根据国情执行相应的应对举措,不受霸权国家和强势国际金融机构的威胁讹诈,“全世界所有的中央银行——在日本、欧洲以及美国——通过承担最后贷款人和金融系统稳定者的角色来应对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 。另外,“在纸币时代,国家主要通过在发行货币时征收发行税来获得收入” ,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使本国货币财富为本国所有,当面对敌手进攻(军事入侵或金融袭击)时,有充足的物资或资金从容应对,避免陷入大规模境外举债,避免在满目疮痍的战后再掉入归还高额本金加利息的陷阱。 

         (四)意识形态的独特体现

        国家是阶级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阶级性是其本质属性。帝国则是在阶级斗争基础上民族压迫的结果,有着明显的民族属性。国家与帝国都有自己的主导意识形态,反映统治阶级以及压迫民族的思想意志。货币主权则能够体现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世界货币则会体现某种帝国意识形态。农民起义军铸造货币的原因,“一是表明农民起义军政权的开始”,“二是割断同封建政权的联系”,“三是控制铸币权”。 作为当今世界的霸权国家,美国实际上具备昔日帝国的主要与基本特征,是一个没有冠名帝国的帝国,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不仅体现了美国统治阶级——华尔街与军工复合体——的意志,而且还体现了美利坚民族作为压迫民族的意志。

        货币主权在意识形态领域表现为:一是无论古今中外,拥有独立货币主权的国家所发行的货币,不管是金属货币还是非金属货币,在其表面都篆刻或印制有能反映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的符号,比如古币上的皇帝朝代年号、纸币上的领导人头像等。“铸币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实力的象征,跟旗帜一样,君主透过它来展示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力,告诉他的臣民,谁是他们的主子,因为透过这些铸币,他的头像传播到他的王国最僻远的角落。” 二是货币主权在不同的国家用以指导运用的意识意志不同。在发达资本主义强国,货币主权是其用以维护世界霸权、对他国进行金融剥削掠夺甚至殖民的工具;在广大发展中国家,货币主权则是它们为维护民族生存、社会发展、国家安全的最基本权利。三是对货币主权的控制力由货币当局执行,掌握在国家统治阶级手中,没有货币主权,国家统治阶级就失去了统治的基本前提与经济基础,将为异己力量尤其是世界强权所左右。“货币一越出国内流通领域,便失去了在这一领域内获得的价格标准,铸币、辅币和价值符号等地方形式,又恢复原来的贵金属块的形式。” 

        (五)大国崛起的国之重器

        著名外交家、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有过一句名言: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纵观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美国乃至日本等近现代国家的历史,不难发现,大国崛起都必须具有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大国崛起不仅体现在国家领土维护扩张、军事实力提升、经济发展繁荣、文化四海传播,更体现在对国家主权的维护。货币主权成为大国崛起之重器。只有拥有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国家才能不受外界干扰,制定适合本国发展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才能为本国各方面发展提供充足的财力支撑,才能在面对霸权挑衅时从容不迫地加以应对,才能更好地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平等地交往甚至进行一定程度的对外援助以争取更多的支持。

        货币不仅是主权独立的国家象征,货币主权更是大国崛起的必要条件。日本复兴的事例,非常具有说明意义。二战后,日本被美国占领,没有独立的领土、政治与军事主权,即便至今,日本都不能算是具有完整主权、真正独立的民族国家。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非常不利的条件下,日本迅速成长为一个令世界侧目的大国。关键在于,日本拥有一个独立的货币主权,日本央行只是日本财政部下属的一个机构,一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股份公司,财政部代表国家控制着55%的股份,其余45%的股份由日本各界持有,货币的发行、流通、监管主要都由日本人自己说了算。独立的货币主权是日本经济成功的关键,也是日本复兴与崛起的关键。

        在共同体中,有三种要素至关重要,不能市场化、私有化,这三种要素就是劳动力、土地、货币。“劳动力仅仅是与生俱来的人类活动的另一个名称而已,……土地不过是自然地另一个名称,……货币仅仅是购买力的象征,……三者之中没有一个是为了出售而生产出来的。劳动力、土地与货币的商品形象完全是虚构的”。 然而,三大要素都是在“极端人为性”干预下,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世界逐一成为商品,尤其是货币这一国之重器被私人拥有,成为商品,由此也就开启的灾难与毁灭之门。“一个自我调节的市场体系包含着一些非常不同的东西,即生产要素市场——劳动力,土地,货币的市场。因为这些市场的运行有毁灭社会的危险,所以共同体的自我保存措施便建立起来了,它要么是有意阻止这些要素市场的建立,要么是干扰它们的自由运行。” 共同体的正义社会力量为恢复货币的公共产品、国之重器的属性,必然与垄断资本集团展开殊死较量——“占领华尔街运动”只是这场较量的一个插曲与片段。

         (六)世界货币的基本条件

        世界货币是货币传统意义上的五大职能之一,在全世界数百种国家或区域货币中,能够称为世界货币的屈指可数。截至目前,美元、欧元、英镑是真正的世界货币,而日元等货币只能说是勉强的世界货币。拥有独立的货币主权是成为世界货币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要条件,SDR(特别提款权)有很好的国际货币声誉,但是很难切实扮演世界货币职能,关键在于缺乏货币主权的坚实基础。“政府干预货币一个非常明显的动机是从中获得收入” ,“纸币时代,国家利用其强制力使几乎没有任何价值的纸币成为了财富与购买力的价值代表” 。当国家主权货币成为世界货币后,在货币发行已经同发行准备(如黄金)脱钩前提下,货币发行量不受任何限制,能够向全世界正大光明地收取铸币税以及通货膨胀税。

        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把通胀归因为货币过量发行,他的名言是“通货膨胀永远是、而且在任何地方都是一种货币现象” 。货币主权的存在既能向全世界彰显本国货币受政府当局强有力控制,以本国经济政治等综合国力的信誉向全世界背书;也能使该国根据本国情况和世界政经形势,独立自主地对货币政策进行调整;还能使该国通过经贸所积累的货币财富不被强国经济殖民掠夺,为成为世界货币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

        三、货币主权陷阱

        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之下,各国的货币主权都面临着被侵蚀的威胁,对发展中国家货币主权构成最大威胁的是西方经济大国、金融强国,而对西方经济大国、金融强国货币主权构成最大威胁的则是金融垄断资本。金融垄断资本集团才是这个金字塔世界顶端的天使。

        (一)金融资本集团控制英美主权,操控英美政权

        牢执货币主权是一个国家立国、树威、称霸的必要条件。18-20世纪的英国——作为全球的“日不落帝国”——提供了典型范例。“1694年7月27日,第一家股份制银行英格兰银行获准成立,几个小时之后,董事会就决定了现金存款的收据样式,最终选择了三种,其中一种发展成为现代的英镑纸币。” 英格兰银行最初设立宗旨就是为了给英国对外战争最大限度地筹集军费,为攻城掠地提供源源不断的财政支持。然而,英格兰银行,这个作为大英帝国的中央银行,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影响国际金融与世界经济的世界最有权势的机构,实质由私人(伦敦城金融资本集团)掌控。

        控制,征服,借以剥削、压迫、奴役被控制征服的对象,是金融资本集团的本质属性。在成百上千年的探索中,金融资本集团发现,操控一国(从城邦国家到主权国家)政权,使国家机器为集团利益服务,是金融资本集团实施控制与征服的捷径。掌控一国货币主权,是金融资本集团操控一国政权的关键。而通过独立的中央银行设置,是窃取一国货币主权的秘诀。

        伦敦城的资本力量经由英国国家力量——英格兰银行(名义上是英国国家的实际上是伦敦城的)控制货币主权这个强有力武器,以英联邦国家为基础组成了英镑集团,“1860-1914年,全球贸易的60%以英镑标价和结算。1913年年末,在全球的外汇储备中,超过50%是英镑。英镑成为第一个贴着一国标签,却又可以在世界上流通的主权货币” 。英镑成为当时当之无愧的世界货币。

        金融资本集团与国家统治集团既相辅相成,又相生相克。在英国,金融资本集团经过长期渗透(给政府贷款、买爵、联姻等方式)使自己成为统治集团的一部分。当金融资本集团利益与国家利益相一致的时候,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国家因为有了金融资本集团的内核驱动而不断膨胀,金融资本扩张加速大英帝国扩张。但是,帝国的生长与衰退有自己的规律,因此金融资本不可能长期寄生、依赖一个国家,在大英帝国走向衰退的时候,必须安排好后事,寻找培育下一个寄生对象(宿主),这就是美国。这种借宿迁移与霸权接力已经在意大利城邦(威尼斯与热那亚)、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与葡萄牙)、荷兰进行了数个世纪。

        后起的美国由此在重复英国、荷兰、西班牙等国的当年故事。在建国初期,美国没有统一的货币发行机构,地方政府各自为政,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更是无从谈起。1792年美国《铸币法案》颁布,代表美国信用的美元诞生。但是,美元的铸造发行依然由各州自行决定,美国联邦政府并未掌控货币主权。一旦国家金融遭受重创时,不得不借助诸如摩根等华尔街私人财团力量进行援助。美国国内金融市场的整合包括美元的确立,金融资本集团居功至伟。但是,华尔街有着清晰而且巨大的集团利益,更有着惊人的行动能力,正是利用(更有研究说是“制造”)金融危机,导致美国联邦政府屈服,由此于1913年成立美联储——美国中央银行诞生。很显然,美联储是英格兰银行的翻版,由此华尔街控制了美国货币主权,控制了美元,进而操控着美国政权。国际权力由大英帝国转移到“美帝国”,世界历史或国际关系学界视之为了不得的大事件,然而就金融资本发展史来看,实际上只是金融资本集团将权杖从左手转给右手,由老子交给儿子,跟先前的荷兰与英国之间的交接没有什么两样。

        两次世界大战使得远离战场的美国坐收渔翁之利,实力大大增强。美国以美元为标识的债权债务遍及欧洲大陆,形成了一直延续至今并仍旧非常重要的欧洲美元市场。如果说美联储的建立,标志着华尔街正式控制美国货币主权,那么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确立,则标志着华尔街借由美国主权与国家力量向国际拓展,取得国际金融领域的主导权——国际关系学界称之为美国霸权。作为世界的新霸主,美国在军事经济等多个领域都超过英国,今日的美联储比昔日的英格兰更接近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其基准利率的升降会在国际金融市场引起波动甚至是轩然大波,直至影响世界经济。尽管在世界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硬实力、软实力与巧实力全盘用上,但是“美帝国”的权威、权力、有效统治管治范围、持续时间等帝国指标,远远不如昔日的大英帝国。一代不如一代说明,金融资本集团愈发贪婪,胃口越来越大,主权货币进而主权国家为金融资本集团提供征服、扩张之手段平台功能在不断削减。

        (二)越来越多的国家或地区落入货币主权陷阱

        早先市场的逻辑就是交换的逻辑。资本主义诞生以后,市场的逻辑就是资本的逻辑。蔚为大观的全球化是资本主义的国际化,市场的逻辑就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逻辑。“如果允许市场机制成为人的命运,人的自然环境,乃至他的购买力的数量和用途的唯一主宰,那么它就会导致社会的毁灭。” “如果听任市场经济按照它自己的规律发展,必将产生巨大而持续的灾难。” 那些对市场机制认知不清、热情拥抱全球化的国家和地区,会削弱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进而会使本国政府无法制定独立自主的货币政策,听任自由市场——国际金融资本——为所欲为,在赢得一时的虚假繁荣之后(经济泡沫),会丧失对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驾驭引导能力,加速本国经济衰退步伐,直至泡沫经济破灭,更为悲哀的是极有可能成为金融资本的殖民地。

        南非在摆脱西方殖民者统治并取得政治上形式独立后,其当局为了获得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高能资本和先进技术,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改革要求一一允诺,并且全面开放金融业,使国际资本充斥本国货币金融市场。南非在摆脱残酷的旧殖民统治枷锁之后,由于失去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而陷入了新的经济金融殖民陷阱。多年来,南非经济增长率在低速中徘徊,贫富差距惊人、两极分化严重。1960-1992年南非人口出生时的预期寿命从49岁增长到62.3岁,从1993年开始一直下降到2006年的51.6岁,至2014年才缓慢增长至57.2岁。 1913-1950年南非人均GDP增长率为1.25%,1950-1973年为2.19%,而1973-1998年居然降至-0.32%。 有鉴于此,有媒体称南非是“金砖国家”中最没有黄金光泽的砖头。

        阿根廷从1991年就开始实行以新自由主义改革为核心的货币局制度,将阿根廷比索的发行以美元外汇为基础,同时为保持汇率稳定,利率也同美国保持一致。从此,阿根廷货币政策职能惟美联储马首是瞻,独立自主更是无从谈起,自动缴械投降国际金融资本集团。由于长期紧跟美元,“新经济”(实质是干掉苏联、窃取苏联人民财富而带来的经济繁荣)导致美元持续升值,阿根廷比索跟着大幅升值、出口不断萎缩,外汇收入剧减;不能轻易发行货币导致对外举债大幅度增加,阿根廷1990年外债总额为627.3亿美元,1998年则攀升至1440.5亿美元。 1992年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为6280美元,10年后的2002年竟减少到3930美元。 2002年货币局制度在阿根廷再也无力维持,终于寿终正寝了。

        欧洲一体化,曾经是主权削弱的一个重要示范,引来经济学界、政治学界、国际关系学界的一片叫好,并预言甚至断言,主权弱化尤其是货币主权弱化是未来世界的一大趋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经济与社会矛盾的积累,欧元区内的各国以放弃货币主权为代价,丧失独立的货币政策,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未起到实质上好的效果,反倒是2009年后的欧洲债务危机使欧元区内部分裂的呼声越来越大。国家内部独立的财政政策与已经丧失的货币政策构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很显然,有关主权弱化尤其是货币主权弱化是世界大势之预言,言之过早,过于乐观。

        由于对主权认识模糊,中国收回香港主要是领土、政治与军事之传统主权,经济主权中的财政主权——由于英资背景的大地产商控制土地财政——主要掌握在英国人手中,货币主权——经由货币局制度以及金融管理部门人事安排——主要掌握在美国人手中,由此使得特区政府陷入了类似南非的非国大——因主权缺陷而治权不足——之困境,导致相关施政一筹莫展,由此积累的经济问题与社会矛盾越来越多。

        四、结语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货币主权之于国家而言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只要货币没有消失,国家还没有消亡,货币主权就成为一个国家独立自主的重要象征。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全球化与经济金融化仍将持续,金融资本集团通过货币主权对主权国家的操控越来越广,影响越来越深,但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国民正在觉醒,社会反弹、阶级反抗不断加剧。广大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随着经济增速不断放缓,开放中暴露出的金融风险会不断增大,货币主权被侵蚀弱化的弊端将不断呈现。因此,要在未来国际竞争与风险应对中占据先机和主动,掌握国际金融话语权,制定国际金融规则,国家就必须高度重视货币主权,捍卫独立自主的货币主权,使其真正成为大国崛起之重器。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9 - 01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江涌,1969年生,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副巡视员,主持、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随笔数百篇,著作多部,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国防大学、浦东干部学院等地讲座逾百场。  研究方向:主要从事经济、社会、文化等国家安全以及世界经济理论研究。  出版专著:《道路之争——工业化还是金融化》、《安全也是硬道理》、《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中国困局》、《猎杀“中国龙”》、《国际实现社会和谐的经验与启示》。
2019 - 01 - 02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占据明显优势和主导地位。资本主义从诞生之日起,便“以血与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 。在从自由竞争向国家垄断迈进的进程中,资本主义发展依次经历了商业资本主义、产业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三个阶段。金融资本主义作为当代世界资本主义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已经渗透扩张至世界经济所有领域,每个角落。正是在经济金融化的作用下,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已然蜕变为赌场资本主义。一、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一)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两种划分形式14世纪至15世纪,得益于东西方的经济技术文化交流,欧洲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有了明显提高,部分农业劳动者游离出来,从事工商业生产经营活动,由此增加了可供交换的商品,促进了各行业分工合作范围的扩大,商品经济进一步发展。在地中海沿岸和西北欧部分地区,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开启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圈地运动、殖...
2018 - 12 - 29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正式拉开资本主义时代帷幕。此后兴起的工业革命,使得工业资本取代商业资本的主导地位,促进了资本主义大发展大繁荣。20世纪之交,金融资本又取代工业资本成为引领资本主义发展方向,并日趋牢固地控制着商业资本与工业资本,成为垄断集团操纵经济社会政治的工具。资本主义从此由商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迈入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内部的固有矛盾因为金融资本的统治而更加扩大与深入,并使之趋向更加不可调和。相比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的无产阶级,金融资本更有可能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一、传统资本合力催生金融资本(一)传统资本:传统资本主义发展的主要动力在政治经济学范畴中,资本按照所处的不同发展阶段、具体形态以及在生产剩余价值中的作用,可以被划分为商业资本...
2018 - 12 - 26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现代金融主要是英美金融模式,即资本市场导向模式。当今世界话语权主要掌握在英美手里,因此多年来,该模式近乎被渲染为国际金融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世界经济发展的不二法门。那些逐渐丧失主体性与判断力的国家,从政府高层、企业高管,到专家学者和新闻媒体,对现代金融顶礼膜拜,趋之若鹜,把英美模式吹嘘得神乎其神,制造出一系列神话。这些神话极度夸大现代金融的积极作用,认为现代金融能够促进一切、发展一切、拯救一切,只要与现代金融相结合就能够点石成金、变灰暗为光明、化腐朽为神奇,现代金融俨然成为哈利波特的“魔法手杖”。然而,在英美,在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实反复印证:现代金融促进经济稳定与增长的作用越来越小,而用于投机掠夺、暴富敛财、加剧经济动荡的功效越来越大。传统金融的核心要义是服务实体经济,现代金融的明显趋向是控制实体经济,自成一体...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