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中国金融战略缺乏,金融风险凸显

日期: 2019-03-02
浏览次数: 310

一段时期以来,中国经济遭遇热钱肆虐、通胀上升、泡沫膨胀、市场震荡等系列乱象。由于资产证券化、经济金融化、金融自由化不断推进,因此透过各类经济乱象的表征都可以看到金融因素的影子,由乱象与影子的关联不难推理出,中国金融发展模式不当,金融战略模糊,是中国经济与社会乱象的根源。


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金融以美为师紧密相关。近些年来,中国金融发展以华尔街为样板,有模学模,有样学样。看看中国的证券公司、私募基金等影子银行,近乎都在重复华尔街机构的功能与角色。中国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影子银行的老总,坐拥数以千万计的年薪,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些机构、这些金融家对社会经济、对国家财富创造真的有什么贡献。不仅没有什么贡献,反而对社会和谐、对国民经济健康与可持续发展的危害越来越大。影子银行巨额收益多半是他们采用华尔街的手法敛来的,是对实体经济、社会大众巧取(如吹大资产泡沫)豪夺(如自营业务)而来的。


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金融不当改革与不当开放紧密相关,与国际金融资本在中国扩张、肆虐、剪羊毛紧密相关,与相关金融利益集团枉顾民生、国家利益、社会和谐紧密相关。在中国城市化、工业化处于鼎盛的发展阶段,金融的扩张尤其是国际金融资本的在华扩张,导致中国经济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日益严重,由于金融等虚拟经济回报(百分之几百的利润率)远远高于实体经济回报(利润率一般不超过百分之十),即所谓“刺绣纹不如依市门”,于是很多实业家、企业家纷纷变卖企业,从事虚拟活动,成为食利阶层的一员。如此,导致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实体经济越来越冷,虚拟经济越来越热。实冷虚热,严重不利于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相关的财经人士对金融本质的理解紧密相关。多年来,中国财经人士只关注或更多地关注,金融配置资源的功能对经济的积极作用,而有意或无意忽视、不愿直视金融正在成为一种劫掠财富的手段,没有深刻认识金融的两面性,华尔街的金融人士、金融机构的两面性。这种两面性,如果刻画得更露骨一点,就是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中国很多财经人士喜欢“金融天使”的正面,看不到或不愿意直面“金融魔鬼”的背面。也许是文化差异,魔鬼的形象在中国知识分子那里也不是太差,《聊斋志异》里面描述的狐仙鬼怪不仅不可憎,而且还挺可爱,因此中国财经界人士并不忌惮“与魔鬼打交道”,与魔鬼们称兄道弟。


当前,金融不安全因素主要来自两大方面:一是金融体系尤其是货币体系能否正常运行;二是金融是否被异己或垄断力量所控制。中国金融界普遍认为,中国金融不安全,主要来自金融体系尤其是货币体系能否正常运行,中国并不存在金融被异己或垄断力量所控制所带来的安全问题。因此,在中国金融监管当局那里,金融市场稳定就是金融安全,金融体系正常运行就是金融安全,如此金融战略的核心、重点都是围绕金融稳定与正常运行而设计、规划与建立相应机制。


发明“政治经济”一词的法国经济学家蒙克莱斯蒂安(1575-1621)早在17世纪初就认为,“若将经济与政治分离开来,必会使主要部分与整体剥离”。 实际上,长期以来,饱受自由主义侵蚀的中国财经界有意将政治与经济分开,战略与战术模糊。国际经济博弈、金融竞争,离开政治不可能有战略。老谋深算的美国战略家基辛格博士有句名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世界。当今美国既想控制石油,又想控制粮食,还想控制货币,借以控制整个世界,这就是美国的战略。基辛格的战略刻画也被另一位大战略家前美国政治学会会长、哈佛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塞缪尔•亨廷顿所推崇,他认为,后冷战时代西方要控制世界的14个战略要点,其中第一条是“拥有和操纵着国际金融系统”;第二条是“控制着所有的硬通货”;第五条是“主宰着国际资本市场”。 


其实,金融异化的核心就是控制,金融控制决定资产定价权、金融话语权,最终决定利润、利益分配与支配权,决定博弈双方,谁是刀俎,谁又是鱼肉。金融大鳄于斗室谋划,国际战略家运筹帷幄,主要就是“控制”;后进国家、弱小国家的金融安全的核心就是免遭“控制”。透视历史上的金融危机、环视当今各类金融险象,那些遭遇金融危机、深陷金融险境的经济主体,无不是在“金融深化”——市场化、自由化、国际化的旗帜下,逐渐失去对本国金融的控制。因此,金融安全防范与维护越来越集中到“控制”层面,金融理论思想的控制、金融决策与政策的控制、金融人才队伍的控制、金融市场交易的控制、金融资产价格的控制等直接关系到金融主权与金融治权、关系到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这些必须集中国家智慧与力量,在战略层面进行谋划与布局。


迄今,中国金融安全战略一直由相关金融部门制定,而相关金融部门制定的金融安全战略,实质不过是以金融市场风险防范为主要内容的技术操作,远远不是什么战略。否则,中国就不会眼睁睁掉入“美元陷阱”;不会再人民币汇率问题上遭受美国周期性敲打;更不会被华尔街金融机构卖了,还乐颠颠替人家数钱。总而言之,中国如果有一个清晰的金融安全战略,那么中国就不会对美金融博弈(美国将其上升为货币战争),且战且退,屡战屡败。中国主流财经人士应当谦虚谨慎,学哲学,懂政治,讲战略,切实维护好国家金融安全,不辜负党与人民的重托。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9 - 01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江涌,1969年生,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副巡视员,主持、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随笔数百篇,著作多部,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国防大学、浦东干部学院等地讲座逾百场。  研究方向:主要从事经济、社会、文化等国家安全以及世界经济理论研究。  出版专著:《道路之争——工业化还是金融化》、《安全也是硬道理》、《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中国困局》、《猎杀“中国龙”》、《国际实现社会和谐的经验与启示》。
2019 - 01 - 02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占据明显优势和主导地位。资本主义从诞生之日起,便“以血与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 。在从自由竞争向国家垄断迈进的进程中,资本主义发展依次经历了商业资本主义、产业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三个阶段。金融资本主义作为当代世界资本主义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已经渗透扩张至世界经济所有领域,每个角落。正是在经济金融化的作用下,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已然蜕变为赌场资本主义。一、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一)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两种划分形式14世纪至15世纪,得益于东西方的经济技术文化交流,欧洲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有了明显提高,部分农业劳动者游离出来,从事工商业生产经营活动,由此增加了可供交换的商品,促进了各行业分工合作范围的扩大,商品经济进一步发展。在地中海沿岸和西北欧部分地区,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开启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圈地运动、殖...
2018 - 12 - 29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正式拉开资本主义时代帷幕。此后兴起的工业革命,使得工业资本取代商业资本的主导地位,促进了资本主义大发展大繁荣。20世纪之交,金融资本又取代工业资本成为引领资本主义发展方向,并日趋牢固地控制着商业资本与工业资本,成为垄断集团操纵经济社会政治的工具。资本主义从此由商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迈入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内部的固有矛盾因为金融资本的统治而更加扩大与深入,并使之趋向更加不可调和。相比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的无产阶级,金融资本更有可能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一、传统资本合力催生金融资本(一)传统资本:传统资本主义发展的主要动力在政治经济学范畴中,资本按照所处的不同发展阶段、具体形态以及在生产剩余价值中的作用,可以被划分为商业资本...
2018 - 12 - 26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现代金融主要是英美金融模式,即资本市场导向模式。当今世界话语权主要掌握在英美手里,因此多年来,该模式近乎被渲染为国际金融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世界经济发展的不二法门。那些逐渐丧失主体性与判断力的国家,从政府高层、企业高管,到专家学者和新闻媒体,对现代金融顶礼膜拜,趋之若鹜,把英美模式吹嘘得神乎其神,制造出一系列神话。这些神话极度夸大现代金融的积极作用,认为现代金融能够促进一切、发展一切、拯救一切,只要与现代金融相结合就能够点石成金、变灰暗为光明、化腐朽为神奇,现代金融俨然成为哈利波特的“魔法手杖”。然而,在英美,在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实反复印证:现代金融促进经济稳定与增长的作用越来越小,而用于投机掠夺、暴富敛财、加剧经济动荡的功效越来越大。传统金融的核心要义是服务实体经济,现代金融的明显趋向是控制实体经济,自成一体...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