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江涌:国际资本会大量涌入中国吗

日期: 2020-04-23
浏览次数: 13

来源:《环球时报》2020年04年23日

在新冠疫情袭来之前,由人流、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这四大流动汇聚而成的全球化滚滚洪流,业已出现日趋严重的去全球化趋势。作为全球化旗手的美国,竟然掀起“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声浪,世界经济风险在华盛顿发起的贸易战与退群潮中不断增加,国际资本亦如惊弓之鸟。

疫情之前,“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解决诸多问题的总钥匙”等名言耳熟能详。但是,新冠袭来,世界经济乃至国际格局正由发展与安全这两大力量牵制的趋势愈发明显。发展欢迎全球化、顺应全球化并促进全球化,安全则反其道而行,逆全球化、去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疫情更加凸显安全的重要。安全如果是1,发展就是在1后不断加0,若失去了1,再多的0也没有意义。

疫情是一场危机,是人的安全危机,也是国家安全危机。新冠病毒感染者不分种族、肤色、语言、宗教和国界。疫情显示,战疫主体是国家,由国家组织人力、物力、财力奋起抗击。但是,各个国家此前依照全球化国际分工,将产品(包括防疫物资)配置到成本低的偏远地区生产,而后长距离运输供给;同样出于降低成本考虑,政府尽可能减少物资储备,诸多企业甚至实行零库存。如此,疫情突袭,缺乏物资储备,也无力及时拿到救急物资,于是抗疫初期大多都乱成一团。

有鉴这样的深刻教训,此前的“全球化发展”很可能被今后的“民族化安全”所取代,民族资本会重于跨国资本。重要防疫物资、日常生活必需品及其他关乎国家安全与人的安全的产品,会纷纷依靠自己生产自己消费,就近生产就近消费。当然,如果一个问题被安全化,那么它就超越所有问题而成为优先目标。从经济视角来看,就是不计成本,不惜代价。显然,原本一身轻装的国际资本要在民族化、安全化的约束下负重前行。若果真如此,在全球化下形成的国际分工概念与规则将被格式化。

世界经济列车不止有了发展油门,更有了安全刹车,未来似乎可以更好、更平稳地运行,但不幸的是,全球化轨道出了问题。全球化的趋势性与周期性之争又被显露出来,经济史学家所论证的周期性比趋势性更有说服力,想必会得到广泛关注,而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一边倒地认定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趋势性。此轮全球化由美国主导,或称金融资本全球化,正在按下暂停键,抑或就此终结。新一轮全球化如何重启?怎样运行?又将有什么特征?近乎都是未定之数。百年未有之变局,国际资本何去何从?

资金全球大流转,尤其是金融资本国际扩张,是此轮全球化的最显著特征和最积极动力。疫情冲击下,粮食危机、通货膨胀、经济衰退、社会动荡等次生灾害会频繁发生,这会加剧放大疫情的冲击力。危机之下,避险胜过趋利。作为疫情“震中”的欧美,会失去昔日国际资本安全岛的角色。中国因为率先控制住疫情,外加此前中国在经济金融领域一系列扩大与深化开放的措施,会使很多人认为,中国无疑会吸引大量国际资本。

然而,问题不会如此线性,国际资本是否会涌向中国,还要综合中国潜在的险与蕴藏的利。就目前来看,资本涌向中国的凶猛态势还没有发生。人民币没有出现明显的升值势头,相反还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因为美国经济告急,企业告急,纷纷赎回海外投资,换回美元,以解燃眉之需。

未来中国的发展前景尚有诸多不确定性:中国的疫情能不能根本好转,有没有可能出现二次暴发?美西方还有其他国家对中国所谓“隐瞒疫情”的“索赔追责”将如何演变?中国还有多大的经济潜力,特别是外向型经济下还有多大的出口潜力?在疫情暴发之前,美西方一面再工业化,一面努力使国家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脱钩,未来这两个方向的努力想必还会持续并加码。中国多年来一直欢迎能够提高国家生产力的长期投资,不欢迎短期投机热钱,由疫情冲击而导致的系列大危机之下,全球严重过剩的则是热钱……以上种种,均是国际资本涌向中国的顾忌。

目前中国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的广度与深度,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近似。倘若任由国际资本涌入而大水漫灌,中国相关资产价格会大幅度提升,经济泡沫化增长速度会加快,由此带来一时的经济红利与荣景。国际金融资本从来都是双刃剑,如果你能驾驭、能消化,负面效应就会少一点;倘若不能,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实际上都做不到,等待的结果就是危机,一地鸡毛。所以,对可能涌来的国际投机资本,中国要慎之又慎!(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9 - 01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江涌,1969年生,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副巡视员,主持、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随笔数百篇,著作多部,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国防大学、浦东干部学院等地讲座逾百场。  研究方向:主要从事经济、社会、文化等国家安全以及世界经济理论研究。  出版专著:《道路之争——工业化还是金融化》、《安全也是硬道理》、《资本主义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中国困局》、《猎杀“中国龙”》、《国际实现社会和谐的经验与启示》。
2019 - 01 - 02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占据明显优势和主导地位。资本主义从诞生之日起,便“以血与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 。在从自由竞争向国家垄断迈进的进程中,资本主义发展依次经历了商业资本主义、产业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三个阶段。金融资本主义作为当代世界资本主义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已经渗透扩张至世界经济所有领域,每个角落。正是在经济金融化的作用下,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已然蜕变为赌场资本主义。一、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一)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两种划分形式14世纪至15世纪,得益于东西方的经济技术文化交流,欧洲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有了明显提高,部分农业劳动者游离出来,从事工商业生产经营活动,由此增加了可供交换的商品,促进了各行业分工合作范围的扩大,商品经济进一步发展。在地中海沿岸和西北欧部分地区,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开启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圈地运动、殖...
2018 - 12 - 29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正式拉开资本主义时代帷幕。此后兴起的工业革命,使得工业资本取代商业资本的主导地位,促进了资本主义大发展大繁荣。20世纪之交,金融资本又取代工业资本成为引领资本主义发展方向,并日趋牢固地控制着商业资本与工业资本,成为垄断集团操纵经济社会政治的工具。资本主义从此由商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迈入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内部的固有矛盾因为金融资本的统治而更加扩大与深入,并使之趋向更加不可调和。相比工业资本主义时代的无产阶级,金融资本更有可能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一、传统资本合力催生金融资本(一)传统资本:传统资本主义发展的主要动力在政治经济学范畴中,资本按照所处的不同发展阶段、具体形态以及在生产剩余价值中的作用,可以被划分为商业资本...
2018 - 12 - 26
来源:《金融的神话》文/江涌、高寅现代金融主要是英美金融模式,即资本市场导向模式。当今世界话语权主要掌握在英美手里,因此多年来,该模式近乎被渲染为国际金融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世界经济发展的不二法门。那些逐渐丧失主体性与判断力的国家,从政府高层、企业高管,到专家学者和新闻媒体,对现代金融顶礼膜拜,趋之若鹜,把英美模式吹嘘得神乎其神,制造出一系列神话。这些神话极度夸大现代金融的积极作用,认为现代金融能够促进一切、发展一切、拯救一切,只要与现代金融相结合就能够点石成金、变灰暗为光明、化腐朽为神奇,现代金融俨然成为哈利波特的“魔法手杖”。然而,在英美,在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实反复印证:现代金融促进经济稳定与增长的作用越来越小,而用于投机掠夺、暴富敛财、加剧经济动荡的功效越来越大。传统金融的核心要义是服务实体经济,现代金融的明显趋向是控制实体经济,自成一体...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