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历史 News
学术·人生
中国道路与儒家的未来重建文化归属感和人与土地的精神联系花前月下尽乡愁中国社会与文化的乡土性中国文化是我的精神家园寻求安置精神主体的资源与道路中国传统与普世价值重建家庭的意义与挑战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7
浏览次数:1241
文章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1-172006年,在安徽大学的第三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我错过舒浩伦的《乡愁》,那时候,我以为《乡愁》也是另一个“老上海”牌故事。六年后第一次看到这部片子,我深为自己几年前没看这部片子感到遗憾。舒浩伦是反感那种把石库门拆下来嫁接到新天地上、把老上海变成文化符号的时尚的,他返回自己一家三代居住过、即将被拆迁的石库门,寻找记忆中的少年时光,一个私人的、充满人情味和朴素日常乐趣的上海石库门一点一点复现,即将消失的空间凝结着时间和记忆。这部影像抒情诗拍出了一个时代城市人的普遍遭遇——我们生活在“拆”的年代,贾樟柯的《小武》里汾阳老县城在拆,宁浩的《疯狂的石头》里,无以为继的传统工厂的地盘被房地产商垂涎,陈凯歌的《百花深处》是一个已经毁损、只存在于幻觉中的老北京,在城市扩张和重建的进程中,我们都在自己的国度被再造成一代移民,不断被迁徙,并永远地失去故乡。“城市发展的速度太快,要拿到一张准确的地图几乎不可能,每个礼拜必须新印一份修订版才行。”上个世纪,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这样描述巴西城市圣保罗,这样的描述适用于当代中国,“太快”似乎是发...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7
浏览次数:971
文章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1-17公元761年的早春,寓居蜀地的流浪诗人杜甫在他的草堂中收到了一封来信,信是王维的密友裴迪所寄,文人之间鱼雁往来,自然免不得附赠一两篇诗文。杜甫将裴诗细读了一通,心有戚戚,想到山河凋敝(彼时正值“安史之乱”),故土难回,亲友难能相聚,不禁百感交集。在异乡料峭的春风里,老杜为裴迪回信并和诗一首,这首诗在他平生所作的无数诗篇中堪称独特: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大约裴迪在诗信中感叹未能亲手折下一枝眼前的早梅寄给杜甫,杜甫于是回信安慰他:您没给我寄就对了,咱千万别学南北朝人陆凯范晔那一套,您若真寄给我一枝梅,我看着它就得更想家,就得更伤神,让我这糟老头如何承受得了!据《荆州记》载:“陆凯与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赠诗曰:‘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在古代,文士互相遥寄花花草草是一贯的高雅情调和优良传统,有时候一枝花草寄去,寄回来的就是一份无价珍宝。比如宋代,别人寄给苏轼一些野果,苏轼随手就写出大名鼎鼎的《覆盆子帖》;有人给蔡襄寄去几枝山花,蔡...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7
浏览次数:1558
出自:明报2012.1.15 作者:安徒  近日中国知名作家韩寒,在网志上发表一系列文章:既谈革命,又说民主,再论自由。文章洋洋洒洒,引起争论甚大,韩粉留言讨论数以万计,也触发国内外左派右派大辩论。自由派和同情维权人士,认为在〈谈革命〉一文中的韩寒拒绝革命,只谈改革,观点保守,结论是韩寒已经变质、投诚,被建制收编,对此他们大表失望。不过,认为韩寒依然是往往那个韩寒的,多半更喜欢韩寒在〈要自由〉一文中,要求创作自由、新闻自由的立场表白,并谓如果情况一直没有改善,自己会每年去文联、作协的大会抗议。平情而论,如果以思想水平来评价,韩寒这种反对激进革命,只求从个人切身的问题出发,争取一点一滴改革空间的改良主义,并无任何惊天动地的创见。再以内地严苛的审查制度来说,韩寒的言论更好像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擦边球」写作,以反对危害政权的激烈革命那种(若真似假)的姿态,换取可以畅论争取自由价值的安全空间,甚至轻轻发出鼓励行动的呼召。能够引起这番激烈争论的,端在于韩寒独有的青年领袖、文化明星的地位。过去韩寒的杂文针砭时弊,呼应青年反叛情绪,以调皮、机智而又不失言之有物的姿态,广受欢迎。不单声誉日隆,更具高度市场价值。及至后来成为国际知名的风云人物,人们不但寄望于他领导青年思想,更有不少对中国国情隔膜者,想透过韩寒来了解中国青年的思想感情动态。于是,韩寒的一举一动都受注目。 中国特有文化名星显然,韩寒这种...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6
浏览次数:1122
作者 许礼平 出自:苹果树下周刊 2012.1.15京华前辈中,能以粤语交流无间,首数黄苗子先生。我份属晚辈,不敢随人作声声唤:「苗子、苗子」,而我是习惯尊称之为「公」,称「苗公」。苗公待晚辈也毫无架子,非常诚恳、和蔼,遇事谆谆善诱,令人相处舒服,如沐春风。苗公广东香山人,其尊人黄冷观与孙中山有同志同乡之雅。祖父黄绍昌系广东名儒。苗公小时随父移居香港,住中环砵甸乍街近海傍的一幢唐楼,据其忆述当时儿时玩耍,是常到附近码头梯级近海面处看鸡泡鱼(河豚)。家居对面有家域多利戏院,苗公时常帮衬,于其印象最深的是一出《龙爪大盗》,主角戴黑眼罩,披斗篷,锄强扶弱,威风凛凛,令他非常佩服,彷佛长大要做这样神气的侠客。苗公父亲黄冷观主编《大光报》,经常让苗公送稿,所以早岁已与许多文化人接触,如黎工佽、黄天石、劳纬孟、岑维休等。家中书刊甚多,苗公就专挑左翼的来读,父亲看在眼里,尝慨言,此子一出鲤鱼门,定变共产党。不过,苗公出了鲤鱼门,却没有变成共产党,反而成了地地道道的国府官员,并且在领导核心参与机要。事情的缘由是:一九三一年,一二八日寇侵沪。苗公离家出走,要奔向上海参加抗日。先躲在老友黄般若家,由般若代购去上海的船票。「猫仔」(苗公乳名)失踪,老父无从追寻,大哥祖芬虽然略知一二,却不拆穿,只待船开出后才报告,那黄冷观老太爷只得拍电报至上海,把淘气的「猫仔」交给时任上海市长的老友记吴铁城,请代为看...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6
浏览次数:1266
益行我画我思新年将至,谨此竹报平安,恭祝大家福运节节高升。清翠欲滴的修竹,情牵历代诗人、画家、文人墨客。因为竹处俗世而不浊,素装怡然,挺拔清秀,高风亮节,中通外直,生机蓬勃。所以我们的祖先把竹的生物形态升华成一种精神美学形式。以此比喻谦虚、淡泊、清高、正直的君子风范。 从《诗经》开始就有咏赋竹的诗文佳句:“瞻彼淇奥,绿竹青青”。传统中国画亦善用竹为创作灵感,对竹的描写成为中华民族持久不衰特有的文化现象。神秘的驱动力曹雪芹《红楼梦》塑造林黛玉深闺“潇湘馆”四面也是一片竹林,衬托她孤高洁净的品性,似诗如画的幽静宁谧,怎不令人情迷意醉!我也很欣赏竹的风采,她临风起舞,飘摇仍自持,啸簌吟声,周围的一切彷佛都在寂静聆赏,这袅袅婷婷伸向天际秀逸的神韵。作为一个画画人,喜独处静思的一角,每次当灵感叩击心房,有一种神秘的驱动力,促使对生存价值的反思和探索。每当握笔作画,总是从一次失败到又一次失败,又从一个希望走向又一个希望。盼用心灵来锤炼技艺,借题追求唯美的安宁与纯真,青青翠竹犹如生命的天籁,只要坚守尊严与清晖。摒除浮躁的红尘杂念。保留个性上的倔强,不受名疆利锁的束缚,一份独享的乐趣便油然而生。如何画我印象中倩枝摇曳的翠竹呢?我不想拘泥在传统的固有符号裹,我斗胆卫破常人习惯的视觉效果。当试对“竹&a...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2
浏览次数:904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