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历史 News
艺术·人生
文章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1-172006年,在安徽大学的第三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我错过舒浩伦的《乡愁》,那时候,我以为《乡愁》也是另一个“老上海”牌故事。六年后第一次看到这部片子,我深为自己几年前没看这部片子感到遗憾。舒浩伦是反感那种把石库门拆下来嫁接到新天地上、把老上海变成文化符号的时尚的,他返回自己一家三代居住过、即将被拆迁的石库门,寻找记忆中的少年时光,一个私人的、充满人情味和朴素日常乐趣的上海石库门一点一点复现,即将消失的空间凝结着时间和记忆。这部影像抒情诗拍出了一个时代城市人的普遍遭遇——我们生活在“拆”的年代,贾樟柯的《小武》里汾阳老县城在拆,宁浩的《疯狂的石头》里,无以为继的传统工厂的地盘被房地产商垂涎,陈凯歌的《百花深处》是一个已经毁损、只存在于幻觉中的老北京,在城市扩张和重建的进程中,我们都在自己的国度被再造成一代移民,不断被迁徙,并永远地失去故乡。“城市发展的速度太快,要拿到一张准确的地图几乎不可能,每个礼拜必须新印一份修订版才行。”上个世纪,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这样描述巴西城市圣保罗,这样的描述适用于当代中国,“太快”似乎是发...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7
浏览次数:971
文章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1-17公元761年的早春,寓居蜀地的流浪诗人杜甫在他的草堂中收到了一封来信,信是王维的密友裴迪所寄,文人之间鱼雁往来,自然免不得附赠一两篇诗文。杜甫将裴诗细读了一通,心有戚戚,想到山河凋敝(彼时正值“安史之乱”),故土难回,亲友难能相聚,不禁百感交集。在异乡料峭的春风里,老杜为裴迪回信并和诗一首,这首诗在他平生所作的无数诗篇中堪称独特: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大约裴迪在诗信中感叹未能亲手折下一枝眼前的早梅寄给杜甫,杜甫于是回信安慰他:您没给我寄就对了,咱千万别学南北朝人陆凯范晔那一套,您若真寄给我一枝梅,我看着它就得更想家,就得更伤神,让我这糟老头如何承受得了!据《荆州记》载:“陆凯与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赠诗曰:‘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在古代,文士互相遥寄花花草草是一贯的高雅情调和优良传统,有时候一枝花草寄去,寄回来的就是一份无价珍宝。比如宋代,别人寄给苏轼一些野果,苏轼随手就写出大名鼎鼎的《覆盆子帖》;有人给蔡襄寄去几枝山花,蔡...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7
浏览次数:1558
益行我画我思新年将至,谨此竹报平安,恭祝大家福运节节高升。清翠欲滴的修竹,情牵历代诗人、画家、文人墨客。因为竹处俗世而不浊,素装怡然,挺拔清秀,高风亮节,中通外直,生机蓬勃。所以我们的祖先把竹的生物形态升华成一种精神美学形式。以此比喻谦虚、淡泊、清高、正直的君子风范。 从《诗经》开始就有咏赋竹的诗文佳句:“瞻彼淇奥,绿竹青青”。传统中国画亦善用竹为创作灵感,对竹的描写成为中华民族持久不衰特有的文化现象。神秘的驱动力曹雪芹《红楼梦》塑造林黛玉深闺“潇湘馆”四面也是一片竹林,衬托她孤高洁净的品性,似诗如画的幽静宁谧,怎不令人情迷意醉!我也很欣赏竹的风采,她临风起舞,飘摇仍自持,啸簌吟声,周围的一切彷佛都在寂静聆赏,这袅袅婷婷伸向天际秀逸的神韵。作为一个画画人,喜独处静思的一角,每次当灵感叩击心房,有一种神秘的驱动力,促使对生存价值的反思和探索。每当握笔作画,总是从一次失败到又一次失败,又从一个希望走向又一个希望。盼用心灵来锤炼技艺,借题追求唯美的安宁与纯真,青青翠竹犹如生命的天籁,只要坚守尊严与清晖。摒除浮躁的红尘杂念。保留个性上的倔强,不受名疆利锁的束缚,一份独享的乐趣便油然而生。如何画我印象中倩枝摇曳的翠竹呢?我不想拘泥在传统的固有符号裹,我斗胆卫破常人习惯的视觉效果。当试对“竹&a...
发布时间: 2012 - 01 - 12
浏览次数:904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