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历史 News
学术·人生
高华之死,令我悲痛,这悲痛压在内心深处,如铅似冰,既沉且冷。其实,近几年来,我年老“心硬”,加之患目疾难以读书,人已似死去一半,对“生”之留恋已大为淡漠,对“死”之悲感也已麻木,故对亲朋之死,多淡然处之。但此次高华被万恶的病魔夺去了生命,我却难以抑制一种巨大的悲痛,因为我们太需要他了——单就正在蜕变成官场和商场的中国大学来说吧,现在多么需要像高华那样有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学者来为失魂的大学招魂啊!我最近越来越强烈地感到:要想知道一个国家文化的堕落和衰败,当首看它的大学的精神状态。要想知道大学的精神状态,只要看看大学校长和教授的言论就差不多了。清华的校长发出政治誓言:大学要“精忠报党”,吓得老校友资中筠(一位当代颇有良知的学者!)不敢回母校参加那官味十足的百年庆典。北大校长则拒绝人类普世价值,不敢面对中国教育的严重问题,高调鼓吹文化民族主义。两校的教授中都有为“文革”、“大跃进”唱赞歌,为极左路线叫好者,种种丑态,不一而足。面对如此文化颓败、道德滑坡和精神萎缩,大部分知识分子失语,保持着思想奴隶的沉默,这时我...
发布时间: 2013 - 02 - 18
浏览次数:1193
春风传我意 (卷首语:潘耀明)什么是祖国?一条流动着的河流而已。河的两岸老是在改变,河上的波浪不断地在更新。①去年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的《约翰.克利斯朵夫》(Jean-Christophe)出版一百周年,本来很想写一篇纪念文章未果,便想在此赶快补记一笔。《约翰.克利斯朵夫》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主角克利斯朵夫永远在经历磨难,在接受磨难;而且永远在黑暗的生活里追寻艺术的光与热,他有一股不屈不挠的活力,他说:「与其靠幻想而生存,毋宁为真理而死灭……可是,艺术,难道不也是一种幻想吗?不,艺术不应当成为幻想,而应当是真理!真理!睁大眼睛,从所有的空际里吸取生命底强有力的气息,看见世界万物底真面目,正视着人间的苦难──然后放声大笑!」这是伟大的生活态度,永远不屈服于环境,永远开拓新的生活。但,中国的文艺家,他们的经历,比之克利斯朵夫来得更迂曲,更坎坷,更慑人心魄,他们受到的打击是暴烈的,不仅仅在精神上,还在肉体上;不仅仅是身心的摧残,还有政治的迫害……。克利斯朵夫所经历的,他们经历过,克利斯朵夫所没有经历过的,他们都经历了。他们之中,不少人具有「死守真理,以拒庸愚」(黄秋耘语)的大勇主义精神。当然,时代不同了,中国的文艺政策已获得比过去较大程度的开放,所以文化艺术相...
发布时间: 2013 - 02 - 18
浏览次数:1208
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章罗兰 转载自:香港文汇报2012年10月29日(星期一)■谢尔.埃斯普马克 莫言斩获诺贝尔文学奖,令坊间掀起阵阵诺贝尔旋风。为国人所熟知的著名汉学家、诺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刚刚抵沪,另一位重量级诺奖相关人士——现任诺贝尔文学奖五人评选委员会成员、并曾17次出任评委会主席的谢尔.埃斯普马克(Kjell Espmark)亦接着到访。不过,埃斯普马克此行的身份是「作家」,因其潜心十年创作的七卷长篇《失忆的年代》之首卷《失忆》本月正式登陆中国。 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章罗兰 图:本报上海传真诺贝尔奖令诸多作家趋之若鹜,那么奖项评委会成员究竟有几分「成色」?除了「诺贝尔文学奖五人评选委员会成员」、「曾17次出任评委会主席」等响当当的头衔,谢尔.埃斯普马克更重要的身份是瑞典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文学教授,并曾担任斯德哥尔摩大学文学院院长。作家余华在读过埃斯普马克的作品后,曾为其感到惋惜,因在他看来,埃斯普马克与诺奖的特别渊源,反倒成为他问鼎诺奖的最大障碍,「如果不加入瑞典学院,他也会像特朗斯特罗姆(瑞典著名诗人、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那样,拿到一大笔钱(指获得诺奖奖金)。」事实上,虽然缺少一座诺贝尔奖杯,埃斯普马克却早已是「得奖专业户」,他曾揽获多项瑞典和国际的重要文学奖项,包括瑞典贝尔曼文学奖、特朗斯特罗默文学奖...
发布时间: 2012 - 11 - 05
浏览次数:1488
杨良河、林建 文章转自:信报 2012年10月4日 专家之言西蒙斯(中)(彭博图片)在众多对冲基金中,量化成分(quantitative component)最重的,当数享负盛名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旗下的基金。基金的管理人詹姆斯西蒙(James Simons)于1982年创立了该公司后,旗下的对冲基金表现非常优越,其旗舰产品——大奖章基金(Medallion fund)成了于1988年,此基金于1993年,主动把现金退回给投资者,停止接受新资金,基金自此全部位公司职员所持有。由1988年开始开始,该基金的年回报率超逾30%。在最近七年,西蒙斯通过管理对冲基金的年收入都排在十大之列,详情见【表】,堪称为「世界上最赚钱的数学家」。《福布斯》在2012年3月发表的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西蒙斯以107亿美元排第82位。《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在2006年亦把他称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亿万富豪」(the world’s smartest billionaire)。西蒙斯通过管理对冲基金的每年收入一生与数学打交道西蒙斯自称他的人生可分为三个阶段:早期是一个数学家,中期是对冲基金经理,后期是一个慈善家。从笔者看来,他人生中这三个阶段,都有一个主线贯彻其间:这个主线就是...
发布时间: 2012 - 10 - 26
浏览次数:1232
占飞/文 文章转自:信报 2012年10月15日 今日焦点莫言获颁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就电视新闻所见,内地书店出现一个堪称壮观的场面:他的新书著作纷纷上架,掀起抢购潮.这倒教人想起村上春树(莫言的主要竞争对手)在内地所遭受到的[惩处]:其作品早前因钓鱼台争端而在内地[被失踪];文学是否真的不涉政治,可思过半矣。按照一些中国人简单的逻辑,莫言获颁诺贝尔文学奖无疑是国力的表现,乃继北京奥运与上海世博之后,另一次国力的表现,并且圆了另一个百年中国梦;可是从另一角度看,这个奖对中国人来说,倒是带有爱迪生些补偿的意味-据说1968年的奖项原疑颁给老舍,但他在1966年已因政治迫害而投湖自尽,结果改为颁给川端康成。再无大师也许还有另外的补偿,比如诺贝尔文学奖曾颁给入了法国籍的高行健,而和平奖则曾颁给被判入狱的刘晓波,在一些别有怀抱的人中国人看来,始终是很不友善的举措,这一回才是一个足以在脸上贴金的诺贝尔奖,即使诺贝尔奖的价值今非昔比,那是由于经常滥颁,此奖早已大幅贬值。且不管老舍获奖的传说是否属实,老舍要是冯《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等作品获颁此奖,似乎比之莫言更有说服力-就像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比村上春树更令人信服-那并不是说莫言不够资格,只是想说,这是一个再没有文学大师的年代,举世皆然。是的,当今之世,已经再找不到像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汤玛斯曼(Thoms Mann)...
发布时间: 2012 - 10 - 25
浏览次数:1190
占飞/文 文章转载自:信报2012年10月5日 今日焦点「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的国宝级国学大师南怀瑾,刚于9月29日下午在太湖大学堂逝世,享年九十五。南懷瑾(1918-2012年)“禪定”而大去了,有說大師學問可用二十字高度概括:“上下五千年,縱橫十萬里。經綸三大教,出入百家言。”可他嘗言一生就是八個字:一無所長,一無是處。他年輕時孤身入川,訪道、習劍、學禪,所見所遇,儼然是武俠小說的異人,如今想來,他自己何嘗不是兩岸傳奇裏的異人?所謂異人,只是異於碌碌常人,修為總是深入淺出,說他江湖,他也真的很江湖,除卻隱姓埋名的劍仙道長,還有《厚黑學》作者李宗吾,有李宗吾引薦而成為袁煥仙的首座大弟子,又隨袁煥仙拜訪虛雲和尚——南環境有信函記述詳情:“南懷瑾侍煥師車行兩日,乃抵陪都,與虛老過從五日……”又記虛雲贈袁煥仙偈曰:“大道舞難亦無易,由來難易不相干,等閑坐斷千差路,魔佛難將正眼觀。”天下老烏一般黑此偈從悟道之難易說道魔佛之莫辨,倒也堪作南環瑾一生毀譽的寫照,他記述袁煥仙與虛雲和尚對談:“煥師曰:有...
发布时间: 2012 - 10 - 25
浏览次数:978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