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历史

News
新闻详情

任祖光——在“城工部事件”中蒙冤罹难的革命烈士

日期: 2024-04-07
浏览次数: 14


来源:老任杂谈 微信公众号

导读

任祖光——在“城工部事件”中蒙冤罹难的革命烈士

任祖光(1926年~1948年),男,1926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福清县)一个贫苦的市民家庭。

1940年任祖光考入福州英华中学。1941年4月日军侵占福州,其父被日本侵略军残杀后抛入闽江。血海深仇激起了任祖光对日本侵略者的痛恨,他积极参加抗敌救亡运动。

1943年,任祖光在英华中学地下党组织的引导下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抗战胜利后,任祖光受命在福州三民中学开展学生活动,团结进步学生,组建党的组织和进步学生社团,开展爱国民主运动和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斗争。

1947年初,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决定从中共闽江工委(后改为城工部)中抽调一批党员骨干加强农村游击区的武装斗争,任祖光受命前往沙县,担任沙县游击大队政委。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中,任祖光不辞辛苦,积极发动群众,开辟新区,扩大武装力量,迅速恢复了沙县游击根据地。1948年4月,因“城工部事件”受到牵连,任祖光在沙县游击区接受审查并蒙冤罹难。

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为被错杀的同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任祖光为革命烈士 。

——【桃园老任】荐读


城工部事件始末

  作者:陈有芳   发布时间:2019/11/1

城工部,是中共闽浙赣区委员会城市工作部的简称,是为适应形势而设置的机构。成立于1947年2月22日,其目标是加紧开展城市地下工作,迎接解放战争的到来。

同时组建的闽浙赣地下军,由林白任司令,曾焕乾为副司令,庄征、李铁为正副政委。城工部成立后,发展了大批知识分子党员,推进了城市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在统战、策反和情报方面,取得突出成绩,开创了城市工作的新局面。

不幸的是,因一起偶然事件,导致当时福建省委负责人做出错误决定,将城工部定为叛党组织,并大开杀戒,100多名内部同志罹难,造成严重政治后果。解放后,1956年,城工部寃案得到平反。

事因阮英平偶然遇害。阮英平,福安县顶头村人,叶飞战友。解放战争开始时,任华东野战军一纵一师政委,多谋善战。1946年底,闽浙赣区委请求中央派军事干部入闽领导游击战争,中央选派院英平。1947年5月,院英平被任命为闽浙赣区党委常委兼军事部长和闽东地委书记。1948年1月31日晨,在宁德獅峰坪与警卫员陈书琴走散,误入一民宅,不幸为凶徒击杀。

福建省委未经查实,逐仓促认定阮英平遭警卫员出卖失踪,进而扩大范围,株连整个城工部。将城工部定为叛党特务组织,抓捕拷打逼供,导致曾焕乾、李铁以下百余革命志士不幸蒙冤罹难。

范起洪、周玉库、范妹仔,杀害阮英平的三凶,解放后被举报,供认为劫财而杀害阮英平的事实。1951年,三犯在当地公审镇压。陈书琴出卖阮英平的真相大白,不攻自破,显属冤案。

据统计,全省城工部2000多人,其中革命烈士136人,在战斗中牺牲19人,城工部人员117人,多为久经考验的忠贞革命志士。

1955年1月22日,中共福建省委在调查报告中指出:“原闽浙赣区(省)党委认定城工部为国民党特务所控制的组织是捕风捉影,缺乏事实根据,特别是轻率地决定对城工部组织的领导干部及大批党员,采取“逼供信”和严刑拷打的手段,加以杀害是完全错误的,造成的损失极为严重......”

1956年6月13日,中共中央批文平反城工部冤案。同年8月16日,福建省委组织部召开专门会议,贯彻中央批示精神。至1957年4月,恢复城工部人员中共党籍1276人,对被错杀的城工部人员给予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并追认为烈士,家属定为烈属,

之所以发生这一事件,是闽浙赣区(省)党委主观错误造成的。他们在福建即将解放的大好时期,却过分地夸大了敌人特务的力量,低估了自己的力量,把革命同志视为敌人,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反常举动,其血的教训极为深刻。

此外,还发生不当考验考察等现象,加深了斗争的复杂性。由于城工部地下军副司令曾焕乾,涉及平潭地下党工作,平潭老区就被列为城工部范围,以致发生闽中地委陈享源下达严令,限期消灭当地林荫反动武装力量。所幸的是,在敌我力量悬殊,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平潭游击队竟然智取县城,生俘大批敌人、缴获许多枪支弹药,完成艰巨任务,证明自己是中共领导下的人民武装队伍。否则,又将面临不测,生出风波。

经城工部工作,准备投奔中共的一些国民党军政人员,因发生上述冤杀事件而中断,这显然也是统战工作上的重大政治损失。如原本拟在江西起事呼应中共的郑克立(平潭人),又去了台湾,以后还当上国民党将军。

在罹难人员中,有多名平潭籍革命志士。曾焕乾,蒙难时才28岁,学生时代即参加地下工作,还担任过中共闽北地委常委、闽北游击纵队司令等职。尚有陈书琴、洪通今、曹于芳、杨尊文等多名岚籍人员。高耸的平潭烈士墓碑上,刻有他们光辉的姓名。

约在1957年,我在平潭城关读小学时,邻村高坪的石匠林正光,突然当上平一中校长;而平一中校长吴秉瑜,却奉令到省委组织部报道。原来早在解放前,吴秉瑜就是县委书记职务。城工部平反后,他被重新安排了工作。此外,高飞、林中长、吴兆瑛、林正光等一批岚籍城工部人员,也都被任用或重新调整了工作岗位。

我的同学洪成功的两位胞兄,洪通今与洪成昌,都是城工部人员;其中洪通今遭误杀,洪成昌在战斗中牺牲,其父痛失爱子,早早就滿头白发。

此外,地下工作有的单线联系,不排除上线牺牲后,下线漏统的可能。我的表兄许文忠(平潭城关人),据说也是城工部人员。当时在福州失踪,至今杳无音讯;烈士名录上也寻不到姓名,其父许经义在世时,不断念叨他,戚亲常引为憾事。

党的历史上,曾多次发生内部同志蒙冤事件,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值此建国70年之际,我们在深切缅怀革命先烈时,显然应认真汲取城工部事件血的教训,区分敌我,团结同志,更稳扎地走在前进的道路上。

注:文中引用资料、数据、情节,均据福建有关党史章节以及书籍等。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4 - 05 - 24
来源:视频号他只剩下1只左眼,却为国家造出了原子弹,可最后功勋名单里却没有他
2024 - 05 - 22
来源:视频号日本投降后首次,1948年上海“全运会”录像,多地选手和冠军出镜
2024 - 05 - 21
来源:视频号你能想象吗,在新疆伊犁我看到了一座让人伤心的雕塑,他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却被抄家流放到伊犁
2024 - 05 - 21
来源:视频号拒绝日本人10亿,这个男人让日本人给中国烈士下跪了80多年!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