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历史

News
新闻详情

迟来的金庸日译

日期: 2016-09-21
浏览次数: 1235

来源:《明月》2015年8月

文/沈西城

  “相浦先生,你回宿舍夜里有暇请过过目,能看便看下去,不能看还我好了!”过了三天,相浦来电话,再约我去文华晤面,甫坐下,就竖起大拇指道:“金庸先生的大作我看完了我,好极!好极!”

  《金庸武侠小说全集》日译本早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完成,负责监修的是中国文学研究家冈绮由美女士,译者包括立间祥介、小岛早依和土屋文子,皆为日本译坛俊彦精英,译者料想必有一定水准。我没怎么看过日译,不敢罔评,可对金庸小说里的精妙之处如何翻译,很感兴趣。为什么呢?那就得追溯到四十年前的秋天了。那时候,我刚从日本回来不久,在《明月报刊》写文章,主要介绍日本作家、学者对中国问题的看法,名单上有司马辽太郎,竹内实,丸山昇等有名作家和学者。当年主政《明月报刊》的胡菊人先生对这篇文章很是推崇,于是一为兴趣,二位增添收入,我治稿甚勤,后来复转到《明报》港闻版翻译政论。结识了当时日本各报社驻港特派员,其中跟我最要好的是《读卖新闻》的本池滋夫和《东京新闻》的椛浩,常相约喝咖啡聊天。本池热爱中国文化,能说一点国语,至于阅读,凭字典之助,绝无困难。他喜欢金庸小说,很想将他们介绍到日本去,我问他这可会引起日本读者的兴趣?本池说:“必然!“可他没翻译小说的能力,只能做介绍,让日本读者知道香港有金庸这样才情丰茂的作家。本池发下宏志,我义不容辞,竭力提供资料,才写了几篇,本池事忙搁笔,现在这些文章已不知所终,而我跟本池失去联系,白云苍狗,世事无常。

  一九七六年秋,竹内实教授的好友、日本大阪外语大学中文系主任相浦杲来港任港大客座教授,目的主要是促进港日文化交流。竹内实来信要我跟相浦教授联络,岂敢推辞,便约在文华咖啡厅见面。相浦先生人不高,略嫌瘦,一身黑西装,灰白衬衣,浅蓝领带,落落学者风范,说的一口标准国语,比竹内实还棒,我们一见如故,此后多来往,他还来我家吃饭,指点我翻译竹内的文章《中国的一九三〇年代与鲁迅》。我见他中文根底如此扎实,灵光一闪:何不请他来翻译金庸小说,主意打定,就将金庸送我的《书剑恩仇录》借他看,相浦接过书,眉头紧蹙,我知到他的专长是中国近代文学,对通俗小说大抵无甚兴趣,于是说:“相浦先生,你会宿舍夜里有暇请过过目,能看下去便看下去,不能看还我好了!”相浦心意给我看穿,有点尴尬,把小说用绣有仙鹤的紫布包裹好带走。过了三天,相浦来电话,再约我去文华唔面,甫坐下,就竖起大拇指道:“金庸先生的大作我看完了,好极!好极!”一连两个“好极”,我深信是他的肺腑之言,不由开心地堆起灿烂笑容。相浦道:“这部小说是我看过近代中国小说里最精彩的一部,情节丰富,人物性格突出,令我意想不到啊!”听得相浦这样说,打蛇随棍上,提议:“如果请先生把此书翻译成日文,可行?”相浦翻了翻眼皮,盯着我,显然不大明白我的意思,于是我直说请他翻译金庸的小说。他低头想了不到三秒,大力点头道:“好呀,我试试!”我一阵兴奋,可难题来了,我并未事先征得金庸的同意呀!回家后,立即上书查先生,表达想法。隔两天,金庸回复表示同意,我去信建议先译《雪山飞狐》,因其篇幅较短,便于翻译,且有益于试探日本读者反应,成功固然可喜,失败也损失无几,金庸也同意了,还遣人送来全集,并附签名。相浦收到馈赠,喜不自胜,矢言要把《雪上飞狐》翻好。

  过了一星期,相浦请我上他大学办公室。坐下,啜了口日本清茶,相浦便道:“沈先生,长话短说,恕直言了,《雪山飞狐》虽不长,可翻译成日文怕有二十万字,还有武功招式翻之不易,甚费时日,我想知道我的翻译费用是多少?”我怔了怔,事前全没想到这个问题!不过相浦提出翻译费也是合情合理的,我在《明报月刊》译文,也有稿费可收的呀!要翻自然得付稿费的,我把相浦的意思转告金庸,第二天回示来了,大意是:“十分感谢相浦先生的厚爱,由于是测试阶段,建议相浦先生待出版后收取版税,大抵可得更丰。”换言之,就是不打算付译费,同时出版方面,也望相浦去张罗。相浦是一介学者,并非出版家,哪懂搞这玩意!这事麻烦,找克亮商议,回说:“查先生也是有他的想法的,如果一纸风行,相浦老兄得意岂不更大?”咱们香港人做事,有的是胆识,敢于一搏,但于东洋老兄则讲究步骤和实际,凡事一板一眼,不能逾矩。就在金庸、相浦两位先生各持己见的情况下,译事无疾而终。

  译事一拖二十年,迨九六年方由冈琦女士促成其事,金庸小说正式登陆日本,《雪山飞狐》改由林久之翻译,而原欲翻译者相浦杲教授亦早于一九九〇年去世,再看不到金庸日译本的面世。千禧年我在铜锣湾“崇光”的日本书店,检得冈琦女士的译著《书剑恩仇录》,站在架前,书钉打足一小时,看得三章,颇忠原著,只是译笔苦涩,失去味道,更遑论述其精妙处。固知翻译要达到严复先生所说的“信、达、雅”,实非容易。金庸的小说精致细密,幽深邃远,不易翻译,能弄出来,已是了不起的工程,何况能让日本读者看到咱们拥有比司马辽太郎气派更恢弘的金庸,确也是香港人之光了!

  (作者是香港作家、小说杂志《武侠世界》的社长)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22 - 05 - 13
来源:《凤凰新闻》2022年5月11日综述化石,也就是埋藏在地层里的古代生物的遗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化石也代表着生命的另一种延续。那么,化石是如何形成的呢?古代动物死后,其身体上的肉、皮等软组织腐烂至消失,仅留下骨头及牙齿这样高密度的东西,在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后,就会成为化石。当然,其形成条件是需要在泥沙、地底这样缺氧的环境,当自然环境中的矿物质渐渐替代骨头时,化石也就形成了,这个过程也被称为“石化过程”。至今为止,人类已经挖掘到不少古代动物的化石,这些化石完整地保留了动物的形态,在历史研究方面起了较大作用,意义非凡。而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一对正在交配的乌龟化石。乌龟化石的发现:大型社死现场乌龟化石的发现,是在德国法兰克福的麦塞尔化石坑,这个地方原本是一个废弃的沥青页岩矿场,偶然中发现其地底埋藏着许多化石。从中发现的化石数不胜数,种类繁多,例如鱼类、鸟类、昆虫类等,于是在1995年,此处被...
2022 - 05 - 11
来源:《凤凰新闻》2022年5月11日白居易(772年——846年)是中唐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被称作“诗魔”,他的诗歌以通俗易懂而著称。相传,白居易每当写完一首诗,会念给不识字的老太婆听,如果老太婆听不懂他写的什么,他会斟字酌句地修改,直到修改到任何人能听懂他才罢休。正是这样的写作姿态,促使白居易的诗歌流传极广,许多人能背诵出他诗中的名句。在普通读者眼里,白居易跟杜甫一样,都是用诗歌反映现实、批评时事的高手,实际上,白居易的诗歌在题材上非常广泛,在形式上五花八门,他的情诗写得也非常好。像我们熟知的《长恨歌》,既是一首叙事诗,又是一首展现悲剧的爱情诗,里边的名句比比皆是。本文要讲的是白居易写于811年的一首名叫《夜雨》的爱情诗,这首诗以直白、深情、细腻的语言,写给一位名叫“湘灵”的女子,她是白居易的初恋情人,两人被迫分开很多年后,白居易依然对她念念不忘。全诗为: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
2022 - 05 - 11
来源:《今日头条》2022年5月10日很少有人知道,诺贝尔文学奖,曾两次提名一个中国人。而这个中国人,他是这世间最悲情的大才子,因爱,他曾声名鹊起,因爱,落得半生悲凉,为了一个女人,他成了“疯子”。他,就是沈从文。在沈从文86年的人生岁月中,爱这个字,占据了他生命的四分之三。那个他深爱的女子,带给他无尽欢喜,也带给他无尽悲苦......生命的最初,出生在一个贫民家庭的沈从文,战争的残酷中,年仅15岁,就不得不参加湘西靖国联军游击队,靠微薄军饷来补贴家用。而没读过几年书的他,偏生了一颗文艺而多愁的心,靠着捡来的旧报纸、书籍,自学成才,专攻写作。朝不保夕的日子里,沈从文不断给各个杂志社投稿,可他没有经过正规教育,全是“野路子”的写作方式,“乡土气息”浓郁,投一次,退一次。难遇伯乐的沈从文,身着单衣,在大雪纷飞的夜哀叹不易,但仍笔耕不辍。直到1928年,终于有人发现了他这颗“明珠”,这个人叫胡适...
2022 - 04 - 10
来源:《凤凰新闻网》2022-04-081946年至1958年期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进行了数十次核试验。马绍尔群岛是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的一部分,不过当地人被赶出了该地区,30多年来都无法返回。大部分的测试都在位于夏威夷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埃尼威塔克环礁和比基尼环礁进行。而选择这些岛屿,有以下几个原因:1、位置偏远,2、远离大量人口,3、靠近航道。在此期间,共试验了67枚核弹和大气层核试验。仅在1958年,太平洋试验场就进行了35次核试验。测试完成后,留下了大量的放射性废料。对环境的担忧和对核污染的恐惧,促使美国政府试图清理这个位于太平洋的地方——在某种程度上。不过维持埃尼威塔克环礁的清理工作非常困难,因为一个叫做鲁尼特岛Runit Dome核废料正在恶化。Runit Dome核废料场是由美国陆军在一个火山口内建造的,以容纳有毒核废物。但是,随着海平面的上升,人们越来越担心Runit Dome核废...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