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彦山学堂

News

回归后香港为何由盛转衰

日期: 2016-07-08
浏览次数: 1543

——彦山

  香港是魅力四射的万花筒,蓝、黄、红多种文化色彩随意配搭,互为折射,使这个史无前例的特别行政区继续是具多元文化特色的国际性都市。如果不满足表层简单的说明性解释,较为深度探讨,尝试把复杂的历史沉淀简洁地进行嬗变,就可大胆地改造旧元素的形式内容,重新提炼精华,重新配置和创造。简言之,在不破坏香港独特结构的前提下,将特定的内容变革,使之更具有完整的新创意。如果是这样,香港或许出现气势磅礴,超越原有心理时空,亮出新世纪神话般奇幻的画面。

  回归后的香港,左右各派热衷于划分楚河汉界的“两制”,好像被念了咒语不越雷池半步。大部分香港人把回归前当作“香港梦”的最佳境界,最大的努力只想维护原有的“硕果”。十几年来,香港社会没有果断推陈出新,积极主动乘搭中国高速发展列车。导致了香港在先进、美丽、现代的外壳下,包裹了保守、懒散、自负又胆怯的心态。香港把自己局限在坐井观天又杞人忧天的心理危机中。

  香港,醒醒!

        八年前,本港160多位精英对香港20个主要行业的兴盛衰败进行研讨剖析,以跨版连载系列形式在《经济日报》发表。后来结集成书,目的是“查不足除危找机,醒一醒创出未来”,书名就叫《香港,醒醒!》。

  行政会议成员史美伦说:“内容丰富,见解精辟,分析独到,能启发读者思考,……是罕有全面地探讨香港经济如何长远增长之专书”。

  国泰航空行政总裁陈南禄说:“自满,只会令我们驻足不前,松懈,早晚会被改变及被竞争淘汰。成功永远是一场持久的耐力赛。”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说:“《香港,醒醒!》提醒我们,无论是政府或是业界人士,都必须居安思危,自强不息,才能为香港创造持久的繁荣。”

  瑞安集团董事长罗康瑞说:“香港占尽地利人和,为进出中国的最佳桥梁,但世界和大陆瞬息万变,若固步自封,未能适应和领导潮流,边缘化将难免。”

  八年过去了,回头看香港社会并没有真正达成共识,问题没解决,变得更严重又衍生出更多新风险和危机。北京与特区政府热衷于被动地与泛民派周旋,与真正的和虚假的反对派对弈。可悲的是对“少谈主义,多研究问题”的专家闻而不听,视而不见,根本不放在心上。港澳办与中联办关注的只是“政治的稳定”,重视的是“表态的站队”。其实单纯挑选一个好特首,政治保险了,香港也不是万事大吉。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当初都是中央较放心的特首。如果中央没有完成对香港新的战略思考,后面换谁当特首,照样无法解决问题。不爱国爱港,当不上特首;假设爱国爱港又能当上特首,按现有的决策框架,谁也无法带领香港从旧梦中醒来,另创香港新辉煌。

   香港的问题在哪里?

          让我们重温七、八年前,香港企业及专业人士一些真知灼见吧:

  (1)“自由放任”“积极不干预”经济政策不是香港永久牌灵丹妙药。

  (2)90年代起,香港部分行业败像初呈,是金融及地产业泡沫掩盖竞争力减弱的现实。

  (3)十多年来,港人生活没进步改善,个人收入中位数实质没有增长。

  (4)相比南韩、新加坡,香港与台湾一样经济没真正转型、创新,经济空洞化,社会民粹化。

  (5)金融,商业中心,航空暂时略有优势,但竞争者众;物流、制造业、电影优势尽失;旅游、创意工业、医疗和教育等发展,不尽人意,且不如周边对手的拼劲。

  (6)自由行、CEPA,以及大型国企来港上市等体现国家大力支持,带动香港GDP上升,但相应配套互动没系统思考;本地基建项目少,进度慢,效率低。

        (7)房价贵,租金高,酒店少,贵价赶客,限制本土商业和旅游业发展;扼杀众多特色小店,只剩林立的大商场。

  (8)数码港是籍科技包装的免费优质大地产;数码港的失败拖累了中药港流产。真假科技企业的失败又拖累了创业板的发展。

  (9)大财团垄断性经营,影响甚至扼杀了航运码头物流的正常竞争和发展;损失的是全社会,业界噤声。

  (10)政府患得患失,不做不错,多做多错;社会继续无止境的内耗,把注意力花在内部的琐碎争执。

  十一年前,我写的一篇文章认为香港困局最根本的原因,是决策、立法和执政三层架构各自不完善,有欠缺。所谓“行政主导”是历史的误会,当年的港英政府靠的是伦敦唐宁街的总决策。回归后,北京为了表白实行“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真心实意,根本不敢也不想代港府策划。香港需要一个战略策划的超级班子,或许称之为香港二十世纪发展委员会。北京的金融学家、经济学家、战略思想家都应参与,香港的精英、历届的退休司局长都要参加。同时,一些外籍合适的专家学者也可加入。这些人没有行政权力,没有固有私利,他们不但可参与决策,也能够在决策调研中监察政府部门的行政效率和质量。当然,这需要得到国家与国家智库的认可和祝福,也需要香港能够修订相关法律法规加以配合。最终的决策立法都需走行政局和立法会的程序。如果有这么一个超级战略(智库)委员会,谁当特首都能事半功倍。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三日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4 - 20
蒙树宏先生195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曾任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常务理事,中国鲁迅研究学会理事。为中国鲁迅研究学会名誉理事和桂林抗战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2019年3月5日的清晨,蒙树宏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彦山学堂》特开辟《为了忘却的纪念》文章专栏,以纪念蒙树宏先生,同时也纪念云南大学中文系和韩山师院一些恩师、先师。另外,蒙树宏老师的《鲁迅年谱稿》、《学鲁文存》与《云南抗战时期文学史》也登入《彦山学堂》网站,供有心向学的学子参考。
2016 - 07 - 06
——彦山一、配合国家新海洋发展战略,香港一定要做世界航运中心,一定要做串联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大中心,而不是单纯考虑本港货柜车司机利益和第几号几号码头利益的地区物流中心。从国际性重量级大船队的建立与管理,到五大洲国际港口码头的联盟与合作,从大资金大计划的参与到各种大海洋大航运专业人才的培养与培训,香港可以成为国家海洋战略的重要基地之一。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地理优势,无论是资金统筹还是人才优势,香港绝对超越大连、青岛、上海、厦门、广州、湛江,甚至超过高雄、新加坡。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后天因素,也成为补充大陆国企某些先天的不足,有条件成为中国新的海洋大战略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军。二、香港应该也是化南海危机为商机的推动者 无论是南海石油的开发利用,还是建设世界性、地区性邮轮中心,或是南海风光旅游、科学考察旅游,香港都可以扮演一...
2015 - 01 - 21
国运、家运,也成了人的命运。跟新中国一起诞生,娘胎里就有公平、正义、科学、民主的基因。“文革”已成过去,苦难与伤痕不敢忘却。少年苦力,裤袋揣着《西方哲学简史》《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