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彦山学堂

News
关于彦山学堂

中國瞳孔·世界眼光·時代表情——看《香港第三只眼睛》評論集感言

日期: 2024-02-27
浏览次数: 10

陳光忠

我認識管喬中、王建瑜夫婦,實屬偶然。

摯友潘星兩次從北京來香港看望我。同他有深交的管喬中設飯局做東。

席間,相互自報家門。從陌生到心接近。

原來我和他都是“自家人”。

那天吃的是潮州菜,濃濃的鄉音、鄉情、鄉味。

在新中國誕生前夕,小青年的我,由香港奔往“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新天地。

如今,返回出生地,已是耄耋之年。

管喬中是伴隨著“中國人民站起來”的震撼世界的中華民族的最強音,於1949年11月呱呱落地。

光陰似箭,箭箭穿心。

我比他年長,多了“經風雨、見世面”,像烙大餅一樣窮折騰的煎熬的歲月。

但是,我和他仍然有著與至親至愛祖國共命運的大悲大喜、大徹大悟的生命體驗。

我們邊品工夫茶邊“侃大山”。

他熾熱的家國情懷,溢於言表。

我頓時感到眼前這位凱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掌門人,根本不是“悶聲發大財”的那類商人。

他骨子裡是熱愛文學藝術,追求靈魂自由放飛,用生命履行使命的知識份子。

春寒料峭的2024年一月,我收閱管喬中筆名彥山的《香港第三只眼睛——二十年評論集》。倍感親切溫暖。

書名是有藝術構思的。有強烈的光影磁性力。

有思想、有詩性、有情感、有哲理乃至有懸念。

每個人都有一雙眼睛,但未必都有眼光。

被稱為中國近代史上“睜眼看世界第一人”的是林則徐。

他的眼光同“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民族大愛大情大義凝聚在一起。

魯迅大聲疾呼:“我們應該有正眼看各方面的勇氣”。

他憤然指出:“不幸,這一種勇氣,是我們中國人所缺乏的。”我們的聖賢早已教人“非禮勿視”的,而這個“禮”又非常之嚴,不但不許“正視”,連“平視”、“斜視”也不許。

他的眼光,穿透昏暗與喑啞,投射到國人的精神覺醒和民族的脊樑上。

《香港第三只眼睛——二十年評論集》,是管喬中睜眼和正眼注視波譎雲詭的世界風雲中,充滿艱險挑戰,更充滿信心和希望的中國。

他始終把目光和心靈的焦點,對準我們活著並活得更好的現實社會和生存狀態。

他的多角度的廣闊視域,注視著當代、當前、當下的現實矛盾的熱點、焦點、亮點乃至痛點的話題。

他的眼光與發聲,同他的憂國憂民、愛國愛港的赤子之心,融為一體,同頻共振。

他走進商海,走出商海,熱血良知催椽筆。從1999年至2020年的二十年間,寫下長短不一的八十篇評論。許多號脈點穴的觀點,並非是過去時,而是依然新鮮熱辣的進行時,發人深省。

評論是多元化的,有甜膩膩、酸溜溜的娛樂評論,也有瀟灑地走一回的旅遊評價……

唯獨政論時評被譽為媒體的旗幟和靈魂。

政論時評涉及話題的重要性、尖銳性、複雜性,對社會生活的強大輻射力和影響力,同政治政策密切關聯;所以它是具有敏感度和風險性的“高危文體”。

管喬中選擇並鍾情于政論時評的激揚文字,絕非偶然。

他接力“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精神火炬,風雨兼程地奮行,為評論的拓展創新篳路藍縷。

《香港第三只眼睛》評論集,附麗著他的情感和靈魂,表達了內心深處的理想求索。

他對世界、對中國、對人生有著獨立人格、獨立思考和獨特的表達方式,形成“第三只眼睛”的獨樹一幟的風格。

評論鮮明地留下生命的體驗和歷史的烙印,展現他長期積累、沉澱、發酵、提純的深厚的文史哲底蘊,敏銳的觀察和深度的思考以及廣博的知識、見識和膽識。

真實、真話、真相、真情;實際、實用、實事求是,是他評論的定情、定向與定位,是他評論的本色、亮色與底色。

熱話題,冷思考。激情如火,理性如水。

評論的內容和內涵,具有溫暖的生活味、人情味、泥土味,給人一種迫切感、貼心感和呼吸感。

《香港第三只眼睛》能引起不同意見和熱議,恰恰證明交流與交鋒的評論的互動性和生命力。

管喬中的“文如其人”的個性棱角和思想鋒芒躍然紙上。

他的評論是“言之有物”,關乎國計民生,關乎國運盛衰,關乎中美、中日、台海、香港等問題的觀察與分析。

不唱高調,不說假話,不隨波逐流,堅持“言為心聲”的真誠和獨立思考。拒絕娛樂化、拒絕對現實和歷史的虛無主義,拒絕粉飾與整容。

難能可貴的是他評論中的針砭時弊的建言。

批判性的建言,撕裂了因襲的“唯尊者諱”、“唯親者諱”的羅網。哪怕僅僅撕開了一絲絲縫隙,觸動一下頑固的堅實的潛規則,也需要有莫大的勇氣。

管喬中的建言是滿腔熱情又苦口婆心,具有一定程度的可操作性並閃爍著戰略性思維的微光。

任何評論都有認知的局限性和片面性。《第三只眼睛》也存在著美中不足的瑕疵。

如:“救救孩子”和“英雄·烈士·思考者”。他對社會上出現的人性喪失和褻瀆英雄的現象的嚴厲譴責是必要和及時的。

但是,停滯在情感憤激的層面,止於事件羅列的現象。對問題的重點思考和分析,在理性和邏輯上有點失重和失焦。

在當下多媒體雜聲喧嘩,世界上無硝煙的戰爭在激烈較量之際,《香港第三只眼睛》無疑是震撼人心的正義之聲。

他的評論對世事的發現力,對事物的洞察力,對問題的分析力,對事實的說服力,對論據的公正力,對情感的感染力,對思想的穿透力,會引起我們的共識、共情、共鳴和共振。

誰能料到世界變得這樣快。一部手機和電腦,讓我們“天涯若毗鄰”,感受到“環球同此涼熱”的親近。

管喬中的眼睛在關注著大變局的世界。他提出了“人與五個世界:認識世界的基本框架”。值得我們點贊和探討。

我借用聶魯達的詩送給管喬中:

“還是這顆心,還是這顆頭顱”。

我要加上一句話:“還是第三只眼睛”。

我期待看他的新的評論早日問世……

2024年2月香港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4 - 20
蒙树宏先生195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曾任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常务理事,中国鲁迅研究学会理事。为中国鲁迅研究学会名誉理事和桂林抗战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2019年3月5日的清晨,蒙树宏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彦山学堂》特开辟《为了忘却的纪念》文章专栏,以纪念蒙树宏先生,同时也纪念云南大学中文系和韩山师院一些恩师、先师。另外,蒙树宏老师的《鲁迅年谱稿》、《学鲁文存》与《云南抗战时期文学史》也登入《彦山学堂》网站,供有心向学的学子参考。
2016 - 07 - 06
——彦山一、配合国家新海洋发展战略,香港一定要做世界航运中心,一定要做串联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大中心,而不是单纯考虑本港货柜车司机利益和第几号几号码头利益的地区物流中心。从国际性重量级大船队的建立与管理,到五大洲国际港口码头的联盟与合作,从大资金大计划的参与到各种大海洋大航运专业人才的培养与培训,香港可以成为国家海洋战略的重要基地之一。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地理优势,无论是资金统筹还是人才优势,香港绝对超越大连、青岛、上海、厦门、广州、湛江,甚至超过高雄、新加坡。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后天因素,也成为补充大陆国企某些先天的不足,有条件成为中国新的海洋大战略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军。二、香港应该也是化南海危机为商机的推动者 无论是南海石油的开发利用,还是建设世界性、地区性邮轮中心,或是南海风光旅游、科学考察旅游,香港都可以扮演一...
2015 - 01 - 21
国运、家运,也成了人的命运。跟新中国一起诞生,娘胎里就有公平、正义、科学、民主的基因。“文革”已成过去,苦难与伤痕不敢忘却。少年苦力,裤袋揣着《西方哲学简史》《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