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彦山学堂

News
关于彦山学堂

啊,小牛……

日期: 2014-04-29
浏览次数: 935

  朋友,令你忍受痛苦的事情,可能令你有甜蜜的回忆。走过幸福的窗口,走过痛苦的大门,许多遗忘的人便拉开窗廉探出头来对你张望。想象中好象呼之欲出有血有肉、熟悉的人容貌往往只看到身躯残缺,四肢不全的影子。舌头舔了 挂在脸颊上的那两串珠子,就知道咸与甜的滋味。透过晶莹而模糊的泪光,一头有血有肉的小牛在眼前蹦着,跳着。小牛啊!小牛!我为你的命运叹息……

  听完它的故事,也许,你和我的心灵都得到片刻的休息……

  人们说,生命的诞生时间、地点决定了一生的命运。我曾简单而粗暴地斥责它是荒诞的迷信。那时,却又是每个人狂热地崇拜偶像。现在呢,我仍大胆地亵渎一切神明,却认为人们所说的有几分哲理。无论如何,我可以认定,小牛所以不幸,是因为出生在不该诞生生命的时间,不准诞生生命的地点。

  那一天,我在茫茫的水草地兜转,寻找丢失的母牛。“大黑、大黑……,北风把呼叫声撕碎,抛向天空,摔下了又在草丛里缭绕飘动。饿、冷、累一齐向我袭击,它们拧我的肚肠,刺我的皮肉,抽打我的神经。我忍受得不能忍受,只好动员全身几亿万个细胞进入麻木状态,这样便抗御了饿、冷、累的攻击。我跳过了一个又一个土墩,绕过了一丛又一丛的蓬草,跑过了一条又一条田垄。在麻木的运动中寻找走失的母牛。

  一个黑黝黝的东西从草丛里冒出来,漫漫移着,大黑!我长长地舒了口冷气,怨与恨的热气填补了空间,心房又胀起来,我随手扯下几条韧性的苇草,打算把这可恶的畜生狠狠揍一顿。但,举得高高的胳膊慢慢放下了,大黑的尾巴粘着血浆,两条黑腿涂着红和白的粘液,水桶一样的大肚子也扁了。它得意地叫“嘛”,红红的长舌头舔着一团毛茸茸的动物——牛崽——新生命!

  卷成一团的小生命在蠕动,心中的怨恨早已溶化。小牛崽试图站起来,跌倒了,又站起来,又跌倒了,噢,牛崽出世的时候要拜过四方,东西南北,天地合圆,几千年来农民最讲究这些玩意儿,而且这也成了农家宠儿的牛儿们的本能。拜了四方便能得到神明保佑的说法,我总不以为然,而断定一切新生命能够诞生就是幸运。哎,我的天真在于忘却小牛诞生在荒野,它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苍芒暮色,这正是不幸的开始。

  幸与不幸都是人类的观念,大自然宽广的胸怀永远装不下这些狭窄的东西。当然,它有许多许多的眼睛,比如说春天与冬天的太阳,秋天与夏天的月亮与星星,在假、丑、恶的面前它固然没闭上眼,但美丽的眼睛更对美的东西留意。请原谅我这个逐渐老了的大孩子,仍然喜欢小孩子的童话。高尔基说,没有一种故事比生活本身更美好,但我认为童话要比生活还更美好哩。所以在这个悲哀的故事,也有象童话一般美丽的东西。

  ……在我们青年农场,有一条清澈的小溪,静静地流过湿润的草地,它是世界上最明亮的小镜子。有一天,镜子里出现一根黑尾巴,四条白色的小腿儿,一圈圈灰白相间的绒毛,白色的脖子上的黑领花……,黑与白,血与肉,毛与皮凑在一起,你能猜出这是一头可爱的小牛吗?真有趣,镜子里的小牛好奇地看着岸畔的小牛,岸畔上的小牛也好奇地看着镜子里的小牛。它们彼此看呆了,它们都在想,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美丽的小牛!我轻轻地摔去一片小石子,镜子打碎了,河里的小牛消失了,岸上的小牛唬了一跳,昂起小脑袋,玻璃眼珠流露出迷惑的眼波——美丽的小伙伴跑到哪里去?

  天真的小牛终于相信自己就是美,正如大黑自认是牛群中最漂亮的少妇一样。大黑扭着丰满的屁股,闲悠悠地甩开着黑油油的尾巴,抖着象大鸟翅膀的耳朵,高兴起来就跳碎步舞。公牛们咧开嘻嘻大笑的嘴巴,向它打招呼,为了竞争献殷勤,这些畜生常打起来。大黑决不会承认自己是武斗的祸水,它总是文雅地低着头细细嚼那些多汁的嫩草。物理老师告诉我们异性相吸,同性相排斥,不知道生物学是否遵循物理学的原则。但我看到所有的母牛都是大黑的敌人,特别是大犄角,它那对尖担一样的角是尖端的武器,只要它一斜眼,大黑马上就会丢掉文雅仓皇抢路逃走。小牛却是若无其事象舔妈妈一样舔“大犄角”的尾巴,我担心总有一天它要吃亏的。

  大家似乎都喜欢这头小牛,又叫它“小杂种”,当语言大师念念有词地吐出恶毒的咒语,字典也收集大量肮脏的词汇的时候,大家都一致公认粗话和下流话有芬香的泥土气味。虽是如此,“小杂种”却从来不是咒骂的字眼,它是血统学的专用词语。小牛当然不懂得这么深奥的知识,它只为有漂亮的母亲而开心,为有慈爱的母亲而快乐。或许,大黑曾悄悄告诉它,邻队那头又高又大的海南白牛是它的父亲。

  我不喜欢血统学的概念,几次想给小牛另起名字。小牛水晶般的眸子时而大胆的闪烁光芒,时而羞涩而美丽的顾盼。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小牛的心灵一定是透明的。当它乖乖地依偎在我身旁,我总是抚摸它那未脱的胎毛,一圈圈白色纤细的毛,多么柔软,多么象小雪花!同伴们嘲笑我的想象力,它们不知道想象总引导我在现实中追求梦一般美丽的东西。雪花——洁白、透明、柔软。炎热的三伏如果漂下几片小雪花,该多好啊!美的名字小牛也喜欢,我一叫“小雪花”它就乐得又是蹦又是跳呢!

  在那年那月那日,那些灰色的人群被充满浑浊的空气所窒息,我常常独自躺在大自然赤露的怀里。翠绿欲滴的青草给人青春的慰籍,赶走了愁苦;如火的红花展现了生命的秘密,也嘲笑了人的厌世;湛蓝的天空告诉我,世界存在着纯真,那不羁的白云,又与自由的心灵一起向天边飞去……我爱小牛,它和我一样,爱青草、红花、爱蓝天、白云。它还爱听我念诗;它以为这是潺潺的清流,泊泊的小溪。我轻轻地、轻轻地唱:“小牛啊小牛,啃啃草儿,快长大、快长大……”。它歪着脑袋,水晶般的眸子发出柔和的光波,欣赏?沉思?它懂了,赶忙低下头,唧唧地啃青草。但是,当我对磨损了门牙的老牛叹息的时候,小牛便不能领会了。“啊,可怜的老牛,你伴我走遍咸田洋,小小田埂,漫漫的旅途,直到无声地倒下……”老牛闭上眼睛,伤感地甩着无力的尾巴,表示听懂了,小牛却摇晃小脑袋,离开我奔到妈妈的身旁。

  大黑有小香瓜的乳房,一碰便喷出香甜的白乳汁,大黑叉开后腿斜着眼睛愉快地哼,母亲的血液流入孩子的口,在孩子的血管敞流。啊,它感到幸福了!我想着,想着,仿佛自己越变越小,又成了婴儿,躺在母亲的怀里,被温柔烘托,被爱抚包围,我喋着小嘴,扭着小鸟一样的脖子,妈妈滚烫的双唇贴在我的额角、眼皮、两颊、下巴……,我屏住呼吸,怕惊动沉醉在幸福中的美丽母亲。这时,泪腺象虫子在我脸上爬着,痒啊,脸庞和心房都发痒,我不敢,哪怕是轻微动一动,我知道,当手指轻轻揩去脸颊的泪时,这恬静娴美的世界便失去。时间,终不能凝住美的东西,我不愿说,那美妙的一瞬间是怎样失去的。眼睛挣开了,只看到大黑烫热的长舌头舔着“小雪花”,冰凉的小鼻子,“小雪花”眼睛成一条线,轻轻摆着小尾巴,轻轻摆……

  真与美不能挽住时间,假与丑却占据空间,感谢我们发达的脑细胞有储藏记忆的功能。我记得那一天,特别热的一天,太阳象火炉把空气烧干,只要点上一根火柴整个天空就会燃烧起来。农场成了大战场。我们队几百亩大田就是小战埸,几十面红旗哗啦啦飘扬,几个高音喇叭喊着革革革的口号。田头批判会上一百人团团围坐,群情激昂地批了这个“论”和那个“论”,批判别人又批判自身。到了白热化的气氛——空气烫熟了人,人的心烫熟了血,大家才开始下田干活。报废的拖拉机象一堆烂铁被搁在田头,机械化理所当然地革命化取代,我们俯首做了革命牛,五人一组拉起“竹犁”。因为牛力缺乏,用人顶替牛,四人在前面挽住绳子,步伐一致向前拉,后面的一个人扶着犁一步一步挑破那些硬梆梆的土地。人累,那些“革命牛”更累,“革命牛”苦,那些真牛更苦,大黑喷着白沫,喘着气,挣脱了犁在泥地里打滚。“霹”,“霹霹”!犁手发怒了,黑皮显出二道白色的鞭痕。“他妈的,越苦越累心越甜嘛,混蛋大黑要有继续革命的精神……!”于是重新上套,“驾”,前进,前进,前进进!

  大黑终于倒下不能走了,凸起血红的眼睛,凸着的嘴巴象螃蟹一样吐出一团团白沫,中暑。小牛从堤上冲下来,它不懂什么是死,跑下去用小脑顶大黑的肚皮,咬着乳头,可是乳汁不再流入它的嘴,凉凉的鼻尖上也没有一丝烫热的长舌头。鞭子和木棍把小牛赶到草地,泄了气的胶板车运走了死牛,人们麻木的脸除了木然只有木然,但我知道他们的心激动得怦怦地跳。不管是死是活,牛肉的味道总足叫人流涎的。原谅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的人吧,一碗又一碗的清炖冬瓜汤大家喝了33天了。

  暮色,象黑乌鸦从远处飞来,炊烟裹着肉的香味得意上升旋转。小牛丧魂落魄从草地跑到田间,又奔到牛棚,来来回回跑了三趟,我们端起饭碗,挟起黑红的肉块。它又象一股白色的旋风,奔跑着,嘶叫着,向我们奔来。哪一个艺术家能雕塑旋风?用静止的造型艺术来表现急促运动的旋风,真是太难了。但如果他看到小牛聚然在疯狂中冷静下来,不叫不唤呆呆站着,体会到这尊沉思的塑像内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旋风,那他就懂得怎样表现旋风。

  小牛的肚子凹下去,肋骨凸上来,我端着一碗米汤,它惊惶的眼睛睁得大大,厚厚的上嘴唇包着了嘴巴。我抚弄那象小雪花一样的绒毛,搔它的背,设法使它安静。它哭了,象清晨沾在草叶尖上的露珠,水晶般的眸子缀上二颗晶莹的珍珠。它还是不喝米粥,伤心地在土埕上踱步,时时抬起头,好象在搜寻母亲的幻影。突然,它撒起欢,“妈妈来了”,兴奋地冲上去,小脑袋顶着肚腹轻轻地撞,伸出粉红的小舌头。“不是妈妈”!我大声警告,可太晚了,大犄角后脚一踢,长长的角一挑,小牛尖叫一声跌倒在地上。

  小牛那一圈一圈的小绒毛再也不象小雪花了,倒象垃圾堆的旧牙刷;背胛骨突出,好似又长出一对小角;悲伤的侵蚀,使它的小脸皱纹密集,又老又丑。小牛啊小牛,你真是苦难的象征!不管我怎样怜爱小牛,但总比不上它母亲;既使发明了人造的小香木瓜大乳房,仿制出长长的热舌头,模凝了“姆嘛姆嘛”的呼唤声,甚至登峰造极地采用生物电流新科学制造出“感情”,也无法瞒遇最无良知的小牛——它失去了最亲爱的妈妈。同情心和好奇心拧成一股奇怪的合力,驱使我细心观察小牛,看看这孤儿如何开始新的生活。

  清晨象一个不足月的婴儿从睡乡醒来,半挣开小眼睛被放在牛奶中洗浴,幽幽发香。牛群——刚释放的囚徒大口吐出牛棚里污秽的空气,欢腾雀跃,鱼贯成队向草地冲去。小牛默默地紧跟在最后面。太前了会被大牛践踏,太慢了要被后面的竹枝教训,刚失去母亲的孩子是最规矩的。晚霞如当新娘的老处女,披着红头巾故作着羞态姗姗来迟,圆肚儿的牛喝够了喜酒乐悠悠回牛棚,小牛迈着小碎步伐匆匆走在前头。它不是特别依恋充满臭味的牛棚,而是要在最僻角落的软草堆占个位置。那里,大牛们踢不到它,安稳的睡觉使痛苦的24小时缩短一半,梦神或许还会使它流下回忆的泪,或挽来失去的微笑。

  夏天毕竟还是位热情的画家,画笔醮着浓绿、浅绿、粉绿的色彩,又在嫩绿的地毯缀上黄的、白的、紫的小花。美的鉴赏力虽然没有与母亲一起死亡,但小牛除了对青草,其余的一切都不能叫它感典趣。浓的绿、浅的绿、嫩的绿!大自然的乳汁,小牛的小门牙也染绿了,变黄了,可也慢慢长大了。

  冬天终于又来了。黑色的夜在北风的恐吓下发抖,蓝色的星星也怕的直眨眼睛,清早起来,遍地白霜就是它的泪痕。草黄了、枯了、死了;小牛憔悴了。真担心它熬不过这个冬天,哪怕在它身上包上破麻袋,扒开嘴巴再灌上一碗米汤。在脸呈菜色的伙件们嗡嗡的议论声中,死神蹑着脚跟追着小牛的影子跑。

  命运偏偏要与一切自作聪明的算命先生开玩笑,我的同伴注定还没有馋嫩牛肉的口福,小牛没有死,活得更健壮。草枯了,麦田却黄绿了,生存的本能驱使它去抢、去偷、去盗窃。大片麦田任它肆意糟蹋,若大的农场谁也不在乎这一点,更没有谁来管这些馊事。当然,也有几个非素食土义者在背地里嘀咕,如果麦田不在冬天生长,我们倒能开荤打牙祭。但是,小牛的智能毕竟比不上人,文化革命使它与它的前辈受到锻练,仅仅二代人尚不能把小经验沉淀在大脑细胞组织变成本能。于是不懂得“样榜”的东西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小牛犯了不可饶恕的小错误,偷吃了靠路边的“样板”田里的青苗。大肚子“革命食客”(观察农场的首长)郑重其事地训斥了长腿子“花园主任”专管样榜田的副场长,长腿子“花园主任”认认真真地训斥了风火雷队长,风火雷队长气急败坏地训斥瞌睡虫守卫小D,小D恼羞成怒用棍子训斥小牛,小牛蹦呀,串呀、跑远了……

  棍子最能改造灵魂,小牛变得更孤僻、乖张,对所有人都存着戒意远远避着,我一走近,它迟疑一阵也溜跑啦。偷、打、打偷;小牛更机灵,更野性。这个小惯贼趁人没留意,便把头探到田里,上下颚紧张运动,滚珠似的眼睛充满警惕,就象那幅名噪一时的摄影“月下的哨兵”的眼睛。远处脚步甸甸一响,它马上把颈一扬,掉转方向朝草地奔去,象一股灰色的旋风。

  我渐渐不喜欢小牛了,不是因为它的小雪花变成小泥花;也不是因为它的玻璃眼变成陶土珠子;而是因为有一天它撩倒了刚生下二个月,正住河边照镜子的“小花妮”。爱与恨交织在一起,我的血也只能悄悄往心里流,眼巴巴地看纯真美丽的小牛成了小流氓。它凭着一对象短刀一样的角,四条粗壮的腿,填补了皱纹空间的横肉,欺侮另外二只娇弱的小牛。更可恨的是它干这些勾当都是大牛不在场的时候,它对使它肃然起敬的强者总是低声下气的。小牛啊,小牛,是遗传的基因还是环境的影响,使你进入前辈老Q的行列。

  一天,五、六个小伙子抄脚抄手地把“草上飞”(小雪花新名)围住,当它发觉了危险,几条去路已被堵住。“抓住鼻子,鼻子”!牛鼻子一经被抓住,最蛮的牛也得在人的手下服服贴贴。走遍乡村,都可以看到所有的牛鼻子不是被尼龙绳子或麻绳拴透,就是套上铜或铁的鼻环,于是,也只能乖乖让人牵着鼻子走。人啊,应该庆幸自己的鼻子是自由的,脚镣和手镣比起鼻镣就算不了什么啦!小牛到了穿环的年龄,也就只能让人去穿了。

  小D狞笑着,“逃吧?!反吧?!”他故意把抓住牛鼻子的手举得高高。小牛伸长脖子,流出白色粘液的鼻子嗤嗤作响。野性鬼被抓住鼻子显得胆子更小。它那翻着眼白的眼球象鱼凸出的眼睛,瞳仁的蓝光在发抖。眼睛发抖,结成泥团的绒毛也发抖。我的心又被抖动的心抓住,走上前抚摸它发抖的脖子,搔弄那发抖的背,小牛显得安静些,痉挛的肌肉渐渐缓和搐动。突然,一声闷雷在我胸膛打响,强烈的电流触及了大脑思维细胞——我这样做是为了劝慰,还是为了欺骗?心里的血涌上枣红的脸,又从枣红的脸流回跳动的心,我自己永远无法回答。

  大号钢针带着尼龙细索穿过鼻孔,一滴一滴殷红的血滴在土埕上马上被尘土吸干。小牛被绳子拴在树椿子,悲恻地哼,哀怨地唱。厌恶暴力又崇拜暴力的伙伴们兴高采烈在旁边议论,号称最野性的小牛其实不甚野。有个高明者断定,杂种牛一定比不上纯种的土牛或纯种的西班牙牛,理由是血不够浓,力不够。斗牛的观众总是有权批评指责,大家最遗憾的好象是小D流下了太少臭汗。我心里的大石头这时放下了,盲目的反抗会带来更多的痛苦。但是,小牛啊、小牛,你现在是编入正册的奴隶啦!

  小牛很想离开围着它的人群,却被绳子拴住,于是便以树椿为圆心,绳长为半径,大画起圆来。暴燥、安静;安静,更暴燥;火在眼里烧,血管在聚集力量。顷刻时,土埕上尘埃飞扬,它蹦呀,跳呀,奔呀,象打转的陀螺。绳子突然脱结,逃——拖在地上的绳子只被人抓住;小牛猛向牵绳的人扑去,人避开一旁用力把绳子又再一扯,牛鼻子的血如泉涌。痛,多么难以忍耐啊!腾空的动作虽是斗牛场最优美的镜头,但小牛还是只好回到坚实的土地上。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牛踏着堆放在路旁的铁犁,锋利的犁壁把它右后脚的脚筋割断,它倒下了。

  鲜血是死神的唇膏,所以是殷红殷红的,死神给每人分一杯残羹,所以大家向它欢呼。人们不会惋惜这头可成一级劳力的小牛因残废而判处死刑,只是遗憾小牛太小而食客太多。

  不管我的大肠饿得纠缠在一起,不管怎样三月不知肉味,我总咽不下饭碗里三块黑红黑红的肉块块。碗面袅袅的几丝轻烟升腾着。朦朦地聚成白色的牡丹花,牡丹花蕾跳出奔跳的小牛,腾空啊腾空,我看见“小雪花”在亲“小花妮”的鼻子,“小花妮”在亲“小雪花”的小嘴巴……

   故事就要完了,但是又永远说不完。我悄悄地收集几根小牛的白色骨殖,连同那三块黑棕色的肉块,在小溪边,在小树旁,挖了一小穴,连同我的悲哀一起埋下。那个时候我念不出更好的哀诗,只是唱起闻一多先生“也许”的葬歌:

  也许你真的笑得真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叫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不许阳光拨上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阳庇护你睡。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一九八〇年三月初稿  一九八 〇 年七月改于韩师笔架山下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4 - 20
蒙树宏先生195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曾任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常务理事,中国鲁迅研究学会理事。为中国鲁迅研究学会名誉理事和桂林抗战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2019年3月5日的清晨,蒙树宏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彦山学堂》特开辟《为了忘却的纪念》文章专栏,以纪念蒙树宏先生,同时也纪念云南大学中文系和韩山师院一些恩师、先师。另外,蒙树宏老师的《鲁迅年谱稿》、《学鲁文存》与《云南抗战时期文学史》也登入《彦山学堂》网站,供有心向学的学子参考。
2016 - 07 - 06
——彦山一、配合国家新海洋发展战略,香港一定要做世界航运中心,一定要做串联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大中心,而不是单纯考虑本港货柜车司机利益和第几号几号码头利益的地区物流中心。从国际性重量级大船队的建立与管理,到五大洲国际港口码头的联盟与合作,从大资金大计划的参与到各种大海洋大航运专业人才的培养与培训,香港可以成为国家海洋战略的重要基地之一。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地理优势,无论是资金统筹还是人才优势,香港绝对超越大连、青岛、上海、厦门、广州、湛江,甚至超过高雄、新加坡。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后天因素,也成为补充大陆国企某些先天的不足,有条件成为中国新的海洋大战略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军。二、香港应该也是化南海危机为商机的推动者 无论是南海石油的开发利用,还是建设世界性、地区性邮轮中心,或是南海风光旅游、科学考察旅游,香港都可以扮演一...
2015 - 01 - 21
国运、家运,也成了人的命运。跟新中国一起诞生,娘胎里就有公平、正义、科学、民主的基因。“文革”已成过去,苦难与伤痕不敢忘却。少年苦力,裤袋揣着《西方哲学简史》《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