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

News
News 新闻详情

蒙树宏教授就是雷锋(段炳昌)

日期: 2019-05-16
浏览次数: 7

 “谁是雷锋,蒙树宏教授就是雷锋。”这是已故白族作家欧小牧先生二十多年前曾经对我说的。据欧先生讲,他在三四十年代发表的一些作品,有的自己都记不起来了,有的也曾经搜寻过但是没有结果。蒙树宏先生到省图书馆和各个图书馆查找资料的时候,找到了这些作品,不仅为欧先生的作品做了目录索引,而且还自己出钱复印了这些作品,连同目录索引一起送到欧小牧先生家里,当时欧小牧先生已经八十岁左右了,但仍然心情激动,非常感激。欧先生手捧复印资料说:这些作品是蒙树宏教授从垃圾焚烧场帮我抢救回来的。令欧先生感佩不已的是,欧先生和蒙先生素昧生平,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但蒙先生却无私地帮助了欧先生。蒙先生给人的印象主要是,不苟言笑,平淡安静,不喜交往,但他的这种无私相助、助人为乐的精神,却使我们感受到了蒙先生内心的热情和待人的温暖。

蒙先生对别人的帮助是无条件的,是不要任何回报的,更不是为了获得某种名声和利益。也是在二十多年前,我陪在中央党史研究室工作的一位熟人拜访蒙先生,当时,这位熟人正在担任《楚图南集》的主要编辑工作,要请教蒙先生一些问题。到了东一院蒙先生家里,说明来意后,这位熟人拿出已经收集到的楚图南的文章目录请蒙先生指导,蒙先生戴上眼镜,很认真的浏览一通后,基本肯定了这份目录,但也指出,楚图南还用过一个笔名,发表了一些文章和译著,这份目录没有收入,说着从书架上取出自己收集的一些资料让客人记录篇名、出处等等。这位熟人如获至宝,蒙先生对相关材料和史实的娴熟、了然于胸又让她非常佩服,当即邀请蒙先生作《楚图南集》的编委会成员。楚图南曾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又是著名作家、翻译家、学者、书法家,成为《楚图南集》的编委,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很荣耀的、求之不得的事,而蒙先生却婉言谢绝了。但蒙先生也诚恳地表示,在编辑过程中如果在资料上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助,一定毫无保留,倾力贡献。从蒙先生家里出来,那位熟人一再对蒙先生的学问和人品称赞有加,我也对蒙先生崇高的人格和精湛的学问有了进一层的了解。

蒙先生助人为乐、无私相助的精神在教学中也体现的非常充分。记得1981年大三上学期,蒙先生为我们班开设《鲁迅研究》选修课。他讲的都是自己研究的心得和成果,具有创新性,都可以在报刊上作为学术成果公开发表的,但他都是和盘托出,倾囊相授,毫无保留。在讲授和论证时,材料的来源,方法的操作过程,都交待的一清二楚。在批改同学的作业的时候,蒙先生是非常严格的,但又是充满善意的,是真诚相助的,如果一旦发现同学的作业多少有些心得,蒙先生就会大力予以表扬,热情评点。蒙先生布置的作业是评论鲁迅《野草》中的《希望》一篇,我通过仔细阅读,同时参考了孙玉石等人的论著,梳理了当时对《希望》评价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即有的说充满了希望,有的说是绝望颓丧,我认为《希望》是表达了一种既非充满希望,也并非绝望颓唐,而是一种彷徨的状态,是在失望中继续求索的精神状态。蒙先生看后,大加鼓励,为我写了一长段表扬的评语,还在论述的比较好的字句下画上一个个红圈,在作业标题旁大大地写上“贴堂”二字,张贴在教室黑板一侧,让同学们观摩。我拙嫩幼稚的作业中有那么一点心得,竟得到蒙先生慧眼发现,并以特殊的形式加以表彰,这使我深受鼓舞,对学术研究充满了信心和憧憬,让我终身难忘。这件事在同学中也引起了很大震动,一时传为佳话。蒙先生认真地给每一份同学的作业都写出针对性的评语,指出同学作业的优缺点,还指出应该从哪些方面继续问题的讨论,还需要读哪些书,怎样找相关的参考书,等等。蒙先生的评语字数往往都比较多,有时候还比同学作业的字数还多,对同学的爱护、帮助和殷切希望洋溢在评语的字里行间,因此,蒙先生在给一些同学评语中虽有严厉的批评,比如那些敷衍马虎的作业,或有抄袭文字的作业,蒙先生的批评是非常不客气的,但没有一个同学不心悦诚服。多少年后,同学在一起回忆,还在说是蒙先生这样的老师教会了我们怎样老老实实做人,怎样老老实实说话写文章,怎样真心诚意地帮助别人。

 蒙先生乐于助人,常常替别人着想,把许多事情扛在自己肩膀上,自己去承担责任和风险。从1984年起到1988年末,蒙先生担任云南大学中文系系主任,在此期间,云南大学中文系获得了文艺学硕士学位授权,这是云南大学中文学科的第一个硕士点,为以后的中文系学科学位点建设奠定了基础。这个硕士点的成功获得,主要得力于从事文艺学教学和研究的张文勋、赵仲牧、杨振铎和杜东枝诸位先生的努力和突出成果,但也和蒙先生的领导分不开的。蒙先生担任系主任的时候,职称评审刚刚开禁,之前,职称评审停止了二十多年,积压的问题太多,达到评审条件的老师太多,或者说,几乎所有老师都需要晋升职称,但指标是有限额的,竞争势必非常激烈。那时的职称评审是个烫手山芋,非常敏感,有风险,容易引起误会或诟病。蒙先生是中文系职称评审小组(中评委)组长,我是秘书,参与了那时候中文系职称评审的整个过程,又进一步领略了蒙先生的作风和品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5 - 16
三月五日清晨,蒙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生前他嘱咐丧事一切从简,以免给家人、师友、学生带来“不方便”。他,满心高兴,满足东陆书院文丛“蒙树宏文集”六卷是留给后人,留给后世的最好“遗产”。由于没有任何形式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我们几位云大中文系七八、七九级学生及八三级、八五级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三月八日上午伴同师母王老师及其二位子女,在医院太平间“探望”,看了蒙老师遗容最后一面。三月十九日下午,东陆书院举行悼念蒙先生逝世追思会,我再一次从香港飞抵昆明。那一天晚上,半个月亮高挂树梢,翠湖公园没有白天的喧声,我绕翠堤独自行,人悄悄……因李广田先生掌长云南大学,蒙先生从清华文学院及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随李广田先生南下昆明,分配在云大中文系,至今整整66年。他一直认真教学,认真治学,培养了数千学生,留下文集六卷。(其中《鲁迅年谱稿》被誉为中国鲁迅研究最翔实严谨的史料力作,《云南抗...
2022 - 08 - 0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今天上午10时,杨福家教授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杨福家同志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李克强、王沪宁、韩正、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上花圈表示悼念。沉痛哀悼杨福家教授龙华殡仪馆大厅庄严肃穆,大厅上方悬挂着白底黑字的横幅“沉痛悼念杨福家同志”,横幅下方是杨福家同志的遗像。厅两侧题“追求卓越精神励当世 全球视野家国情怀科学探索知微著”及“力行博雅风范垂千秋 历史使命作育栋梁争创一流谋深远” 挽联。告别仪式现场,上海市、宁波市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及杨福家教授的亲友前来吊唁,致以沉痛悼念和深切缅怀。凯普生物创始人管乔中、王建瑜以及凯普集团全体员工敬献花圈。...
2022 - 08 - 08
来源:融媒体中心文/胡慧中、金雨丰他的一生追求卓越,为中国开拓声震寰宇的核物理事业,为复旦大学争创一流付出心血,为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建设贡献卓著。他的一生追求理想,开创中外合作办学,播撒教育理念,为莘莘学子搭建梦想的桥梁,点燃心中的火种。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文史研究馆资深馆员,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第七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原主席,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原校长杨福家同志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斯人已逝,精神永存。杨福家先生以生生不息的梦想光焰,照亮复旦人的前行之路。杨福家同志的告别仪式明天(8月9日)上午将在龙华殡仪馆举行。追求一流前沿的科研,为中国开拓核物理天地“我只是运气好。”晚年的杨福家出席活动,回顾过往成...
2022 - 07 - 1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7月17日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86岁。7月18日上午9时,凯普生物潮州、广州总部员工代表举行悼念仪式,深切缅怀杨福家教授。 默哀仪式杨福家教授是一位科学家,是第一位在国外权威出版社出版英文著作的中国核物理学家,曾与谢希德等科学家,提出“在上海建造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的提案,为“上海光源”的故事写下了“序言”。他是一位教育家,1993年至1998年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2001年起出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校监),是第一位担任外国知名大学校长的中国公民;2004年创办并出任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也是创办中外合作大学的第一人。杨福家教授用忧国忧民的情怀和满腔的热情为科学研究、国际高等教育工作立下显赫的功绩。杨福家教授曾多次出席总统早餐会,率先在国内引进并阐释宣传“知识经...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