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

News
News 新闻详情

我的恩师,我的全老师(彦山)

日期: 2019-05-16
浏览次数: 15

彦山

  1983年,从广东汕头考取云南大学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第一届硕士研究生。少有的幸运,一个学生,二位导师。蒙树宏先生指导鲁迅研究;全振寰先生教授中国现代文学史。蒙先生治学严谨,“鲁学”界人人皆知;全先生博学强识,是现代文学史活辞典与见证人。一生中最美好的三年时光,两位恩师耐心教诲,精心栽培。无论是治史、治学原则和方法,还是为人处事之道,都影响了我的一生。

  几天前,全先生的女儿谷昕姐来电,她和大哥大姐筹办妈妈生前作品结集出版。感情的闸门,回忆的窗口,往事的片段在脑海漂浮碰撞,我的心在呼唤,我的恩师,我的全老师……

  多少次走进全先生简朴整洁的小房子,挨着铺上蜡染蓝花布的小桌子,如自己家一样亲切、舒服。全先生永远是慈母般的笑容,眼睛象小女孩一样纯真。古稀之年,布满皱纹的脸,线条柔和,不显得老,特别清秀。全先生年轻时一定很美,后来得到应证:当年东陆大学(云南大学前身)会泽楼落成剪彩,她就是捧金剪刀的小女孩。

  面对面聆听全先生讲述近代文坛正史和逸事,断断续续也知道她的经历。她是云南官派北京“留学”的第一批女生,卓琳还是她的师妹。她听过鲁迅先生演讲,与许多文人有一面之交或成深交。大学毕业在“华北日报”当记者,月薪35块大洋。全先生微笑说:“当年五块大洋可置办一枱燕翅参鲍大席”……

  全先生尊重历史,尊重五·四以来不同的文人,哪怕偶有客观批评也从来不加以激烈言辞。我们那一代学子对郭沫若先生贬多于褒。全先生宽宏地理解,但平静地劝告,文学史看重的是代表作,特别是有影响意义的代表作。我们不会因为诗仙李白食人间烟火写下平庸应酬之作而对其否定。冰心和丁玲,风格不一样,全先生都喜欢。她告诫说:年轻研究者不能只站在现在的制高点去审视过去,不能认为她们缺乏思想深度,文学技巧过于简单。回头看,冰心作品脱净俗气,绝非当今的“心灵鸡汤”所能比拟;莎菲女士的思想躁动和矛盾情结在新旧交替年代的年轻人同样有特殊的普遍意义。

  我怀念全先生,怀念谷昕姐捧上清香的新茶,全先生娓娓讲述中国现代文史上一些人,一些事儿。现在的大学,现在的学生,是否还有这样的幸运和福气?

  1985年上北京学术拜访,全先生给我一串文坛老人的名单。拜访冯友兰先生未遇,宗璞大姐客气接待。小客厅,书卷气,香片茶,自然的氛围,与全先生的小客厅几乎一模一样,心里升起一股暖流。我也拜访过萧乾先生,萧先生知道我是蒙先生、全先生的学生,又听知我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老师就是她的“初恋情人”兼小说“梦之谷”女主人公原型,特别的亲善。我在他那简陋、狭小的书房里同样感受到谦虚、平易近人、没有学术架子的真人生,真学问。回想起来,我恩师,全先生、蒙先生、云大中文系的老先生们,以及北京、广东所认识的老教授、老文人基本都有共同的历史烙印和文化基因,守虚致远,淡泊明志。他们的学术功底和文化修养体现五·四知识分子的精神和风格,也继承了传统儒家的理念和修养。最近,“贵族文化”和“贵族精神”好像成了关注点和小潮流。我很困惑,老教授们是贵族文人圈子之内还是之外呢?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与五·四知识分子都是平民知识分子,是中华民族的灵魂与脊梁。别出心裁,重起炉灶是没必要的。“非知之艰,行之维艰,知行合一,允矣名言”。儒家传统与五·四传统,在新的历史时期,在中国文化复兴的道路,更应该发扬光大。

  这篇短文,是为了纪念恩师全先生。纪念,就是历史的延续,文化的传递。全先生,我会回归文学与历史,汇入涓涓不息的清流……

 

二〇〇九年六月十四日 写于香港·菘山阁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5 - 16
三月五日清晨,蒙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生前他嘱咐丧事一切从简,以免给家人、师友、学生带来“不方便”。他,满心高兴,满足东陆书院文丛“蒙树宏文集”六卷是留给后人,留给后世的最好“遗产”。由于没有任何形式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我们几位云大中文系七八、七九级学生及八三级、八五级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三月八日上午伴同师母王老师及其二位子女,在医院太平间“探望”,看了蒙老师遗容最后一面。三月十九日下午,东陆书院举行悼念蒙先生逝世追思会,我再一次从香港飞抵昆明。那一天晚上,半个月亮高挂树梢,翠湖公园没有白天的喧声,我绕翠堤独自行,人悄悄……因李广田先生掌长云南大学,蒙先生从清华文学院及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随李广田先生南下昆明,分配在云大中文系,至今整整66年。他一直认真教学,认真治学,培养了数千学生,留下文集六卷。(其中《鲁迅年谱稿》被誉为中国鲁迅研究最翔实严谨的史料力作,《云南抗...
2022 - 08 - 0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今天上午10时,杨福家教授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杨福家同志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李克强、王沪宁、韩正、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上花圈表示悼念。沉痛哀悼杨福家教授龙华殡仪馆大厅庄严肃穆,大厅上方悬挂着白底黑字的横幅“沉痛悼念杨福家同志”,横幅下方是杨福家同志的遗像。厅两侧题“追求卓越精神励当世 全球视野家国情怀科学探索知微著”及“力行博雅风范垂千秋 历史使命作育栋梁争创一流谋深远” 挽联。告别仪式现场,上海市、宁波市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及杨福家教授的亲友前来吊唁,致以沉痛悼念和深切缅怀。凯普生物创始人管乔中、王建瑜以及凯普集团全体员工敬献花圈。...
2022 - 08 - 08
来源:融媒体中心文/胡慧中、金雨丰他的一生追求卓越,为中国开拓声震寰宇的核物理事业,为复旦大学争创一流付出心血,为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建设贡献卓著。他的一生追求理想,开创中外合作办学,播撒教育理念,为莘莘学子搭建梦想的桥梁,点燃心中的火种。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文史研究馆资深馆员,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第七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原主席,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原校长杨福家同志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斯人已逝,精神永存。杨福家先生以生生不息的梦想光焰,照亮复旦人的前行之路。杨福家同志的告别仪式明天(8月9日)上午将在龙华殡仪馆举行。追求一流前沿的科研,为中国开拓核物理天地“我只是运气好。”晚年的杨福家出席活动,回顾过往成...
2022 - 07 - 1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7月17日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86岁。7月18日上午9时,凯普生物潮州、广州总部员工代表举行悼念仪式,深切缅怀杨福家教授。 默哀仪式杨福家教授是一位科学家,是第一位在国外权威出版社出版英文著作的中国核物理学家,曾与谢希德等科学家,提出“在上海建造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的提案,为“上海光源”的故事写下了“序言”。他是一位教育家,1993年至1998年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2001年起出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校监),是第一位担任外国知名大学校长的中国公民;2004年创办并出任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也是创办中外合作大学的第一人。杨福家教授用忧国忧民的情怀和满腔的热情为科学研究、国际高等教育工作立下显赫的功绩。杨福家教授曾多次出席总统早餐会,率先在国内引进并阐释宣传“知识经...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