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

News
News 新闻详情

第六节 文艺的通俗化、大众化

日期: 2019-05-16
浏览次数: 6

 抗战爆发后,不少文化人从大城市走向中、小城市甚至乡村,和广大群众有了较为密切的接触;为了发动群众抗战,为了让宣传深入人心,文艺的通俗化、大众化成为一时的风尚。“文章下乡”“文章入伍”的口号召唤着作家。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和教育部在提倡通俗文学上都做了不少工作,创办了《抗到底》  《大众报》等报刊,成立了通俗读物编刊社。在这样的形势影响下,云南文艺界的创作风气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1937年8月初,张子斋的救国弹词《大家听》在《云南日报》上发表,他希望执笔者多写这一类群众容易接受的文字来宣传抗日,“把救亡的火焰很广泛地在大众里面燃烧起来”。11月24日,亦文(沈沉)在《南风》上发出“我们需要着大众读物”的呼吁。1937年11至12月,报刊上展开舞台语言问题的讨论,或强调用国语,或强调用云南方言,目的都为了便于大众接受,是围绕着文艺通俗化和大众化来立论的。1938年,“文协”云南分会成立以后,曾成立通俗文艺运动委员会,楚图南、穆木天等为文艺的通俗化、大众化多次撰文,顾颉刚曾以通俗文学为题发表演讲,着重谈文学为什么要通俗等问题。

 在创作上,除前面提及的《大家听》以外,还有弹词开篇《战卢沟》《世代仇》(又名《日寇侵华记》),街头戏《志愿兵》,鼓词短剧《休妻杀敌》(又名《投军记》)。1938年5月演出的新花灯剧《茶山配》,被誉为“一个通俗化的宝贵收获”。在抗战的前期,举凡诗歌、简论、通讯等,都极为注意语言的通俗易懂和群众的接受习惯。例如,一向很重视艺术性的作者陆晶清,甚至曾主张不为任何目的而写作(见《流浪集•序》),可是在决定民族生死存亡的抗战烽火中,她也一改自己的诗风,站出来为抗战呐喊。她的《汉奸叹五更》《妇女抗战十二月》(《抗到底》)就为了更好地为民众所接受而采用旧的文艺形式;她的《醒来,酣睡着的人们》(《云南日报》),直白地喊出:“鼓起奋勇,冲上前——参加到抗战队伍中!”也不再讲究艺术的优美和含蓄。这可以看出,时代的任务、战斗的风云,对作家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

 在抗战的中、后期,文艺的通俗化、大众化始终为文学家们所坚持,并且打破了单纯利用旧形式的格局,强调推陈出新,创造“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楚图南在《抗战以来的文艺及民族形式问题》一文中就指出:不能仅仅以“旧形式去迎合世俗”,通俗化、大众化必须和新的民族形式的创造结合起来,“它是民族的,但时间上可以接受了中国过去,人类过去的优良传统;空间上可以容纳和吸收了一切的外来的经验”。这里所关注的问题,自然比抗战时期更为深入了。

 从创作来说,通俗化、大众化的实践也有所深入,取得了较大的成绩。例如颇重视墙头小说的周辂(他在所编《文艺季刊》第三期上曾刊登广告“墙头小说特辑”征稿),后又大力从事于通俗小说的写作,所作《齐天大圣》等很受读者欢迎。如《讲民主天国办大选》写孙悟空不当弼马温,返出南天门时,太白金星劝他:“官职大小不必太认真,现在天国要讲民主了,不日举办大选,竞选天皇……争取选票,我可以从中帮你的忙。”这联系到当时的社会现实,往往会使读者发出会心的微笑。又如欧小牧的《包局长歪传》,用昆明话来写,从内容到形式都通俗易懂。1947年,《正义报》就学习马凡陀山歌的风格问题展开讨论。从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云南文艺界产生了影响,人们已经把文艺的通俗化、大众化的问题和文艺的工农兵方向、文艺的普及与提高的辩证关系联系起来加以思考了。


相关新闻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5 - 16
三月五日清晨,蒙先生在梦中安详走了,享年九十一,生前他嘱咐丧事一切从简,以免给家人、师友、学生带来“不方便”。他,满心高兴,满足东陆书院文丛“蒙树宏文集”六卷是留给后人,留给后世的最好“遗产”。由于没有任何形式的“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我们几位云大中文系七八、七九级学生及八三级、八五级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三月八日上午伴同师母王老师及其二位子女,在医院太平间“探望”,看了蒙老师遗容最后一面。三月十九日下午,东陆书院举行悼念蒙先生逝世追思会,我再一次从香港飞抵昆明。那一天晚上,半个月亮高挂树梢,翠湖公园没有白天的喧声,我绕翠堤独自行,人悄悄……因李广田先生掌长云南大学,蒙先生从清华文学院及燕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随李广田先生南下昆明,分配在云大中文系,至今整整66年。他一直认真教学,认真治学,培养了数千学生,留下文集六卷。(其中《鲁迅年谱稿》被誉为中国鲁迅研究最翔实严谨的史料力作,《云南抗...
2022 - 08 - 0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今天上午10时,杨福家教授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杨福家同志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李克强、王沪宁、韩正、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上花圈表示悼念。沉痛哀悼杨福家教授龙华殡仪馆大厅庄严肃穆,大厅上方悬挂着白底黑字的横幅“沉痛悼念杨福家同志”,横幅下方是杨福家同志的遗像。厅两侧题“追求卓越精神励当世 全球视野家国情怀科学探索知微著”及“力行博雅风范垂千秋 历史使命作育栋梁争创一流谋深远” 挽联。告别仪式现场,上海市、宁波市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及杨福家教授的亲友前来吊唁,致以沉痛悼念和深切缅怀。凯普生物创始人管乔中、王建瑜以及凯普集团全体员工敬献花圈。...
2022 - 08 - 08
来源:融媒体中心文/胡慧中、金雨丰他的一生追求卓越,为中国开拓声震寰宇的核物理事业,为复旦大学争创一流付出心血,为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建设贡献卓著。他的一生追求理想,开创中外合作办学,播撒教育理念,为莘莘学子搭建梦想的桥梁,点燃心中的火种。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文史研究馆资深馆员,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第七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原主席,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原校长杨福家同志因病于2022年7月17日8:32在上海逝世,享年86岁。斯人已逝,精神永存。杨福家先生以生生不息的梦想光焰,照亮复旦人的前行之路。杨福家同志的告别仪式明天(8月9日)上午将在龙华殡仪馆举行。追求一流前沿的科研,为中国开拓核物理天地“我只是运气好。”晚年的杨福家出席活动,回顾过往成...
2022 - 07 - 19
著名核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央文史馆资深馆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原校长、凯普名誉董事长杨福家教授7月17日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86岁。7月18日上午9时,凯普生物潮州、广州总部员工代表举行悼念仪式,深切缅怀杨福家教授。 默哀仪式杨福家教授是一位科学家,是第一位在国外权威出版社出版英文著作的中国核物理学家,曾与谢希德等科学家,提出“在上海建造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的提案,为“上海光源”的故事写下了“序言”。他是一位教育家,1993年至1998年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2001年起出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校监),是第一位担任外国知名大学校长的中国公民;2004年创办并出任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也是创办中外合作大学的第一人。杨福家教授用忧国忧民的情怀和满腔的热情为科学研究、国际高等教育工作立下显赫的功绩。杨福家教授曾多次出席总统早餐会,率先在国内引进并阐释宣传“知识经...
分享到: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