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推荐专栏 News
书影音介绍
来源:视频号让人泪目的真人真事改编电影《六福客栈》--我的孩子在哪里
发布时间: 2024 - 04 - 02
浏览次数:5
来源:揭阳读书人 2024年3月23日 作者:孙淑彦朗读:倪以佳一个人的爱好和日后的职业选择,早年家长和老师的影响很大。这种影响有时可伴随一生。一九六七年九月我在榕城中学毕业,那时是“十年文革”开始,到处宣传“教育要革命”,学校半瘫痪,很混乱。进高中时先是到揭阳真理中学读近两个月,再转揭阳华侨中学读半年,第三次再转揭阳一中读到毕业(据后来一中林校长按毕业时间推算说我属第四十八届生)。名曰读书,实际终日都在搞“斗批改”。教师多数已被“打倒”,关到“牛棚”里进行“思想改造”,部分教师则处于“半幽禁”状态,不准上讲台也不准回家,终日在学校中指定的地方,半软禁式地“改造思想”。杨健生老师属于后一种。学生上课很“潇洒”,要听则听,不听也悉听尊便,老师不敢管也管不得。课程是语录、文件,加上学生批斗“反动学术权威”或“封资修反革命份子”的“批斗会”,老师被戴上高高的纸帽站在中间或台上。我素来怕热闹,反正谁也不管,也就什么“战斗队”都不参加,当日被称为“逍遥派”。某天,悄悄拜访半软禁专讲古文的老师杨健生先生。进门,自报身份,拿出民国扫叶山房线装本《古文观止》,说要请教读古文。杨老师初而惊讶,略带不解。再真诚陈述,见无恶意。于是,闭门,喝茶,读古文。最难忘第一课是李密的《陈情表》。杨老师从“臣密言”开始朗读,到“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童。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越读越苍凉。至今我尚...
发布时间: 2024 - 03 - 25
浏览次数:4
来源:视频号2023年9月22日
发布时间: 2023 - 11 - 24
浏览次数:7
来源:视频号聆听优美动听的旋律《想延安》
发布时间: 2023 - 07 - 27
浏览次数:2
来源:视频号傲日其愣/小麦/拉丹珠《阿瓦尔古丽+吉尔拉》来自不同民族腔调的完美融合!
发布时间: 2023 - 07 - 27
浏览次数:2
作者:残雪 原载《新世纪文学选刊》(上半月)2009年第3期我心目中的伟大作品,是那些具有永恒性的作品。即,这类作家的作品无论经历多少个世纪的轮回,依然不断地得到后人的解释,使后人产生新感受。这样的作家身上具有“神性”,有点类似于先知。就读者的数量来说,这类作品不能以某段时间里的空间范围来衡量,有时甚至由于条件的限制,一开始竟被埋没。但终究,他们的读者远远超出那些通俗作家。人类拥有一条隐秘的文学史的长河,这条河在最深最黑暗的地底,她就是由这些描写本质的作家构成的。她是人类多少个世纪以来进行纯精神追求的镜子。我不喜欢“伟大的中国小说”这个提法,其内涵显得小里小气。如果作家的作品能够反映出人的最深刻、最普遍的本质(这种东西既像粮食、天空,又像岩石和大海),那么无论哪个种族的人都会承认她是伟大的作品——当然这种承认经常不是以短期效应来衡量的。对于我来说,作品的地域性并不重要,谁又会去注意莎士比亚的英国特色,但丁的意大利特色呢?如果你达到了深层次的欣赏,地域或种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说到底,文学不就是人作为人为了认识自己而进行的高级活动吗?作家可以从地域的体验起飞(大概任何人都免不了要这样做),但决不应该停留在地域这个表面的经验之上,有野心的作家应该有更深、更广的追求。而停留在表面经验正是中国作家(以及当今的美国作家)的致命伤。由于过份推崇自己民族的传统,他们看不到或没有力量进入深...
发布时间: 2023 - 07 - 10
浏览次数:7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