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彦山学堂 News
关于彦山学堂
最近,日本防卫省决定花五年时间建立自卫队第一支太空部队,并已经向美国政府通报了构思。日本毫不掩饰此计划旨在牵制中国,也期望在被称为海陆空之外“第四战场”的太空与美国加强合作。日本太空军的建立,与近年来挖空心思逐步修改“和平宪法”,突破以往的限制向海外派兵,假借与美、澳、菲等国结盟而伺机变相拥有战争权的所谓“集体自卫权”一脉相承,本质都是为恢复日本军国主义铺路。日本为摆脱二战战败国地位,不断否定日本战争罪恶历史,为侵华战犯招魂,为“玉碎”炮灰讴歌,甚者在南京惨案三十万受难者和数十万慰安妇问题上可耻狡辩和翻案。这一切,日本历代大多数政府特别是安倍内阁,反面教育了中国民众:甲午海战120年来,日本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今后的日本,仍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中日是否必有一战?这是中日两国民众心中最大的悬念。部分日本民众出自于对中国崛起以后是否对日复仇心存不安。另外,更有部分日本人及狂热的皇民,执着认为六十九年前日本不是败在中国手下,现在的中国也不外是四分五裂的卑劣民族。如果中日战火重燃,中国将再一次被日本新皇军打个稀巴烂。日本的战犯遗族们,如石原莞二之子石原慎太郎、吉田茂的外孙麻生太郎、岸信介的外孙安倍晋三都准备热情拥抱战争。石原慎太郎...
发布时间: 2014 - 08 - 05
浏览次数:1744
管先生请我为他的新书《香港第三只眼睛——龙年吹角连营》作一序,我欣然允诺。他是一位商人,更是一位文人,是一位善于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是一位忧国忧民的“理想主义者”。我与管乔中先生从相识到知己已有十多年了,记得第一次见面,大概是1998年到1999年间,我们在云南有机会相遇,管先生把他的一些工作向我做了介绍,特别是他在研究策划红塔集团跨世纪发展过程中,发现中国烟草业存在的危机及弊端,并向当时的朱总理、吴副总理预警报告的情况,我听了感到他是一位关心国家发展的人。我们都感到,国企的深化改革也要走科学创新之路,才能迎接知识经济新纪元,与世界同步发展前进。于是,我十分支持他发起创办香港科创暨凯普生物科技公司。管乔中先生对科技企业创办的热情与执着,令我十分感动。科技企业的创办很难,但管先生不畏艰辛,聚集了一批精英,通过共同努力奋斗,现在已取得不俗的成果。我曾十分好奇地问他,他为何在艰难办企业的过程,尚有“余力”关心中国的外交与内政。他说,您是大知识分子,我是小知识分子,我们都是国家与人民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都是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现代知识分子,我们必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管乔中先生的政论时评,有实事求是之心,无哗众取宠之意。我相信,管先生所写的文章,仁者见仁,智者...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9
浏览次数:796
彦山兄与我是上世纪七八级大学同学,我们有一些相似的经历和人生体验,包括曾经有过多愁善感的少年,曾经上山下乡,曾经很早熟地搞文学创作,思想上曾经的激进,以及后来都去读研等等。现在彦山兄既是学者又是企业家,有很多头衔:云南大学的常务校董和名誉教授、韩山师院的研究院院长、教授和研究员,凯普集团总裁,但定格在我脑海中的形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人文思潮的青年思想者。彦山兄嘱我为他的旧作新书作序,我也只能从八十年代说起。关于八十年代,很多学者都有专著论述,其中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比较经典。八十年代的社会思潮,处在走出僵化一元的人文结构之初和商品社会大潮形成之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思想空前活跃的时期。社会科学、文艺创作等方面,处处涌现“改革的思想,思想的改革”,其特别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无法言说。我和彦山兄当时在思潮的外围影响地带,彦山因政审的问题屈尊和我一起呆在专科学校。可以说,他在学校里有点特立独行:他率先从境外带回一批西方文论著作,这些著作包括尼采、弗洛伊德等,这些著作其实在国外也已不新潮了,但还是大大震撼了我这类刚从农村洗脚上田的青年;率先传播北京上海广州大学里的校内刊物以及一些油印的小说,从他那里我们知道了《波动》;率先并执着地向我们大谈“异化”的深奥理论;率先用“新三...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9
浏览次数:987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8
浏览次数:753
我,生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自己的玩笑:我出生后第二天,耶稣诞生,然后是毛泽东。其实,出生的日期是个人“琐事”,出生的年份是历史的“大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一年,母亲怀着肚子里的“我”,从香港回家乡,迎接解放,参加革命。我们初中的语文老师,给这些共和国同龄人的命题作文赫赫有名,“我与共和国一起成长”。时间过得很慢很长,历史却好似很短,共和国成立六十七年了,中国社会仍徘徊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习近平主席最近教导大家:“明镜所以照形,古事所以知今”。他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讲话中也说:“永远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不能忘记走过的路”,“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过渡至社会主义改造,从社会主义大建设又转成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新秩序建立与变异的关键时期;也是中国社会在构建新秩序过程中,中国人流汗、流血、流泪的阵痛时期。北京宣传部门明确提出“两个三十年不互相否定&rd...
发布时间: 2018 - 04 - 20
浏览次数:105
——彦山香港是中西合璧的万花筒。无论港英统治时期,还是回归后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现代西方的蓝色海洋文化,传承东方的黄色土地文化,还有浸透反资本主义精神的红色文化,都互为渗透,一起构成香港社会万花筒的绚丽色彩。万花筒的图案,靠的是三面玻璃镜子组成三棱镜,各种色彩的玻璃碎片经过镜子的反射,出现很多对称的图案,看上去就像一朵盛开的花。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它的幸运也在于三棱镜的稳定结构,使得不同的文化因子和思想行为,有序在社会平台上聚集活动,焕发光彩并吸引国际社会和大陆官民的眼光。回味小学一、二年级的图画课:蓝+黄=绿,黄+红=橙,红+蓝=紫,变化多端,其乐无穷。但是,把红、蓝、黄混在一起,搅成一团,马上变成可怕的黑色。遥想当年,英国人用黑鸦片和喷火的大炮炸开满清中国的国门,占据了香港。英女王的忠诚臣民迅速将英国法律移植到香港,然后又慢慢用柔和颜色涂在黄皮肤身上,并且建设和装饰了这片土地。一百年来,香港也幸运地远离了大陆内乱的战火,避免了中国社会大变革过程的混乱和冲击,也使香港变成中西合璧、左右逢源的福地。稳定的结构也有打破或震动的时候。太平洋战争爆发,侵华日寇把魔爪伸到香港,香港变成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日本战败投降后,国共二党都遵守国际游戏规则,先后继续让港英政府有效管制香港。哪怕在中国陷入文革红色恐怖的...
发布时间: 2016 - 08 - 19
浏览次数:1842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