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彦山学堂 News
关于彦山学堂
一朵白色的云飘过去。无边的蓝色溶化了它。也溶断了我的视线……到哪儿去,我的云?遥远的声音充满温暖,稍稍纠正——应该礼貌,先问“从哪儿来?”噢,我问过老奶奶,天上为什么有云?奶奶是我儿时的百科全书。她知道天上的趣事,也知道地下冤狱。我梦里的秘密她也猜到,真怪!银色的头发是岁月的森林,智慧果子就挂在高高的梢枝。云是天上的棉花,玉皇用口一吹,起风啦,风把棉花摘下,织女纺织、织布又裁衣。从此神仙穿上白长袍,玉皇大帝也有金灿灿的新衣。纺、织、白衣、白夜、梭子飞来飞去。勤劳的织女仅在七月初七那天休息,牛郎在天河对面等她哩。澄蓝深蔚的夜空,没有一丝云絮,瓜棚下人们屏神静气,谛听天上情人的密语。沙沙的瓜叶笑了,但,一滴一滴的夜露在瓜叶上滚,谁哭了?问星星——严肃的嘴巴闭得紧紧,只晓得眨着不害羞的眼睛……不,爸爸告诉我:水变成云,云变成雨;织女是一颗星,牛郎也一样。这是科学,你奶奶骗人,迷信。为了天上的云,两个孩子,我与小可,吵嘴,抢在一起打滚。当图片完成对捧糖的交换时,沾着泪光的眼睛又笑眯眯。老师说这是好孩子。老师的辫子长长的,很好看。云有时也拖着长辫子,云也是老师。它告诉我们有趣的天文地理常...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9
浏览次数:887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8
浏览次数:710
新中国前三十年,社会主义的思想内涵与意识理念是狭窄的并被教条化。欧洲早期社会主义思想和社会理念与实践,上溯四百年。马克思主义诞生,科学社会主义也有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历史实践。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较流行的红春联有这么一对:“社会主义无限好,共产主义在眼前”。潮汕民间生动大胆地调侃为:现在“社会主义无限好”,将来“共产主义想就知”。它的潜台词是对六十年代那种“社会主义”并不认同。文革时期,基本消灭了这些悄悄窃语,因为是“杀无赦”。文革结束,中国迎来思想解放的十年春天。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框架内,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学等领域都突破“禁区”,解放思想。各种思潮和言论都比较自由,被禁锢已久的人文精神重见天日,可说是人文精神全面复兴。上海《文汇报》1978年8月11日发表24岁复旦大学中文系学生卢新华以文革中知识青年生活及思想经历为题材的短篇小说《伤痕》。这篇小说让“全中国读者泪流成河”。许多跟毛主席闹革命的干部,许多拥戴共产党的知识分子,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他们的下一...
发布时间: 2018 - 04 - 20
浏览次数:102
——彦山香港是魅力四射的万花筒,蓝、黄、红多种文化色彩随意配搭,互为折射,使这个史无前例的特别行政区继续是具多元文化特色的国际性都市。如果不满足表层简单的说明性解释,较为深度探讨,尝试把复杂的历史沉淀简洁地进行嬗变,就可大胆地改造旧元素的形式内容,重新提炼精华,重新配置和创造。简言之,在不破坏香港独特结构的前提下,将特定的内容变革,使之更具有完整的新创意。如果是这样,香港或许出现气势磅礴,超越原有心理时空,亮出新世纪神话般奇幻的画面。回归后的香港,左右各派热衷于划分楚河汉界的“两制”,好像被念了咒语不越雷池半步。大部分香港人把回归前当作“香港梦”的最佳境界,最大的努力只想维护原有的“硕果”。十几年来,香港社会没有果断推陈出新,积极主动乘搭中国高速发展列车。导致了香港在先进、美丽、现代的外壳下,包裹了保守、懒散、自负又胆怯的心态。香港把自己局限在坐井观天又杞人忧天的心理危机中。香港,醒醒! 八年前,本港160多位精英对香港20个主要行业的兴盛衰败进行研讨剖析,以跨版连载系列形式在《经济日报》发表。后来结集成书,目的是“查不足除危找机,醒一醒创出未来”,书名就叫《香港,醒醒!...
发布时间: 2016 - 07 - 08
浏览次数:1543
——龙年之梦(二) 孔庆东教授号称“北大醉侠”,自有其某些学识过人之处。但有时为了哗众,有意无意口喷火辣辣的语言。这次他对港人不当的形容和表达,惹怒了香港人。十五岁的儿子告诉我,他认识的同学也互相争论,据说香港有几十万学生参与网络上的反弹。孔教授如果有真正的民族大义和学术良知,必须反思反省,大陆与香港的文化差异和社会差异是客观存在,作为中国知识分子应如何正确看待分析差异,并引导两地民众如何互相学习对方优点和优势,如何克服自身的弱点和缺陷,共同为中华文明复兴做有益的事。(参见附录2012年2月4日《信报》社评:“蝗虫与狗亦双非 以身作则解矛盾”)由于历史原因,也由于现实的进步,不管存在什么差别和误区,中港两地交流合作三十年有长足的进步。可惜的是“香港学”在中港学界兴起二十多年后近年有些退潮,这应该引起学者们重视和注意。本人算是大陆通又是香港人,所以打算通过实际案例和亲身体会来谈谈香港社会现代管理对快速发展的中国可借鉴的地方。(1)廿多年前,香港媒介和舆论曾经很关注英资及华资大财团善钻法律缝,巨款买飞机又通过海外公司间接转手租赁进行扣税抵税避税。据称香港政府因此每年流失几十亿的税。税务财经及法律专业人士都认为必须堵这漏...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9
浏览次数:822
(一)雨又下了,你在哪里?梦里的声音充满惋惜。我从来不曾对你开口,哪怕是最简单的音节,你……你的声音不是在梦乡,而是轻雨飘洒的夏季。清脆的绕口令:鼓上画只虎,破了用布补,不知道是布补鼓还是布补虎。银铃的笑,肆意而自然,清净的午休醒了。冲出教室门口,墙报栏晃动着花裙子,长辫子,曲卷小刘海,发梢也粘着珍珠般小雨珠。普通话真棒,你是全市初中生普通话比赛优胜者。雨声,笑声,大珠小珠落玉盘……学校的晚会,还有中山公园五·四汇演,“满山茶叶青又青,采茶姑娘笑吟吟,茶叶送给毛主席,一片茶叶一片心”。你扭成S型,纤白的手高高抬着茶筐。很多节目,听不到音调,耳朵里不停环绕采茶舞的旋律。母校,第四初级中学的操场,几乎零距离, “女民兵”在排演,“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女篮五号只有狠狠的眼睛,毛主席不喜欢这样的女民兵。你,矫健,轻盈,“红装”与“武装”辨证统一。有意无意,走来走去,反正你见惯男同学的注目礼,也许,也不认识我。初一(2)与初二(2),高你一级,你的目光像电波掠过我发烫的脸。...
发布时间: 2014 - 04 - 29
浏览次数:1035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