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专栏 News
江涌专栏
作者:江涌来源:《国家治理与经济安全》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历史上,安危、存亡、治乱的质变往往只在一夜间。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有目共瞩,但与此同时,带来的隐患与积累的风险日益凸显,并到了严重威胁国家安全或令改革开放成就前功尽弃的境地。当前,国家重心工作应聚焦化解矛盾、降低风险、消除危机、促进发展,这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基本要求,也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处理好“科学发展观”与“总体安全观”两者间的关系,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道路。国家总体安全态势日趋严峻 多年来,我们未能一贯处理好改革、发展与稳定、安全的辩证关系,在外部安全与内部安全、国土安全与国民安全等总体国家安全上的政策取向失之偏颇,迄今未能构建起一个完整的国家安全体系以及有效的应对机制,导致在国际博弈中,尽管开好局,未必最终能下好棋,在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重大安全领域的风险与日俱增,红线被踩踏,底线被穿越,量变会引起质变,部分质变会引发整体危机,因此中国的国家安全总体形势非但不容乐观,而且相当严峻。 为了GDP增长,中国不...
发布时间: 2018 - 07 - 14
浏览次数:448
发布时间:2018年3月21日来源:察网智库(微信公众号)文/江涌 声明:本文发表在《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杂志2018年第2期,有删节。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目录 摘要一、关于全球化方向与性质的问题二、关于路以载道或走路扛旗的问题三、关于帮助伊斯兰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问题四、关于科技与生产力领先的问题五、关于统筹发展与安全两件大事的问题六、关于国际话语权力的问题七、关于地缘政治影响力的问题八、关于有效应对非政府组织的问题九、关于提高货币金融能力的问题十、关于增强境外情报军事能力的问题注释 摘要“一带一路”是一个伟大构想,相关参与者建设者们正在通过一个个成功的实践,努力把伟大构想变成现实。成功的实践离不开科学的理论与有效的政策,要形成更加科学的理论与更加有效的政策,则需要在实践基础上,进行广泛深入的思考和总结,获得更多更好的规律性认识。本文就“一带一路”实践中遇到的全球化、路以载道、伊斯兰现代化、科技与生产力领先、发展安全相统筹等比较宏观的战略问题,以及提升国际话语权力、地缘政治影响力、应对非政府组织能力、货币金融能力、情报军事能力等相对具体的战术问题,进行初步的理论思考,这些思考对于形成有关“一带一路”更科学的理论与更有效的政策可能有所助益。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
发布时间: 2018 - 04 - 04
浏览次数:1028
在大会报告中,有这样一个引人瞩目的论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这话听起来是很提气的。关于大会报告这一类重要文件是如何起草的,已经有很多相关文章介绍了,相信会后新华社还会播放专门的通讯介绍起草过程。正如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一样,大会报告也是集思广益的结果,是集体智慧的体现。“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这个三段论就是由一位学者率先提出的,被吸取进了大会报告。这位学者就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研究员江涌博士,长这样:江涌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国家经济安全,他的著述丰富,主要著作有《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猎杀“中国龙”》、《中国困局》等。“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想法就出自《中国困局》一书。江涌博士的三观贼正,心忧家国,绝对的正能量学者。我认识他好多年了,每次跟他聊天都能增长不少见闻。昨天应该有不少人向他致意,他自己也在朋友圈转发了这张图,看来喜欢显摆不是我一个人的毛病。反正人也不帅,咱们就不谈他个人的事儿了,还是认识他的思想吧。去年,江涌出版了新书《道路之争:工业化还是金融化》,我就这个话题对他进行了...
发布时间: 2017 - 10 - 20
浏览次数:1392
你是哪里人?  果敢人!  到南伞做什么?  回家  带着你的行李,跟我来一下!  薄暮时分,在即将进入云南省临沧市下属的镇康县境时,头缠一顶肮脏的毛线帽子、脸色黝黑的中年男子再次被一个边防武警拦住。12月的早上,,这位果敢农民从中国边境城市瑞丽市下属的边境口岸畹町镇出发,经过长达将近12个小时的跋涉,绕行600多公里南下,直到当晚9点才到达临沧市下辖镇康县政府所在地南伞镇;  果敢产的浓烈纸烟一支接着一支,不时啜饮一口矿泉水(直到进入县城,我们才知道那原来是中国白酒),对于是否担心回家会遇到危险,一路上焦虑不安不断离开座位张望的他终于安静下来,只是略略抬头长叹一声并没有回答。  2016年11月20日,缅北重燃战火,中缅边境自瑞丽起,经芒市下辖芒海镇、龙陵县下辖木城乡南折,至临沧市下辖镇康县、狄马县一线的对岸,缅甸掸邦、克钦邦少数民族特区狼烟四起,成千上万靠近中国的缅甸难民涌入中国,成为有家难归的“弃民”。相对于多灾多难但时时处于聚关灯下的中东难民,由于中国和缅甸官方封锁消息,拒绝媒体接近,这些背井离乡的难民少人问津。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在颠沛流离中求生呢?边界线  头发蓬乱、满身尘土的孩子们娴熟地钻出铁丝网,在一条狭窄的乡村公路一侧玩着跳绳。陌生人经过,几个孩子先是一怔,用眼睛紧紧盯着行人,随后惊恐地钻回铁丝网。这是一处位于畹町镇...
发布时间: 2017 - 02 - 22
浏览次数:1538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大部制改革要压缩部门利益的广度和深度 文章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叶一剑 来芙萍 北京报道 2013-01-106年前,江涌曾就部门利益问题接受本报采访,对我国政府治理架构中日益膨胀的部门利益问题进行解读,引发巨大反响,更是被解读为与后来国家推行的大部制改革有密切的关系。在中国政经变革迎来新的分析节点的时候,江涌再次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就其持续关注的大部制改革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在其看来,几年来大部制改革的推进虽然距离公众期待有些距离,但也不能说已经失败,而且,应该看到大部制改革推进过程中,一方面压缩部门利益的广度的同时,还要限制部门利益的深度,所以,要阶段性地来看,并做好设计。但最终还是要靠对权力的监督来实现,权力要在阳光下运行,权力来源于人民,为人民服务。此外,他还就正在引发广泛讨论的国进民退、城镇化等问题发表了看法。顶层设计要有战略意识《21世纪》:几年前,你曾基于经济安全的考虑提出了警惕部门利益膨胀的问题,引发很大讨论,并直接构成了后来国务院推进大部制改革背景之一,但几年过去了,大部制改革的推进并非如外界预期的那样顺利,你怎么看?江涌:大部制改革可能没有达到一些预期,这是很正常的,但也要看到工信部这样的许多部门为了适应变化进行相应的调整,行政效率有了很大提升,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了。问题是,大部制改革以后,部门利...
发布时间: 2013 - 01 - 12
浏览次数:1170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