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自然·历史 News
学术·人生
来源:视频号一口气讲完宋仁宗
发布时间: 2024 - 04 - 22
浏览次数:11
来源:视频号一个坐过监狱的山西吕梁人,编写的教材影响了亿万国人
发布时间: 2024 - 04 - 16
浏览次数:9
来源:老任杂谈 微信公众号导读任祖光(1926年~1948年),男,1926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福清县)一个贫苦的市民家庭。1940年任祖光考入福州英华中学。1941年4月日军侵占福州,其父被日本侵略军残杀后抛入闽江。血海深仇激起了任祖光对日本侵略者的痛恨,他积极参加抗敌救亡运动。1943年,任祖光在英华中学地下党组织的引导下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抗战胜利后,任祖光受命在福州三民中学开展学生活动,团结进步学生,组建党的组织和进步学生社团,开展爱国民主运动和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斗争。1947年初,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决定从中共闽江工委(后改为城工部)中抽调一批党员骨干加强农村游击区的武装斗争,任祖光受命前往沙县,担任沙县游击大队政委。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中,任祖光不辞辛苦,积极发动群众,开辟新区,扩大武装力量,迅速恢复了沙县游击根据地。1948年4月,因“城工部事件”受到牵连,任祖光在沙县游击区接受审查并蒙冤罹难。1956年,中央重新审理“城工部事件”,为被错杀的同志平反,福建省人民政府追认任祖光为革命烈士 。——【桃园老任】荐读城工部事件始末  作者:陈有芳   发布时间:2019/11/1城工部,是中共闽浙赣区委员会城市工作部的简称,是为适应形势而设置的机构。成立于1947年2月22日,其目标是加紧开展城市地下工作,迎接解放战争的...
发布时间: 2024 - 04 - 07
浏览次数:14
来源:《凤凰新闻》2024年3月28日日本的武装移民策略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站在和平的时代回望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不禁心生哀思,同时更加珍惜眼前的安宁。《日本侵华战争军事密档》这本书的出版,成为了连接过去与现在的桥梁。这本书不仅是对历史的记录,更是对未来的警醒。从1932年至1936年,日本对中国东北地区实施的武装移民计划,不仅标志着其侵略政策的具体实施,更是军国主义扩张策略的明确体现。在这一时期内,近万户日本人迁移到了中国东北,这些日本移民不同于一般意义上寻求新生活的平民,他们是带着明确任务和目的来的:在东北地区建立起稳定的民族基础,为日本的进一步侵略行动做铺垫。这种武装移民不仅涉及到人口的迁移,更伴随着军事、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控制和影响。通过在东北地区安置大量日本人,日本试图改变当地的人口结构,以此来稳固其在东北的统治和控制。同时,这些移民也被视为日本侵略军的后勤基地,为其提供必要的物资支持和战略备份。此举不仅严重威胁了中国东北地区的安全,也对当地的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冲击。随着侵略行为的进一步深入,“二十年百万户移民”计划的提出,更是直接暴露了日本企图全面占领中国、挤压中国人民生存空间的野心。这一计划意图在二十年内将百万户日本人迁移到中国,特别是重点在资源丰富、战略位置关键的地区实施。这不仅仅是对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严重侵犯,更是对中国人民生存权利的直接挑战。通过这种...
发布时间: 2024 - 04 - 07
浏览次数:2
来源:《凤凰新闻》2024年4月7日1958年,毛泽东提出要“找那些有一点马列主义的、脑筋灵活一点的人”当秘书,他经过考虑,决定让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的李锐出任自己的兼职秘书。李锐李锐受到毛泽东的关注是在这一年的1月18日,毛泽东派专机把他和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接到南宁,讨论三峡工程建设问题。林一山认为三峡工程应该马上上马,李锐却认为三峡工程急于上马带有很大的主观性、片面性和随意性,不要说七八年修不好,10年也不行,他俩在毛泽东面前辩论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毛泽东拍板说:“讲了不算数,你俩各写一篇文章,3天交卷。”3天以后,林一山写了2万字,李锐也写了8000字,他在文章中写道:“三峡水电站所有重大技术问题,可以说无一不超过当前世界水平很远。当然这一点吓不倒我们,但问题是需要时间……”最后经过毛泽东的裁判,这场辩论以李锐的获胜结束。通过此事,毛泽东发现了李锐的文才,南宁会议期间,他决定让李锐当自己的兼职秘书,李锐却拒绝说:“恐怕不行,我现在水电业务忙得很!”毛泽东说:“这是兼职的嘛!”李锐只好同意了。毛泽东从1958年7月起,全国各地连续报道“高产卫星”的消息:河南小麦亩产7320斤,福建花生亩产1万多斤……真可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毛泽东也专门找李锐谈话,希望当年的钢铁产量能够翻一番。李锐经过认真调研,认为当前在工业全面跃进的形势下,电力供应将严重不足,这种情况在短期内还...
发布时间: 2024 - 04 - 07
浏览次数:10
来源:《凤凰新闻》2024年4月7日1992年10月12日,党的“十四大”在北京开幕。在此之前,前半年,邓公刚发表了闻名世界的“南方谈话”。彼时,陪伴在邓公身侧的,总有一人,那便是杨尚昆,他一路陪同邓公视察了深圳、珠海、上海。而就在十四大的开幕式,杨尚昆却缺席了,邓公对此有些担心,还亲自托杨尚昆的儿子回去转告:想开点。而杨尚昆在得知邓公传话后,也坦然道:“没有什么想不开的。”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两人之间又有什么渊源呢?同邓公一样,杨尚昆的一生风云际会,也是经过大风大浪,大起大落之人。两个人相差3岁(邓要年长一些),真正相识是在中央苏区,但是冥冥之中,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却似乎早已出现交集。两人同是川渝老乡,都是十多岁的时候便背井离乡,毅然投身革命,此后再未见过父母。除此之外,两人还都曾留学苏联,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学成归国后又先后从上海去到了瑞金,投笔从戎。也便是从瑞金开始,两人长达60余年的革命交情自此开启。彼时,邓小平担任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而杨尚昆则担任红三军团政委和总政治部副主任,两人的办公地,在瑞金金沙洲坝的“白屋子”。1972年时,邓小平故地重游,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当年办公的“白屋子”。他指着“白屋子”激动地说到:“我(当年)就住在这里,《红星》报也是在这个屋子里编辑的”而后,他又挨个指着,清楚地介绍道:“这一间是总政组织部办公室,那一间是武装动员部办公室,王稼祥主...
发布时间: 2024 - 04 - 07
浏览次数:3
Copyright ©2018 - 2021 彦山学堂
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谢谢您的关注!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